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2016-01-02 12:38:00|  分类: 洪烛,历史,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旅行时与偶遇的金发女郎合影
【海参崴,中国失去的一座乐园。一纸《中俄瑷珲条约》,就把它连同海兰泡(布拉戈维申斯克)、伯力(哈巴罗夫斯克)、双城子(乌苏里斯克)等一大片国土拱手相让,清政府的一个毫不负责任的手势,给历史留下了沉重的隐痛。《瑷珲条约》,又称《瑷珲城和约》,是沙皇俄国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和清朝黑龙江将军奕山于1858年5月28日(咸丰八年四月十六日)在瑷珲(今黑龙江省黑河爱辉区)签定的不平等条约,该条约令中国失去了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约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把乌苏里江以东的中国领土划为中俄公管;黑龙江、乌苏里江只准中、俄两国船只航行。1860年订立中俄《北京条约》时清政府始予认可。海参崴这座城市的徽标是一尊树立在海湾、面朝东方的青铜狮子。基座上的铜牌镌刻着一行俄文字母,翻译过来就是:“控制东方”。这也是符拉迪沃斯托克这个地名的原意。符拉迪沃斯托克,是沙皇时代命名的,生硬拗口。所以我仍然把它叫做海参崴。海参崴是俄罗斯势力雄厚的太平洋舰队驻地,是一座世界闻名的不冻港,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它距我国边境口岸城市缓芬河230公里。1903年中东铁路通车后,以这条铁路线为纽带,绥芬河曾与海参崴、哈尔滨得到过同步发展。】

失乐园

       洪烛

【我们的失乐园】

   这是一座具有双重性格的城市。正如其在地理概念上的两个名字:俄罗斯人把它命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中国人则习惯地称之为海参崴。

   在这座类似于重庆的高低起伏的小山城里,沿着坡度构筑的楼房、街道、车站、港口、露天市场无不洋溢着欧洲风格,但是它郊外的原野、森林以及所有未被人为因素改变的自然景观都透露出东方的血统。所以我们只能凭借历史来判断它逐渐模糊的特征,正如透过其虚夸浮华的表象辨识另一座更为古老且朴素的城市。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前,这个地区是黄皮肤的,我们的祖先曾在这里刀耕火种、狩猎捕鱼,它的乳名“海参崴”,很明显出自于中国渔民的智慧。

   然而一纸《中俄瑷珲条约》,就把它连同海兰泡(布拉戈维申斯克)、伯力(哈巴罗夫斯克)、双城子(乌苏里斯克)等一大片国土拱手相让,清政府的一个毫不负责任的手势,给历史留下了沉重的隐痛。

   我在历史的隐痛中来到海参崴。我发现沿途的每一座城镇都曾经拥有过两个名字:我怎能不感到心疼呢?失乐园,哦,我失落的家园,失落的爱。

   作为游客,海参崴是一座让我心疼的城市。我在它退潮的沙滩上,能拾捡到各种各样的贝壳,却拾捡不到被沉没到底层的汉字,以及那份被劫掠的爱。今天它已是白种人的聚居地。

   因为黄皮肤的缘故,我必须持旅游护照才能在这片敏感的地域自由出入,虽然它的地貌以及记忆令我熟悉而亲切。

   我只能如此评价这座所谓俄罗斯远东最大的港口城市(俄罗斯远东最发达地区、滨海边疆区的州府):这是一座带有殖民主义气息的混血儿的城市。一座记忆力受到伤害的城市。

 

【鸟是没有国籍的】

   从绥芬河搭乘国际列车到俄罗斯对应口岸波格拉尼奇内(中国人称之为格城),只有21公里,却哐哐当当地行驶了两个小时。

   这一带边境线并非想象中那样密布铁丝网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它宽松得简直像不设防,只在原野上划出一道割去草木的防火带,标志楚河汉界。在其它动物、植物的概念中,国境是不存在的,正如读过的一首诗!鸟是没有国籍的,因而是真正的世界公民。

