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2015-12-30 19:52:00|  分类: 洪烛,历史,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烛《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   @京东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毛泽东 水调歌头游泳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1956年5月下旬,毛泽东由长沙来到武汉,61日至4日,先后3次畅游长江,写下著名诗篇《水调歌头·游泳》。“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毛主席于19571月在《诗刊》上发表的《水调歌头·游泳》的诗句,为武昌鱼做了活广告。武昌鱼就这样一下子跳进了龙门。毛泽东的诗,化用了三国时期东吴的民谣:“宁饮建邺水,不食武昌鱼。”为武昌鱼写过诗的,还大有人在,而且基本上都持赞美的态度。】

毛泽东为什么爱吃武昌鱼?

洪烛

武汉的招牌菜,自然非武昌鱼莫属。“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毛泽东的诗句,为它做了活广告。武昌鱼就这样一下子跳进了龙门。众所周知,毛主席多次来武汉,有两大爱好一直没有变:其一是横渡长江,其二则是吃武昌鱼。看来水性好的人,必然爱吃鱼。但光爱吃还不行,能写出诗来才算真本事。

其实,毛泽东的这两句诗,化用了三国时期东吴的民谣:“宁饮建邺水,不食武昌鱼。”东吴(公元222280) 共经历四位皇帝,先建都武昌(湖北鄂城),后迁都建邺(江苏南京),又还都武昌,再迁建邺。一直在武昌、建邺两地荡秋千,所以才有了横向的比较。这首民谣,肯定是赞成定都南京的派别所传唱的。反对派听了会怎么想呢?我估计会撇一撇嘴:武昌毕竟有鱼吃,长江下游的南京呢,恐怕只能喝白开水了,傻瓜才会这么选择!且不论孰是孰非,至少能看出:武昌鱼在一千七百年前就出名了。武昌和南京的关系,在东吴人眼中,有点像鱼与熊掌,二者不可兼得,只能狠下心来取舍。

为武昌鱼写过诗的,还大有人在,而且基本上都持赞美的态度。北周的庾信,把那首偏激的民谣给“平衡”了一下:“还思建邺水,终忆武昌鱼。”唐朝的岑参,寄托了远方的思念:“秋来倍忆武昌鱼,梦魂只在巴陵道。”宋朝的苏东坡,有美食家的超常嗅觉:“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而范成大则体会到一种挽留:“却笑鲈江垂钓手,武昌鱼好便淹留。”元朝的马祖常,更是刻意提醒:“携幼归来拜丘陵,南游莫忘武昌鱼。”明朝的何景明兴致颇高:“此去且随彭蠡雁,何须不食武昌鱼。”另一位汪玄锡,思想则复杂一些:“莫道武昌鱼好食,乾坤难了此生愁。”……李白来过武汉,估计也曾拿武昌鱼下酒,只是他登黄鹤楼时,读到崔颢的那首“昔人已乘黄鹤去”,长叹一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要不是崔颢把他给“镇”住了,他没准会给武昌鱼留一、两首诗呢。

据武汉女作家方方讲解:“这些诗词中所写到的武昌鱼,只是泛指武昌的鱼,并非特指哪一种。直到1955年,武汉的鱼类专家才将‘武昌鱼’归到一种名为‘团头鲂’的鱼身上。而那时武汉人早已知道团头鲂味道鲜嫩,脂肪丰富的价值了。”这种特指的武昌鱼,并非武昌本地所出,而是产于湖北鄂州市(即古鄂城)的梁子湖。但有那首民谣为证,三国时期的鄂城便叫武昌,把梁子湖里的团头鲂命名为武昌鱼,也没什么错。

因为这些典故,武昌鱼在我眼中变得神秘了。而湖北鄂州市的梁子湖,而更为神秘。它才是这一系列名诗佳句的真正发源地。我没去过鄂州,无法想像梁子湖是怎样一片水域,孕育出游泳于千百年历史中的武昌鱼。

今天的武昌,多多少少借了一点武昌鱼的光,借了一点古代的鄂城、那另一个武昌的光。许多中国人都还误以为武昌鱼,必然是流经武汉的这一段长江所特产。他们借了。当然,现在人工养殖技术这么发达,武昌鱼离开了梁子湖,一定照样能活,照样能生长、能繁衍,味道也不见得真会变差;武汉的酒楼饭肆作为主打菜隆重推荐的武昌鱼,又有多少确实是从鄂州的梁子湖里打捞出来的?

