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地铁里为什么很难有艳遇?【图】   

2015-05-02 22:19:00|  分类: 文化,洪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铁里为什么很难有艳遇?【图】 - 洪烛 - 洪烛
地铁

 洪烛

    庞德恐怕是世界最早歌颂地铁的诗人。翻开任何一种欧美现代诗歌的版本,都能发现他那首只有两行的象征主义杰作《在地铁车站》:“人群中那些模糊的面孔,黑色枝条上湿漉漉的花朵。”据说这是他沿着伦敦地铁出口处拾级而下,与一张张疲倦且阴郁的人面桃花擦肩而过所产生的幻觉。通篇甚至未提及地铁的形态,但工业时代的气息,机器与齿轮的反光,从此进入我们这座星球上诗人的视野。
    我生存在北京,有一段时间,每天都要转乘地铁上下班,可以说那风驰电掣的车轮滚滚、黑暗隧道中的照明灯柱,已构成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相信这是记忆链条中极富有诗意的一个环结。地铁是世界的另一半,是城市之外的城市,是每位过客暂时与阳光相脱离的生命侧面。公共汽车是芸芸众生百感交集的一阕咏叹调,你在世俗势力的挤压中寻求立锥之地;打的或开私家车也难免拥堵;只有地铁,洋溢着抒情的色彩与节日的气氛。站在水磨石铺设的票台上守望一盏车灯从隧道尽头隐约闪现,你有一种即将出门旅行的错觉。这是多么美丽的错觉啊。透过窗玻璃,凝视灯火通明的车厢里服饰各异的乘客,简直就像面对水族馆灿烂的橱窗,你会觉得那是来自未知世界栩栩如生的风景。置身于梦境之中,画中人与观众又是多么不同。
    从报贩那儿买一份英文版的《中国日报》,坐在哐当作响的车厢里一目十行地阅读,我觉得自己像一位去外省度假的绅士,凭空想象窗外有麦浪翻卷、鸟语花香。我恍然想起一部法国影片,叫《巴黎的最后一班地铁》,男女主人公有精彩的对白:
    “看见你就是痛苦。”
    “可你昨天还说是欢乐的。”
    “又是欢乐,又是痛苦……”
    我怀疑那乘运时刻表上查找不到的车次永远晚点。
    人坐在高速运行的地铁中,心境平静而单纯。周围全是黑夜,全是铜墙铁壁,只有这一节节光明的车厢以及不断变换的旅伴,构成舞台化的世界的缩影。不用关注头顶上空的城市,不用关注地面上的政坛风云、股市行情、天气预报,在这一瞬间可以给心情放一次假,打一个盹,抑或虚构一回不可能发生的艳遇。地铁旅行哪怕再短促,也证明你从城市严格的日程安排中脱轨,是一次充满安全感的冒险。请忘掉自己的职业、官衔甚至名字,此刻你是一位失去身份与特征的人,是地下工作者,是一封在黑暗隧道中投递的匿名信。旅行结束,一切都会恢复。
    因此地铁是一趟城市缝隙的梦幻专列,与每个人擦肩而过。你睁开眼睛,它就消失了。你踩着漫长的台阶走上地面,发现环城巡游之后,无动于衷的街道已华灯初上、夜幕低垂,谁也不曾察觉你内心的变化。你揉揉眼睛,从衣兜里掏出钥匙,打开自己的家门。然而此刻,也许就在你的脚下,那幽深的地层中,另一趟地铁正承载着崭新的乘客辚辚启动一一这都是发生在另外一个王国、因而无法猜测的事情。地铁是我们城市的一面隐蔽的镜子。
    假如有一些闲散困倦的时间无法打发,我可能会从城市里消失,而以陌生过客的面貌出现在灯火辉煌的地铁车站。我会在车厢角落寻找一张座位,然后用翻起的衣领遮住面庞假寐。“北京火车站、崇文门、前门、和平门、复兴门……”倾听广播里的女中音不断报出站名,我闭着眼睛给北京画一张地图,这是一座地下的城池,千门万户次第开。

    众所周知,北京一号线地铁最远的站台叫苹果园,那是远离红墙与宫门的西郊了。我头脑里兀自闪现一片果实累累、不食人间烟火的画面。“本次列车终点苹果园到了”——我下意识地把“苹果园”改成“伊甸园”,这顿时就是一首诗了。结局就是开始,终点又回到起点,人类的命运若能像环城地铁一样周而复始,这本身就是黑暗隧道中电闪雷鸣的一首诗。