   从这个角度理解,至高无上的人类反而是最不自由的,更为可悲的是我们自己剥夺了自己最重要的自由。

   纵然人类也在呼唤地球村的理想,国境依然是人类社会自身无法消除的奇怪的产物,它不仅仅是地理概念,而且已深深烙印进人们的心里,构成笼罩住人类心灵的自由的阴影。国家、社会、种族、制度、历史、地理、战争与和平……

   边境线促使我联想到这么多。这究竟意味着文明的进步抑或退化呢?边境线以及国家本身,都是人造的,如同孩童搭的积木,在上帝(或自然之神)眼中,它是莫须有的,因而荒诞可笑。

   美无国境。爱无边疆。我是个诗人,不是政治家。诗人只对上帝负责(或服役于美神)。今天,一个诗人的幻想,像堂·吉诃德冲击风车那样,车轮滚滚、风驰电掣地跨越中俄边境……

 

【异国的忧伤】

   在格城换乘长途汽车,到海参崴约需4个小时路程。公路从市区穿过,路两边对应地呈现俄式的居民楼、商店、露天酒吧、带铁皮顶棚和水泥长凳的站台……

   给人造成的错觉:这座城镇(相当于我国地级市)是依据公路而规划并建立的。

   空寂的公共汽车站,只有一个金发少年坐在石凳上安详地读书。巨大的牛仔布行囊搁置在脚下。长途车在此不停站,他寂寞的身影从窗外一闪而过。

   我忽然有一种忧伤的感觉,仿佛偶然目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陌生人命运的横截面:乡村小绅士,你等的车什么时候才来?你的命运是谁安排的?又是谁安排我在此时此地与你擦肩而过呢?

   异国的天空,因为陌生而显得无限高远、神秘……因而旅人的心永远是敏感的。

 

【夜色中的精灵】

   海参崴濒临日本海。海湾叫阿穆尔湾。我投宿在离海不足100米远的阿穆尔饭店(一个冲刺就可以下海了)。站在客房的阳台上,海风挟带着咸腥的水雾扑打你的脸。低空掠过的白鸥简直俯身就能拾取。脚下就是被夜色同化的礁石、水泥跳台,霓虹灯光照映出沙滩上陈列的躺椅和情侣散步的剪影。

   夜色使我看不见浅水处夜泳的人们,却清晰地听见他们的笑声,仿佛一群隐形的精灵在空气中游泳。

   更远处是港口军舰密集的灯火。而星空则像一个更为庞大且辉煌的舰队。

   我搭乘通体透明的电梯往顶层的赌场去.在钢铁轮轴的嘎吱运转声中,我似乎也作为一个闪光点向星空靠近,如果脚下的夜色中有一位匿名的观众的话……

   住在这临海而筑的异国饭店里,太像一个被放大了的豪华的梦境。我确实在不少欧美电影里欣赏过类似的画面。但我今天偶然进入这个梦境了。

   我爱海参崴,以及它那带有神秘游戏氛围的夜晚。

 

【繁华的节日】

   抵达海参崴的第二天恰巧是俄罗斯海军建军300周年纪念日。海参崴是俄罗斯势力雄厚的太平洋舰队驻地,为庆祝建军节,一整天都有实弹演习,晚上还由岸上部队和舰艇上同时发放礼炮、焰火。

   全城放假.居民们倾城出动。拥挤在绵延的海岸线上,观看舰艇编队及登陆表演。很少能见到如此繁华的节日:海面上千舟竞发、炮声隆隆,环城的沙滩上万众瞩目、歌舞升平。

   指挥台就搭建在阿穆尔饭店旁边,饭店前面的海滩上停泊着一艘登陆舰,不断吞吐着装甲运兵车和顶着炮台的机关枪声冲锋的陆战队员……

   军事演习,是为衬托和平或保护和平而模拟的战争。战争就在我的身边发生,士兵是严肃的,而观众则是诙谐而轻松的。一场戏剧化的战争,就像一群孩子玩打游击的游戏。令人啼笑皆非。它与真实的战争最大的区别在于:没有恐惧感。

