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成吉思汗为何让邱处机执掌天下道教?【图】  

2014-06-10 13:35:00|  分类: 文化,洪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吉思汗为何让邱处机执掌天下道教?【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新书《北京:城南旧事》中国地图出版社2014年5月第1版  
@京东 :京东价¥ 22.6 http://t.cn/RvITrzd

【内容简介】让我们跟随洪烛的脚步,一道走近北京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灵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作者的眼中也有一千个北京。而这是我们与洪烛的北京。北京旅游一直是世界热点,跟洪烛一起领略人文北京历史北京文化北京美食北京。城南原本没有城,没有城墙也没有城门。月光照耀北京城,照耀城墙也照耀城门。没去过城南,没去过城南的老胡同,等于没来过北京,城南是北京的另一半。它代表官方的北京,却象征着民间的北京,土著的北京,老北京。它们不用演绎就是一段城南旧事。而所谓的城南,则是由星罗棋布的一个个地名组成的。北京上空的月亮,与图腾的华表、盘踞着九条大龙的回音壁、祈祷江山社稷的五色土、残缺的城门楼子同在,照耀着四合院与胡同地带,照耀着城南旧事,也照耀着徘徊在历史长廊的游人。

     白云观:白云千载空悠悠

             洪烛

 【被誉为“道教全真第一丛林”】

   对道教有兴趣的人,恐怕都知道北京的白云观。此乃北京最大的道观,被誉为“道教全真第一丛林”。

    唐开元年间已成规模,原名天长观.。金时引大加扩建,更名十方大天长观,是当时北方道教的最大丛林,并藏有《大金玄都宝藏》,金末毁于火灾,重建后改称太极宫。元时又叫长春宫,因为掌门的道士即大名鼎鼎的长春真人邱处机。丘处机被奉为全真龙门派祖师,白云观由此称龙门派祖庭。今存观宇是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重修。广集中国南北方宫观、园林特色。全观有大小殿堂50余座,1万余平方米的建筑面积。

    出西便门,而今已无城门,却有一平地而起的立交桥代替,约一里路,便可望见白云观的香烟袅袅。香烟,毕竟比硝烟要安逸,而且比炊烟更超脱。因此这一里路最好步行,乘公共汽车或打的都多多少少会破坏古老的意境和浪漫的游兴。与白云为伍,诚不易也。

    白云观的建筑分中、东、西三路及后院。走中路,在观前,首先看见大名鼎鼎的照壁,又称影壁。壁上嵌有“万古长春”四个大字,为元代大书法家赵孟頫所书。

   照壁正对着的四柱七层的牌楼,建于明正统八年(1443年),原为棂星门,是观中道士观星宿望仙气之所。后来已失去原先的观象作用。但仍可模仿古人在此眺望一番。

    跨进山门有步步惊心之感,象征着跳出“三界”外,进入神仙洞府。因为三个门洞代表“三界”。中间券门东侧浮雕中隐藏一个巴掌大小的石猴,被过客摸得锃亮。旧时传说:“神仙本无踪,只留石猴在观中。”石猴成为神仙的化身。我也下意识地摸摸它,讨个吉利。这只石猴是老大,另两只刻在山门西侧八字影壁底座和东路雷祖殿前九皇会碑底座,若不细心很难找全,所以有“三猴不见面”的说法。

     北方缺水,观外原有“甘雨桥”,清康熙年间又在观内建造“窝风桥”,两桥遥相呼应,预兆风调雨顺。1988年重建的窝风桥,桥下并无水。桥洞两侧各悬一枚刻有“钟响兆福”四字的古铜钱模型,钱眼内系一小铜钟。也有人说建此桥是纪念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传说王重阳离家出游,在陕西甘河桥遇异人授予他秘诀,从此出家修道,使全真教横空出世。

   灵官殿内供奉道教护法神王灵宫像。七真殿内供奉道教全真派祖师王喆(王重阳)七大弟子塑像。

    白云观的建筑分中、东、西三路及后院。中路轴线,依次有灵官殿、玉皇殿、老律殿(七真殿)、邱祖殿、三清阁和四御殿乃至后花园;东路有南极殿、斗姥阁和恬淡守一真人塔(又称罗公增)及寮房;西路有吕祖殿、八仙殿、元君殿、元辰殿和祠堂院等。