但要替大名鼎鼎的武昌鱼寻根,就不能不提那名不见传的梁子湖。它的根,在梁子湖,在一千七百年前的民谣里,在容易让历史失迷的烟波中。武昌鱼,原本是湖鲜而非江鲜。

在我意识中,武昌鱼就必须是由梁子湖的湖水养大的,才会有原汁原味。否则,只能算作赝品,或冒牌货。

我梦想着去一趟鄂州,在梁子湖畔,点起篝火,支起铁锅,灌满湖水,炖一条最信得过的武昌鱼来吃。它当然是我亲眼看见渔民从湖里钓上来的。在那样的氛围中,我没准也能为武昌鱼写出一首好诗。你信不信?

湖北的朋友古清生,来北京,绘声绘色地给我描述武昌鱼。我听着听着,快流口水了。他说吃武昌鱼必须亲临梁子岛,岛人云“黄山归来不看山,梁子离去不食鱼”;武昌鱼原生在梁子湖,冬季游到樊口的长江回流处避寒。俗称团头鳊,缩项鲂。武昌志载:鲂,即鳊鱼,又称缩项鳊,产樊口者甲天下。是处水势回旋,深潭无底,渔人置罾捕得之,止此一罾味肥美。今鄂州旧时称鄂城,鄂城又古称武昌,梁子湖位其西南,有水面积六十万亩。梁子湖通长江处为樊口,樊口水势回旋,有大小回流之分,“在樊口者曰大回,在钓台下者曰小回。”(《武昌县志》)唐代元结有歌:“樊口欲东流,大江欲北来,樊口当其南,此口为大回。回中鱼好游,回中多钓钩。漫欲作渔人,终焉得所水。”歌中所说的“回中鱼”,即武昌鱼……

古清生还讲授了武昌鱼的三种吃法:清蒸,精炖,和晒干腌制。但清蒸运用得更为普遍:“鲜武昌鱼一毛,去鳞、腮和肠肚,在满月般的宽体上遍抹油盐,腹内填肉末与姜葱,装盘置锅上清蒸即成。清蒸武昌鱼较能保持武昌鱼的鲜嫩度,是一种原味的吃法。”方方也说:“武昌鱼的吃法以蒸为主,鱼必鲜活,一次放料,一气蒸成,原汁原味,滑嫩爽口,清香扑鼻,的确是一道极诱人的好菜。”估计毛主席所吃武昌鱼,也是清蒸的。

武昌鱼因为这位大人物的点评,在当代名气更大了。武汉的其他特色菜肴,跟它相比,都只能算小菜一碟。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自故乡南京赴武汉读大学,乘轮船溯长江而上,应该算放弃建业水、投奔武昌鱼。可在那四年间,我终究未尝到武昌鱼到底什么滋味。原因很简单:囊中羞涩。穷学生,口粮之余,稍有点零钱,还不够买书的。吃腻了校园的大食堂,想打牙祭,顶多就是鼓足勇气去老通城吃一回豆皮。1958年,毛泽东在这家老字号吃了豆皮,赞不绝口。不知武昌鱼他是否也在这里吃的?我吃着豆皮,旁边的一桌,正端上一盘武昌鱼。唉,我也只敢偷看一眼。别说武昌鱼了,小桃园的瓦罐鸡汤,当时在我眼中都是奢侈品。

在武汉生活四年,没吃到武昌鱼,不能说不算一种遗憾。可有什么办法呢?那毕竟是我生命中食无鱼、出无车的阶段。长铗归去兮!

后来我移居北京,离从小喝惯的长江水远了。有一年五一节,文坛老字号刘心武,在他寓所对面的九头鸟餐厅,邀一桌同行小酌。我也有幸列席其中。九头鸟是湖北菜,火爆京城。我正听张颐武、邱华栋等高谈阔论,服务员端上一盘香气四溢的清蒸鱼,我的注意力立马就转移了:这不正是武昌鱼嘛!让他们聊他们的,我且伸筷子,直奔主题,好吃呀。在武汉与武昌鱼失之交臂,想不到它也会北上,从茫茫人海中寻找到我。它是怎么游过来的?

作为对武昌鱼迟到的敬礼,我连喝了几杯二锅头。尽在不言中。只有我觉得自个儿在跟武昌鱼对酌,别人,一定以为我在自斟自饮呢。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浪淘沙 北戴河
毛泽东
一九五四年夏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1949年4月) 毛泽东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毛泽东《沁园春·长沙》1920年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

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

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

浪遏飞舟?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新书《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2015年1月东方出版社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2015年3月7日《广州日报》:《仓央嘉措情史》挖掘“情圣”内心

广州日报讯(记者吴波)日前,《仓央嘉措情史》由人民东方出版社推出。仓央嘉措去世时只有23岁,可他遗留的诗歌有着非凡的生命力,至今还在传唱。这本书是著名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这是部关于爱的书,是洪烛从青藏高原采风带回来的作品,献给心中充满爱的人们。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优美优雅、大气磅礴。

