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2015-05-08 13:11:00|  分类: 邓丽君,洪烛,流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1995年5月8日,邓丽君于泰国清迈猝逝,享年42岁。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邓丽君是一位在亚洲地区和全球华人社会极具影响力的歌唱家

洪烛:据说1994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本拟定邀请远在海外的邓丽君(以图昔日重来?),但邓丽君以年老色衰、不忍让老歌迷失望为理由婉拒。我觉得这一戏剧化的事件本身就优美如一阕青春的挽歌,当然,它是忧伤的。】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邓丽君(资料图)

邓丽君:为了忘却的纪念

洪烛

如果我在今天,在1994年7月的某一天,在改革开放大潮席卷之后中国大陆一座都市里,想起一位叫邓丽君的女孩,那么,可以说,我甚至不是在回忆她本人,而是在回忆一个遥远的时代。什么样的时代呢——一个劳动人民刚刚知道什么叫流行歌曲的时代,一个少男少女放学路上哼着情意绵绵小调的时代,一个三洋牌老式收录机与盒装磁带初步进入中国平民家庭的时代;也是一个禁止街头吹口哨的男青年留长发穿喇叭裤的时代,一个

把邓丽君的歌,作为资产阶级情调来对待的时代。然而,邓丽君掺了蜂蜜般的甜美嗓音还是令一代人的青春记忆犹新。甚至,今天的舞台上诸多以甜哥(歌)甜妹形象包装的流行歌手,不过都是在步邓丽君之后尘。社会也逐渐进入宽容的时代,灯红酒绿的时代。当年铁面无私的霓虹灯下的哨兵,退役后或许还常到街头巷尾的卡拉OK舞厅坐坐,用一包外烟的价钱点唱一首老歌——《小城故事》什么的。

“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收获会特别多。看似一幅画,听像一首歌,人生境界真善美,这里亦包括……”这就是邓丽君80年代初风靡大陆的代表作。她在港台海外的代表作则是《何日君再来》——因是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旧上海滩遗留的陈年老调,是置家仇国恨于不顾的纸醉金迷的生活写照,遭到了我们社会义国度的严肃抵制甚至批判。学校里的老师也不让我们唱,谁唱谁写检讨。“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当我了解到这首歌产生的背景,便举双手赞成对《何日君再来》的否定。

不过,这不妨碍《小城故事》本身的美学魅力及其深入人心的程度,这首从某部台湾同名电影里蔓延出来的插曲,带有体现传统的民俗色彩,清新淡雅,一经邓丽君笑容可掬地弹唱,确实给听众以宾至如归的感觉。即使和今天横行本土、无以计数的浓辞艳句、粉妆玉琢的矫情之作相比,《小城故事》依然不失清水出芙蓉的风格,不失为一位荆钗布裙的村姑,采桑陌上赠予过往行人的村姑,人见人爱,琅琅上口……

前面我说过:邓丽君这个名字至少令一代人的青春记忆犹新。我是那一代人中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一个,惟

一的区别在于我能够把残存的这份记忆用文字表达出来,唤醒更多人的同感。邓丽君漂洋过海的歌声如积雨云

一般登陆之时,我尚是个嘴唇上刚长出茸毛、老发愁书本之外没什么好玩的中学男生,没有早恋的勇气,没有偷递纸条给邻座女孩的勇气,但我有喜欢邓丽君的爱情歌谣的勇气。

“甜蜜蜜,你笑得多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梦里,在梦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确实见过你……”当我后来成长为一位诗人之后,有时会嘲笑其构思的简单和内容的浅薄,但是,我必须承认:我曾经在课间休息的操场上,在毫无伴奏的情况下,像许多感伤的少年那样孤独率真地哼唱过这类熟稔的旋律。