   而真正的战争会使人触目惊心。我不太喜欢这样的气氛,索性离开饭店的看台,步行到海滨街道拥挤的人群中去。哪怕仅仅为了看看金发碧眼、美貌倾城的俄罗斯女郎。

   当冰肤玉骨的女人携着诱惑的香水味从你眼前走过,她对你精神的冲击力不亚于一艘威风凛凛的军舰。

   你会不由自主地感叹:生活是多么美好呀!女人真是这个世界上富于和平主义的动物,使男人的精神世界忘却功利、渴望温柔,化干戈为玉帛……

 

【我的“罗马假日”】

   我在这样的心态中认识了奥丽娅。

   在阿穆尔饭店人来客往的大堂,当她和女伴像两位从彼得堡来度假的伯爵小姐一样从旋转楼梯上下来,我就发现了她。

   我痴痴地看着她的一颦一笑,她发现了,也饶有兴味地关注着我。那一瞬间我痛恨人类语言的隔阂:我不会俄语,而有些感觉如果用手势表达又过于冒昧……

   我们就这么对视着(也许只是瞬间)。忽然,就像接受了上帝的启示似的,我对她笑了一下。

   她感受到了,一边兴奋地跟身边女伴低声说了句什么,一边回报我一个美丽得像阳光的微笑。中间的冰山熔化了。

   没有语言的沟通。我们仍然达成了交流。我无师自通地掌握了人类感情最原始的交流手段:微笑。一种暴露心灵的微笑。

   那一整天我觉得阿穆尔饭店充满了人情味。

   第二天我在所有的楼通里来回走动着(像一个为美而巡逻的哨兵).为了再次邂逅她。果然,当我再次对她微笑的时候,她认出我了,并且停下脚步和我打招呼。

   我用英文课上学的日常用语问她的名字,她简洁地回答。“奥丽娅。”

   奥丽娅,一个在遥远的俄罗斯用蓝眼睛对我微笑的姑娘。她帮助我学会了哑巴的爱情。正如海参崴的大海,其景观与我在中国青岛、连云港、湛江等处见到的大海,是没有区别的,人类的感情也是没有区别的。大海都是蓝色的,海水都是咸涩的,潮起潮落,如同人类的心跳与脉搏。

   我就这样记住了奥丽娅的蓝眼睛,在万古不变的海边。

   大海是地球的蓝眼睛。奥丽娅,你的蓝眼睛是我的海洋。在你的眼波里我怀疑自己前世一定是个水手。一个哑巴水手。但我的眼神与手势能比语言更精确地表达这一切。

   你是我在俄语的海洋里遇见的一条善解人意的美人鱼。我划动着微笑的桨向你靠拢。我靠近你就等于在靠近海参崴的美神,如同特洛伊的海伦。我不是那远古的盲诗人,也不是现实中的异族王子,我仅仅是个为美而流浪、为某个梦而上岸的水手。

   夜空升起的节日焰火,同时映红了你我的脸。因为你的缘故,我加倍地记住了海参崴,它那从市中心穿过的哐当作响的童话般老式有轨电车,它那总是停泊着新旧船只、仿佛永远作为电影布景的不冻港口,它那有鸽子与青铜雕像的战时纪念广场,以及街边数不清的遮阳伞、喷泉、冰淇淋摊贩……

   你是我的俄罗斯公主,陪伴我在海参崴度过了戏剧化的“罗马假日”。海参崴,一位过客心目中最难忘的“罗马”。

   奥丽娅,在全市制高点的那座山坡的教堂里,在祈祷的人群里,你教会我怎样画十字。在胸前画一个十字:上帝保佑。上帝保佑我们相遇,并且保佑我们的离别——离别之后还有缘重逢,即使无法重逢,也不会忘记……

 

【东方不败】

   这座城市的徽标是一尊树立在海湾、面朝东方的青铜狮子。

   基座上的铜牌镌刻着一行俄文字母,翻译过来就是:“控制东方”。这也是符拉迪沃斯托克这个地名的原意。

符拉迪沃斯托克,是沙皇时代命名的,生硬拗口。所以我仍然把它叫做海参崴。我永远把它叫做海参崴。

   我在那尊狮子雕塑前走动着,想起了历史课本里疼痛的海参崴。我看见有两个学龄前儿童正骑在狮子背上玩耍、拍照留念。狮子纵然凶猛,但天真烂漫的孩子正骑在它的头上。它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本了,退出了历史舞台。

