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中国哪座城市最有诗意?  

2015-05-14 15:40:00|  分类: 房产,成都,诗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诗歌的细节进入成都生活

2015-04-16 成都晚报

流沙河运书记

        张新泉

难得看到先生

如此形象

一面之后

久久难忘

一个沉甸甸的大包

斜跨腰际

先生以两只瘦手

紧护行囊

小心翼翼行进

仿佛在运送稀世珍宝

身边的夫人挽袖执帚

让我想起所谓“保驾护航”

如果此时有强人剪径

一定会大失所望

袋中无一钱物

扑面而来的全是书香

这是新世纪的头一年

先生迎来乔迁之喜

搬家公司汗少笑多

主人的规矩可谓独创

家具乘车去新居

先生与书徒步前往

短路—长旅

朝晖—夕阳……

老人负重行进时

除了累,该有不少怀想

祸也书,幸也书

不变的依旧是书生情肠

红星路已留在身后

大慈寺正大度安详

何谓创作不二法门—

先把书放正,再去做文章

 

平乐古镇

        文 林

如果千年的大树长到人心

枝叶就会说话

过去的事就会写在脸上

招来歌舞、河灯和大片的竹筏

如果一棵树成精

千万棵树就会站在对岸亭亭玉立

等着你

绿成一口气

如果泡一杯茶坐下

镇子就会清凉

雨就会下到心底

思念就会潮湿

你就会承载沧桑和腐朽

在洗旧的石板路上走来走去

看哪家的媳妇手巧

吃她的冻糕和豆腐

直到在一堆酒缸前倒下

想一乘花轿

穿过雨雾

从山那边嗨呀嗨呀地抬过来

 

杜甫草堂

        洪 烛

在成都,我向当地居民打听一个人

以及去他家怎么走

几乎没有谁不知道

看来他比市长更有名

地图、路标、公共汽车站牌

都印有他的名字

就这样,我根据别人的指点

从全唐诗里,找到杜甫的草堂

草堂的门敞开着

可惜杜甫不在家—

那一首首诗,是临行前的留言

他让客人多等他一会儿

我不禁想:自己如果冒充李白

杜甫是否回来得快一点?

 

宽巷子

       远 人

在墙里镶进一张黑白照,穿背心的三轮车夫

在里面朝你注视。你走上去和他合影

这样你一下子就回到过去。他车里的土豆

一定刚从地里挖出,但你没办法闻到

那些潮湿和新鲜的气味。你面对照相机笑了

他也在你身后笑着,但他是望着什么笑呢?

等你再次回过头来,他依旧蹬着车踏

依旧保持回过头的样子,他甚至从头上

取下了草帽,而你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取下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一直在和你告别

 

幸福梅林

        马培松

梅是一个姑娘的名字

梅林是一群姑娘的名字

幸福梅林

是一个你去了还想去的地方

在冬季抑或早春

在明丽的阳光下或霏霏的细雨中

在成都的郊外

幸福是一缕

在微风中浮动的暗香

在成都悦来茶园

 

看川剧

       龚学敏

用吕布被我画过的戟,轻轻一挑

川西坝子上,从三国的那个凌晨

罩到现在的雾

就破了。

在雾茫茫的川剧里走投无路的

脸谱中,吕布

像是一棵由着老脸们摆布的草

被下面老气横秋的椅子们

明察秋毫

不得有误。

这一句胡琴腔中,你要

背信弃义,要让台下的我

和池子里那尾想着红杏出墙

的老鲤鱼

都心满意足

把自己想成台上装模作样的

貂婵,唱腔、身段如花般

老到,并且

貌似忠贞。

貂婵妹子,这一袖,

要甩出水来

要把我和曾鸣的盖碗茶

掺满。让我认为物有所值

让曾鸣叫一声巴适

让后台画了脸的董卓

学着曹操望梅止渴

然后,把说着四川话的吕布

这个瓜娃子渴死。

 

玉垒关

         刘 春

我已习惯在风中出发

习惯以一只鸟的方式

凭栏远眺,然后展翅高飞

哪里是水色哪里是天光呢?

只有一条路,延延绵绵

伸入汉魏最硬的风骨

哪一片土地有这里坚硬

承纳了千百年的屈辱,劫难

用最坚贞的心事等待盛兴

哪一片土地有这里温暖

无形的仙子,手执白练般的岷江

随意挥洒,她的身后歌舞升平

如果我要出发

我只选择一个地方

那里有碧玉的林涛

有黄金的砖墙

有一代代先驱寻求的足迹

和汗血濡染的深深印记

如果我要出发

我只选择一个方向

向上。

大半个冬天,是什么植物的

种子在心头蠢动

当第一场雪铺天盖地

是什么力量引导我上路

让我看到远方的灯盏,看到

大山从道路前面移开。

现在是秋天,一片红叶掀开了

一个民族的历史

我已习惯在大风最劲处

用诗取暖

习惯成为一只鸟

以飞翔的一生,拥抱这片

深沉的土地

 