一盒邓丽君的翻录磁带,曾经和一本查良铮译的普希金诗集一起,装饰过我堆满梦想的床头柜,装饰过80年代初一位小小少年对爱情最初的朦胧认识。可以肯定:类似的细节并非仅仅发生在我一个人身上。虽然后来我长大了,爱情的概念在我脑海里也经历过大浪淘沙的验证、演变,甚至我顽强得不需要倾听爱情音乐、甚至不需要爱情也能粗糙地生存下去,但邓丽君的歌曲之于我,恰如初次学抽烟的印象,余温尚存,抽丝剥茧般牵挂出挥之不去的丝丝缕缕。它带给我生命中最初的温柔,或对温柔最原始的体会。

那一代年轻人,都是这么长大的。在相对今天而言贫瘠单调的文化环境里,在样板戏、假大空的英雄进行曲暂时退场的空缺的舞台上,在举国上下几乎产生不出一首堪称纯粹的表现人性的爱情诗经典之作的情况下,一支

邓丽君的歌,居然能使我们硬朗的体魄萌发出闪电般掠过的温柔,使我们理解到花前月下这个中断了多年的个

人化风景,并不再将之视若耻辱,不能不算一种沙漠里才可能诞生的海市蜃楼般的奇迹。

在邓丽君之后,才有了李谷一的《乡恋》,苏小明的《军港之夜》,才有了大陆流行歌坛之发韧的新星音乐会,才有了一个社会对流行歌曲的认识与接纳,才有了今天。

如果我在路上遇见一位同龄人,遇见一位很明显是和我在同一个年度的课堂里长大的青年男子或女士,如果我问他邓丽君是谁,如果他表情茫然地回答不知道,那才是笑话。

但是我对下一代、甚至再下一代的年轻人就不敢保证,不敢保证他们确实倾听或痴迷过邓丽君的歌曲。哪怕

他说得出梅艳芳的生辰八字、偏爱的食物或颜色之类。梅艳芳对于他们已经算有点古老了。邓丽君之于他们,该属于史前或公元前的世纪了。真是天上一日,人间一年。

据说1994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本拟定邀请远在海外的邓丽君(以图昔日重来?),但邓丽君以年老色衰、不忍让老歌迷失望为理由婉拒。我觉得这一戏剧化的事件本身就优美如一阕青春的挽歌,当然,它是忧伤的。我注意到邓丽君近些年已退隐江湖并封锁消息了。至少她已不再在任何公开的镜头前露面了。这一举措并非真的希望她那个时代的歌迷忘却她,而是为了让大家更妥善地记住她,记住她一生中最年轻最美的瞬间——并虔信它会

持续到永远。她小心翼翼保护着自己的美丽,是为了帮助人们保存好各自对她的记忆——不要让岁月的冷雨淋湿

了。她心疼我们的记忆,我不禁也心疼她的苦心。岁月啊——这一切美丽的敌人,在它天涯海角的追捕中不可能

有漏网者。

邓丽君清纯的容颜正遭受着岁月的磨损——我们风尘仆仆的心灵不也同样如此吗?好在邓丽君在我们心目中犹如一张旧照片,虽然边缘泛黄,但那拥有着青春之象征的欢颜依然生动、依然清晰可辨。它的底片保存在哪里呢?十几年前那个特定的邓丽君确实在大千世界里已无迹可寻了。甚至目前定居在澳洲的现实中的邓丽君,已不过是她的青春的赝品。我确实不敢保证下一代、再下一代年轻人会如我辈一般在记忆里为邓丽君牢固地保留着一张空椅。渐渐地,他们会不知道邓丽君是谁——这是岁月的必然规律。哪怕曾经有一个遥远的时代,“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这句评价非我杜撰,而是摘自十年前的一本出版物)。那又能怎么样呢?我是昨天的听众。

为给今天和明天的听众提供方便,我特意从一份发黄的旧报纸里查找出邓丽君的简历,原文照录,作为本文的结尾——也算是“为了忘却的纪念”吧。因为忘却是无法避免的,所以纪念也是徒劳的,但对于所有喜欢过邓丽君的人来说并不算失去意义的举动……

