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中华第一神话美女嫦娥为何私奔到月亮上?  

2015-09-26 09:35:00|  分类: 情感,嫦娥,洪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第一神话美女嫦娥为何私奔到月亮上? - 洪烛 - 洪烛

嫦娥奔月【嫦娥为何要私奔?嫦娥与后羿为何闹两地分居?射日英雄也奈何不了月亮。我恍然明白了人们为何将站台雅称为月台了。这是以月亮来比喻的。月有阴晴圆缺,而人有悲欢离合。情侣们在站台上依依送别,无疑也迎来了一次精神上的月蚀,每次站在月台上,我联想到嫦娥奔月的故事。这是中国古代有关分离的民间传说。不知嫦娥是为了离开后羿,才私奔到月亮上,还是因为误食灵药才身不由已地离开后羿的?这是一桩悬案。之所以作种种推测,因为它关系到嫦娥是否爱后羿。如果真正爱一个人,为了长相厮守,是宁肯放弃天堂的。射日英雄后羿和绝代佳人嫦娥,原本是英雄美人的样板,可离别却成为他们的情敌,给这段理想爱情模式带来巨大灾难。我宁肯相信他们是互爱的,因为嫦娥毕竟后悔了。否则古人就不敢咏叹:"嫦娥应悔愉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嫦娥虽然获得了寂寞的天堂,却失去了自己的英雄,她在形单影只的流浪中会发现,梦寐以求的天堂并非她想象的模样,没有爱情的地方,即使在月亮上,也荒芜如沙漠,爱情本身,才是真正的乐园。嫦娥与后羿之间的银河,是没有鹊桥的。】

中华第一神话美女嫦娥为何私奔到月亮上? - 洪烛 - 洪烛嫦娥奔月

                        神话里的情侣,情侣们的神话 

                                        洪烛

 爱情的距离是一个古老的话题,距离能产生美,但也能产生痛苦,对于相爱双方而言,分别才是真正的情敌,会造成刻骨铭心的折磨。最早与此相关的传说是牛郎织女的故事,他们之间的距离来自于神意,非人力可以抗拒的,却有着一个诗化的名字:银河。他们在银河两岸的坚持实际上是对命运的抗争。命运作出的妥协是:允许这一对天堂的情侣每年七夕搭乘鹊桥相会一次。可见爱情的最佳境界乃是对距离的突破,那简直堪称精神上的胜利,牛郎织女使银河出名了!

 

银河是人类所知的最残酷、最不幸的河流,因为它在中国的一个民间传说中成为爱情永恒的刑场。牛郎织女被离别判处了无期徒刑,因而成为最神圣的爱情囚徒,彼此思念着,守望着,他们所默默承担的那一份心灵煎熬在多少年后的人间也未能失传。

 

有无数痴情男女继承过这笔痛彻心肺的精神遗产,越是接近神话的爱情,越需要作出牺牲,付出代价,仿佛不如此则不足以证明其珍贵的程度。最惹人牵肠挂肚的爱情,大多是悲剧,最缠绵悱侧的爱情悲剧,大多是距离造成的。银河并不仅是天文学上的一个名词,更是人类爱情领域的一座苦难的航标。比肉体的距离可怕、更难以克服的,是灵魂的距离。比空间的距离更可怕的、更难以逾越的,是时间的距离,乃至生与死之间的距离,它们就像银河的划分一样,仿佛出自于爱神的恶作剧,不为人类的意志而转移。

 

与之相比,贫与富的距离、美与丑的距离以及诸多社会因素,简直都是人类的自寻烦恼,太卑微了。跟牛郎织女相比,我们确实算幸福的后代了。置身现代社会,可以搭乘火车、轮船、飞机乃至各种先进交通工具去探望另一座城市的(哪怕它在地球的另一面)的情人,在这日趋发达的爱情速度面前,所谓的银河,已不再构成空间上的障碍。但距离并没有完全消失,它逐渐潜人我们灵魂内部,腐蚀着我们对爱情的信念。像牛郎织女那样用一生圆一个梦,确实算人间的神话了。

