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西夏为何被成吉思汗彻底毁灭?(图)  

2015-09-09 16:24:00|  分类: 佛学,西夏,洪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夏为何被成吉思汗彻底毁灭?(图) - 洪烛 - 洪烛西夏为何被成吉思汗彻底毁灭?(图) - 洪烛 - 洪烛洪烛宁夏采风作品

西夏(组诗)

    洪烛

     【在西夏的版图上】

西夏的版图破碎了,割裂了

被周围的几个省份吞并

西夏的子民流散了,隐姓埋名,逃荒要饭

开垦着新的栖息地……

只有贺兰山下孤零零的王陵

停留于原地,像失去约束力的保护神

西夏的英雄都已死去,活着的

是一些忘记了祖先与故乡的庸人

弓箭锈蚀,伤口愈合,语言失传……

难道西夏就这么完蛋了吗?

不,我来了,在滴血的残阳下

左手呼唤一匹马,右手呼唤一把刀

愿意做西夏的最后一名士兵

如果没有其他人来帮助我

那么这荒原这界碑这废墟

全属于我的

我要在上面刻写自己的名字——

“洪烛,最后一个西夏人。一个诗人……”

 

在西夏的版图上,我同时说几个省的方言

可以跟你们每个人做生意

“读我的诗吧,它是最好的纪念品……”

还有谁像我这么有勇气:承认自己

有一个失败了的祖国,有一个战死的父亲!

我抚摸一束流泪的矢车菊

那是从版图的断裂处开出的野花

我跟它一样,都是在耻辱中长大的

 

       【西   夏】

不管别人是否承认,我知道自己

是灭绝了的西夏秘密的传人

我一眼就认出刻在出土文物上的古怪文字

明白它说的什么意思

简直是专门留给我的

我可以用这失传的文字写一首朦胧诗

管你们读得懂读不懂呢

我手无缚鸡之力

可我的祖先一定是骑马的

为了控制野心,他把黄河搓成一根缰绳……

我写诗,像他射箭那么准!

 

贺兰山下黄土堆,安睡失败的英雄

我也挺失败的,我的人生与他多么相像

被命运打垮,囊空如洗……

我却醒着,在断垣残壁间寻觅自己的墓志铭

所以注定比他更为痛苦

我实在太孤独了,居然找不到一个

血缘上的同伴——

“诗人中的诗人,终将被淘汰

因为他追求死后的尊严胜过生前的荣誉……”

 

       【最后一个西夏人】

即使他们承认我

是最后一个西夏人

也意味着更大的痛苦

我将注定找不到

属于我的那个西夏女人

她已被月亮拐走了

而我又无力将其追回

 

       【牛皮地图】

一张晒干的牛皮,描绘着西夏的地图

使用的颜料有一股血腥味

 

就像大地的一块补丁

被雨点、被细密的针线缝纫。又被重新撕开

 

消失了的祖国,浓缩在皱裂的牛背

还是那么完整。我多想摸一摸呀

 

同样消失了的牛,驮着沉重包袱

一路狂奔,扬起漫天烟尘

 

应该说画在牛背的版图仍然很清晰

只是它弄丢了自己的国王

 

我指指点点。仿佛准备用手指抄一条近路

在日落之前,抵达那有虫蛀痕迹的都城

 

       【西夏王陵】

一个国王最后的领地

也不过就一座公园那么大

它甚至不属于他,属于活着的人们

卖出的门票没有一分钱归他自己

它还会继续缩小,比一座坟墓大不了多少

比一张床大不了多少……

他在入睡后才明白了一些事情

天知道,要那么大的版图有什么用?

浪费了太多的血,还有眼泪!

秋风吹过,国王的脚趾动了一下

而身体的其余部分,都已被时光一点点收回

 

       【贺兰山岩画】

你放牧的那群马,少了一匹!

整个晚上怅然若失

它没有迷路,而是躲进岩画里

它太美了,它的骨架、曲线

本身就像画出来的

你幸运地喂养过一匹画出来的马

而又浑然不觉

它放慢脚步、屏住呼吸

要把自己藏起来,不被你发现

等啊等,等到一百年后、一千年后

走来一位诗人……

 

很明显那位诗人就是我了

我觉得这匹久等的马才是真正属于我的坐骑

我不会把它归还给原先的主人

而是要骑上它,一起深入到石头里……

 

       【解构贺兰山】

岳飞来过贺兰山吗?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至少他是想来的

有《满江红》为证:“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在灵武市,黄河拐弯的地方

我仿佛见到岳飞了

他戴一副大墨镜

开一辆装满煤炭的东风牌载重卡车

像驾驭中世纪的坦克,喷云吐雾

一路北上……

这位从内地来搞长途贩运的大货司机

三十岁左右

正处于岳飞刚当上将军的年龄

他停下了,用古老的河南口音

向站在路边烤羊肉的白胡子老大爷

打听加油站

 

      【 一群年轻的古人】

泾源的朋友告诉我

这里是《诗经》描写过的地方

你来吧

往前走几步

到诗歌的源头来

 

我则希望

他们保持着微笑

向后退几步

就是《诗经》里描写过的人

 