 

【成吉思汗让邱处机居此执掌天下道教】

    奉祀全真龙门派始祖长春真人邱处机的邱祖殿为观中主殿,殿前有长春真人石碑,殿内供奉明代塑的邱处机坐像,身穿道袍、手执如意、仙风道骨。殿堂中央摆放一个巨大的“瘿钵”,古树根雕制而成。邱处机的遗蜕就埋藏于此“瘿钵”之下。此钵为清雍正皇帝赐予。本观道士若衣食难保,抬此钵到皇宫募化,皇家必给予施舍。

     拜访白云观,就不得不重新打量邱处机这个历史人物。他曾分别拒绝了金朝皇帝和南宋皇帝的召见,似乎颇有隐士之风。然而当成吉思汗遣信使持手谕相邀,他却心花怒放地前往漠北晋谒如日正升的元太祖。据说他在使者尚未登堂入室之前就有预感了,吩咐弟子:“赶快替我整理行装,皇帝派人来召见我了,我要去了。”

    成吉思汗的诏书里希望他效仿姜太公、诸葛亮来辅佐自己成大业。邱处机确实做了一回姜太公:钓到一条大鱼。或者说,仙风道骨的他,也难以回避、摆脱名利的诱惑。

    好在邱处机对历史所起的作用还是较积极的。他根据“清心寡欲方能长生不老”的道家思想,向大动干戈的成吉思汗进谏:治国当以敬天爱民为本,要想统一天下并长治久安,就不可嗜好杀戮。

     不知草原上的霸主是否因此而放下屠刀,但当时确实做出听进耳朵里的样子,命令史官逐一记录。后来又封其为大宗师,赐号“神仙”,让他居住燕京长春宫,执掌天下道教。

     从此邱处机便很少离开长春宫,甚至死后也安葬在宫内。其弟子尹志平等于观中构筑处顺堂,安厝邱处机灵柩。长春宫因此改名为白云观,有怀念的意思。应该说,白云观是因为这位姓邱的真人而出名的。

 

 【白云千载空悠悠】

    白云千载空悠悠,当年的大漠孤烟、铁马冰河乃至金玉良言皆已成往事。而这组层楼曲廊的建筑群却保留了下来,供后人凭吊。

    邱祖殿后一座二层楼阁,底层是四御殿,楼上为三清阁,内藏明刻《正统道藏》5485卷,是目前中国最完整的一部道家经典。每年农历六月初一至初七都要取出晾晒。这就是白云观的晒经会。

     原名七真殿的老律堂,供奉全真派祖师王重阳的七大弟子:中座为邱处机,左边依次为刘处玄、谭处端、钰,右座依次为王处一、郝大通、孙不二。清代著名道士王常月曾奉旨在此开坛传授戒律。七真殿由此改称“老律堂”,意为传授戒律之殿堂。这里是观内道士举行宗教活动,每天早晚上殿诵经的场所。逢道教节日或祖师圣诞,还在此设坛举行斋醮法会。

 “宗师殿”原供奉随邱处机去西域大雪山的十八弟子,塑像被毁后,分别改为救苦殿与药王殿。

    白云观钟鼓楼,建筑布局上与其他宫观的钟鼓楼截然相反,钟楼在西,鼓楼在东。传说元末长春观殿宇大都倾颓,明初重建时以处顺堂(今邱祖殿)为中心,保留原有钟楼,在钟楼之东新建鼓楼,故形成了独特格局。

    自1957年开始,中国道教协会、中国道教学院和中国道教文化研究所等全国性道教组织、院校和研究机构先后设在白云观。

     在“文革”中,白云观比许多寺庙都幸运,居然没遭到什么破坏。

     我是道教的门外汉。甚至最初听说邱处机的名字,都是在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其中的全真七子武功卓越,只是与史实不大吻合。

     我多次参拜白云观,几乎都是陪同外地来的老乡去烧香,他们久慕白云观之名,因此心情与神情都比我虔诚。在他们手持香烛顶礼膜拜时,我却溜到后花园里喝茶。

    别小瞧了后花园,原名后圃,使我想到苏州园林,其实它被誉为“小蓬莱”。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责怪自己:我怎么就虔诚不起来呢?我是个悟性较差的俗人,即使在白云观里,也闻不见白云的气息,只闻见自己身上挥掸不开的人间烟火味。安眠地下的长春真人,请原谅我的无知与无礼。