 

火车缓慢地启动了。月台上送别的人群纷纷挥手。每次置身这样的场景,我总能发现几对隔窗相望的情侣,用各自的手势与表情举行着小小的告别仪式。其实他们的手势与表情并不重要,关键要看其眼神,那里面潜藏着太丰富的语言。有噙泪的眼神,有含笑的眼神,有惆怅抑或安慰的眼神,射出的视线一律是滚烫的、交融的,但其中的内容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真正读懂。

 

我在他们的对视中有所领悟:情侣的告别与一般亲友的告别还是有区别的,他们不是用语言、手势告别的,而是用眼睛、用心去碰杯的。心灵的碰撞就像车轮启动的那一瞬间,会带来电流般的震颧。这是在人间百演不衰的画面了,这情景也曾发生在我身上,我体会过那种灵魂像风筝线一样越扯越长的感觉。正因如此,我更不忍目睹这种虽通俗却永葆青春的画面。它每时每刻都在这座星球上发生着,在不同的站台、不同的人身上发生着,却并不显得重复,没有什么能比这一瞬间,更明朗化地显示爱情的力量了。

 

在分别的时刻,爱情是无法掩饰的,哪怕面对全世界的目光。情侣们对望的视线被火车扯远、直至中断,爱情的距离就出现了。空间的距离是以几十公里、几百公里乃至几千公里计算的。时间的距离则是以几昼夜、几个月、几年来计算。因为这种距离的长短,他们眼神的焦灼程度也会表现出差别。但不管怎么说,我都从他们告别的状态,发现了牛郎织女的影子。我甚至联想到:牛郎织女也曾经用同样的眼神,隔着愈演愈烈的银河遥遥相望。这世界上似乎没有哪一对情侣不曾经历过离别,有些已习以为常了,有些虽然只经历一次,却直到永远。

 

爱情作为一个概念是空洞的,但相逢与离别在演习着爱情的命运,也使之成为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事物。我们通过相逢感受着爱情的壮美,也通过离别体会爱情的悲烈,它们就像一枚金币两面不同的花纹与图案,却拥有同等的价值。火车驶过,经受了车轮摩擦的铁轨逐渐冷却,寒光闪烁,我仿佛看见了银河的缩影。情侣们的心跳却遗留在空气中。

 

我恍然明白了人们为何将站台雅称为月台了。这是以月亮来比喻的。月有阴晴圆缺,而人有悲欢离合。情侣们在站台上依依送别,无疑也迎来了一次精神上的月蚀,每次站在月台上,我又会联想到嫦娥奔月的故事。这是中国古代的另一个有关分离的民间传说。

 

不知嫦娥是为了离开后羿,才私奔到月亮上,还是因为误食灵药才身不由已地离开后羿的?这是一桩悬案。之所以作种种推测,因为它关系到嫦娥是否爱后羿。如果真正爱一个人,为了长相厮守,是宁肯放弃天堂的。射日英雄后羿和绝代佳人嫦娥,原本是英雄美人的样板,可离别却成为他们的情敌,给这段理想爱情模式带来巨大灾难。我宁肯相信他们是互爱的,因为嫦娥毕竟后悔了。否则古人就不敢咏叹:"嫦娥应悔愉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只是嫦娥在月亮上怀念过去的好时光,跟牛郎织女望穿秋水相比,心情应该大不一样。后者是有希望的,因此才有坚如磐石的等待,前者却彻底是无望的,自然要伤心得多,嫦娥一时贪恋天堂仙境,犯了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造成爱情的永诀,嫦娥后羿追悔莫及。牛郎织女只羡鸳鸯不羡仙,纵然河汉迢遥,却永生无悔。这两对神话情侣,却表演了两种离别,面对着两种爱情的距离,或许,这本身就是两种性质的爱情吧?

