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2016-01-17 00:06:00|  分类: 洪烛,历史,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洪烛《名城记忆》经济科学出版社
【扬州的茶馆与澡堂确实与众不同,在潜移默化间会改变你的人生观,让你忘却那些崇高的精神追求,而安于物质的享受。当然,还有选修课:“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说的就是此地的妓院。所谓“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不过如此,扬州真是个小天堂,使杜牧之流不仅舍得花钱,还情愿浪掷青春。茶馆、澡堂、妓院,似乎是扬州的“三大件”。】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

形而下的扬州

洪烛

   古人说起去扬州,通常用一个“下”字:“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抑或“烟花三月下扬州”……仿佛跟下饭馆似的,很随意的。这当然有客观的原因:从北方到南方,俗称南下;从长江的中上游到下游,也算顺流而下……乾隆下江南就是很著名的一个例子。他老人家乘着龙舟,沿京杭大运河漫游,肯定要在扬州歇歇脚的。所以清朝的扬州,也有满汉全席,作为江南官菜的代表;而且在豪奢的程度上,丝毫不逊色于京味,令南巡的皇帝惊叹不已。这在李斗的《扬州画舫录》里有记载。

   扬州自古以来似乎就是一座大度假村,供慕名而来的游客吃喝玩乐的。这是一个令人乐不思蜀的地方,或称烟粉地,或称销金窟——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消费型的城市。所谓下扬州,其实是来花钱的。在扬州,有钱就是大爷,无钱则寸步难行。这里孕育了旧中国的拜金主义。

   在上海滩的十里洋场出现之前,扬州的服务行业,恐怕是首屈一指的。“骑鹤”虽然太夸张,但许多富豪确实像军人扎武装带一样在腰间系满钱串,一头就扎进了这温柔富贵乡里,很久都不愿醒来。看来下扬州,既要充分做好物质上的准备,还得有心理上的承受能力。最好能够像李白那样潇洒:“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并且相信“千金散尽还复来”——即使破产了,也无怨无悔,一点都不责怪这座有价而无情的城市。毕竟,它为你提供过神仙般的享受。

   扬州是水性杨花的,是认钱不认人的。这恐怕是隋炀帝的时代的遗传。据说隋炀帝挖运河,就是为了到扬州来看一看。他是个花钱如流水的主儿,玩得开心了,又下令在运河两岸遍植杨柳,使扬州成了春风十里的绿杨城郭。扬州,最初就是因为这个暴发户而出名的。隋炀帝挖运河、种杨柳,原本是醉生梦死之际的一时冲动,客观上却促成了扬州的水利与绿化。最重要的是,他为扬州的经济注入了原动力。千百年来,扬州的生活方式、消费观念,隐隐约约都带有隋炀帝的影子。

   骑鹤下扬州,为了干什么?泡茶馆、泡澡堂,自然是必修课: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一天就这么过去了。难道大老远地来,就为了喝一壶茶、洗一个热水澡?此言差矣。扬州的茶馆与澡堂,确实与众不同,在潜移默化间会改变你的人生观,让你忘却那些崇高的精神追求,而安于物质的享受。当然,还有选修课:“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说的就是此地的妓院。所谓“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不过如此,扬州真是个小天堂,使杜牧之流不仅舍得花钱,还情愿浪掷青春。

   茶馆、澡堂、妓院,似乎是扬州的“三大件”。扬州,好像再没有别的什么了。可它为什么产生了巨大的魔力,使众多的高官巨商、文人墨客流连忘返?这真够怪的。

   扬州的一切,仿佛都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不管是“皮包水”,还是“水包皮”,乃至逛花街柳巷,都是以肉体为中心的。扬州不爱讲什么大道理,自古即奉行享乐主义。扬州只有丰腴的肉体,灵魂却是苍白的。甚至可以说:扬州根本就没有灵魂。不仅如此,它还把杜牧那类原本应该重精神的诗人都拉下水了,使之身不由己地成为物欲横流中不起眼的泡沫,自生自灭。扬州多的是花花公子,很少出烈士。

