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偷渡”的情史(组图)  

2014-11-17 10:55:00|  分类: 情感,洪烛,仓央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偷渡”的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新书《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即将由东方出版社推出。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2013年8月由东方出版社出版。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偷渡”的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和仓央嘉措结伴作一次人间的巡游 

                  ——为洪烛《仓央嘉措情史》写序                  

                                                陆健

    洪烛的新书《仓央嘉措心史》,东方出版社2013年8月第一版6千册之后很快售罄,不到到半年就三次印刷,说明市场需求旺盛;续写的《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仓央嘉措情史》,在诗人笔下又已完成,应是洪烛言犹未尽、激情再度燃烧之表现。这位当年的“文学白马王子”,腕力雄沉、出笔如戟,再度显示其不凡的才情。

    洪烛的才情、毅力,熟谙问题之多样,在文学圈里素享其名。日有新篇,动辄万言,绝非浪得虚名。

    2009年我担任中国诗歌学会“徐志摩诗歌奖”评委,为获奖作品、洪烛的《我的西域》撰写的颁奖词如下:

   “洪烛是一位有文学抱负的青年作家,少年即有文名。20多年来笔耕不辍,新作迭出,且始终保持在一定的质量水准线上,在读者、尤其是年轻读者群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我的西域》是其近年游历、探访中国西部之后的一部力作,它的厚重、独特,主要基于诗人在以下三个方面的表现:一,对信仰、理想的重塑。这于平民化立场的过度提倡引发的价值混乱、道德失范之现世精神状况无疑是一种反驳的努力,浸透着对自然和历史的尊重;二,集中体现了诗人细致绵密的创作思维特点。敏感、敏锐,穿透力强,和西部的苍茫辽阔恰成对应。所以《我的西域》的成功,既是人力为之,又有某种“天意”;三,诗人对叙事元素与抒情元素的平衡掌控适当。故事不粘滞,颂赞得体——准确勾勒出了现代人的访古朝圣之姿、之态、之幽情。”。

    《我的西域》是洪烛2005年参与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新疆之行的结果。当时我也在那次万里行团队,感受新鲜亦有所悟,七天行程得诗十首,可洪烛令人惊愕地竟写出一部厚达数百页的诗集,其文思之敏捷可见一斑。

   《仓央嘉措心史》和《仓央嘉措情史》,是洪烛2012年一次时近一周西藏观光访问引发灵感、时近一年写作的结果,诗情漫漶激荡,优美优雅,大气磅礴,无论题材的选取还是诗意的传达,都堪称一次文学创作的奇迹。

    我也曾有过西藏圣地之旅,也曾拜读过《仓央嘉措情歌》,被那缠绵悱恻的诗句感染,触摸过那颗柔软温情的雪地里的热度,却终于一个字也没写下来。这是一种命运。我没有找到与仓央嘉措连接的通道,我不是那个合格的表达者。现在看,当初我对仓央嘉措的理解是世俗的、狭隘的。我们对一个诗歌(文学艺术)题材的确具有选择权,但是,更重要的是那个题材是否选择你。显然,洪烛来了,洪烛写了,洪烛把仓央嘉措内心的光明和苦痛的纱巾揭开了,让仓央嘉措再次来到人间,或者说,洪烛陪同仓央嘉措又作了一次人间的巡游。

    这是一件神圣而艰难的事情,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视为一次壮举。首先,仓央嘉措的定位问题。他是一位达赖喇嘛,因为种种原因被黜,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不安其位”,他化作一位“情圣”与一个世俗女子私会,最后郁郁而死。这种做法显然犯了佛教大忌,因为他是作为转世灵童而继达赖之位,无法辞职,无法禅让,他不作喇嘛,就说明转世灵童的“不灵”,可被认为是“滔天大罪”。这是对藏传佛教教主位置传承的带有根本性的质疑,当然为教会所不容,必欲置之于死地。仓央嘉措心里怎么想我们只能猜测,因为佛教自印度、尼泊尔传入,藏传佛教乃印度佛教传入西藏之后的延伸、发展出来的具有藏区特色的宗教体系。在印度,与佛教同源,甚至更早期的有奎师那大神,奎师那大神具有统摄宇宙的能量,他高于一切神,且是以无数种表象(面相)显现在物质世界中。那么即使是奎师那,以一个“情圣”的面貌出现于世间又何尝不可?