 

东方美女嫦娥偷吃王母娘娘的灵药(还是那个用玉钗划出银河、分开牛郎织女的王母娘娘!),跟西方圣经里夏娃偷食禁果的故事有相似之处。似乎都在证明女人的"原罪"?夏娃偷食禁果,惹得上帝龙颜大怒,将其与亚当一起逐出伊甸园;她虽然失去了乐园,却并没有失去亚当。亚当与夏娃即使在惩罚中也不曾分离,他们只是与上帝分道扬镰罢了。这至少无愧于彼此的爱情,哪怕从天堂回到了人间。

 

嫦娥虽然获得了寂寞的天堂,却失去了自己的英雄,她在形单影只的流浪中会发现,梦寐以求的天堂并非她想象的模样,没有爱情的地方,即使在月亮上,也荒芜如沙漠,爱情本身,才是真正的乐园。不知夏娃是否为一念之差而后悔,同样是偷食禁品,跟夏娃相比,嫦娥付出的代价,却要惨痛得多,她换来的是与情人的永别,嫦娥与后羿之间的银河,是没有鹊桥的,牛郎织女之间的距离,是无悔的。他们甚至以此接受命运的挑战,积月累地储蓄着彼此的思念,兑现出瞬间的辉煌。而嫦蛾与后羿之间的距离,则是无情的,比生与死的距离还要遥远,遥远一万光年。

 

从此我不大敢多看月亮,那是一个伤心的地方,我担心会无意闯看见一张泪水长流的脸。不知道后羿看月亮时作何感想?似乎也很少有人如此询问过。古往今来,人们都在关心嫦娥的感觉。我也很少仰望银河。即使仰望,也装作天文爱好者的模样,不动声色地趴在望远镜前。七夕是银河的节日,从童年起,老人就教导我在这个日子时仰望星空:哦,整座天空都在张灯结彩,我并不注意银河的潮水涨落,只想从星光灿烂中找到那两个越走越近的人影。鹊桥的故事,使喜鹊成为人类爱情的吉祥物,比任何鸟类更获得我天生的好感。仅次于喜鹊的,应该算鸿雁为人间情侣传递书信。

 

而月亮上的桂,已是老态龙钟的消息树,只能陪伴嫦娥打发孤独的夜晚。鹊桥真正是伟大的,使银河这道古老的伤口在瞬间愈合。我相信牛郎织女走在鹊桥上,肯定带着凯旋的表情:这是他们爱情的会师,他们每年承受三百六十四天的失败感,就是为了赢得这一天的胜利!他们同样是伟大的:用爱情的力量战胜了神的意志。他们既是一对超越时空的情侣,又是一对战胜时空的英雄。他们以自己的离别与重逢、痛苦与狂欢、祈祷与忍耐、守望与坚持,为人间的爱情树立了抗衡苦难的榜样。神话里的情侣,长生不老。情侣们的神话,万古流传。为牛郎织女而祝福,也就等于在为千万对情侣而祝福,为人类的爱情而祝福。或者说,为爱情战胜距离而祝福!

中华第一神话美女嫦娥为何私奔到月亮上? - 洪烛 - 洪烛嫦娥奔月瓷瓶

                        嫦娥的裸奔【与月亮有关或无关的诗】

                                            洪烛

                               嫦娥的裸奔

从一月开始,你通过节食

拼命地减轻体重。到了二月

你学会了忧愁,它似乎有更明显的效果

三月、四月,你爱上一个影子般飘忽的人

并努力向他靠拢。后来的几个月

你都在为相思病寻找灵药

蝴蝶、月光,分别成为你白昼和黑夜的朋友

你总有许多话想跟它们说

九月终于来了,你已没有任何力气

轻得仿佛只剩下灵魂了

既然如此,那么不妨更勇敢一些:

尽快从身披的薄纱里逃出……

这就是嫦娥的裸奔

对她所生活过的世间已了无牵挂

要想飞,就必须向青烟学习

彻底地抛弃肉体的包袱

 

                              后羿射日的塑像

第一次到山西长治

当地诗友姚江平就跟我说

这里是后羿射日的地方

 