邓丽君原名邓丽筠,1953年1月29日生于台湾云林县。天生一副好歌喉,5岁时就参加歌唱比赛得奖,中学毕业后步入歌坛,因歌声甜美、舞台形象活泼多姿很快就成为歌迷的偶像。1974年邓丽君到日本歌坛发展,以一曲《空港》风靡东瀛,夺得当年唱片大赛的新人奖。1979年邓丽君赴美学声乐,1984年重返日本,在日本连续三次战胜当地歌手,获电视台播外大奖最佳女歌手的称号,成为东南亚和日本最受欢迎的歌星。邓丽君身高1.64米,有一张秀丽可人的娃娃脸,性格开朗活泼。她的情歌,令人销魂荡魄,被公认为声音最甜美温柔的女歌手。只要细心地计算一下,就会发现她是中外乐坛里拥有最多歌迷的一位歌星……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邓丽君:为了忘却的纪念此文原载1994年《东方明星》杂志。收入伊沙、徐江、洪烛著《明星脸谱:一部给明星“点穴”的酷评》一书【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

邓丽君(Teresa Teng1953年1月29日—1995年5月8日,是一位在亚洲地区和全球华人社会极具影响力的台湾歌唱家,亦是20世纪后半叶最富盛名的日本歌坛巨星之一。她的歌曲在华人社会广泛的知名度和经久不衰的传唱度为其赢得了“十亿个掌声”的美誉,被日本艺能界尊为“亚洲歌唱女王”。其生前演艺足迹遍及台湾、香港、日本、美国、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发表国语、日语、英语、粤语、闽南语、印尼语歌曲1000余首,对华语乐坛尤其是大陆流行乐坛的启蒙与发展产生深远影响,也为开创日本演歌流行化新曲风和促进亚洲流行音乐文化的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时至今日,仍有无数歌手翻唱她的经典歌曲向其致敬,被誉为华语流行乐坛永恒的文化符号。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
@作家网---作家自己的网站

#作家网作家访谈# <洪烛:梦游者的地图>。作家、诗人洪烛访谈视频:http://t.cn/RzajBvr。作家网致力于打造中国作家视频资料库。作家网总编:赵智;编导:安琪。
《中国国土资源报》《文化头条》栏目刊登洪烛专访

洪烛:诗人当自强

本报记者杨旋

  “诗人当自强!”说这句话,洪烛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有力。他的普通话夹杂着一点南京人的口音,只有在激动的时候语调上扬,语速极快。现为中国文联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的洪烛,谈到诗歌可以滔滔不绝,毕竟已经写了30年了。从诗歌中,他收获了名利,也有过彷徨苦闷。上世纪90年代,诗歌退潮,他最后选择了不写诗歌。可他骨子里还是爱诗的,新世纪以后,他作为诗歌的“归来者”,开始了大量长诗的写作,试图探索诗歌更多可能和其他艺术形式碰撞,树立诗人成为社会上的强者的形象。

  诗人一贯的或愤怒或忧郁的形象,他都不喜欢。“诗人不应该成为被社会大众同情和怜悯的对象,我觉得诗人还是可以成为强者,被大众敬佩。诗人当自强,而不是自杀。”

【影响了一代人,也害了一代人】

  洪烛原名王军,父母都是上世纪50年代留苏大学生,回国后在南京农业大学经济系教书,出生在这样的书香门第,洪烛很小就喜欢看书,常常托父母从学校图书馆借来《诗刊》、《人民文学》等杂志。他更喜欢读诗,闻一多、徐志摩,都是他喜欢的诗人。他的笔名洪烛就源自于前者的诗集《红烛》。

  1982年,洪烛15岁,他在《南京日报》发表第一篇散文诗《刀与磨刀石》。他是幸运的,赶上了那个诗歌的黄金年代。

  还在读中学,他已经完全醉心于诗歌,读名著看文学期刊,创作诗歌投稿,在《星星》、《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数十家报刊发表100多篇诗文,并且十几次获得《语文报》、《文学报》等全国性征文奖。临近高中毕业,他已经是全国小有名气的校园诗人了。