   这么看来,扬州确实是形而下的。远离意识形态。难怪扬州在古代纵然富可敌国,却不太容易成为帝都呢。跟北京、南京、西安等古都相比,扬州太缺乏王气了,扬州只有铜臭。

   也难怪,人们要说是“下扬州”呢。即使不能算轻蔑,在心态上也是很平等、很放松的,没有任何敬畏。在扬州,只要腰缠万贯,就能找到当“上帝”的感觉:毕竟,我是消费者嘛,就要享受优质的服务。在扬州生活;不会很羡慕皇帝的。跟扬州人相比,皇帝活得可太累了。泡茶馆、泡澡堂,是扬州人的“早朝”与“晚朝”,多自由呀。扬州人常得意地表态:“过这种神仙般的日子,给个县太爷也不换。”这绝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狐狸哲学。还真是这么想的。扬州人不关心政治,更注重及时行乐。

   下扬州,下扬州,说去就去了。不就是这么回事嘛。相反,对某些城市,游客不大敢轻易地用这个“下”字。譬如北京,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还有一首广泛流传的民歌,叫《挑担茶叶上北京》呢。跟扬州相比,北京很典型的是一座形而上的城市。

   在扬州,没有朝拜者,只有消费者。或许不能说扬州没有文化,但扬州的文化,怎么看都像是饮食文化乃至娱乐文化的衍生。中国四大菜系中,“淮扬帮”独霸一方,而淮扬菜系以扬州菜为支柱的。扬州出的美食家,绝对属于实力派。不仅爱吃、会做,而且敢吃(或曰吃得起)!所以到了现在,连最简单的蛋炒饭,都要以扬州炒饭为名,想沾一沾扬州的光。

   不错,扬州出过以郑板桥为首的“八怪”。但扬州八怪的诗书画,是当地的盐商像炒股票一样“炒”起来的。如无盐商们的抬举及重金收购,扬州八怪照样会沦为名不见经传的饥饿艺术家。况且,扬州的盐商并不真懂艺术,附庸风雅而已,只不过把市场经济引进了艺术领域。扬州,从骨子里是商人的性格。白居易的《琵琶行》怎么形容商人来着?重利轻别离。扬州,也是重利轻别离的。

   在扬州,哪怕做了再长再美的梦,终归要醒的。在扬州,连做梦,都需要成本的。扬州的梦,说白了就是金钱梦,根子扎在钱眼里。

   形而下的扬州,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大俗就是大雅嘛。俗到了极处,说不定就雅到了极处。凡事最怕的是不彻底。享乐型的扬州人,表面上受缚于物质的势力,说到底还是在追求自由,包括个性的自由与生活的自由。

   在扬州放浪形骸、醉生梦死,似乎很消极;但从积极的意义上来理解,则不失为超脱。下扬州,下扬州,至少有一种天高皇帝远的味道。唐朝哪位诗人说过:小隐隐于野(乡野太寂寞),大隐隐于朝(朝庭太复杂),而中隐隐于市,隐于市最逍遥。扬州这样的城市,应该算是隐士们的最佳选择,尤其适合较为中庸的隐士居住。隐于扬州,等于是隐于酒、隐于色、隐于美食、隐于歌舞,既远离了尔虞我诈的政治斗争,又不至于成为物质文明的落伍者。这是一种很人性化、很有人情味的隐逸方式。与之相比,隐于野的小隐太像是自虐狂,而隐于朝的大隐太像是受虐狂(伴君如伴虎嘛)。干嘛不学聪明点,在扬州做一回中隐呢,多舒服呀。   