 在城市广场中央,一位青铜肤色的男人

仰望蓝天,屏住呼吸,拉动弓弦——

这恐怕是他手中最后一支箭了

犹豫着,迟迟未能射出

等待的时间太长

直到自己变成一尊塑像

 

老英雄,我当然知道你是谁

我只想提醒你:当你忙于射落九个太阳

月亮从你背后悄悄升起

拐跑了你的妻子

你明明能把月亮射落的,却不忍心

怕伤害了住在月亮上的嫦娥

即使她无情地伤害了你

 

我只能这么理解:在伤害了自己的

美女面前,英雄也会失去复仇的勇气

你勇于挑战太阳,遇到月亮

也没办法——月光会使你变得无力

 

中华第一神话美女嫦娥为何私奔到月亮上? - 洪烛 - 洪烛嫦娥奔月

                                        月亮

                                             洪烛

她是一个处女

因为她爱过很多男人

而他们

并不爱她

 

她是一个处女

因为很多男人爱过她

而她

并不爱他们

 

她是一个处女

因为她总是在想像中

爱很多男人,却从不嫁给

其中的某一位

 

她是一个处女

因为她总是在想像中

被许多男人所爱

 

她是一个处女

因为许多男人总是想像着她

然后去选择

另一个女人

 

而想像是不可靠的

所以她是处女

 

而爱是不可靠的

所以她是处女

 

她是一个处女

因为她明知想像不可靠

 

却依然想像。明知爱不可靠

却依然去爱

 

她是一个处女

因为她只会在想像中去爱

却不擅长:在爱中想像

 

没有战争。她是一件

多余的战利品

 

并且悬挂在

我够不着的地方

 

对于我来说

她是不可靠的——哪怕她是

一个处女

 

对于她来说,我以及世界

都是不可靠的

 

即使长着一颗荡妇的心

她依然是一个处女

当然,我只是打个比方

她并不是荡妇。她永远只会

为自己的想像而疯狂

 

正如我永远只会

想像着她而疯狂

 

她是一个处女

每天为爱而升起,又因为失恋

而落下。周而复始

 

她是一个处女

永远比现实虚幻一些,又比幻影

真实一些 

中华第一神话美女嫦娥为何私奔到月亮上? - 洪烛 - 洪烛
洪烛《北京:皇城往事》(《北京:城南旧事》姊妹篇)2015年1月中国地图出版社

中华第一神话美女嫦娥为何私奔到月亮上? - 洪烛 - 洪烛

洪烛
《北京:城南旧事》中国地图出版社
@京东 :京东价¥ 22.6 http://t.cn/RvITrzd

当当网:http://t.cn/RvkKjSJ

后记节选:地图上的北京

洪烛

2003年,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筹建北京市规划展览馆,我受聘为文案顾问,使自己多年来研究北京历史文化所做的知识积累得到发挥,同时又更全面地接触到有关北京的图文资料。位于北京前门东大街(老北京火车站东侧)的北京市规划展览馆,于2004年9月24日正式对外开放。展馆共分4层,分别以展板、灯箱、模型、图片、雕塑、立体电影等形式介绍、展示了北京悠久的历史和首都城市规划建设的伟大成就。
我荣幸地参予进这项工程,其原因又很偶然。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新华书店见到我的《游牧北京》、《北京的梦影星尘》、《北京的前世今生》等专著,很喜欢我的研究角度和抒情风格,想方设法通过出版社联系上我。一拍即合。那一年里,我不得不暂时中断诗歌创作,参加了一系列专题会议和项目研讨,撰写并不断修改着策划方案和各种文稿,周末经常带着几位助手加班,一直忙碌到第二年春天。虽然辛苦,但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武功”大增。我在此基础上酝酿升华,尝试用文化散文的笔法来重新审视、勾勒北京的轮廓及细节,便于当代读者了解北京的古迹与往事。
后来,我还连续几年为《北京规划建设》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开设个人专栏发表了一系列新作。每一期都有编辑的推荐语,譬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作者的眼中也有一千个北京。不同的是角度各异,互有倚重,相同的是老北京的沧桑厚重辉煌。规划、建筑界人士从专业视角对北京的精读细研,我们早已不再陌生,但作家眼中的北京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我们似乎并未熟稔。为此,我刊特刊登洪烛的系列篇章,以便让我们跟随作家洪烛一道走近北京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灵魂。”
北京旅游一直是世界热点,为展示人文北京,我还与李阳泉合写了畅销书《北京AtoZ》,一部北京文化词典,在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出版后,被新加坡出版公司购买英文版权,翻译成英文于2006年出版,全球发行。我的《北京的金粉遗事》由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推出后,台湾知本家出版公司购买了该书繁体竖排版权,2005年易名为《千年一梦紫禁城》在海外出版发行。