  父母虽然担忧儿子考不上大学,但他们并没有去阻碍儿子根据自己的爱好来规划人生。偏科厉害,觉得自己上大学无望,他还提前为自己找了一份工作。但是南京梅园中学的黄老师,为这个心爱的学生四处奔走,写推荐信寄给多个大学,最后,武汉大学中文系破格录取了洪烛。

  快要毕业,他给每位同学都写了一首诗,从中选了一组被《语文报》一个整版刊登,结果影响特别大,唤起了全国好多中学生的同感。每天经过学校传达室,都有他的一大包信,到毕业,那些信已经装满了几麻袋。

  前几年,在一次诗歌研讨会上,一位河南的诗人诚恳地找到洪烛,跟他说了一句话:“你影响了一代人,也害了一代人。”虽是玩笑话,但是事实。的确,他影响了那一代的中学生,洪烛的经历,让他们觉得写诗可以出名,可以上大学,可最后荒废了功课,又没被保送上大学。于是,就有了这句玩笑话。

【做了诗歌的“逃兵”】

  1989年,洪烛到了北京,结识了一帮文人,他们不谈朦胧诗,改聊崔健和摇滚,觉得歌词很带劲。他去听摇滚音乐会,觉得那些长发的歌手比诗人还要诗人。那时候的他们,浑身都散发着理想主义的气息,弹铗而歌,“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那时候,正是洪烛创作的旺盛期,每天都要寄稿子,同时也会收到装着报刊的牛皮纸信封。

  不久,到了90年代,除了专业性的诗歌刊物,整个社会不需要诗歌了,诗歌没有用武之地了。诗歌的热潮慢慢退去,他们这群人也开始各自散去。

  突然一下子,洪烛发觉现实的严酷,诗歌不再给他带来帮助,只能靠一点工资养活自己,生活的压力落在肩上。刚到单位,他住在办公室,偶尔起晚了撞见早上来上班的同事,很窘迫。后来,单位分给他一间宿舍,7平方米的蜗居,女友来过几次之后就跟他分了手。

  那个年代,几乎全中国人民都下海了,而他两耳不闻窗外事,躲在屋里写诗。他自嘲颇有堂·吉诃德的味道。而原来一起写诗的友人们,一部分下海,有的做了书商,发财了,再见面都只谈怎么赚钱;也有极个别的诗人受不了这样的现实而自杀。他虽有牢骚,更觉得孤单,但他没乱了阵脚,更没跟风。而是转向写大众化的散文,做了诗歌的“逃兵”。

  1992年参加完诗刊的“青春诗会”后,洪烛开始写散文。刚好那10年是大众化期刊雨后春笋般热闹,《女友》、《青年文摘》、《辽宁青年》等刊物发行量特别大,几乎每期都有洪烛的文章。他被《女友》杂志评为“全国十佳青年作家”,也获得了老舍文学奖散文奖等多个奖项。出了书,赚了五六十万稿费,而他一个月工资也就几百块钱。1999年,他在北京东四环全款买了一套房子。

  刚开始写散文时候,有人说他堕落了,瞧不起他。给那些大众流行刊物写稿,俗,一个诗人,怎么能做这样的事。但是洪烛清楚,不这样就会饿死,如果都没有了生命,何谈诗歌。

【诗人就是敢为天下先的人】

  当他开始不用再为生活发愁的时候,骨子里开始想念诗歌。在90年代当了一回诗歌的“逃兵”之后,洪烛以“归来者”的身份回归诗坛。

  “我仍然对诗歌有感恩,从来没觉得诗歌害了我,名利都是诗歌带给我的。如果不是写诗,我可能中学毕业后就在照相馆里当临时工。”