 

 【老北京庙会,白云观别具一格】

    老北京市民们热衷于逛庙会。当时的执政者也是很支持庙会:庙会不仅是集贸市场,简直还带有“群艺馆”的性质,丰富老百姓的业余生活嘛。庙会除了买卖白货与零食,还有算命测字的、耍江湖把戏的、说拉弹唱的……

     张中行写过一篇《北平的庙会》:“每旬的九、十、一、二是隆福寺,三是土地庙,五、六是白塔寺,七、八是护国寺,几乎天天有;如再加上正月初一的东岳庙,初二的财神庙,十七八的白云观,三月初三的蟠桃宫,你会说北平真是庙会的天下。就按我自己来说,是非常爱庙会的,每次都是高高兴兴地去,我想旁人也应该是这样。人生任有多少幻想,也终不免于过小家日子,这是快乐的事,也是严肃的事,而庙会正包含这两种情调,所以我爱它,爱每一个去庙会的人。有一次,我从庙会里买回两只鸟,用手提着向家里走,路上常常有人很亲切地问:这只鸟还好哇,多少钱?我一个个地答复,有时谈得亲热了,不得不伫立在道旁,听他的批评,他的意见,有些人甚至唠唠叨叨地说起他的养鸟历史,热切地把他的经验告诉我,看样这些人也是常去庙会的。庙会使人们亲密,结合,系住每一个人的心。”

    诸多庙会中,白云观别具一格,白云观的春节庙会连开数天,以正月十九最为热闹,因为这是老掌门邱处机的生日,故称“燕九节”。

   清代的一首《竹枝词》描绘道:“京师盛日称燕九,少年尽向城西走。白云观前作大会,射箭击球人马蹂。”可以看出其中包括一些体育竞技项目。听老人说,扭秧歌、踩高跷等民间表演更是年年都有。

成吉思汗为何让邱处机执掌天下道教?【图】 - 洪烛 - 洪烛

【编辑推荐】

到北京旅游不为摩天大楼,不为霓虹灯,只为寻找滚滚历史长河下遗留的历史人文、风土人情和地道美食。洪烛20多年来于京城各地踏迹寻根,用笔墨浓情吟唱一曲曲皇城根的情歌,美景过目,历历入心;独特视角亲述文人眼中不一样的京华风物,小旅游,大史家。历史与现实交错,景色与体悟契合,带你游玩民谣里的北京,白话文的北京,方言的北京。没去过城南,等于没来过北京。

 

【封底推荐语】

在作家洪烛的知识结构和精神地图里,北京文化是一盏明灯,照亮了他,而他也渴望为之增光添彩。洪烛新著《北京:城南旧事》不同于同类书的地方,就在于不仅淋漓尽致地怀旧,还充满梦想。那是一座世界名城旧梦与新梦的结合,也是城市梦想与个人梦想所产生的化学反应,光彩照人,照历史也照现实。

————-北京大学教授 孔庆东


洪烛在北京一步步走得很稳。像所有来北京这样一个轮盘城市下赌注的外乡人一样,他付出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出版了几十部专著,包括这部新书《北京:城南旧事》。“洪烛体”散文恐怕已自成了一家。并不像所有人想象的首都北京是多么美妙,这里到处都是机会,同时到处也都是竞争,城市表面的温情脉脉和慷慨大度的包容性并没有掩盖在这里生存和创业的严酷和艰难。但北京给了洪烛立足之地,接纳了他,承认了他。

————《人民文学》副主编邱华栋

 

洪烛以他特殊的方式解读着北京。他的大多数书,是在他大学毕业走出校门来到北京后写下的。有一种像诗歌一样的韵味和意境,或唯美或伤感,篇篇都带有很浓的“诗人味道”。都来自于现实体验,有感而发,谈古论今,信手拈来。他写作时习惯于一气呵成,他以一位江南才子特有的灵性和自觉,捕捉着北京生活中的每一次感动,内心深处的每一次变迁,情感上的每一次磨难和期盼。洪烛对北京这座城市有种说不出的热爱:“北京,这就是我对你爱的方式。在你丰富的内涵、巍峨的结构面前,我永远是一位充满探险精神的读者……”

————北京女作家、编剧赵凝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