    同时我们是否可以猜测,仓央嘉措“私会”的并非玛吉阿米一人,“玛吉阿米”其实是天下众生的一个代码?仓央嘉措是以挚爱“一个人”的方式来向所有人“布道”,来表达他对天下苍生的怜悯、恩宠、记挂?这正是一种更广博无私的为眼光相对短浅的教派人士、世俗政府所不懂所排斥的大襟怀、大爱啊!

    我想,有了这些认知与联想,洪烛才能进入他的艺术创造。就像洪烛的创作谈所说:“仓央嘉措诗歌可作双重理解:既像写给女人的,又像写给佛的。既像情歌,又像道歌。我的《仓央嘉措心史》也追求这种效果。既像歌颂爱情,又像歌颂信仰。也许爱情本身就相当于一种信仰?也许信仰本身就是一种大爱?”(见《仓央嘉措心史》14页)

    这本诗集的写作,采用了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应该说这是最便于“达意”的视角。因为《仓央嘉措心史》书写的是仓央嘉措的心绪、情绪、心灵,是《仓央嘉措情歌》的内容和仓央嘉措尚未说出、尚未写完、尚未披露的东西,是《仓央嘉措情歌》的扩充与细化版。需要向那位“情圣”的内心深处继续开掘,把“情歌”绵延不已的空谷回音继续回收,以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当然,先要对作者自己的精神世界大幅度提上,对自我的现世的情感世界进行净化,和仓央嘉措尽可能地在精神上融为一体,写作的可靠性才有可能。这对于一个侧身于滚滚红尘、俗气冲天的生态环境中的诗人是困难的。洪烛“想象着自己就是仓央嘉措,正在苦等姗姗来迟的姑娘。”(见《仓央嘉措心史》)他做到了。殊为难能可贵。

   为了避免两重视角的相互错位打架,避免读者在阅读中由于作者自我身份的时而“闪入”而产生“异物感”,洪烛多以仓央嘉措的口吻说出,把自己的身影尽量隐藏其后,效果颇佳。当然,作者身形不能彻底隐没,彻底隐没便彻底成了仓央嘉措的代言,使人产生错觉。适当地“淡入”与“淡出”加入了布莱希特所谓的“间离效果”,这也是必须的。具体情景,大家可观赏《仓央嘉措心史》和《仓央嘉措情史》,此处不再举例。

    《仓央嘉措心史》和《仓央嘉措情史》的语言亦可称道。时下多数诗人的诗歌语言,句式西化,节奏变化迅疾,以适应跳荡的思维与奇异的意象,体现其作品的独特性。洪烛的部分作品也是如此,如他的长诗《母亲》。

     在《仓央嘉措心史》和《仓央嘉措情史》中,洪烛的思绪推进是相对缓慢的,内容——故事、细节——的表述是徐缓的、层层递进的。其意象是“对生”的,如很多树叶的生长形态,如《如来佛》:“风来了,你没来,你没来却如同来了。风没来,你来了,你来了又如同没来。水不在,山在,没有水,山再高也等于不存在。山不在,水在,只要水在流,你就与我同在。来一次,就不要空手离开,采一朵野花头上戴。如果连一缕香气都不愿带走,来一千次也等于白来。别人说你来过了,可我还在盲目地等待。等待也是一朵没有主人的野花,如果你不爱,没关系。它就自怜自爱。”

   又如《佛的手里有什么》:“你希望佛的手里有果实,其实,只有种籽,把它种到土地里,才知道是甜的还是苦的。你希望佛的手里有鲜花,其实,只有落叶。开始总是一瞬间,结局才意味着永恒。你希望佛的手伸向你,其实,伸向每一个人。即使长出一千只手,也满足不了你的索取。你看见佛的手空空如也,其实,没有才是万有。你看见佛的手里有什么,都不是佛所有,而是别人的寄托。”

   妙手偶得的还有这首假托智者之口歌颂美女的《先知与无知》:“别人把我叫作先知,遇见你我才知道自己的无知。没想到还有这么美的人,怎么造出来的?真说不清楚。你也把我叫作先知,离开你我才知道自己的无知。这么美的人原来也是一个梦。谁造出了这个梦?真说不清楚。我把自己当作先知,梦见你才知道自己的无知。我是梦见了你呢,还是梦见了一个梦?你是一个人变成的梦,还是一个梦变成的人?”

