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在神农架寻找神秘的野人  

2014-08-07 17:19:00|  分类: 房产,神农架,大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求生命的滋润

洪烛

   神秘,永远与未开发的领域同在一一如亘古的沙漠、高深莫测的海市蜃楼乃至人类文化中所有难解之谜,无不带有神秘的痕迹。哲学家说:模糊性与距离感是神秘诞生的渊源,而日光之下则无新事。古代东方的诗人亦以雾里看花、水底捞月来形容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来形容对事物终极意义的理想化追求。真理神秘吗?不,真理应该明白浅显如谚语,但对于一知半解的求道者,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神秘,值得以朝觐日出的姿态顶礼膜拜。神秘就是知识,尚未被掌握的知识,也许橫陈于一步之遥,也许需要好几代人以绵延不绝的劳动与探索来证明。青春的证明,人性的证明。
   1990年初冬的经历我记得很清楚。不敢说终生难忘,但确实使我涉世未深的心体验到一次形而上学的升华,一番精神炼狱的脱险。当时我以厌倦了都市繁华、世态炎凉的苦修者形象出现,风尘仆仆地出现在邻近湖北十堰的神农架一隅。两个星期的创作假足够我返朴归真的灵魂清风满袖地寻找到理想中的家园,获得空谷来音、洗尽铅华般的抚慰。一离开市声尘嚣的森林小火车站,孤帆远影地背负着硕大的牛仔布行囊,从偶尔有运木材的卡车驶过的鸭子口哨卡进山,我便鲜活地理解了唐朝李白脚踏谢公屐,身登青云梯,一夜飞渡镜湖月的魔幻诗意。世俗的烦恼,远处城市里的嘈杂争斗,都伴随抿一下头发的动作,而简易地被甩向脑后。心情如初生般恢复了一丝不苟的温存熨贴。可以说,我是带着赤子情怀投奔与自己居住的城市相距一天一夜路程的神农架原始森林的。
   求助于躬耕于赤野的山民指点,我选择一条茅草覆没的羊肠小路攀越尚残存斑斑积雪的虎头岈,这样便能抵临大山的深处,可称为神农架的腹地。据说那儿有一座石砌的瞭望塔,塔里有一位负责看山的老人和一条狗,进山的货车每星期送一次口粮与日常用品。我几乎把它当作硕果仅存的一幅乌托邦画面来想象了:烟熏黑的灶台里劈柴爆裂出火星,靑苔斑驳的墙壁斜挂一柄沉重的猎枪,孤独的守林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读天地之书,食五谷杂粮,夜深人靜时是否会涌现出占山为王,非我莫属的幻觉?如果确实这样的话,他将是神农氏在现代社会里的传人。与世无争,而又自满自足于天地―角,良心淳扑,这正是退居于尘世一隅的守林人所承担的责任、付出的代价以及无形中获得的幸福。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我充满好奇的旅游鞋从半山坡郁郁苍苍的落叶乔木下穿过,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驱使,说不清究竟是在投奔什么、还是在逃离什么。两只出笼的野兔,是最生动的比喻。我的背包里装着足够维持三天的罐头食品与淡水,以及百读不厌的几本哲学书,我是想暂借神农架这块清淨宝地,作一番世俗生涯中无法进行的回顾与思考,哪怕它在漫长的生命中仅占有很小的一个段落,但有可能和衣食住行的一生具备同样的重量。

   现在重溫,23岁时的神农架之行恐怕和刚读了梭罗的《瓦尔登湖》有关。那位战后时期的美国人,长着一颗停留于人类原始阶段的心,因而无法习惯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的现代都市文明。他选择了形式上的退却(其实则是精神上的进取),他携带斧头、绳索等最简陋的谋生工具,歩行到荒无人烟的瓦尔登湖一带,搭起与大自然一板之隔的木屋,点亮只有在博物馆里才能见到的古老马灯。他还携带了种籽,以指缝里涌现的粮食与蔬菜喂养自己清贫的愿望。更重要的是,他给未遭人工开垦的瓦尔登湖带来了纸、笔和书本,带来了知识,艰难的刀耕火种之余,梭罗在大自然的拥抱中展开了一个思想者的散步……
   这正是我在神农架风餐露宿而对传说中的守林人生活充满憧憬的原因。我的脑海里还浮现着屠格涅夫《猎人笔记》里的朴素画面,并且向往与吊锅里煮月亮、子弹壳吹口哨的猎人(实则是大自然的化身)枏遇。和高扬低回的山风、黑夜森林中某一点闪光一样,他们作为一种神秘而处于不可知状态的世界、一阕未遍污染的牧歌而存在。偶尔,当你不经意地践踏至一条分岔的小径,会突然发现他们以原始的面貌迎面走来,擦肩而过;待要回首细看,那布衣草履的背影已梦一样消失于花木丛中……
   大自然永远是神秘的,因其包蕴着太多的美感,如同挖掘不尽的宝藏,在它面前你只能遗憾于生命本身的渺小、单薄乃至有限,一阵最轻微的风(大自然不动声色的呼吸)都可能把你席卷而去。巴乌斯托夫斯基在《面向秋野》中回忆驾一叶小舟沿奥卡河而下的所见所闻:每一片叶子都是大自然的一篇完美的作品,是它那神秘艺术的一篇作品,这种艺术是我们人类望尘莫及的。只有它,只有对我们的喜悦和赞美无动于衷的大自然,才能满有把握地掌握这种艺术。
   神农架里几昼夜的野营生活,我沉浸于别无纷扰的遐想中,几乎觉得行走在罕无人迹的月球上,四周很静,我拨开落叶斑驳而窥见了迎面走来、渐趋清晰的自我,像明矾投进水桶里所产生的效果。设若灵魂能够独立行走并且挑选自己的服装的话,我跋山涉水的灵魂肯定一副守林人的装扮,浑身散发着泥土与树脂混合的气息。当我坐在返回城市的火车上,是否会有血肉撕裂般的疼痛?
    由于忘带了指南针的缘故,迷失方向的我最终未找到大山深处守林人的瞭望塔,它作为某种神秘诱惑的象征,高耸于我现实生活的彼岸,松涛陈阵,炊烟袅袅。无缘与守林人相识,但我身临其境地感悟到守林入的生命状态:时间与寂靜混合在—起,仿佛地球也停止了转动,天地之间唯独一颗生机勃勃的心灵跳动着,在水滴石穿的节奏中体现出生命的滋润与执著……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