想去成都由来已久

        向 阳

来到重庆

才后悔结婚太早

在解放碑打望

知道此言果非虚妄

那些让人心动的尤物

穿过你的身体

让春风得意让马蹄疾驰

我只是个从乡村

漂泊到城市的拾荒者

一座城市的诗歌号召力

成都晚报  2015年04月02日

自古诗人例到蜀,当代诗人更是如此。有人说大凡外地的当代诗人到了成都,必去三个地方,一是杜甫草堂,二是望江楼,第三就是白夜酒吧,因为这三个地方是成都的诗歌地标。他们来到成都、看见成都、享受成都,然后留下诗歌离开,并且对成都充满长久的回忆。

  同题诗:成都行

 

 成都行之

  龙泉山看桃花

  (北京)树 才 著名诗人、翻译家、文学博士

  我入川

  凸凹带我

  上山看桃花

  

  上的是龙泉山

  山下是龙泉驿

  成都第一驿

  

  山路凸凸凹凹

  行人弯弯绕绕

  桃花诗村等着我们

  

  满山桃花呵

  满山路汽车

  步行多么自在

  

  风来了

  贴着桃花耳朵

  说悄悄话

  

  太阳露脸了

  桃花笑得更甜

  像是听懂了悄悄话

  

  正是清明前后

  有人上完坟

  坐桃树下打麻将

  

  正是恋爱季节

  有人喝醉了

  见姑娘就喊桃花

  

  正说着话

  一小瓣桃花

  飞落到左耳朵上

  

  那些看桃花的人

  也像那些风

  来了又走了

  

  多少年过去了

  龙泉山还叫龙泉山

  桃花变得比桃子贵

  

  桃子给嘴吃

  桃花让眼睛看

  让心想

  

  我心想

  桃花本无意

  看客自有心

  

成都行之

诗歌带我回家

  (西安)伊 沙 著名诗人

  生在成都

  两岁离开

  从此再也没有回去

  直到今年六月的那次

  但如果我不写诗

  就不会认识何小竹杨黎

  他们也不会认识我

  自然也不会邀请我

  所以我说

  “诗歌带我回家”

  不是矫情和犯酸

  是陈述事实。

  

 

成都行之

这是我父亲的故乡

  (昆明)于 坚 著名诗人

  这是我父亲的故乡 我二伯家住在杜甫草堂

  我爷爷埋在沱江 我的还乡之梦腌在资阳

  那一年 在非非主义之外 我悄悄地拜谒杜甫

  从雨中 穿过斜阳 多年读先生的诗章

  如今 后生羽翼丰满 就要横剑沧桑

  ……

  纯洁的岁月 以诗为舌 宠辱不惊

  大道如青天 时代的圣徒豪杰 在诗人中间

  诗歌的好时光 会需一饮三百杯

  杨夫子 国安君 将进酒 杯莫停

  天下谁人不识君 西出阳关无故人

  列车远去了 我们慢下来 留在大地上

  风流倜傥 独来独往

  诗人就是诗人 朋友需要时间

  诗歌需要时间 黄金需要时间

  啊 那个秋天我回到祖先的故乡

  成都 诗人的天堂 行吟江湖上

  天地莽苍苍!

  

 

成都盖碗茶

  (北京)洪 烛 著名诗人

  成都的雾,最初从盖碗里飘出来

  茶馆的灯泡,醒得比谁都早

  一天就像一碗茶,越泡越淡

  晨雾消散了,夜雾又要诞生——

  盖碗茶写着一首又一首朦胧诗

  我手托这朴素的青花瓷器

  像捧着一颗易碎的心

  

  成都,瞧你一见面就给了我什么?

  四川盆地,本身就是一只盖碗

  云雾弥漫,藏不住太多秘密

  我在想:要么用黄金的太阳

  要么用白银的月亮,做它的盖子?

  所谓拂晓,其实是揭晓

  浸泡在时光里的谜语

  醒了又梦,梦了又醒……

  

 

武侯祠

  (北京)商 震 著名诗人

  这不是你的家

  不是淡泊宁静的处所

  在这里

  想你的人就会看到

  这儿的门窗通向战场

  

  你点燃了那么多的战火

  灰烬里,留下了鹅毛扇上的“谨慎”

  你南征北讨用“得蜀望陇”

  来证明你的“鞠躬尽瘁”

  你所有战役的胜负已交给了风

  安邦治国的策略会与时间同行

  

  你活了两千年

  你的肌肉依然有青春的弹性

  人们需要你活着

  希望与你为邻

  

  天底下,有多少人想你

  你就有多少个家

 

  

支矶石

  (四川遂宁)唐 毅 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原以为是一种天籁之音

  也许谁也没有想到

  支矶石 或支矶石街

  都与一块石头有关

  

  传说织女织锦的时候

  因为总是想着牛郎

  支撑织机的石头

  便掉落在银河下的人间

  

  一块平常的石头

  是古代蜀人瑰丽的想象

  还是天上的织女

  真的垂青悠闲的成都

  

  难怪这里是天府之国

  水旱从人 物阜民丰

  还有漂亮的蜀锦

  和开满木芙蓉花的城市

 

 

 白夜是成都的,也是我的

  (安徽合肥)老 巢 著名诗人、电影导演

  白夜,是一本外国小说

  我读过。是成都的

  一家酒吧,我上次来时只有

  几十平米而现在大多了

  从芳邻旧事到白夜

  是从一首诗到另一首诗

  白夜里的红男绿女

  多少有点俄罗斯多少有点

  国际歌。我在白夜里

  多少有点失态

  白夜里的倾国倾城

  白夜里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是成都的,也是我的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