论知名作家诗人洪烛新诗剧的创新意义

木兰小朵

我为什么看好诗人洪烛创作新诗剧,因为我看出了这位作家诗人有点野心,他在不动声色地探寻一种诗歌新运动,看似平淡的创作中,预谋着一场诗歌的新动向,企图以诗剧的形式使诗歌走向大众生活。

诗人洪烛在向东方的莎士比亚进军,我们知道莎士比亚是欧洲戏剧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莎翁在旧故事的框架上成功创作了戏剧《哈姆莱特》王子复仇记,而洪烛则在我国民间传奇故事的基础上创作长诗新剧《白蛇传》白蛇报恩复仇记。诗剧于东方传统文化中容纳西方歌剧的个性化特点,从生活到梦境,从现实到虚拟,景物描写、心理刻画、细节点缀,情节起伏,剧情循序渐进,给予读者很强的感染力,读后浮想连篇。但如果作者将这种新诗剧,从纸上谈兵,实现到真实生活中去,把纸上的舞台搬到天地中去,野心变大些,那么洪烛创新的诗剧还能获更强更长远的生命力!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我看过赵雅芝(饰白娘子)陈美琪(饰小青),叶童(饰许仙)主演的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这部电视剧之所以称为新白娘子传奇,主要表现为:结合古典戏曲及现代白话的表演形式,在现代对白,人物表情与故事情节中,溶入戏曲的唱与现代话剧动作,集观赏与视听于一体,深受民众喜爱,这部电视剧让38岁主演白娘子的赵雅芝创收了电视剧的收视奇迹。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诗人洪烛推陈出新将这种表现形式运用到诗歌的创作上,大大地扩展了中国古典爱情传奇故事的民间文化艺术内涵。他创作的诗剧吸取民间通俗易懂的语言,用诗歌的意象、隐喻、转折、跳跃等手法去描写情、景、物及人物心理活动,从多种角度展现传统的民间文化,以诗歌文本禅释了诗歌的艺术表现空间同样博大。他的这种创新,如能实现在舞台上,让现代诗歌能唱能舞,则更具活力。而出版这部作品时,以连环画的形式推出,将是一本极有收藏价值的著作。

我建议诗人洪烛将纸上谈兵的诗剧《白蛇传》和《黛玉葬花》移到天地中去,不是没有可能,此举在西方与东方的艺术家中早有先例,只不过少有诗人以诗歌的形式作出这种壮举。西方的《天鹅湖》是俄罗斯作曲家柴科夫斯基取材于俄罗斯古老的童话,由别吉切夫和盖里采尔编导的一部歌舞剧,《天鹅湖》是柴科夫斯基的代表作品之一,和他的交响诗《罗密欧与朱丽叶》都是世界歌剧的经典作品,马林斯基剧院因上演经典的歌剧而闻名遐迩,每一个来到圣彼得堡的人,都渴望能到马林斯基剧院看一场演出,马林斯基更成为最高芭蕾艺术的代名词,同时成为俄罗斯民族歌剧的发祥地。


我国的大导演张艺谋编导的《图兰朵》,成功地将西方文化与东方文化揉合在一起。图兰朵的起源:大约在1910年前后,普契尼的一位喜欢旅游的朋友给他带回来一首歌,这首歌便是中国民歌《茉莉花》。普契尼听到这首曲子后大为激动,他一遍又一遍听《茉莉花》,愈听愈觉喜欢。于是,他决定将这一曲子用进一部歌剧中。这支曲子既然来自古老的中国,那么用在一部与中国相关的歌剧中,是最相得益彰的。他因此想到了卡罗·哥兹的寓言剧《图兰朵》,那部寓言剧讲的正是中国公主的事,剧情与这首曲子也很合拍。自1997年以来,导演张艺谋在意大利、中国、韩国以及欧洲多个国家执导演出《图兰朵》。用张艺谋的话说,这个关于中国的故事是一个西方艺术家臆想出来的。为此,他要让这个中国的故事“归宗返本”,让《图兰朵》成为“娘家来的”正宗作品。

张艺谋导演还开创了大型实景歌剧:《印象刘三姐》、《印象云南》,张艺谋以方圆两公里的阳朔书童山段漓江水域,十二座背景山峰,以及无垠的天穹作《印象刘三姐》的舞台,构成了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山水剧场。《印象云南》中以云南绮丽的山峰为背景和屏幕,配以粗犷的舞蹈,使两部实景歌剧的人与自然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演员是群众,群众是观众,一直排演到今天。