   这种情况在《仓央嘉措心史》和《仓央嘉措情史》的诸多篇章中屡屡发生,近乎一种“常态”。我们细细思考、打量,是否还有比这更适合于这部著作的内容表现的语言?答案是可能没有。

   其来源、出处,往远处寻,《诗经》有之,如“罗敷”篇;如“鱼游池之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诗经?桃夭》)。向近处找,从洪烛的作品中找,《我的西域》中不乏其例:“那是女人胸口的雪山,雪水化作乳汁,浇灌远处的沙漠。那是哺乳期的雪山,使我重新成为一个婴儿,想起那种早已遗忘了的渴。是的,每一个婴儿的舌头,曾经是一片最小的沙漠……”

   《我的西域》证明着洪烛的文学雄心:“我要骑一匹已绝种的马:汗血马,去当代地图上没有标明的地方:西域,见一个浑身沾满花粉的人:香妃。请她教我如何与蝴蝶打交道,如何酿蜜,或如何炮制一味比中药还要管用的香水……”这种雄心又通过《仓央嘉措心史》发扬光大。洪烛,从“我的西域”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我的西藏”。

   由此似乎可归纳为,《仓央嘉措心史》和《仓央嘉措情史》的语言表达是其内容所要求的,是诗人洪烛在以前的创作中操练成熟的语言。调整心态、选取题材、精耕细作,在重要的作品中达到自己艺术创造的极致。

   我相信《仓央嘉措心史》和《仓央嘉措情史》的写作,就是洪烛向自己的写作能力极致的一次挑战。他使我们看到一片成功的炫美辉光,同时预示着更大的可能。

   当然,按照文章惯例,我们似乎也要给挑些毛病出来的。我个人的看法是:洪烛太能写了,文情英迈,他的脑袋里的开关好像极其灵敏,稍稍触动便文思泉涌。似乎他从仓央嘉措几十首诗歌中延展出来的文字过多了,有点要“尽其欲言”了。仓央嘉措作品的最耐人寻味处在于我们听到他文字结束后那空谷回音的“回音”,是文字之外的东西,并且那回音是一种回环着“向上”的音频,向着天空空旷处。洪烛的文字在距离我们头顶比较近的地方似乎还可以“回环的时间”再稍短些。诚然,这绝对是苛求,同时也说明我们对他有着更高、再高的企盼。

   长期以来,洪烛是我的一个榜样,日磨夜砺,大江湍流,水滴石穿,就像诗人评论家李犁评价的,他像“一个活着的诗歌烈士”。我曾写诗《钉子户洪烛》以赠,如下:
   “洪烛放出话来/作定了文学的钉子户/即使四面坑坑洼洼/开发商的眼睛吐出蛇的信子/他也不搬迁/他白天在农展馆的/那个中国文联大楼里办公/回家他飞快地跳上电脑/写诗、畅销文化读物,经营博客/创造三千万个点击率/他写《我的西域》,就真的/背个双肩包,一路往西/停下来,径直铺开那/让人嫉妒的食欲,在饭桌前/埋头苦干,风卷残云/然后一边走一边/在小纸片上勾勾画画/从喀什回来,我写了10首诗/他写了400首/ 牛!他是怎么和成吉思汗/结伴同行的?“月亮背面的荒凉”/ 独一份给他去畅游?/
洪烛是个独行侠嘛,什么灵感啊/美女啊,从来不跟朋友分享/假如他的脸上出现阶段性朗润/那准是他的邻居有了艳遇/“洪烛兄弟,有没有结婚打算?”/ “随缘吧!随缘吧!”洪烛的笑/ 是那种无辜无奈加一点无所谓/的笑。他的文学野心,从不昭昭/像推土机一样干活/洪烛——钉子户、殉道者、炼金术士/非把自己的骨头炼成钻石不可/真炼不成,也得炼成一块结石。”