中华第一神话美女嫦娥为何私奔到月亮上? - 洪烛 - 洪烛
【内容提要】洪烛《名城记忆》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选取中国的十座名城和十座小城,层层铺开,娓娓道来。《名城记忆》旨在为中国的名城画像,为读者铭刻那些值得人回味与存留的诸多名城记忆,继承城市的内在精神,为城市的发展指引美好的方向。作品并不单纯地沉湎于怀念过去的辉煌,而是呈现出这些城市各种交错的画面,来体现在岁月的沉淀和历史的积累中所蕴藏的一种刻骨铭心的文化力量。在旧与新、过去与现在的对比碰撞中,引领读者穿梭于历史与现实之间,其深沉的笔调不仅浸染着这些古老名城历史的沧桑和沉重,而且渗透着作者对现实的思考和追求。

中华第一神话美女嫦娥为何私奔到月亮上?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中华第一神话美女嫦娥为何私奔到月亮上? - 洪烛 - 洪烛

洪烛新书《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2015年1月东方出版社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2015年3月7日《广州日报》:《仓央嘉措情史》挖掘“情圣”内心

广州日报讯(记者吴波)日前,《仓央嘉措情史》由人民东方出版社推出。仓央嘉措去世时只有23岁,可他遗留的诗歌有着非凡的生命力,至今还在传唱。这本书是著名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这是部关于爱的书,是洪烛从青藏高原采风带回来的作品,献给心中充满爱的人们。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优美优雅、大气磅礴。

 

洪烛诗歌沉雄古朴的精神座标(原载子午《泛叙实派诗人论》,中国文联出版社)

                     子午

洪烛不但以高产著称,而且他的著述所跨领域也是较多的。至今,他已出版诗集、长篇小说、散文集、评论集、历史文化专著等30多部。他的长诗《西域》(由400多首诗联缀而成、长达8000行)是一部人文内涵非常厚重的诗歌力作。他在诗中表达了自己的诗观:“我爱这辽阔,同时接受它所带来的空虚/使个体的人显得渺小,仿佛要垮掉/又在一瞬间无限地扩张了他的胸襟/并且再也无法收回/我爱这辽阔,也爱被辽阔改变了的自己/欢呼吧,为内心震撼后建立的新政权!”这个“新政权”正是诗人通过独特的叙事方式所获得的新的诗歌话语权的幽默说法。洪烛的诗自然、厚朴而大气磅礴,充满写实的质感、动感和层次感,创造出了简单而又丰富的洪烛式“用历史点染现实”的艺术效果。

据不完全统计,洪烛从2007年至2014年的7年间,他几乎是以每年两部的速度写下了十三、四部汪洋恣肆、异彩纷呈的长诗。按时间排列有:《西域》(共400余首,长达8000多行,2007年5月写毕);《青海青,黄河黄》(860行,2007年10月写毕);《李白》(2600行,2007年12月写毕);《地震心灵史》(日记体长诗,1380行,2008年6月写毕);《成吉思汗》(400行,2008年9月);《清明节怀念母亲》(2800行,2009年4月写毕);《黄河——写在南水北调工程采风途中》(770行,2010年12月写毕);《黛玉葬花》(1000行,2011年6月写毕);《白蛇传》(诗剧,2800行,2012年5月写毕);《屈原》(又名《屈原的江河》,2500行,2012年月写毕);《陆游与唐婉》(330行,2013年3月);《杜甫》(330行,2013年8月);《仓央嘉措心史》(8300行,2014年9月写毕)。