   难怪古人要说“骑鹤下扬州”呢,腾云驾雾、飘飘欲仙的感觉。黄鹤只是想象中的坐骑,现代社会,乘飞机就可以了,就可以感受到那种从天而降的骄傲。

   当然,下飞机之后,你恐怕会发现:扬州,早已不是那个扬州了。有什么办法呢?你早已错过了唐宋元明清的烟花三月,错过了扬州的青春期。你倒是来扬州寻梦的,可惜迟到了。扬州的梦,全碎了。

   自近代以来,它不知为何逐渐衰弱了,像迟暮的美人。我只听说扬州有二十四桥,还有瘦西湖——苏轼曾把杭州的西湖比作西施,西施原本就苗条,瘦西湖却比西施还要清瘦,扬州的幽怨与挑剔,可想而知了。红颜薄命啊,很叫人痛心的事情。扬州,历史的弃妇——它的荣华富贵不该随长江之水东流去。

   说实话,我还是挺怀念那个古典的扬州,富甲一方的扬州,形而下的扬州。下扬州,原本就是为了给操劳的心灵放一个假,让它一边稍息去。老是保持立正的姿式,多做作呀,而且太疲惫了。即使杜牧那样的诗人,来到扬州,也放下了架子,不爱作什么形而上的思考。

   扬州其实挺了不起的,它会在瞬间,解除你精神上的武装。下扬州,没必要长袍马褂或西装革履呀什么,一定要穿休闲服,而且越宽松越好。

   扬州虽然是一座形而下的城市,可它最反感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了。下扬州,既要洗澡,又要洗脑。在扬州热气弥漫的大澡堂子里,你会弄明白:其实谁都是肉体凡胎。扬州是反崇高的,但扬州最反对的,还是假崇高。

   扬州是与世无争的,但扬州更像是在孤军奋战,在中国的诸多历史名城中,扬州一直保持着闲散的风度,使自己显得越来越孤独,越来越另类。这本身,其实就是一种孤独的斗争。找不到第二个像扬州这样的城市了。

   现代的扬州,经济的发展是很缓慢的。有人据此而嘲笑扬州人的惰性及缺乏进取心。我却不大敢小瞧扬州人。没准他们比你我对人生看得更透彻,因而活得更轻松、更单纯。扬州的慢,也是很有味道的。当大家都求快求激进的时候,慢半拍,反而容易形成一座城市的特色,反而很另类。

   想起扬州,我耳畔回响起一支老歌:马儿呀,你慢些跑吧慢些跑吧!扬州是一匹老马,扬州,溜达的时候最美。

 

         【每日一诗】

        瘦西湖■ 洪烛

减肥的西湖,瘦瘦的西湖

不在杭州,在扬州

秋天,我很容易闹一些误会

以为杭州变样了,以为

西湖生病了……抑或把自己

当成了另一个人

幸好月亮也开始节食

努力保持少女的体型。今天晚上

它比纸还薄,剪贴在旅舍的窗口

瘦西湖并不孤独

 

她比西施还要瘦

而诗人同样没有发福的迹像

诗人只能体会到

衣带渐宽的感觉

在二十四桥的这一端,我系紧鞋带

仿佛为了更好地拴住自己

是的,风太大了

是的,我有点神情恍惚

扬州,我又来了

我比瘦西湖还要瘦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洪烛:大运河最美一段在扬州

2014-10-22 扬州新闻网-扬州晚报 记者陆康洁 

扬州的运河记载了数位皇帝的功过是非

昨日,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编辑室主任、文化学者洪烛发的一条关于大运河的微博引起了众多关注。洪烛认为,扬州是大运河中最美的一段。

  文化学者点赞

  中国大运河“扬州段最美”

  10月9日—13日,洪烛应《中国水利报》的邀请,前往运河沿线泰州、扬州、淮安等运河沿岸城市采访调研。“今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正式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大运河在江苏段最长,约700公里,沿途文化遗存最多、保存状况最好和利用率最高,直到现在,大运河江苏段仍然是一条黄金水道。江苏列入此次申遗点段的河道有6段,历史遗存22处,比重约为40%。”洪烛是南京人,对江苏段的运河城市如数家珍。