  他开始重新打量当下的诗坛环境和诗歌创作现状,开始新的探索。一个时代的诗歌要繁荣,必须有长诗,长诗是诗歌里的航空母舰。就像一个国家强大了海军就要有航母,才是现代化的海军。诗歌也一样,要有长诗,生态才繁荣。近10年,他创作了《李白》、《我的西域》、《陆游与唐婉》、《仓央嘉措心史》等11部长诗。

  出版两个月就再次加印,这对于一部6600行的长诗来说,《仓央嘉措心史》成绩出色,对诗坛来说鲜有。这部长诗是他在去年8月去了西藏10天后,历时一年多创作的。近400首短诗,每一首都可以拿出来单独成篇,化整为零,化零为整。排列的顺序也可以打乱,顺序一变,又成为一首新的长诗,就像积木一样。

  明年1月11日,《仓央嘉措心史》朗诵会在深圳音乐厅举行。这场朗诵会将融合诗、诵、歌、舞于一体,这是洪烛的尝试,同时进行商业售票,把诗歌和商业结合起来。现在还有导演跟他谈改编电影。“在某种意义上,这是我的探索,使诗歌多元化。”洪烛说,“未来诗歌应该有多种形式。什么是诗人,就是敢为天下先的人。诗人中的诗人,就是敢为诗人先的人。”

  诗歌一直是非卖品,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尽管经历了热潮以及光环退去,直到新世纪依然如此。这也是诗歌的优点,保持了很多崇高和纯粹,同时也是它的缺点。没有商品化,使得从事诗歌创作的人得不到滋养,得不到回报,这对坚持诗歌的人来说,不公平。尽管诗人们付出的更多。

  看到这一点,洪烛要对诗歌进行创新,要让诗歌走向公共空间,通过网络、舞台、电视等媒介,让诗歌的潜能得到更大的发掘。这是他的一种理想,也是之后要做的事。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新书《北京:皇城往事》(《北京:城南旧事》姊妹篇)2015年1月中国地图出版社
《北京:皇城往事》自序:皇城往事里的事(节选)

我1989年大学毕业来北京时,就有一个计划:为这座接纳我的城市写一部书。后来作为中国文联出版社的编辑,策划过一套《外省人在北京》的丛书,反响较大,北京电视台的《荧屏连着你和我》还请去做了一套叫《新北京人》的节目。当时观众们很喜欢这个“新”概念,似乎有一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我当时就在心里使劲了:一定要把北京写得更有意思点,写出本地作家写不出的那一方面——希望不仅北京人爱看(能发现一些他们日常忽略的东西),外地人同样爱看,而且在北京创业或计划来北京旅游的外地人也都爱看。其实,我是想写出一个别人没写过或写不出的北京,当然,这种愿望是不可能彻底实现的。这本书是断断续续完成的,但即使是中断的时候,我也没有停止过思考、停止过体验。所以,在我的精神世界里,这本书又可以说从未间断过。可以肯定,这本书是在努力回避平庸,是我跟别人、跟自己较劲的结果。

如今,这本书已摆在您的面前。就是由中国地图出版社推出的《北京:皇城往事》。

2014年5月,中国地图出版社推出我的《北京:城南旧事》。我跟责任编辑王毅提及抽屉里还有一部关于北京的书稿,构思和写作了二十多年,至今尚未完工。他催促我尽快完稿,和《北京:城南旧事》构成“姊妹篇”。甚至,未来若还有北京题材的创作计划,也可与《北京:城南旧事》、《北京:皇城往事》这两本共同组成“北京三部曲”。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北京:城南旧事》中国地图出版社2014年5月第1版
@京东 :京东价¥ 22.6 http://t.cn/RvITrzd