 

洪烛出版作品目录

《南方音乐》(诗集)接力出版社1993年

《我的灵魂穿着一双草鞋》(散文集)黑龙江少儿出版社1994年

《浪漫的骑士》(散文集)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5年

《眉批天空》(散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

《梦游者的地图》(散文集)作家出版社1997年

《游牧北京》(散文集)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8年

《抚摸古典的中国——洪烛自选集》漓江出版社1998年

《两栖人》(长篇小说)太白文艺出版社1998年

《你是一张旧照片》(散文诗集)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

《冰上舞蹈的黄玫瑰》(散文集)知识出版社1999年

《中国人的吃》(散文集)中国文联出版社2000年

《洪烛逍遥》(散文集)吉林文史出版社2000年

《北京的梦影星尘》(文化专著)海南出版社2000年

《眉批大师》(评论集)天津教育出版社2001年

《铁锤锻打的玫瑰》(散文集)天津教育出版社2001年

《明星脸谱》(评论集)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

《北京的前世今生》(文化专著)中国文联出版社2002年

《拆散的笔记本》(散文集)四川文艺出版社2003年

《与智者同行》(评论集)云南人民出版社2003年

《中国美味礼赞》(日文版)日本青土社2003年

《北京的金粉遗事》(文化专著)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

《闲说中国美食》(文化专著)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年

《北京A to Z》(文化专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

《风流不见使人愁》(文化专著)上海书店出版社2005年

《多少风物烟雨中》(文化专著)上海书店出版社2005年

《永远的北京》(文化专著)中国社会出版社2005年

《晚上8点的阅读》(评论集)中国社会出版社2005年

《颐和园:宫廷画里的山水》(文化专著)旅游教育出版社2005年

《舌尖上的狂欢》(文化专著)百花文艺出版社2006年

《千年一梦紫禁城》(文化专著,海外版)台湾知本家出版公司2005年

《北京A to Z》(英文版)新加坡出版公司2006年

《我的西域》(诗集)中国青年出版社2008年

《北京往事》(文化专著插图本,周一渤 摄影)花城出版社2010年

【美国某出版公司将翻译出版《北京往事》英文版】

《老北京人文地图》(文化专著)新华出版社 2010年

《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新华出版社2012年

《名城记忆》经济科学出版社2012年

《仓央嘉措心史》东方出版社2013年

《北京:城南旧事》中国地图出版社2014年

 

另主编有《一代人的文学偶像》(中国文联出版社)、《无穷的覆盖——影响我一生的人与事》(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中国诗选》(中国文联出版社)、《中国文坛黑马丛书》(共十几种,中国文联出版社)、《闲适小品文库》(中国文联出版社)、《九十年代女士文库》(广西民族出版社)、《外省人在北京丛书》(中国文联出版社)等等。

地铁里为什么很难有艳遇?【图】 - 洪烛 - 洪烛
@作家网---作家自己的网站

#作家网作家访谈# <洪烛:梦游者的地图>。作家、诗人洪烛访谈视频:http://t.cn/RzajBvr。作家网致力于打造中国作家视频资料库。作家网总编:赵智;编导:安琪。
《中国国土资源报》《文化头条》栏目刊登洪烛专访

洪烛:诗人当自强

     本报记者杨旋

  “诗人当自强!”说这句话,洪烛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有力。他的普通话夹杂着一点南京人的口音,只有在激动的时候语调上扬,语速极快。现为中国文联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的洪烛,谈到诗歌可以滔滔不绝,毕竟已经写了30年了。从诗歌中,他收获了名利,也有过彷徨苦闷。上世纪90年代,诗歌退潮,他最后选择了不写诗歌。可他骨子里还是爱诗的,新世纪以后,他作为诗歌的“归来者”,开始了大量长诗的写作,试图探索诗歌更多可能和其他艺术形式碰撞,树立诗人成为社会上的强者的形象。

  诗人一贯的或愤怒或忧郁的形象,他都不喜欢。“诗人不应该成为被社会大众同情和怜悯的对象,我觉得诗人还是可以成为强者,被大众敬佩。诗人当自强,而不是自杀。”