   而东方是不死的,它的海洋、山峦、平原、田亩、人民乃至它的灵魂、它的现实,依旧生气勃勃。

   我庆幸于自己是一个东方的行吟诗人。我为抒发它的记忆和它的幻想而存在。东方不败。

 

【背景】

   海参崴是一座世界闻名的不冻港,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它距我国边境口岸城市缓芬河230公里。1903年中东铁路通车后,以这条铁路线为纽带,绥芬河曾与海参崴、哈尔滨得到过同步发展。

   绥芬河市处于东北亚经济圈的中心地带,是目前中国通往日本海的唯一陆路贸易口岸。

    通过海参崴等港口,海运可直达日本的横滨、新泻港,韩国的釜山港,朝鲜的清津、罗津港,客观上形成了连接中、俄、日、韩等国家和地区海陆通道的关结点。

   我这篇带有浓烈主观色彩的游记,就是回国后在绥芬河写下的。我坐在绥芬河、坐在祖国版图边缘的客栈,用心灵的望远镜眺望,眺望海参崴……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俄罗斯,美女像坦克一样昂首挺胸的国度

洪烛

美国诗人鲍勃·迪伦创作过一部叫《无数金发女郎》的歌集。甚至全面记录六十年代美国文化的《伊甸园之门》,也未能忽略其人其书的存在:"深受金斯堡的风格及其愤怒和柔情的影响,描述了千变万化的梦幻世界。"没有读过原书,却深深记住了这个惊世骇俗的标题:无数金发女郎-——作为世界的象征,在前后左右来回走动着,简直无法猜测她们究竟是幻影还是实体。她们既像是淋漓尽致地展览女性美的群体,又像是同一个人的化身,或者说在无数面镜子中的反映。
我从黑龙江省绥芬河市搭乘数小时的火车,就到了俄罗斯境内。在海关的窗办理入境手续,一位穿银灰色制服的金发女郎抬头深深打量我一眼(为了核对照片),随即在旅行护照上盖了个戳。这是我越过国境线后遇见的第一位金发女郎,她给我放行了。当天晚上我投宿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阿穆尔宾馆邻海,透过窗玻璃我隐隐约约看见有许多穿着鲜艳泳装、在沙滩上嬉戏的异国女子(像一个华丽的梦境),她们那海妖般放纵的笑声使我彻夜难眠。我不得不以希腊神话里的奥德修斯自况了。我在考虑是该往耳朵里堵上蜡呢,还是索性将自己捆绑在桅杆上?冒险有冒险的乐趣,冒险也有冒险的痛苦。可以理解,那毕竟是我第一次出国,是我在别人的国土度过的第一个夜晚。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第二天恰逢俄罗斯海军建军节。作为其远东第一大军港的海参崴,也将有舰队举行实弹演习。全市放假三天,因此居民们倾城出动,全聚集在海岸线上翘首以盼。我也去凑热闹了。我在海滨大道的熙攘人群中缓慢地行走着,三步一回头,五步一驻足,目不暇接:前后左右,远处近处,有无数的金发女郎。我不由自主想起了鲍勃·迪伦的歌集,他的描写一点也不夸张。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俄罗斯女郎的美丽举世闻名。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算是领教了。当众人都在专注地眺望远方的炮舰,我却忙于偷看美女。可见我是个彻底的和平主义者,对战争一点也不感兴趣。我渴望的是:让世界充满爱吧。让美女们代替坦克与军舰,来接受检阅。我听不见海上轰鸣的礼炮,只听见了自己激动的心跳。我就像一位爱美成癖的间谍,微服私访,刺探着美学的情报。有无数的金发女郎值得我欣赏,我哪有心思去关心别国的军备?冷战早已结束了。令我眼花缭乱的金发女郎们是和平的象征。