1、西域:生命之所和心灵的“故乡”

在洪烛的诗歌版图中,祖国西域雄浑古朴、深沉厚重的人文背景正是诗人的生命之所及其心灵的“故乡”。李飞骏认为:有了《西域》的存在,作为诗人的洪烛才得以功德圆满(《诗人的英雄之旅——评洪烛大型长诗〈西域〉》)。洪烛在谈及他的这部长诗代表作时曾坦承:“新疆是我文学上的一次‘艳遇’。就像转瞬即逝的洛神会改变曹植,如果不曾遇见新疆,我可能只是个很平庸的诗人。”(《我心目中的西域》)如果说,北京是洪烛“散文化”的生活现实,那么新疆则是他魂牵灵随的诗意梦境。洪烛在祖国地理上的西部和诗歌版图上的西域找到了成吉思汗的精神血脉,找到了欧亚新文明“征服者”形象的诗与力;并“与之灵会,道其能道,爰为诗歌。”(鲁迅《摩罗诗力说》)

【质朴而透出金属锋芒的语感】洪烛命定要在这片蛮荒地带与西域先贤相遇,与一个游牧民族不羁的脚步接力,与雄浑古朴的诗魂相融。他用有如土地般质朴而不见墨痕的语言,来抒写自己在这块土地上的“神遇”之思、之情、之诗:“我来了,在滴血的残阳下/左手呼唤一匹马,右手呼唤一把刀/愿意做西夏的最后一名士兵/……我要在上面刻写自己的名字——/‘洪烛,最后一个西夏人。一个诗人……’”“还有谁像我这么有勇气:承认自己/有一个失败了的祖国,有一个战死的父亲!/我抚摸一束流泪的矢车菊/那是从版图的断裂处开出的野花/我跟它一样,都是在耻辱中长大的”(《在西夏的版图上》)。

表面上,这些诗句朴拙无华、平淡无奇,几乎接近了口语的水平状态,但它却处处透出了金属的锋芒。“不管别人是否承认,我知道自己/是灭绝了的西夏秘密的传人/我一眼就认出刻在出土文物上的古怪文字/……可我的祖先一定是骑马的/为了控制野心,他把黄河搓成一根缰绳……/我写诗,像他射箭那么准!”(《西夏》)洪烛的真诚和对长诗情有独钟、信心满满的“野心”让人感动,也让人宾服。

【“三毛式荒漠故土”的心理依归】洪烛是幸运的,西域既是他梦寐以求的生命居所,也是他多年来思想跋涉的心灵“故乡”——他自认为与其气质、性格最为吻合,并为他的诗歌创作提供了一片丰沃的“新大陆”。“早晨醒来,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另一个人/他的血缘是我继承的最大一笔遗产/……我不是孤儿,我的诗篇向全世界宣布/我有一位伟大的父亲/他没有领养我,而是我认领了他!/……我要用笔来完成他的刀剑无法做到的事情”(《阿勒泰的蒙古族诗人》)。洪烛就像台湾的女作家三毛,喜爱上了独行式的流浪,一路上踽踽独行,漠风吹过帕米尔高原西部的塔什库尔干,白云般的羊群沐浴着金色的阳光。他俨然是个古时的行吟者,把树木和影子在身后甩得很长很远……

又如《牧归》一诗中,“牧人骑马走在回家的路上/迎着落日,身后投下长长的倒影/路太远了,他看不见自己的家,只看见落日/……从我这个角度望过去:他的马不仅驮着他/还驮着大半个太阳。”此情此景,不免使人联想到王维《使至塞上》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样一种雄浑壮阔的境界。