【影响了一代人,也害了一代人】

  洪烛原名王军,父母都是上世纪50年代留苏大学生,回国后在南京农业大学经济系教书,出生在这样的书香门第,洪烛很小就喜欢看书,常常托父母从学校图书馆借来《诗刊》、《人民文学》等杂志。他更喜欢读诗,闻一多、徐志摩,都是他喜欢的诗人。他的笔名洪烛就源自于前者的诗集《红烛》。

  1982年,洪烛15岁,他在《南京日报》发表第一篇散文诗《刀与磨刀石》。他是幸运的,赶上了那个诗歌的黄金年代。

  还在读中学,他已经完全醉心于诗歌,读名著看文学期刊,创作诗歌投稿,在《星星》、《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数十家报刊发表100多篇诗文,并且十几次获得《语文报》、《文学报》等全国性征文奖。临近高中毕业,他已经是全国小有名气的校园诗人了。

  父母虽然担忧儿子考不上大学,但他们并没有去阻碍儿子根据自己的爱好来规划人生。偏科厉害,觉得自己上大学无望,他还提前为自己找了一份工作。但是南京梅园中学的黄老师,为这个心爱的学生四处奔走,写推荐信寄给多个大学,最后,武汉大学中文系破格录取了洪烛。

  快要毕业,他给每位同学都写了一首诗,从中选了一组被《语文报》一个整版刊登,结果影响特别大,唤起了全国好多中学生的同感。每天经过学校传达室,都有他的一大包信,到毕业,那些信已经装满了几麻袋。

  前几年,在一次诗歌研讨会上,一位河南的诗人诚恳地找到洪烛,跟他说了一句话:“你影响了一代人,也害了一代人。”虽是玩笑话,但是事实。的确,他影响了那一代的中学生,洪烛的经历,让他们觉得写诗可以出名,可以上大学,可最后荒废了功课,又没被保送上大学。于是,就有了这句玩笑话。

【做了诗歌的“逃兵”】

  1989年,洪烛到了北京,结识了一帮文人,他们不谈朦胧诗,改聊崔健和摇滚,觉得歌词很带劲。他去听摇滚音乐会,觉得那些长发的歌手比诗人还要诗人。那时候的他们,浑身都散发着理想主义的气息,弹铗而歌,“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那时候,正是洪烛创作的旺盛期,每天都要寄稿子,同时也会收到装着报刊的牛皮纸信封。

  不久,到了90年代,除了专业性的诗歌刊物,整个社会不需要诗歌了,诗歌没有用武之地了。诗歌的热潮慢慢退去,他们这群人也开始各自散去。

  突然一下子,洪烛发觉现实的严酷,诗歌不再给他带来帮助,只能靠一点工资养活自己,生活的压力落在肩上。刚到单位,他住在办公室,偶尔起晚了撞见早上来上班的同事,很窘迫。后来,单位分给他一间宿舍,7平方米的蜗居,女友来过几次之后就跟他分了手。

  那个年代,几乎全中国人民都下海了,而他两耳不闻窗外事,躲在屋里写诗。他自嘲颇有堂·吉诃德的味道。而原来一起写诗的友人们,一部分下海,有的做了书商,发财了,再见面都只谈怎么赚钱;也有极个别的诗人受不了这样的现实而自杀。他虽有牢骚,更觉得孤单,但他没乱了阵脚,更没跟风。而是转向写大众化的散文,做了诗歌的“逃兵”。

  1992年参加完诗刊的“青春诗会”后,洪烛开始写散文。刚好那10年是大众化期刊雨后春笋般热闹,《女友》、《青年文摘》、《辽宁青年》等刊物发行量特别大,几乎每期都有洪烛的文章。他被《女友》杂志评为“全国十佳青年作家”,也获得了老舍文学奖散文奖等多个奖项。出了书,赚了五六十万稿费,而他一个月工资也就几百块钱。1999年,他在北京东四环全款买了一套房子。