  在5天的调研考察中,洪烛特意写下一篇文章《中国大运河最美的一段在哪里?》。而在这篇文章中,洪烛毫不避讳地表示,中国大运河最美的一段是在扬州。

  不仅美在空间上

  更有时间上的美

  “扬州本身就是因运河而诞生的城市。或者说,扬州几乎与中国的第一条运河同时诞生。”洪烛介绍,在今扬州西北的蜀冈,即邗城遗址。而邗沟成了大运河的先导段。今扬州螺丝湾至黄金坝一带,古邗沟遗迹尚存。

  “我最先去的是湾头镇,也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茱萸湾。”洪烛说,在汉朝,吴王刘濞为方便运输海盐,开凿一条西起广陵茱萸湾、东至海陵(泰州)及如皋蟠溪的运河,俗称盐运河。因其以古邗沟为起点,也叫邗沟。这条“富得流油”的盐运河不断向东南拓展,直至南通入海,清末改叫通扬运河。

  茱萸湾作为当年扬帆启航的大码头,经历了辉煌也经历了衰落。如今,靠岸停泊着几艘略显陈旧的货船,上面有船夫正全神贯注地垂钓。怎么看怎么像一幅古画。“看到这一幕,我赶紧拿起手机拍起来。”洪烛用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幕。

  为何扬州是古运河段最美的城市?洪烛认为,不仅在于有空间上的运河,还在于有时间上的运河。“那种于人间烟火中追求闲适的态度,那种以不变应万变的定力,构城扬州从未断流的传统,使之无论何时都保持着宠辱不惊的从容。”洪烛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

  记录多位帝王功过

  扬州的运河更像是无字碑

  洪烛说,运河与两位皇帝关系密切。对于隋炀帝,运河不失为一座流动的无字碑。毁誉都被写在水上了,也都会随着时间被抹平。

  洪烛说,运河倒确实是一条穿越之河,不仅穿越了南北,还穿越了古今。

  据了解,康熙六次南巡,都住在天宁寺,还命令两淮巡盐御史曹寅(曹雪芹的祖父)在寺内设书局。乾隆同样六下江南,夸天宁寺是“江南诸寺之冠”,并在寺西建行宫(今天的“西园”)、御花园。乾隆顺大运河南下所乘的龙舟,其华丽的程度比隋炀帝有过之而无不及。

  与隋炀帝相比,乾隆见到了更好的运河,而且他本人也比隋炀帝有更好的运气,一帆风顺地活到89岁,是寿命最长的皇帝。“扬州的运河本身也记载了几位皇帝的功过是非,更像是无字碑。”

记者 陆康洁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新书《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2015年1月东方出版社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2015年3月7日《广州日报》:《仓央嘉措情史》挖掘“情圣”内心

广州日报讯(记者吴波)日前,《仓央嘉措情史》由人民东方出版社推出。仓央嘉措去世时只有23岁,可他遗留的诗歌有着非凡的生命力,至今还在传唱。这本书是著名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这是部关于爱的书,是洪烛从青藏高原采风带回来的作品,献给心中充满爱的人们。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优美优雅、大气磅礴。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

评知名诗人作家洪烛长诗新剧《白蛇传》

评论人:木兰小朵


诗人洪烛运用简洁又富有张力的语言,将古典爱情《白蛇传》翻江倒海推到现代舞台上,一首首叙叙道来,把个现代女子的心都写软了……

随着他一首首新白娘子的诗剧出台,我们眼前同时出现了一个叫洪烛的许仙,他身背青铜剑和长长的经卷,从那座忧伤的城市南京出发,穿越屈原的故里,到达繁华的京都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再游牧于西域,又侧回孔子时期,在杜牧的杏花春雨里,梦红楼,忆江南。

生命是道减法题,由重到轻,由繁到简,这是随着一个人的成长,思想的高度与纯度在修炼中不断提升,当复杂的事物被简化,简单的事物归于零,那么他的思想已接近了禅,他就接近了一尊佛,佛一个字都不讲,却能得到人们的信奉,因为人人都懂佛的意思,佛的意思就是众生的意思。