2、以幽默笔调传承古典诗歌的艺术精神

在人文层面,洪烛尊崇的是一种游牧民族勇往直前、不屈不挠的精神;在艺术层面,他则追求李白式的豪放和浪漫。李白是唐朝诗人中唯一出生在中亚的,所以西域(广义的)是李白的真正故乡。在唐诗时代声势浩大的“造山运动”中,顶峰属于一个有胡人血统的诗人。洪烛认为:“李白的伟大在于他超越了万有引力。杜甫的伟大在于他体现了万有引力。前者的飘逸,后者的稳重,盖源于此。我所谓的万有引力并非仅指地心引力,还包括道德、传统、体制等社会性的价值观。”

当代诗人在对待中国古典诗歌传统的问题上一直存在着三种不同的态度:1)认为古典诗与现代诗是一种断裂关系,现代诗的艺术经验是建立在对西方诗歌的横向移植上,其诗学立场及审美品格完全是西式的(如王家新、欧阳江河、于坚等);其实谢冕一直也是持这种观点的。他说,中国新诗潮的整个发展过程正是“不断摆脱古典诗歌的消极影响”,“向着建设独立的现代诗歌推进的过程”。2)中国现代新诗的语言文本虽然与古典格律诗相异,但在诗歌美学的内核及其理论基础仍属中国诗学体系,另一方面,方块字的象意系统和汉民族几千年的文化心理积淀决定了中国诗歌的意象传统及整体主义的审美旨趣(如吉狄马加、叶延滨、子午等)。3)东西方两种诗学传统都对中国现代诗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但在具体的诗体建设及艺术传承上——尤其是对中国古典诗歌传统的传承上暂时还没有找到最理想的方式及结合点(如牛汉、韩作荣等)。

妙趣横生的幽默风格泛叙实派的诗人中,洪烛和陆健尤为喜欢以一种幽默的方式楔入传统。他的这种幽默无疑是他对语言和人生现实大彻大悟式的灵光闪现以及诗美立场的升华。透过《屈原》、《李白》和《杜甫》等三部长诗,洪烛的幽默风格几已发挥到了极致。如在长诗《李白》中,洪烛通过对李白的尽情调侃而获得了全身心的快感:“李白在长安城下岗了/才去走江湖,成为一个体制外的诗人”。“他没见过比杨贵妃更美的女人/他还是比白居易强:白居易见到琵琶女/就惊艳了/白居易没亲眼见到杨贵妃/却写出《长恨歌》,真有两下子……/李白走出大明宫,丢了魂似的/写不出更多的赞美诗:美,离得越近/越使人哑口无言”。

洪烛甚至从李白身上瞥见了中国文人中几千年历史悠久的“受虐狂”(masochism)式影子。他这样写道:“李白如果不曾被国家元首接见/不曾与杨贵妃闹过绯闻/不曾跟高力士争风吃醋,仗着醉意/逼其给自己脱靴子……/能成为名人吗?纯属炒作!”洪烛坚信,“李白跟陶渊明两码事/他投奔长安,原本想走上层路线/去给唐玄宗系鞋带的(最好弄个文化部长干干)/不料,仕途比蜀道还难!”最后,他在诗中不以为然地说:“天子呼来不上船,做秀吧?/明摆着是被赶下船的”(《李白》)。也许正因为是“被赶下船的”,这才成就了李白在文学史上的“诗仙”和“酒仙”之誉。

轻松氛围中的严肃同样是唐代的大诗人,洪烛却对杜甫敬畏有加。虽然他的幽默风格是一致的,但在对待李杜二人的态度却不可同日而语。“他们说你是圣人/我说:你是唐朝的钉子户”。“李白永远长不大,只能给我兄长般的感觉/我更愿意把杜甫认作父亲”。是的,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洪烛审视历史的锐利目光:“从你开始,从安史之乱开始,诗国的国旗/缓缓地降半旗:哀悼着夭折的青春期/一夜之间你就老了/不,我似乎从未见你年轻过/唐朝也老了,由李白的男高音/变成杜甫的男中音。如果不是你顶住/它将提前下滑到低音区/李商隐与杜牧能接得住吗?/别人总奇怪你为何活得那么累?/只有我知道:老人家,你用血肉之躯/阻止了唐诗的崩溃”(《杜甫》)。读到这里,我相信,你就是想轻松也轻松不起来了。