  刚开始写散文时候,有人说他堕落了,瞧不起他。给那些大众流行刊物写稿,俗,一个诗人,怎么能做这样的事。但是洪烛清楚,不这样就会饿死,如果都没有了生命,何谈诗歌。

【诗人就是敢为天下先的人】

  当他开始不用再为生活发愁的时候,骨子里开始想念诗歌。在90年代当了一回诗歌的“逃兵”之后,洪烛以“归来者”的身份回归诗坛。

  “我仍然对诗歌有感恩,从来没觉得诗歌害了我,名利都是诗歌带给我的。如果不是写诗,我可能中学毕业后就在照相馆里当临时工。”

  他开始重新打量当下的诗坛环境和诗歌创作现状,开始新的探索。一个时代的诗歌要繁荣,必须有长诗,长诗是诗歌里的航空母舰。就像一个国家强大了海军就要有航母,才是现代化的海军。诗歌也一样,要有长诗,生态才繁荣。近10年,他创作了《李白》、《我的西域》、《陆游与唐婉》、《仓央嘉措心史》等11部长诗。

  出版两个月就再次加印,这对于一部6600行的长诗来说,《仓央嘉措心史》成绩出色,对诗坛来说鲜有。这部长诗是他在去年8月去了西藏10天后,历时一年多创作的。近400首短诗,每一首都可以拿出来单独成篇,化整为零,化零为整。排列的顺序也可以打乱,顺序一变,又成为一首新的长诗,就像积木一样。

  明年1月11日,《仓央嘉措心史》朗诵会在深圳音乐厅举行。这场朗诵会将融合诗、诵、歌、舞于一体,这是洪烛的尝试,同时进行商业售票,把诗歌和商业结合起来。现在还有导演跟他谈改编电影。“在某种意义上,这是我的探索,使诗歌多元化。”洪烛说,“未来诗歌应该有多种形式。什么是诗人,就是敢为天下先的人。诗人中的诗人,就是敢为诗人先的人。”

  诗歌一直是非卖品,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尽管经历了热潮以及光环退去,直到新世纪依然如此。这也是诗歌的优点,保持了很多崇高和纯粹,同时也是它的缺点。没有商品化,使得从事诗歌创作的人得不到滋养,得不到回报,这对坚持诗歌的人来说,不公平。尽管诗人们付出的更多。

  看到这一点,洪烛要对诗歌进行创新,要让诗歌走向公共空间,通过网络、舞台、电视等媒介,让诗歌的潜能得到更大的发掘。这是他的一种理想,也是之后要做的事。

地铁里为什么很难有艳遇?【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新书《北京:皇城往事》(《北京:城南旧事》姊妹篇)2015年1月中国地图出版社
《北京:皇城往事》自序:皇城往事里的事(节选)

我1989年大学毕业来北京时,就有一个计划:为这座接纳我的城市写一部书。后来作为中国文联出版社的编辑,策划过一套《外省人在北京》的丛书,反响较大,北京电视台的《荧屏连着你和我》还请去做了一套叫《新北京人》的节目。当时观众们很喜欢这个“新”概念,似乎有一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我当时就在心里使劲了:一定要把北京写得更有意思点,写出本地作家写不出的那一方面——希望不仅北京人爱看(能发现一些他们日常忽略的东西),外地人同样爱看,而且在北京创业或计划来北京旅游的外地人也都爱看。其实,我是想写出一个别人没写过或写不出的北京,当然,这种愿望是不可能彻底实现的。这本书是断断续续完成的,但即使是中断的时候,我也没有停止过思考、停止过体验。所以,在我的精神世界里,这本书又可以说从未间断过。可以肯定,这本书是在努力回避平庸,是我跟别人、跟自己较劲的结果。

如今,这本书已摆在您的面前。就是由中国地图出版社推出的《北京:皇城往事》。

2014年5月,中国地图出版社推出我的《北京:城南旧事》。我跟责任编辑王毅提及抽屉里还有一部关于北京的书稿,构思和写作了二十多年,至今尚未完工。他催促我尽快完稿,和《北京:城南旧事》构成“姊妹篇”。甚至,未来若还有北京题材的创作计划,也可与《北京:城南旧事》、《北京:皇城往事》这两本共同组成“北京三部曲”。

地铁里为什么很难有艳遇?【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北京:城南旧事》中国地图出版社2014年5月第1版
@京东 :京东价¥ 22.6 http://t.cn/RvITrzd