   佛祖圆寂,留下了舍利子。而结石,我愿意理解为我们凡人的舍利子。

                             【陆健:诗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偷渡”的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2013年8月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偷渡”的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舍利】舍了江山,得到美人。舍了红尘,得到绿荫。舍了一座森林,得到一棵菩提树。如果连青枝绿叶都豁出去了,没啥可惜的。拥有一片干净。舍了空间,得到时间。舍了闪电,得到雷鸣。舍了蝇头小利,得到万世太平。如果连别人的看法都不在意了,才可以听见自己:于无声处深呼吸。舍了真水,得到真香。舍了真经,得到真心。舍了万千烦恼丝,得到雪山顶上高悬的明镜。如果连冰雪聪明都不要了,终于知道什么叫大智若愚。舍了胜利,不见得就是失败啊。你还争个什么呢?没有放不下的,只有拿不起的。舍了天堂,不见得就是地狱啊。还不赶紧找自己最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只有舍不得的。

【舍不得】跟你说放下,其实还是放不下。否则就没必要跟你说了。跟自己说忘掉,其实还是忘不掉。否则就没必要跟自己说了。跟别人说舍得,其实还是舍不得,否则就没必要跟别人说了。我只是往玛尼堆上放下了一块石头,并没有真的放下一颗心。我只是忘掉了自己,并没有真的忘掉你。我只是舍去了所有多余的东西,留下的,才是最想要的。别人说有舍才有得,你说放得下才能拿得起。这些我都懂,却又装作不懂。装作不懂,要好过不懂装懂。唉,该忘记的早就忘记,不该忘记的,只能假装忘记。假装忘记,要好过真的想不起。

【风吹灯】我点亮酥油灯,你把它吹灭了。你不想让我看见脸上的泪光,只想在黑暗中偷偷哭一场。我点亮酥油灯,风把它吹灭了。风不知道你已经破泣为笑,只知道你不愿别人看见你的忧伤。你点亮酥油灯,我把它吹灭了。我好不容易习惯了你带来的黑暗,与其让风来捣乱,还不如我自己先报以一声长叹。

【燃灯日】众灯之外总有一盏灯,是你用眼睛点亮的。众神之外总有一尊神,是你用心看见的。众生之外,总有一个人,是你用手够不着的。你制造了光,光制造了阴影,阴影制造出万物。万物之外,总有一样东西,让你拿得起,却放不下。别人以为你拥抱一盏多余的灯,其实是在呵护一个不可或缺的梦。众梦之外,总有一个梦,留给醒着时做的。

【浴佛节】要么成为活佛,要么成为一个成不了佛的人。要么四大皆空,要么把自己装得满满的。要么走投无路,要么有一千条路让我选其一。好像都不是我想要的。可怎么办好啊?要么为选择所苦,要么苦于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么守口如瓶守身如玉,要么豁出去。想又不敢想,忘又忘不掉,才是最难受的。要么拥抱红尘,要么站在一边静静地等待尘埃落定。也许该换一种方式,也许该重新开始:既然没有雨水,干嘛不让尘土来代替,洗一洗自己?别人说我变脏了。其实我越来越干净。

【怕把红尘看破】站在布达拉宫,不敢往山下看,怕把红尘看破。托人捎去一封信,有一句话还是不敢说,怕把心意说破。索性去红尘里找你,明明只隔着一层纸,就是不敢捅,怕把秘密捅破。想了千万遍的事情,别人敢做,我为什么不敢做?怕一做就错?可以怪自己做错了,没法怪自己想错了。我的想法不仅没敢做,甚至还没敢说。不想选择,又不得不选择:要么径直走向你,把天机道破,要么离开得越远越好,把铁鞋磨破。

