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洪烛:文学从来就不是绝缘体   

2015-11-23 20:40:00|  分类: 洪烛,杂谈,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约为诗人远山的诗集《凤舞》写序
       远山的呼唤
           洪烛

   抒情诗人是诗人里的诗人,是最原始、最本真的诗人。远山,是一位来自生活深处的山水抒情诗人。作者出生在一个典型的北方农村,父母和亲属都是有一定文化知识的新型农民。从少年时代起,作者就阅读了大量的中外文学、哲学、历史、人文名著。之后,又做过农民、工人、大学生、教师、政府公务员。他阅历丰富,经历广泛,生活态度积极,创作基础深厚,艺术追求朴实,是近年来我国诗坛涌现出的一位富有特色的新生代现实主义诗人,深受读者喜爱,一些诗歌名篇在出版前就已在社会流传,给当代沉寂的诗歌园地带来了一股清新自然的空气。
诗可以是作者一个人的事。它仍然有着隐秘的愿望:去感染更多的人。因为诗毕竟不是隐私。诗只要属于文学就会渴望读者。文学本身就带有社会性。脱离社会,哪有文学?当然你有权利把诗当成日记来经营,甚至可以用密码,写一些别人读不懂的诗。它的性质仍然是日记(只不过采取诗的文体),而不属于文学。文学从来就不是绝缘体。除非来自外界或自我的封杀。如果你以诗人(作家的一种)自居,干嘛要封闭自己呢?写别人读起来很费劲的诗,那不等于一种拒绝吗?你拒绝读者,读者才会拒绝你。远山的诗,充满对祖国和时代的爱。翻开《凤舞》,扑面而来的是诗人对祖国、时代、故乡、人民的无限热爱和磅礴激情,处处闪耀着思想和理念的光芒,深深的感染和打动着读者。诗人热情歌颂祖国、母爱、友谊、爱情、青春和美,不仅具有丰富的情感,而且思想深邃,风格多样,语言朴实清新,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渗透着强烈的时代色彩。诗人是时代的歌唱者,承载着厚重的时代使命,是一位用生命写诗的人。
 诗人都是卫道士(褒义的)。所有的诗人都该是诗的卫道士。有的人以生命、有的人以文本捍卫诗的尊严。文以载道,而诗本身就是道啊。跟其它文学样式不同,诗只运载诗,只运载自己。诗人载道啊,有的人以文本,有的人以生命。远山的诗,在充满着无限深情的思绪里,散发出中国爱国诗人特有的民族精神和对故乡的无限眷恋,是时代的强音和爱国主义的优秀诗篇。
写作是一次沉淀,让重的更重,轻的更轻——为了看得更清楚……在《黄河,我要为你写诗》、《参观国家博物馆》、《秦始皇兵马俑前的沉思》、《乡情如梦》、《中国,我由衷的为你自豪》、《登八达岭长城有感》、《中国,癸未五月的报告》等诗篇中,诗人远山以饱满的激情,讴歌对祖国的过去和未来的爱,对时代的情感和沉思、对现实的热情与期望,激起读者无限美好的感情,使祖国在人们心中的位置更加亲切、突出、高大。远山对大气诗风的呼唤,有一定的代表性。在新世纪,从哪一天开始,许多诗人要求自己的诗不再写小儿科,要写就写大百科。这或许就是所谓青春期写作与中年写作的分野。狭隘的心胸像手风琴一样被拉开了。并且,再也不会合拢……
诗歌永远是想象力的比赛(在有限的范围内改造现实)。诗人屏住呼吸,一次又一次地扩展自己的想象,如同对待一副布满弹簧的拉力器。这是在跟一个看不见的人较劲。远山的诗,具有温暖生命的力量。诗,是诗人灵魂的世界,美丽的山水,善良的情怀,是诗人心灵的精神家园。诗集《凤舞》是诗人对祖国和人类深情的恋歌。诗人通过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段,表达对祖国的无限深情,对时代的深深眷恋,对弱者的深切关怀,对自然的由衷热爱,使诗歌人文关爱的力量升华到一个崭新的境界。诗中尽显作者的精神价值和创作思想核心,即是作者人生的基本审美标准和做人的准则,也是他的作品具有现实性和人文魅力的真正原因。
《凤舞》无处不显示作者对人类心灵的滋养,对人的精神世界的抚慰。比如在《秋》、《北方没有雨季》、《致霞霞》、《郊外的风》、《酒吧天使》、《男孩,请不要流泪》、《树疤》、《老丘》、《村里的新娘》、《少女哑姑的歌声》等诗篇中,诗人一改灰暗凋零的悲情愁绪,在形象饱满生动,色彩鲜明亮丽的描述中,表达了内心的关爱之情,抒发了诗人美好的愿望,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人文关怀的深情暖意,一洗现实生活的浮躁,对人的心灵带来无限的慰籍和温暖。