在金发女郎的簇拥下。做个中国式的柳下惠是很难的。至少你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你的心也像不听话的士兵。咚咚乱跳。在对属于全人类的女性美表示惊叹。不管对于哪个国家或哪个民族来说,赞美者都是应该受到欢迎的。俄罗斯女郎对这类赞美已习以为常了,她们在回忆中会报以微笑。微笑使她们更美!我见到的都是微笑的金发女郎。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我曾经在几座著名的建筑物前,作为旅游者邀请过路的美女合影留念。无一遭到拒绝。我是勇敢的。她们也是礼貌的。双方友好地出让并交换了生命中的一个瞬间。金发女郎也有着一颗不至于使我感到陌生的心。

应该说,俄罗斯之行使我大饱眼福。除了充分地浏览异国的山河、城市、风俗之外,最难忘的还是那些美丽的金发女郎。那无数的金发女郎,使我的旅程像万花筒一样摇曳生姿。

见惯了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佳丽,蓦然目击到金发碧眼的白种女人,确实容易惊为天神。不管这是人种上的差异还是文化上的差异,这种惊讶的心情应该是可以理解的。美是有丰富性和无限性的。而爱美是人的天性,与其相比,国籍都属于后天的。在公认的美面前,人啊,大可不必做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老了的时候会遗憾的。美是人类共同拥有的财富,是没有国境线的。

在我这个行吟的东方男人眼中,邻国的金发女郎,都像是画中人。在上帝的调色板上,我和她们的皮肤、头发、眼睛乃至灵魂,被赋予了不同的颜色。这也是我对她们感到既神秘又亲切的原因。俄罗斯之行,无异于观摹了一场露天的欧洲时装表演。无数的金发女郎,拥有模特般的身材,和女神般的容貌,无意识地向我展示着异国的风情。值得庆幸的是:作为一个亚洲的诗人,我并没有失去赞美她们的勇气。如果对这些迎面走来的金发女郎都熟视无睹,还算什么诗人?或者说得更极端点,还算什么男人?

我出国没有其他目的,不是为了留学、探亲或做生意,只是为了看风景,而美女是风景中的风景。回来后我自豪地说:我访问了一个拥有无数金发女郎的国家!山川草木都大同小异,我只记住了那些欧式的建筑物和金发碧眼的女郎。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洪烛畅销书《仓央嘉措心史》《仓央嘉措情史》,参加中央民族歌舞团《仓央嘉措》舞剧展览。2015年12月19-29日在民族剧院二层进行题为《寻找仓央嘉措》展览。12月27-29日在民族剧院首演《仓央嘉措》舞剧。

洪烛《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东方出版社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2015年3月7日《广州日报》:《仓央嘉措情史》挖掘“情圣”内心

广州日报讯(记者吴波)日前,《仓央嘉措情史》由人民东方出版社推出。仓央嘉措去世时只有23岁,可他遗留的诗歌有着非凡的生命力,至今还在传唱。这本书是著名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这是部关于爱的书,是洪烛从青藏高原采风带回来的作品,献给心中充满爱的人们。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优美优雅、大气磅礴。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10月17日,著名诗人洪烛应邀来陕参加“新丝路新诗路”长安场畔诗会(何双/摄)

你可能去过北京,到过故宫,但你不一定听说过他笔下皇城的那些往事段子。你可能唱过汪峰的《北京北京》,你可能读过老舍笔下的北京,但你不一定触摸过他对北京的拳拳深情。你可能被他书中那些历经沧桑的皇宫王府、古墓名陵所吸引,你也可能沉湎于他文字中再现的众多王公贵胄、才子佳人的幽谧往事。本期新华社客户端《书香》栏目特荐著名作家、诗人洪烛新作《北京皇城往事》,带您一起穿越时空,寻根帝都。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北京在世界名城中排名第几?

“我曾经是长安街上诗歌的浪子。杜牧有他的扬州梦(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我则有我的北京梦。我的北京梦做了不止十年。北京是我的梦乡,我诗化的乌托邦。”

在《北京皇城往事》的后记中,作者洪烛将自己形容为“长安街上诗歌的浪子”,他深爱北京,深情地称北京为自己“诗化的乌托邦”。正是由于诗人坚定的精神立场,才有了畅销书《北京城南旧事》,继而又有了现在的新书《北京皇城往事》。

作为姊妹篇,《北京皇城往事》的问世,为读者探寻尘封于历史中的老北京提供了浪漫的注释。北京,作为燕辽金、元明清的都城,三千年来处处都弥漫着神秘、优雅的皇都气派。它的历史地位,不言而喻。

北京在世界文化名城中排名第几?青铜时代的北京、黑铁时代的北京、白银时代的北京、黄金时代的北京又各自诉说着怎样的历史?跟随洪烛的脚步,徘徊在历史现实间,你一定会在阅读中找到答案。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乾隆为何把香妃金屋藏娇?