诗人洪烛的诗就接近了禅,简洁到老少中青都能读懂,并深入人心,他那把远古时代炼造的青铜剑,能够一剑穿过读者的心脏。他的诗看完第一遍,再读第二遍第三遍,又有新的感受新的想法,诗中的文字有很强的张力,即禅意广大。

诗不象小说与散文,大致的体栽相同,诗歌表达形式以前是随着朝代变迁而变更,现在是因人而异,不遵循千篇一律,使得诗歌有了更广阔自由的发挥空间,读者的眼界也跟着活跃起来,有些写作技艺高深的诗人赏诗偏向于高深的艺术效果,而诗人洪烛的诗是要写给广大读者去领悟的,不单单是写给诗人看。诗第一要入心,其二入情,其三入理,讲这三点,语言必须精炼,其次才讲形与巧。诗人洪烛的诗最大的优点就是入心,入情,入理,以攻心为主。把诗写简单,对于一位懂诗歌的诗人来说,其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他需要双向思维,顾此顾彼。如果将洪烛的文章作为现代中小学生的课间读本,我想一定很受欢迎,他将老子孔子的思想简单化地表达出来,且读起来很有趣味,对中小学生的语文学习会有很大的帮助。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
我在心中早就为诗人洪烛定了一个名:童话诗人!好象有说顾城是童话诗人,但洪烛这个童话诗人与顾城是有区别的,洪烛是将高深的古典文化运用现代语言通俗易懂地表现出来,象讲童话故事一样,语言简单而不枯燥,想象丰富,也不乏幽默风趣,读后哑然失笑,其中还包含许多意想不到的新思想新观点。

他的近期诗剧《白蛇传》,老幼皆知的故事,诗人从人物心理出发,刻画出多种故事情节和论点:爱是女人的必修课,女孩变成女人就得爱一次哭一回等等,由一部古代传奇爱情故事,打开一层层想象的翅膀,任人飞翔,每首诗连接起来后,古今穿越,千姿百态,柔情万种。

诗人洪烛的诗其实也有他的音乐韵律,请读:昆仑的仙草需要一个世俗的病人/于是你患了相思病/金山寺的钟声需要更多的听众/于是水涨了起来/断桥需要一把伞/于是下起了雨/我需要尽情地哭一次/于是你伤了我的心。(节选《白蛇传》是怎样炼成的。)情节渐渐推进,诗句平仄如微波,一起一伏,仙草和世俗,相思病与金山寺,水涨与断桥,伞和雨,反衬对比,情景交融,意象优美。

同时我们又在诗中体会到诗人的寂寞、忧伤、坚定、向前。一个在深夜的孤灯下独自写作的诗人,他的思绪要经过多少遍的伤痛、愈合。他把心掏出来,又装回去呼吸,为诗呕心沥血。西湖的每一夜又像是一千零一夜/我认识你时,又像第一千零一次相见/合欢花开了。开了又谢/花瓣落向水面,也有心跳的感觉/如果你还是看不见,就请闭上双眼/最美的事情,闭上眼才能看清楚 /最长的夜晚莫过于今夜/最长的路,莫过于绕着西湖走了一圈又一圈。 (节选《白蛇传·西湖初夜》)从诗中我们分明看到那一行行的文字是一行行的心泪,诗人,您受苦了。

又如以下这首诗不仅仅是写爱情,同时表达了诗人为了他热爱的诗歌,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白蛇传·白娘子》