3、对亲情和大爱的不倦追求

洪烛在诗歌创作中对口语的贴近,与其对亲情(其中包括母爱)的向往和热忱歌吟是相辅相成的。因为亲情不需要任何外在的虚饰。“为母亲而哭,是所有的哭里面/最真实、最痛彻肺腑的一种。/我还记得母亲为她的母亲而哭的情景,/那种悲伤又在我身上重演。/清明节快到了,郊外的油菜花全开了,/我在等待一场唐朝的雨——清明时节雨纷纷啊。/这是不一样的清明节:母亲的新坟/也在等待着……我必将被淋湿。/而在以前,母亲一直是我避雨的屋檐呀。”(《清明节怀念母亲》)洪烛认为:现代诗的突破要甩掉诗所固有的框架。没有诗的框架,加上完全口语化的叙述,长诗仍然能在整体节奏上与作者内心的情绪圆融一致,这是一个真正的现代诗人和现代作家的文学造诣和魅力所在,也是诗人独具匠心的地方。

同样是抒写人的情感(爱情)的长诗《仓央嘉措心史》(共8300行),体现了洪烛对口语的不懈追求。诗中对300多年前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男人的忧伤”进行了淋漓尽致的表现。在中国文学史长廊里,一直忽略了关于“男人的忧伤”的形象及其题旨,更没有形成庞大的系统形象。而这位历史上著名的诗僧就像一尊活着的古希腊“拉奥孔”雕塑,他把克制不住的呻吟升华为心灵的歌唱(洪烛语)。

“别人有一片草原/容不下一个我/你只用一根草/就拴住了我。这根草叫永远//别人有一座宫殿/留不住一个你/我只看了你一眼/就拴住了你。这一眼叫永远”。在《这一眼叫永远》的诗中,我们触摸到了仓央嘉措热烈而真挚的情感脉搏。接着,洪烛在《致命运女神》一诗中这样写道:“这是我的锁链,你妙手解开/我就有力气煅造一柄宝剑//这是我的部队,你擂鼓助阵/我就有本事打出一片江山//这是我的宫殿,你端坐其中/我就会添砖加瓦,把它托举为人间天堂”。很显然,佛教所指的“天堂”与仓央嘉措心中的“天堂”、乃至洪烛长诗中所追求的“天堂”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仓央嘉措心史》所描写的是一种超凡脱俗的大爱。反映了仓央嘉措“以世间法让俗人看到了出世法中广大的精神世界”。“如果能够放下行囊/我就能忘掉远方/如果能够放下经卷/我就能适应黑暗/如果能够放下心里的石头/我就能移开面前的一座山/如果能够放下自己戴上的镣铐/我就能飞啊,跟那只鸟一样”(《仓央嘉措心史·放不下你的影子》)。至此我们不难发现,洪烛的身上无疑同时流动着成吉思汗和仓央嘉措一刚一柔、一烈一温互融共生的两种文化血液。

洪烛将长诗称为诗歌的“航母”。他认为诗歌成了人的精神自由的一种象征。他宏伟壮丽的长诗《西域》和拙中藏巧、天机自然的长诗《仓央嘉措心史》,体现了洪烛诗歌沉雄古朴的总的精神坐标。实际上,西域的涵义甚为广博,它包括人文、地理、历史、文学、艺术、民族、风俗……等范畴,方方面面,林林总总。诗人笔下异彩纷呈的“西域”,是构成多元化世界格局的一个缩影。在这个地球上,你恐怕难以找出第二个像西域这样多元文明共存的区域。这里曾使用过的语言文字多达数十种。由于丝绸之路这一伟大的纽带,它成为中国、印度、波斯和希腊四大文明独一无二的融合区……

中华第一神话美女嫦娥为何私奔到月亮上? - 洪烛 - 洪烛

洪烛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2014年9月。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京东 :京东价22.60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

洪烛

我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
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