“香妃是乾隆的爱妃。乾隆一生,先后封有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常在,共41人,仅次于康熙的后妃人数(55人)。香妃在其中地位不算是最高的,却是最受宠的,至少是最出名的。乾隆50岁以后选进的12位妃嫔,大都是13岁左右,最大的也不超过19岁,惟独香妃入宫时已是26岁,属于特例吧。”

相信看过电视剧《还珠格格》的人,对香妃印象一定很深。剧情发展到香妃病殁时,她在红木雕花的床塌下合拢眼帘,身体散发出一种异香,吸引了成千上万只蝴蝶联袂飞来,蜂拥进绣房,在半垂的纱帐里翩翩起舞,仿佛为她举办了一场既凄婉又华丽的告别仪式。

历史中的香妃又有着怎样的命运呢?作者洪烛通过圆明园中的一处建筑,联想到因民族战败而被掳入深宫的香妃。乾隆对这位女子可谓宠爱有加,还特意为她盖了座“望乡楼”,供她在这座豪华的高塔里居住并眺望远方。因担心她思乡心切,乾隆还特意在楼对面建成了一座既有清真寺、又有密集的突厥人帐篷的穆斯林村寨。这样香妃就能听见窗外熟悉的乡音。

然而,用心良苦的乾隆并没有获得美人芳心。最后,香妃还是寻找机会自杀了,以保持对故国与爱情的贞操。故事讲到此,未免让人叹息。作者最后总结道:“美,在那个时代,也是件很残酷的事情。”

作为著名的古都,无数的王公贵胄、才子佳人曾在北京驻留过,历经沧桑的皇宫王府、寺庙碑塔、城楼戏园、古墓名陵,星罗棋布,构成一笔令人抚今追昔的文化遗产。在《北京皇城往事》一书中,洪烛在描摹众多名胜古迹、历史人文的同时,捕捞起很多被历史尘封的脚印和遗落在民间的故事,读起来趣味横生,同时发人深思。

“京华风物迷人眼,皇家往事惹人醉。”对洪烛而言,北京并不是他的第一故乡。然而,这个生在南京,学成在武汉,工作在北京的“诗歌浪子”,却用自己诗化的想象,描绘出一个老北京的形象,写出了“老舍没见过的另一半”。他说:“我比王朔年轻,可我偏偏对自己没见过的东西也感兴趣。我是作为年轻的‘外来户’写老北京的,写比老舍写的还要老的老北京。老舍笔下的只是清末民初的北京,我最远的写到了燕都,写到辽代开挖出‘三里河’的萧太后。”

事实上,写北京的作者很多,尤其是以小说和散文的形式。然而,以“写诗出身”的洪烛,却用“理想主义来写”,写出了一个既浪又古典的北京。从而为读者做了一回地理历史与人文文化的双重导游。(栏目主持人:何双)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为新华社客户端《书香》栏目题词

 

 

作者简介

洪烛:原名王军,现任中国文联出版社编辑室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被《女友》杂志评为“全国十佳青年作家”;曾获徐志摩诗歌奖、老舍文学奖散文奖,央视电视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萌芽》文学奖及《中国青年》《诗刊》《星星》等奖项;2012年入选博客十年“影响中国百名博客”。

出版作品有:《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北京:城南旧事》《名城记忆》《仓央嘉措心史》《闲说中国美食》等数十部。《中国美味礼赞》《千年一梦紫禁城》《北京A to Z》等,在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分别有日文版、韩文版、英文版及繁体中文版出版。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来源:新华社客户端(陕西)

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

@京东 :京东价22.60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洪烛

我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