前有古人今有来者作后盾,洪烛的诗剧编导成诗歌版的歌剧、电影、电视剧,不是不可能,诗歌自古能吟唱,中国的戏曲唱词本就是一首诗。诗人洪烛的长诗剧《黛玉葬花》、《白蛇传》人物形象鲜明、题材丰富、意境深邃,不同人物的心理活动描写和人物与人物之间的个性冲突富于了诗剧的戏剧化。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黛玉葬花》、《白蛇传》两部诗剧的语言优美兼通俗易懂,文体雅俗共赏,又不乏引人深刻思考。诗中既反映了社会的真实现象接近民众生活,亦有想象无限的意识流,大雅小雅美轮美奂,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辅相成。《黛玉葬花》通过名著《红楼梦》的故事,从中深度挖掘出诗歌艺术,给我们展现了一个多样美丽的女性。


而诗人洪烛在他的诗剧中也为我们展现了更为波澜壮阔又柔情似水的印象西湖,他这个西湖既有现实中的实景西湖,又有传说中的西湖,还有想象中的梦西湖,三大西湖三大西子,古今文化相互穿越。同样以西湖为背景上演洪烛诗剧版的《白蛇传》,那西湖的水又会漫一回金山,断桥又将断一回肠了,如果在大观园上演洪烛诗剧版的《黛玉葬花》,我相信会比86版更经典,比李少红更红,比落花更美……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诗歌本生就具有音乐美,书画美,语言美,舞蹈美,相信在情景交融,声乐、视觉、视听、对白、动画的渲染匹配下演绎诗歌歌剧,诗歌以一份诗意牵动着人心,使洪烛的诗剧呈现出异想不到的诗歌新魅力!

洪烛《北京:皇城往事》(《北京:城南旧事》姊妹篇)2015年1月中国地图出版社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北京:城南旧事》中国地图出版社
@京东 :京东价¥ 22.6 http://t.cn/RvITrzd

当当网:http://t.cn/RvkKjSJ

后记节选:地图上的北京

洪烛

2003年,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筹建北京市规划展览馆,我受聘为文案顾问,使自己多年来研究北京历史文化所做的知识积累得到发挥,同时又更全面地接触到有关北京的图文资料。位于北京前门东大街(老北京火车站东侧)的北京市规划展览馆,于2004年9月24日正式对外开放。展馆共分4层,分别以展板、灯箱、模型、图片、雕塑、立体电影等形式介绍、展示了北京悠久的历史和首都城市规划建设的伟大成就。
我荣幸地参予进这项工程,其原因又很偶然。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新华书店见到我的《游牧北京》、《北京的梦影星尘》、《北京的前世今生》等专著,很喜欢我的研究角度和抒情风格,想方设法通过出版社联系上我。一拍即合。那一年里,我不得不暂时中断诗歌创作,参加了一系列专题会议和项目研讨,撰写并不断修改着策划方案和各种文稿,周末经常带着几位助手加班,一直忙碌到第二年春天。虽然辛苦,但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武功”大增。我在此基础上酝酿升华,尝试用文化散文的笔法来重新审视、勾勒北京的轮廓及细节,便于当代读者了解北京的古迹与往事。
后来,我还连续几年为《北京规划建设》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开设个人专栏发表了一系列新作。每一期都有编辑的推荐语,譬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作者的眼中也有一千个北京。不同的是角度各异,互有倚重,相同的是老北京的沧桑厚重辉煌。规划、建筑界人士从专业视角对北京的精读细研,我们早已不再陌生,但作家眼中的北京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我们似乎并未熟稔。为此,我刊特刊登洪烛的系列篇章,以便让我们跟随作家洪烛一道走近北京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灵魂。”
北京旅游一直是世界热点,为展示人文北京,我还与李阳泉合写了畅销书《北京AtoZ》,一部北京文化词典,在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出版后,被新加坡出版公司购买英文版权,翻译成英文于2006年出版,全球发行。我的《北京的金粉遗事》由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推出后,台湾知本家出版公司购买了该书繁体竖排版权,2005年易名为《千年一梦紫禁城》在海外出版发行。

洪烛:毛泽东为何最爱吃武昌鱼?(组图) - 洪烛 - 洪烛
【内容提要】洪烛《名城记忆》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选取中国的十座名城和十座小城,层层铺开,娓娓道来。《名城记忆》旨在为中国的名城画像,为读者铭刻那些值得人回味与存留的诸多名城记忆,继承城市的内在精神,为城市的发展指引美好的方向。作品并不单纯地沉湎于怀念过去的辉煌,而是呈现出这些城市各种交错的画面,来体现在岁月的沉淀和历史的积累中所蕴藏的一种刻骨铭心的文化力量。在旧与新、过去与现在的对比碰撞中,引领读者穿梭于历史与现实之间,其深沉的笔调不仅浸染着这些古老名城历史的沧桑和沉重,而且渗透着作者对现实的思考和追求。



洪烛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2014年9月。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京东 :京东价22.60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

洪烛

我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