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21世纪中国的乡愁:如同潮汐  

2015-01-18 23:10:00|  分类: 王昂,乡愁,灵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道而来的乡愁如同潮汐

——为王昂散文集《洋槐花开》作序

 

               洪烛

 

我早就说过:永远不可能习惯灯红酒绿的生活,因为我的灵魂穿着一双草鞋。即使行走在钢筋水泥的城市缝隙,我风尘仆仆的灵魂依旧把朴素与自然视若至上的法则。于是我喜欢阅读那些歌颂土地、阳光、雨水以及所有类似事物的文章,并且把在古老的风车下散步作为幸福的象征。我告慰自己,毕竟还记得谷粒是怎样从春播秋收中兑现的,把这些金黄的字眼托付在掌心,就能够判断出生命中可以承受或无法承受的重与轻。这注定了我不至于背叛隐现实布景中的农业,勇敢地以农业的儿子自居,而有别于周围绅士们的苍白虚弱。我有资格教导他们到户外去接受锻炼;让劳碌的灵魂溜达溜达吧。哪怕在喷香的麦草垛上打一个滚,醒来之后便会发觉自己强壮了许多。

苏童的一篇小说我记忆犹新,名字叫做《飞越我的枫杨树故乡》。很多次了,我寄希望于这种灵魂的回归,两袖清风,却鸟一样无牵挂地横渡千里之外的山山水水。熟稔的村落星罗棋布,陌上桑的蓬勃绿意令我臆想出罗敷的欢颜,青山不老,绿水长流,一切都如同逼真的传说生生不息。而远方城市里的世俗尘嚣,简直可以当作风吹过耳来看待。飞越我的枫杨树故乡,类似于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那种“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随即“一夜飞渡镜湖月”的浪漫潇洒,恰是羁绊重重的灵魂所朝思暮念的。其实很简单,超凡脱俗、以免给自己的翅膀增添过重的负担,就能达到逍遥的境界。灵魂需要一双合脚的鞋子,它随时愿意以浮名虚誉作为交换。这样即使跋山涉水、风雨兼程,它也无怨无悔。

打开王昂的散文集《洋槐花开》书稿,翻阅着一篇篇散发着浓郁乡土气息的文字,我仿佛看见一位瘦高而黝黑的农夫模样的人正以笔为犁,辛勤跋涉在文学的土壤上,笔锋过处,留下串串或深或浅却清晰的岁月印迹……对乡野的热爱,简直使我对城市产生了抵触情绪。在城市的斑马线上寻梦,注定要失败的。而一旦置身于无边的乡野,便体现出羽毛的状态:不是你梦见乡村了,而是乡村梦见你了,你作为一个别人梦境中的人物,放轻脚步、屏住呼吸,你一定要促成它。梦的胜利便是你的胜利。

王昂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是地道的苏北乡下人。九十年代师范毕业后,回故乡新沂做了一名小学教师,后又调入教育、宣传等机关工作。公务之余,他总爱流连于文学的百花园,坚持写点短文,以表达并记录下自己的人生感悟、成长轨迹。就这样断断续续,日聚月累,20多年下来,便有了这部220余篇20多万字的散文集作为一个教育、宣传工作者,于工作、生活、学习之外,还能写出如此众多的散文作品,其个中甘苦与执著,即便他本人不说,我们也能深切体味。那远道而来的乡愁如同潮汐,会横渡层出不穷的铁轨、桥梁、红绿灯,准确地寻找到我灯火通明的窗户。我简直能听见那来自乡村的呼唤,像一位隐形的客人,屈起指节,小心翼翼敲叩窗玻璃所发出的响声。那近似于远方森林里一只啄木鸟向全世界祝福的动作。一只礼貌的鸟,却祝福了全世界!