      【 固原的秦长城】

在固原市当个小官的王怀凌

邀请我去秦长城走一走

怀里揣了两瓶酒

他说谁叫你是诗人呢

诗人就应该在长城下喝酒,然后醉倒……

哦,这一段城墙也烂醉如泥了

只剩下时起时伏的黄土堆

再也扶不起来

风啊,如果连续刮一千年

也能把人灌醉

 

我觉得自己写了千百行诗,都是废话

远远不如这一段长城的废墟

有力

秦始皇只写过一行诗

却把许多人绊倒

 

       【秦长城遗址】

在孟姜女哭倒的长城上

我想再哭一次

为了让坍塌的城墙站起来

这纯粹是一厢情愿

男人的眼泪

远远不如女人的管用

爱,不如恨管用

泪水只能创造一次奇迹

 

       【羊皮筏子】

羊皮筏子属于黄河的,不属于长江

羊皮筏子属于北方的,不属于南方

羊皮筏子属于流浪汉,不属于定居者

流浪汉出走与归还,离不开羊皮筏子

否则他会被滔天巨浪拦住

要么去不了异乡,要么回不了故乡

正好我也属羊,想像自己是一头

会泅水的羊,在黄河里东张西望

河水还是泪水?溅湿新换上的羊毛衫

母亲老家是西北,父亲籍贯是江南

估计借助某一只羊皮筏子

他们相会了,然后才可能有了我……

黄河是他们的证婚人也是我的教父

(银河里,是否也该添置几只羊皮筏子?)

羊皮筏子不吃草,只吃几口浪花

羊皮筏子不念经,只会算账(六十块钱渡一人)

我坐在河中央的羊皮筏子上

不知该向哪边靠岸

想家时很饿,想念远方时很渴……

羊皮筏子,你能帮我拿个主意吗?

 

       【青铜峡】

让别人去歌颂你的伟大吧

这里没有我想找的东西

在此岸,或彼岸,高厦林立

高速公路也修好了

运煤或羊的货车擦肩而过

白的是那么白,黑的是那么黑

加油站周围全是摆摊的

谁还会注意黄河呢?

我倒是专程来看风景的

可所有的风景点都需要门票,价值不菲

一个时代散发出越来越浓的铜臭味

已经没有免费的美

作为诗人又怎能不感到悲哀?

瞧,那就是黄河

从两个正在去接头谈生意的人中间穿过

头也不回,什么也没买

你们的喜怒哀乐对它没有任何意义……

黄河,它从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 六盘山】

你是我见过的无数高山中的一座

我是你见过的无数登山者的一个

凭什么我要记住你?

凭什么你要记住我?

就凭这首诗吧,凭着我在山顶

一棵树站立的位置

喊了一嗓子

我喊的口号很简单:“我来了!”

是许多人想喊而喊不出口的

就让他们继续构思精美的诗篇吧

我要走了,而那棵震落了松针的树

仍将代替我站着

 

      【 六盘山的晕眩】

六盘山又岂止六盘?

借助盘山公路登上巅峰

不断地旋转,再旋转……

我只能以自身的晕眩来证明山的伟大

在山顶,我弯下腰,像系鞋带一样

把盘山公路打一个结

为了返回时再把它解开

 

       【凝视西海固】

在西海固,凝视没有一片云的天空

没有云,就没有雨

没有雨,就没有水

没有水,草就长不出来

没有草,羊就吃不饱

没有羊,人就活不下去……

在一座已经六年没有下雨的小山村

当地人脸色枯黄、嗓音沙哑

他们慷慨地从水窖里盛出半瓢水

请远来的客人洗洗手

我谢绝了

我只是凝视着没有云的天空,希望这样

能帮助它制造出一片小小的积雨云?

天空还是那么干净

有什么办法呢?我不懈地凝视着

直到自己的眼球布满云翳

给万物蒙上一层阴郁

直到眼睛酸涩、视野模糊

直到眼角——滴落惟一的一滴雨……

 

      【 西海固的水窖】

这就是所谓的希望吧——

心情不好的时候

他掀开院子里水窖的井盖

看储存的水以及水面浮现的

那张熟悉的脸

不禁露出微笑

就像一个人偷偷读自己的存折

觉得是世界上最美的书

非常过瘾!

是的,他不富有,可他笑了

怎么也不算贫穷

贫穷属于哭着的人

 

       【西海固】

院子里站着一棵口渴的树

想走也走不掉

只能忍着、忍着

 

院子里住着一个口渴的人

正在做梦,梦见下雨了

他比树幸福

 

好久没有鸟飞来了

来一只吧,站在树梢

把那个人的梦啄破

让雨水漏出来……

 

       【最小的果实】

最小的果实站在枝头

比露珠大不了多少

它是日出后的第一滴血

你拿出天堂的禁果我也不愿交换

红豆生南国,北方的枸杞也相思

哪怕是在单相思,也很认真的……

“我爱着她,她并不爱我……”

不管怎么说它使我迎来一次收获——

揣着一衣兜的红色枸杞下山

虽然不值得炫耀,可谁能

说我是空手而返呢?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