当当网:http://t.cn/RvkKjSJ

《北京:城南旧事》后记节选:地图上的北京

洪烛

2003年,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筹建北京市规划展览馆,我受聘为文案顾问,使自己多年来研究北京历史文化所做的知识积累得到发挥,同时又更全面地接触到有关北京的图文资料。位于北京前门东大街(老北京火车站东侧)的北京市规划展览馆,于2004年9月24日正式对外开放。展馆共分4层,分别以展板、灯箱、模型、图片、雕塑、立体电影等形式介绍、展示了北京悠久的历史和首都城市规划建设的伟大成就。
我荣幸地参予进这项工程,其原因又很偶然。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新华书店见到我的《游牧北京》、《北京的梦影星尘》、《北京的前世今生》等专著,很喜欢我的研究角度和抒情风格,想方设法通过出版社联系上我。一拍即合。那一年里,我不得不暂时中断诗歌创作,参加了一系列专题会议和项目研讨,撰写并不断修改着策划方案和各种文稿,周末经常带着几位助手加班,一直忙碌到第二年春天。虽然辛苦,但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武功”大增。我在此基础上酝酿升华,尝试用文化散文的笔法来重新审视、勾勒北京的轮廓及细节,便于当代读者了解北京的古迹与往事。
后来,我还连续几年为《北京规划建设》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开设个人专栏发表了一系列新作。每一期都有编辑的推荐语,譬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作者的眼中也有一千个北京。不同的是角度各异,互有倚重,相同的是老北京的沧桑厚重辉煌。规划、建筑界人士从专业视角对北京的精读细研,我们早已不再陌生,但作家眼中的北京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我们似乎并未熟稔。为此,我刊特刊登洪烛的系列篇章,以便让我们跟随作家洪烛一道走近北京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灵魂。”
北京旅游一直是世界热点,为展示人文北京,我还与李阳泉合写了畅销书《北京AtoZ》,一部北京文化词典,在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出版后,被新加坡出版公司购买英文版权,翻译成英文于2006年出版,全球发行。我的《北京的金粉遗事》由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推出后,台湾知本家出版公司购买了该书繁体竖排版权,2005年易名为《千年一梦紫禁城》在海外出版发行。

 

地铁里为什么很难有艳遇?【图】 - 洪烛 - 洪烛

【内容提要】洪烛《名城记忆》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选取中国的十座名城和十座小城,层层铺开,娓娓道来。《名城记忆》旨在为中国的名城画像,为读者铭刻那些值得人回味与存留的诸多名城记忆,继承城市的内在精神,为城市的发展指引美好的方向。作品并不单纯地沉湎于怀念过去的辉煌,而是呈现出这些城市各种交错的画面,来体现在岁月的沉淀和历史的积累中所蕴藏的一种刻骨铭心的文化力量。在旧与新、过去与现在的对比碰撞中,引领读者穿梭于历史与现实之间,其深沉的笔调不仅浸染着这些古老名城历史的沧桑和沉重,而且渗透着作者对现实的思考和追求。

地铁里为什么很难有艳遇?【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地铁里为什么很难有艳遇?【图】 - 洪烛 - 洪烛洪烛新书《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2015年1月由东方出版社推出。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内容推荐

这本书是著名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把“情歌”绵延不已的空谷回音继续回收。作者诗情漫漶激荡,优美优雅,大气磅礴,无论题材的选取还是诗意的传达,都堪称一次文学创作的奇迹,写出了《仓央嘉措情歌》的内容和仓央嘉措尚未说出、尚未写完、尚未披露的东西。洪烛“想象着自己就是仓央嘉措,正在苦等姗姗来迟的姑娘。”

地铁里为什么很难有艳遇?【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

@京东 :京东价22.60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

洪烛

真正的生活肯定和美食有关。经常有朋友在聚餐时想听听我对菜肴的评价,说:“你既是作家,又是美食家,没准能品尝出别样的滋味。”我只承认是饮食文化的票友,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
现在,又感谢中国地图出版社的王毅先生,策划并约组了我的这部书稿,我们还商量着起了这个色香味俱全的书名:《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
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我就逐一评点、演绎了豆腐、竹笋、年糕、饺子、火锅等传统食品,越侃越带劲。洪涛那天没来得及吃早点,听了我的描述,既饿且馋,表情无比生动且灿烂,夸我提供了一顿精神大餐。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评论这张
 
阅读(947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