没有谁见过我一千年前的样子

用了三十多万个日日夜夜

变成女人

既然选择你,就得放弃自己

只有我体会到了:脱胎换骨

不比改朝换代容易

善意的谎言,是忍住疼痛

蜕去的蛇皮。不,那是

一个女人的废墟

不是为了瞒着你,是为了欺骗自己

和你相遇,试着忘掉过去

终于知道什么是我最想要的

既然获得新生,就不怕死

既然想上天堂,就不怕下地狱

既然爱了,就要豁出去


读罢诗人洪烛博客中的一组组长诗,不禁要问:诗人,您这样苦行僧般长途跋涉,写出长江黄河一样浩长的诗篇为哪般?您看您披星戴月,风餐露宿,饱一餐饿一顿,剥削自己,喂饱诗歌。为什么这样傻呢?诗歌的本意是美好地生活,谁让您不爱惜您了?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

新浪微博,请大家关注我吧!http://weibo.com/hongzhublog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

@京东 :京东价22.60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

洪烛

我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
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北京:皇城往事》(《北京:城南旧事》姊妹篇)2015年1月中国地图出版社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北京:城南旧事》中国地图出版社
@京东 :京东价¥ 22.6 http://t.cn/RvITrzd

当当网:http://t.cn/RvkKjSJ

后记节选:地图上的北京

洪烛

2003年,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筹建北京市规划展览馆,我受聘为文案顾问,使自己多年来研究北京历史文化所做的知识积累得到发挥,同时又更全面地接触到有关北京的图文资料。位于北京前门东大街(老北京火车站东侧)的北京市规划展览馆,于2004年9月24日正式对外开放。展馆共分4层,分别以展板、灯箱、模型、图片、雕塑、立体电影等形式介绍、展示了北京悠久的历史和首都城市规划建设的伟大成就。
我荣幸地参予进这项工程,其原因又很偶然。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新华书店见到我的《游牧北京》、《北京的梦影星尘》、《北京的前世今生》等专著,很喜欢我的研究角度和抒情风格,想方设法通过出版社联系上我。一拍即合。那一年里,我不得不暂时中断诗歌创作,参加了一系列专题会议和项目研讨,撰写并不断修改着策划方案和各种文稿,周末经常带着几位助手加班,一直忙碌到第二年春天。虽然辛苦,但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武功”大增。我在此基础上酝酿升华,尝试用文化散文的笔法来重新审视、勾勒北京的轮廓及细节,便于当代读者了解北京的古迹与往事。
后来,我还连续几年为《北京规划建设》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开设个人专栏发表了一系列新作。每一期都有编辑的推荐语,譬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作者的眼中也有一千个北京。不同的是角度各异,互有倚重,相同的是老北京的沧桑厚重辉煌。规划、建筑界人士从专业视角对北京的精读细研,我们早已不再陌生,但作家眼中的北京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我们似乎并未熟稔。为此,我刊特刊登洪烛的系列篇章,以便让我们跟随作家洪烛一道走近北京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灵魂。”
北京旅游一直是世界热点,为展示人文北京,我还与李阳泉合写了畅销书《北京AtoZ》,一部北京文化词典,在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出版后,被新加坡出版公司购买英文版权,翻译成英文于2006年出版,全球发行。我的《北京的金粉遗事》由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推出后,台湾知本家出版公司购买了该书繁体竖排版权,2005年易名为《千年一梦紫禁城》在海外出版发行。

 

茶馆澡堂妓院曾是哪座名城“金字招牌”?(图) - 洪烛 - 洪烛
【内容提要】洪烛《名城记忆》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选取中国的十座名城和十座小城,层层铺开,娓娓道来。《名城记忆》旨在为中国的名城画像,为读者铭刻那些值得人回味与存留的诸多名城记忆,继承城市的内在精神,为城市的发展指引美好的方向。作品并不单纯地沉湎于怀念过去的辉煌,而是呈现出这些城市各种交错的画面,来体现在岁月的沉淀和历史的积累中所蕴藏的一种刻骨铭心的文化力量。在旧与新、过去与现在的对比碰撞中,引领读者穿梭于历史与现实之间,其深沉的笔调不仅浸染着这些古老名城历史的沧桑和沉重,而且渗透着作者对现实的思考和追求。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