当当网:http://t.cn/RvkKjSJ

《北京:城南旧事》后记节选:地图上的北京

洪烛

2003年,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筹建北京市规划展览馆,我受聘为文案顾问,使自己多年来研究北京历史文化所做的知识积累得到发挥,同时又更全面地接触到有关北京的图文资料。位于北京前门东大街(老北京火车站东侧)的北京市规划展览馆,于2004年9月24日正式对外开放。展馆共分4层,分别以展板、灯箱、模型、图片、雕塑、立体电影等形式介绍、展示了北京悠久的历史和首都城市规划建设的伟大成就。
我荣幸地参予进这项工程,其原因又很偶然。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新华书店见到我的《游牧北京》、《北京的梦影星尘》、《北京的前世今生》等专著,很喜欢我的研究角度和抒情风格,想方设法通过出版社联系上我。一拍即合。那一年里,我不得不暂时中断诗歌创作,参加了一系列专题会议和项目研讨,撰写并不断修改着策划方案和各种文稿,周末经常带着几位助手加班,一直忙碌到第二年春天。虽然辛苦,但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武功”大增。我在此基础上酝酿升华,尝试用文化散文的笔法来重新审视、勾勒北京的轮廓及细节,便于当代读者了解北京的古迹与往事。
后来,我还连续几年为《北京规划建设》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开设个人专栏发表了一系列新作。每一期都有编辑的推荐语,譬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作者的眼中也有一千个北京。不同的是角度各异,互有倚重,相同的是老北京的沧桑厚重辉煌。规划、建筑界人士从专业视角对北京的精读细研,我们早已不再陌生,但作家眼中的北京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我们似乎并未熟稔。为此,我刊特刊登洪烛的系列篇章,以便让我们跟随作家洪烛一道走近北京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灵魂。”
北京旅游一直是世界热点,为展示人文北京,我还与李阳泉合写了畅销书《北京AtoZ》,一部北京文化词典,在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出版后,被新加坡出版公司购买英文版权,翻译成英文于2006年出版,全球发行。我的《北京的金粉遗事》由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推出后,台湾知本家出版公司购买了该书繁体竖排版权,2005年易名为《千年一梦紫禁城》在海外出版发行。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

【内容提要】洪烛《名城记忆》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选取中国的十座名城和十座小城,层层铺开,娓娓道来。《名城记忆》旨在为中国的名城画像,为读者铭刻那些值得人回味与存留的诸多名城记忆,继承城市的内在精神,为城市的发展指引美好的方向。作品并不单纯地沉湎于怀念过去的辉煌,而是呈现出这些城市各种交错的画面,来体现在岁月的沉淀和历史的积累中所蕴藏的一种刻骨铭心的文化力量。在旧与新、过去与现在的对比碰撞中,引领读者穿梭于历史与现实之间,其深沉的笔调不仅浸染着这些古老名城历史的沧桑和沉重,而且渗透着作者对现实的思考和追求。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洪烛新书《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2015年1月由东方出版社推出。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内容推荐

这本书是著名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把“情歌”绵延不已的空谷回音继续回收。作者诗情漫漶激荡,优美优雅,大气磅礴,无论题材的选取还是诗意的传达,都堪称一次文学创作的奇迹,写出了《仓央嘉措情歌》的内容和仓央嘉措尚未说出、尚未写完、尚未披露的东西。洪烛“想象着自己就是仓央嘉措,正在苦等姗姗来迟的姑娘。”

邓丽君为何成为全球华人的歌后?(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

@京东 :京东价22.60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

洪烛

真正的生活肯定和美食有关。经常有朋友在聚餐时想听听我对菜肴的评价,说:“你既是作家,又是美食家,没准能品尝出别样的滋味。”我只承认是饮食文化的票友,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
现在,又感谢中国地图出版社的王毅先生,策划并约组了我的这部书稿,我们还商量着起了这个色香味俱全的书名:《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
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我就逐一评点、演绎了豆腐、竹笋、年糕、饺子、火锅等传统食品,越侃越带劲。洪涛那天没来得及吃早点,听了我的描述,既饿且馋,表情无比生动且灿烂,夸我提供了一顿精神大餐。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