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洪烛:“无名英雄”打造诗歌黄金时代【原载《联谊报》】  

2015-03-09 16:02:00|  分类: 娱乐,诗歌,无名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联谊报》2015年1月15日发表洪烛评论

“无名英雄”打造诗歌黄金时代

洪烛

新世纪以来,由于网络逐渐成为传播的主流,中国诗歌进入“无名英雄”的时代。活跃在最前沿的是许多“待命名”的草莽英雄,借助新媒体的勃兴翻江倒海。昔日名家大腕因未搭上这趟提速的特快,反而退居二线,有的甚至纯粹成为看客。抢夺了大众眼球的,是一些从未进入专家视野的草根诗人。和以往大名鼎鼎的诗歌英雄相比,他们没有显赫的身世、传奇的经历,甚至也未觉得自己承担着复兴诗歌的神圣使命,而是以自娱自乐的态度写诗,并以诗交友、会友。然而正是这一批又一批轻装上阵的“未名诗人”,使一向小众化的中国诗歌获得了带有大众性的复兴。不仅给诗坛带来超高的人气,简直还像是另外打造了一个更为庞大的诗坛?——那就是取消了门槛、打破了清规戒律的当今诗歌现场。
“无名英雄”,成了诗坛的新主人。作为英雄的集体(而且是无组织的集体),他们早就该是诗坛真正的主人。幸好网络提供了历史性的机遇,把原本就该属于他们的交椅归还给他们。因为,任何一个即使无名的诗人,也是拥有诗歌选民证的。只是,在话语权被体制或流派垄断的时期,草民的选举权,包括自我推荐的权利,被剥夺了。诗坛要么成了一言堂,要么成了几大派系辩论的战场。
网络使听众席上沉默的大多数也有条件发言了,也有权利参予裁判了。网络,还能够创造使无名英雄一夜成名的神话,只要他有一颗英雄的心,有一副英雄的头脑,有英雄般的超人力量。
这些“无名英雄”,并未受过专业训练,完全以非专业或业余的姿态写诗的。不是为诗歌史而写作的,对几千年来、几百年来乃至几十年来的诗歌史并未熟悉如家史,也无意于进入诗歌史,只为诗歌的现实以及诗歌给自己的现实带来的乐趣而活着、而写着。也许,未来撰写的诗歌史可以忽略这一庞大群体中的任何一个人,但无法忽略人们共同渲染的这个繁荣年代。他们好像与诗歌史无关,但确实已构成诗歌的现在进行时,也就是未来的历史。未来将证明:这或许不是一个巨星升起、名人辈出的时代,但仍然是一个健康、茂盛的时代,无名英雄们的时代,创作与阅读皆呈海量,比《全唐诗》的总数还要让人叹为观止。
“无名英雄”,同样可以打造黄金时代。这就是诗歌的网络时代或者说网络诗歌的时代。不需要领袖,英雄们各领风骚,共存互补。诗神本身就是领袖了,无需附体于某一位肉身的诗人。诗人们只响应诗神的感召、只响应内心的呼唤,而无需服从某些借诗神名义发号施令的流派,更不渴望加入某个党同伐异的战斗序列。他们不承担宏大的理论蓝图,更不会为主义而冲锋陷阵,只对自己的手、自己的笔负责。坚守自己的独立,同时尊重别人的自由。
他们不是战士,也没把写诗当成圣战,他们在艺术观念上是单纯的,因而无敌,因而没有敌人。他们只有爱,却没有恨,没有对异端或异己美学的深恶痛绝。只相信:诗歌的天地是大家的,每个人都有权取得一席之地。
跟某些领地意识太浓的派系相比,独来独往的无名英雄反而是无私的。他们不是正规军,宁愿做杂牌军。他们甚至不是士兵,不是职业杀手,顶多算是猎人,或爱好打猎的人。这并不说明他们中间就出不了神枪手。出于非职业、非雇佣的爱好,同样能练出好枪法。在超功利的放松状态下,更有可能写出好诗歌。
作为百步穿杨的射手,猎人其实比军人离诗歌更近,对靶心瞄得更准。业佘选手没准能比专业选手体会到更多的乐趣,至少,压力会更小。他不是为军功章而战、不是为金牌而战,纯粹为爱好而玩。玩才是艺术最原始的境界。也是最高的境界。军人是社会性的,有了社会才有了军人。而猎人是个人化的,其产生要早得多。最古老的勇士肯定出在猎人中间。以猎人的心态而不是军人的心态来写诗,更容易命中目标。最古老的诗人,肯定也不是为出名、为挣钱、为抢夺话语权或者为成为主流而写诗的。最本质的诗人就该像猎人一样自由散漫。
“无名英雄”的大批出现,登堂入室,不是为了改朝换代,却确实使诗歌史改朝换代了。一向硝烟味浓烈的诗歌史,出现了鸟语花香,莺飞草长。诗歌史不再是思想或艺术观念的战争史,诗歌不再是战争,而是进入和平时期。
经历过圣战洗礼,随时准备为主义或所谓的真理而集团作战的职业诗人,可能会感到失落,因为这是裁军的时代,解甲归田的时代。圣战告一段落,自觉肩负神圣使命的部队被取消了番号,散兵游勇的时代到来了。或者说,猎人的节日到来了。一位退役的士兵,并不见得能比一位贪玩的猎人有更多的优越感,如果他的枪法也好不到哪里的话。他会发现:那些无心圣战、只爱打猎的神枪手,反而更容易获得喝彩。这是一个只重枪法、不问动机的时代。只重结果、只重作品的时代。
网络出现之前,专业媒体的门槛很高,票友们被拒之门外,站在舞台上的专业诗人顾盼自如,大有舍我其谁之势。仿佛只有少数人才具备写诗的合法身份。互联网带来了众生平等,诗人不再是特权,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诗歌的“持枪证”,而且民间有的是神枪手,英雄不问出处。靠花拳绣腿占据制高点已不灵了,专业诗人也该亮一亮你的好枪法,否则,就很容易被业余选手赶下擂台。网络时代,一目了然,优点挡不住,缺点也藏不住。名家与草根,昨天的将官与今天的猎人,并肩行走在同一条散兵线上,关键看谁瞄得精、打得准,看谁能写出更好的诗、更多的好诗,看谁为诗歌赢得更值得炫耀的战利品。用一句老话来说:“人间要好诗”。你能拿得出手吗?
我说的“无名英雄”,就是指那些虽然无名,却写得出好诗的人。他们和那些有名的英雄同样伟大。他们的战果,甚至更让人吃惊,更让人刮目相看。不仅他们的子弹命中理想的目标,他们的身影也冲破世俗的封锁,出现在一向只能仰视的领奖台上。
中国诗歌,应该为层出不穷的“无名英雄”授勋。他们从空白中来,却以集体的力量填补了诗歌史的空白,使新世纪诗歌不再是一个萧条的时代。

(摘录自《星星》诗刊2014年第十期)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