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父亲和母亲  

2015-08-25 15:11:00|  分类: 育儿,母亲,洪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8月24日《今晚报》发表洪烛散文

离别的雨

洪 烛

1985年,我要坐船去武汉上大学。父亲和母亲在南京码头送我。船快开了,一场暴雨瓢泼而下,把他们淋得像落汤鸡。他们是非常称职的父母,没有去旁边候运室避雨:一只坚强的公鸡和一只温柔的母鸡,继续站在雨中,目送着自己的小鸡第一次出远门。

在他们眼中,我折叠在旅行包里的翅膀是用来飞的。我正在长大,正在张开翅膀……他们骄傲还来不及呢,哪里顾得上把自己淋湿的雨?只是,落在母亲身上的雨比落在父亲身上的多了几滴,那是她眼睛里下的雨。谁叫她是母亲呢。即使在晴天,母亲也会为孩子远行而下雨,那雨常常只淋湿她自己。想起那一天,我仿佛看到自己还站在愈去愈远的船舷,凝视着变得越来越小的父母,和那场下得越来越大的雨……

第一次出远门:去武汉上大学。母亲往我手心塞了几张十元钞票,作为第一个月的生活费。那时好像还没有百元大钞,几十块钱能买好多东西。可我还是省着花,慢慢地花。还没花完呢,第二个月的零花钱就寄过来了。那时没有电脑,汇款单上的姓名地址都是手写的。我至今记得母亲寄给我的第一张汇款单,上面有她工工整整的钢笔字。她生怕写错了、寄错了,生怕我收不到,每个字都写得那么用劲。收款人“武汉大学中文系85级王军”,汇款人“南京农业大学农经系潘文珠”——我虽然已满十八岁,仍然要靠母亲的名字来哺育我的名字。整整四年后,我分配到北京工作,领到第一个月工资,赶紧跑到单位楼下的邮局,象征性地给母亲汇了一小笔钱,终于把汇款人与收款人的姓名颠倒过来。

如今,一眨眼,我仿佛又看到了那场离别的雨,看到了被淋成落汤鸡的父母,还有暂时还不知道离别有多么沉重的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