【来生再见】把走进大昭寺的那位女香客当成你。是我认错了?她的背影跟你好像啊。把她披着的头巾当成我送你的那一条。是我看错了?头巾上的图案简直一模一样。把她拜佛时的祈祷当成你的愿望。是我听错了?她的声音也那么温柔。把她擦肩而过时的一瞥当成你的暗示。是我猜错了?你的眼神曾是我琢磨不透的谜。把今年的浴佛节当成重逢的日子。是我记错了?你确实说过来生再见,并没约定哪一天。把你安慰我的话当成铁板钉钉的山盟海誓。是我错上加错?前世的承诺穿越到今生,即使没有过期作废,也只能兑现一声叹息。把一世情缘当成三生有幸,以为会无限延续。是我想错了?佛给予我们一次相遇,已经够关照的了。

【布达拉宫的酥油灯】摇身变作一盏酥油灯,迷离的眼神吸引来迷路的灯蛾。我必须低垂下眼睛盯着自己脚尖,才能避免诱惑造成罪恶。转身变作一盏酥油灯,狂热的心跳吸引来相思的灯蛾。我必须把拥抱的念头掐死了,才能阻止灯蛾扑火。你看这盏自生自灭的酥油灯,多像一位走下神坛的帝王,自我废黜。他不怕灵魂的伴侣再次迷失?只想用自己的黯淡,放她一条生路。你看这只无怨无悔的灯蛾,多像传说中准备殉情的宫娥。即使苦恋的人已被打入冷宫,她豁出去了,也要分担他心里面的水深火热。

【酥油】用酥油点灯,你给我带来光明。用酥油沏茶,我给你送去温暖。一个梦跟真的一样,呵一口气,会化了吗?一句埋在心里的话,我忍住没说,你还是听见了。一盏风吹过也没灭的酥油灯,一碗人走后也没凉的酥油茶。不,灯已经灭了,是你的眼睛闪亮。不,茶早就凉了,是我的胸膛越来越热啊。相聚很短,离别很长。难熬的时光:不是把人冻僵,就是把人烫伤。

【心心相映】我的心里有一碗酥油茶,我的嘴唇也是热的。你的心里有一盏酥油灯,你的眼睛也会发光。一见到你就能说出甜言蜜语,我的心还可以变成蜜罐子。如果我说的话被你记住了,你的心还可以变成玛尼石。一想起你就有天旋地转的感觉,哦,我的心又是一只转经筒。可为什么总觉得你飘忽不定呢?哦,你的心又是一片风马旗。用你的酥油灯照亮我的脸吧。用我的转经筒,重复着一次又一次的相遇。

【佛的礼物】我什么都没有,却想送给你一件礼物。这件礼物叫自由。我什么都无法送给你,只好送给你自由。也许我原本应有尽有,挑来捡去,最珍贵的还是自由。你是要自由,还是要我的所有?是的,自由不是万有。可没有自由,才是什么都没有。也许我送给你的只是一个理由,你收到的只是一个借口。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自由不是无,永远大于有。你是要布达拉宫,还是要天空?你是要宝马,还是要翅膀?只能选一样啊。请伸出你的手。我该送你一座金山,还是送你一条路?我该送你一顶王冠,还是送你一阵清风?明明只送出一件礼物,千山万水,因之而为你所拥有。

《仓央嘉措情史》(洪烛著,一本书读懂仓央嘉措的情与诗)即将重磅推出。

欢迎关注微信东方文化观察,同名豆瓣小站、微博、博客。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仓央嘉措心史》(洪烛著,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仓央嘉措,一本书读懂仓央嘉措的情与诗)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偷渡”的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洪烛著,一本书读懂仓央嘉措的情与诗)即将由东方出版社出版。