洋槐是苏北乡间的常见树种,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执著、朴素、大方的气息,王昂将他的第一部散文集冠名为《洋槐花开》,也无形中定位了他这本书中文字的浓厚乡土韵味。他以敏锐的视觉、细腻的笔触,将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的个人际遇及所见、所闻、所思和盘托出,勾画出随着社会发展、岁月推移,苏北城乡发生的巨大变化以及人的心灵的茂盛生长。全书共分八大部分,一路慢慢读来,许多关于亲情、乡情、爱情、师情等的精彩篇章,还是令人感慨颇多。从书中我读到了他艰难坎坷的成长经历、五味俱全的生活环境、对于故土的由衷思恋、对于人生的执著追求、对于亲人的无私赤爱,以及对于社会和生活给予的美好一切所抱以的感恩之心。从书中我还读到了王昂这个来自乡村、走向城市、向往完美的人山一样淳朴的思想,水一样清澈的情怀,以及一以贯之的忠实向上品性。我以为,无论是作文还是做人,这一点都是极其重要且难能可贵的。钢筋铁骨的城市是从来不做梦的。梦永远属于麦浪翻卷、风景如画的乡村。乡愁使人流泪。对于被人间烟火熏陶得麻木困惑的城市居民而言,乡愁是精神生活的调味品。只有走出城门,才会觉得:这是到民间去,这是到人类的记忆中去。那远离我们的辘轳水井、砖窑、运粮马车、野营的帐篷以及敲击灵魂的古老谣曲,已构成梦与世界的另一半。梦的文字,写在水上、风中抑或忽明忽暗的篝火里,写在生活的背面。

王昂是用生活在写作,不事技巧。他以亲身经历的鲜活生活,将文章渲染得格外真实生动,让人读后倍感亲切。比如在“有你相伴”、“流年碎影”、“风物放眼”等辑中,我们能感受他那扑面而来的原汁原味的生活气息。在“世相物语”、“行板如歌”、“书香脉脉”等辑中,我们能体味到他挑灯夜读时的潜心思考和精神感悟。特别是作为一名从乡村走出、在教育战线耕耘近20年的人,王昂对农村和教育题材青睐有加,以较多的篇什和较重的笔墨,用或质朴含蓄或清新温婉的语言,向人们展示了一幅幅怡人的田园生活图景,呈现了一束束感人的教书育人画面。字里行间,蕴含着他的一颗拳拳爱心;话里话外,散发着他的一腔浓浓真情。尤其在钢筋水泥疯长、乡愁越来越难觅的当下,走进王昂的乡音乡情乡韵里,你的心灵一定会大获裨益。其实整个人类都是农业的儿子,人类的精神需要一片重温的家园:篱笆、辘轳、锈迹斑驳的农具,男耕女织的画面,都会伴随袅袅的炊烟,帮助我们意识到勤劳、善良、坚毅之类的品质。沧海桑田,我们的心灵荒芜了多久?“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旷古的牧歌如同强弩之末。人们喝自来水长大,在水泥地上行动,靠化妆品挽留青春,不知不觉就失落了自己原始的根。他们不相信花朵比香水更重要,粮食才是金钱的上帝。红尘滚滚,然而我的灵魂与众不同,我的灵魂穿着一双草鞋,时常选择夜深人静逃离这座布满齿轮的城市,到远处的山野寻觅昔日的空巢。那里有小桥流水、鸟语花香,那里有祖祖辈辈刀耕火种的痕迹,没有握过最粗糙的劳动工具的手,没资格真正地和严峻的生活比腕力。

当然,王昂这本散文集的文字也并非十全十美,有些文章尽管不乏奇句妙语,但由于缺少对景、物之外的思想拷问和人文关怀,尚显声色不足。

难忘美国乡村音乐《带我回家的路》,我相信这正是流离失所的灵魂的请求。穿一双简便的草鞋,轻盈飘忽的灵魂就能乘风而去,遵循熟悉的旧路回返一灯如豆的温柔之乡,万籁俱寂。你几乎能聆听到它匆促于空中的足音,灵魂的足音。归去来兮,田园将芜?罗大佑的《鹿港小镇》,堪以证明乡愁之恋蓬乱如草的原因:“假如你先生回到鹿港小镇,你一定要告诉我的爱人……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困惑于都市繁华的灵魂在寻找出路,因为霓虹灯并不能代表真正的光明,也无法给予真正的慰藉。

王昂告诉我,他自小就爱读书写作,就有一个文学梦。小时候在骆马湖畔偏远的乡村上小学、读中学,没有文学书籍,逮住什么有文字或图案的纸片就读;上师范后只要一有时间,便跑到图书馆恶补文学知识;工作之后条件慢慢改善了,也有能力购买和珍藏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