诗人的写作伴随着某种戏剧性。哪怕他演的永远是独角戏,但他可以想象出有限的对手和无限的观众。远山的诗,给人自然美的艺术享受。诗人的诗,清新自然,明朗流畅,诗中用大量的篇幅深情歌颂自然的山水,表达了诗人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对美的追求,对宁静生活的艺术向往。诗中的春天、秋天、大地、山峦、原野、夜空等等,组合成一幅幅优美、平和、温暖的画卷,充满艺术感染力。诗中多用朴实生动的口语,清新可诵,天然成趣,富有哲理,呈现出清新、朴实、独特的语言艺术特色。诗人一反一味追奇求新,语言怪异,诗意平淡的风格,勇于张开超凡脱俗的想象力的翅膀,尝试对各种诗歌形式进行大胆实践,以清新自然的思绪,飘逸空灵的意境,真挚感人的抒情,积极进取的精神,和谐优美的韵律,令人舒畅的节奏,体现了现代诗歌的音乐性和自然美的艺术魅力。《故乡的小雨》、《大禹,归来兮》、《红枫叶之恋》、《驻马青城吟留别》、《迎春花》、《乡情如梦》、《麦苗儿》等诗篇,就像是诗人直接在旅行的列车,田间的垄头,夜游的胡同和山间的小径上写出来的。在这里,山峦、田野、教堂、佛寺、乡村等等,交织组合成充满艺术魅力的风俗画,透过诗人独特的艺术表现,我们仿佛能立体的感受到眼前的美景,听到诗人的呼吸,触摸到诗人跳动的情思,深深的感受到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感受到诗歌化腐朽为神奇的艺术力量。
心乱了。诗是一把梳子。一旦心如死水,诗又变成了风——风其实也是一把无形的梳子,打破秩序。在宁静中追求动荡,在动荡中追求宁静,这就是诗。诗言志。每一位诗人的诗,都体现了作者独特的思想和艺术追求。远山的诗,更鲜明的突显了作者的特色——即强烈的时代责任感,突出的人文关爱,清新通俗的语言风格。这些都使《凤舞》成为一本具有独特思想内涵和艺术特色,值得一读的诗集。当然,正如每一位诗人都有他的局限性一样,远山的诗,在题材的开拓,语言的精炼,思想的深刻性方面还有一定发展探索空间,有待于诗人在今后的艺术创作实践中,不断创新,不断完善,不断提高。
诗是没有边疆的,或者说,诗不断地迎来了新的边疆。它仿佛有无限的疆土可供开拓。每一代诗人、每一种流派都是新的拓荒者。由于有着足够回旋的战略空间,仅就新时期以来,与小说、散文等文体相比,诗所进行的探索(几乎无所不用其极)以及取得的成就,无疑是最大的,而且还有更为深远的前景。中国诗歌正面临着一个新的转型发展时期。诗人的队伍在不断壮大,而对诗歌及其表现形式的认识却日趋复杂。诗歌的商品化和诗人的市场化倾向,也造成了诗坛的虚假繁荣与流派风格矛盾并存的局面。与此同时,中国文学传统的强大生命力,中国古典诗歌艺术的优秀基因正在回归。伟大的创造需要一个伟大的支点,这个支点叫传统。伟大的传统需要一根伟大的杠杆,这根杠杆叫创造。只有创新才能把传统撬动。
诗歌走向是多元化,各种风格并存,包括很多反差很大的风格,我觉得这是好事情,每一个诗人、每一个流派都在努力探索新的可能性,这本身就是对新诗的一种建设性,九十年的中国新诗显得枝繁叶茂,因为不同的树枝都在向不同的方向伸张,扩充着新诗的容量和体积。从远山和近年来涌现出的一批新生代诗人身上,我们十分欣喜的看到了中国新诗的未来和希望。
捧读《凤舞》,让我们倾听远山的呼唤。诗人长着隐形的翅膀。诗又隐藏在这隐形的翅膀下面。飞翔时如此,睡眠时也如此。诗人做梦也在飞啊。梦见自己——在飞,飞,飞得比那些鸟还高,最终飞得比凤凰还高。什么叫诗人?诗人不是掌握着诗的人,恰恰相反,他是被诗劫持的人。命运为诗所左右。诗人讴歌自由,可他并非自由人,恰恰相反,他是诗的人质。必须写更多的诗,把自己一点点赎回来。在这一过程中,像凤凰浴火一样,不断地经历着新生。诗改变了一个人的价值观、世界观……改变了生命中属于世俗的部分。然而无从改变他的审美观、艺术观。因为诗正是从那里出发的。精神是诗的故乡。
为了整理诗集《凤舞》,远山翻阅过去的诗稿,如同抚摸着用来结绳纪事的一个个疙瘩——再长再直的人生,也需要不时地绕一段小小的弯路,才能留下深刻的印象。在给记忆打结的过程中,他偶尔会偏离现实,却离美更近了。
一个人是否可以有两个灵魂?诗人可以。一个在大地挣扎,另一个却脱身而出,向着星空私奔。在这种愈去愈远的割裂中,他体会到加倍的疼痛,和同样翻了一番的成就感:第二个灵魂洞察一切,简直可以代替上帝。那是从属于他的陌生人。他喜欢借助这双陌生的眼睛来打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自己。他岂止比常人多一个灵魂,还多了一种自我陶醉的戏剧性。这就是凤舞:凤凰之舞,诗人之舞。
                                              2015.11.20.
  评论这张
 
阅读(27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