【只有思念不会拐弯】在喜马拉雅山拐弯的地方,诞生了一座村庄。在雅鲁藏布江拐弯的地方,我离开故乡。通往拉萨的路还要拐多少次弯啊?迎着风,我不断地改变方向。玛吉阿米,只有我对你的爱一点没有变,就像射出的箭,可以因为绝望而折断,却不会因为怀疑而拐弯。到了最后,刻骨铭心的思念已不是思念了,彻底成为一种习惯。即使你已不在当初所在的位置,我还是不愿相信啊。宁愿相信一个假相。即使双腿用完力气,一步也走不动了,僵硬的的头颅还是冲着初恋的方向:那里永远有一座梛不走的东山,东山的上面永远有一个望不穿的月亮。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偷渡”的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不敢公开的约会就是幽会】不敢公开的约会就是幽会。不敢公开的恋人就是情人。玛吉阿米,我不敢公开你的身份,却还是泄露了你的名字。不敢公开的书信就是情书。不敢公开的言语就是谜语。玛吉阿米,我不敢公开幽会的时间,却还是泄露了幽会的地点。不敢公开的花香就是暗香。不敢公开的初恋就是暗恋。玛吉阿米,我不敢公开自己的想法,却还是泄露了自己的心跳。不敢公开的相思就是单相思。不敢公开的离别就是吻别。玛吉阿米,我不敢公开痛苦的原因,却还是泄露了痛苦的结果。

【孔雀开屏】遇见你之前我是乌鸦,遇见你之后就变成喜鹊了。其实什么都没变啊,可我说的话就是比别人唱的歌动听,遇见你之前我是土鸡,遇见你之后就变成孔雀了。其实什么都没变啊,我只是换了一件衣服。遇见你之前我是乞丐,遇见你之后就变成富翁了。其实什么都没变啊,明明只有左手右手,却像端着金山银山。遇见你之前我是泡桐,遇见你之后就变成菩提了。其实什么都没变啊,不,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虔诚。你是幸运的,没看见淋了雨的落汤鸡,却看见孔雀开屏。我是幸运的,你希望我什么样,我就成了什么样。

【天涯海角】走到山的尽头,我就是平原。走到海的尽头,你比彼岸还要遥远。走到天的尽头,天外还有天?是明天还是后天?走到路的尽头,我走不动了,还是路走不动了?蹲下来,给路系一个解不开的结?走到异乡的尽头了,故乡啊,重新出现在我眼前。走到今生的尽头了,玛吉阿米,我又回到你的身边。还记得离别时说过的话吗?“如果此生不能重逢,那就来世再见。”海誓山盟也会有尽头的,不要怕,就让情天恨海再来一遍。

【长痛不如短痛】长痛有多长?比一生还长?来世的痛,比前世的痛加上今生的痛还要长?短痛有多短?比一眨眼还短?一眨眼的痛,比闪电短而又短,仿佛根本没有受伤。睁开眼,痛就变长了。闭上眼,痛就变短。越来越短,痛就不是痛了,痛就变成遗忘。长痛交给我吧。短痛留给你吧。用我的漫长换取你的短暂:索性让我一个人痛吧。你就不痛了。前世你爱过我。今生就恨我吧。恨比爱要短,恨到最后就恨不起来了:你忘掉恨过谁了。

【大昭寺里沉默的相会】佛为什么不说话?那是因为说了也没人听懂啊。你为什么不说话?那是因为你没说我也听懂了。我为什么不说话?那是因为我的话都用眼睛说出了。转经筒虽然不说话,却带走了我的千言万语。风马旗虽然不说话,风代替它说出想说的。石头虽然不说话,谁在上面刻满了字?如果佛说话了,没人会怀疑他说错,却会怀疑自己听错。如果你说话了,我不会怀疑自己听错,却会怀疑自己想错。如果我忍不住开口了,不是耐不住寂寞。而是寂寞在借我之口打消众生的猜测:寂寞可以是沉默,也可以打破沉默。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偷渡”的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八廓街女神】一个男人要经历多少次转世才能成为诗人?一个女人要接受多少次赞美才能成为女神?这个哑巴情人,绕着八廓街转了一圈又一圈,慢慢学会唱歌了。“唱一首情歌,等于念十万遍金刚经。”这个听着情歌醒来的女人,可能还不知道自己正置身于拉萨最辉煌的庙宇。“是的,给我一座布达拉宫也不换。”也许这是前世,也许这是今生?他放弃了雪山的王冠,却获得一副金嗓子。也许这是早晨,也许这是黄昏?她在家门口迷路了:“什么叫女神?女神就是女人中的女人。”

《仓央嘉措情史》(洪烛著,一本书读懂仓央嘉措的情与诗)即将重磅推出。

欢迎关注微信东方文化观察,同名豆瓣小站、微博、博客。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偷渡”的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