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转载]新归来|世界诗歌日:奉献65位诗人处女作(四)  

2016-03-26 22:32: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克按:2009年前的“归来者诗人”概念系洪烛首先提出,出版过“归来者”诗丛及一期民刊等,一些诗人评论家评论过归来者诗人,新归来诗人博客里均有这些资料。但是,“归来者诗人”与1980年前后艾青、绿原等“归来者”诗人的史实重复,两者容易混淆。2010年起由沙克等诗人使用“新归来诗人群”感念,2011年开设“中国新归来诗人”博客,开始了新归来诗人群的丰富历程。这个群体由于是在70年代末及80年代开始诗歌写作与发表,注定他们以60后、50后和70后诗人为主。

[转载]新归来|世界诗歌日:奉献65位诗人处女作(四) - 洪烛 - 洪烛

中国新归来诗人联盟

世界诗歌日:奉献65位诗人处女作(四)


    沙克按:2009年前的“归来者诗人”概念系洪烛首先提出,出版过“归来者”诗丛及一期民刊等,一些诗人评论家评论过归来者诗人,新归来诗人博客里均有这些资料。但是,“归来者诗人”与1980年前后艾青、绿原等“归来者”诗人的史实重复,两者容易混淆。2010年起由沙克等诗人使用“新归来诗人群”感念,2011年开设“中国新归来诗人”博客,开始了新归来诗人群的丰富历程。这个群体由于是在70年代末及80年代开始诗歌写作与发表,注定他们以60后、50后和70后诗人为主。

————————————

 

[沙漠雨季]

阿毛/

 

知道这世界从没有停止过向往

于喧闹中,你总能觅得一片幽静

想象沙漠如想象盛开蓝百合的海

思绪便不会如海市蜃楼般的

来去匆匆

 

一阵风铃飘过思绪的原野

蒲公英轻扬着

开始漫步沙漠

花絮干燥如旱季的风

 

只有你的想象如江南的梅雨

细腻而清新

沙漠因不枯的想象

湿润而丰腴

———————————

(组诗《情感潮汐》选一,原组诗在1988年的武汉地区高校五·四诗歌大赛中荣获一等奖,刊发于 1988618日《武汉晚报》周末刊)




[]

陈衍强/

 

你吃老酸菜的奶凝成我

男子汉黧黑而健壮的雕像

 

挑日月的扁担压塌了你的肩膀

枯黄的包谷叶消瘦了我的童话

 

灶边,我趴在你酸痛的膝上

凹陷而天真的瞳仁追逐

最后一缕炊烟溶进淡淡的晚霞

 

在这夜露后爬起的晨曦中

你终于找回夕阳下丢失的寓言

于是,我扶着梨

从初醒的地平线上骄傲地划过

老牛的蹄韵,把优美的诗行

写进封冻的幻想

 

妈,秋风拂去了你眼帘的黄昏

你的粗布大襟衣和白帕,被雨丝

装点出记忆、忙碌和善良

 

光阴又旋转着,推动古老的石磨

碾出我属于你的遥远的歌

————————————

(原载《青春》19845月号)




[浪漫]

陈泰灸/

 

以季节为界用兰色渲染情绪

流言为凭柳枝也能吊死一个哲理

眼泪泛滥 宣告灰色结局

山外有山太阳终于翻过一颗头颅

远方有海俏立于双梦之间

长发吐出葡萄味吸引异性

心灵早己是一片沼泽

风将希望吹落

死水里萌生出寂寞

抱紧空旷抱紧远去的脚步

芦根是桨荷叶是船猫头鹰轻啼代表鸽哨

远古 这里可能有棵榆树

于是河道干涸 目光与目光绞接

用路的形象逼我无从选择

——————————

(写于1981年,首发于民刊《甜草文艺报》,后收入诗集《感受幸福》出版)



[让儿作你的诗眼]

王晓辉/

给你写诗

知道你无法读懂

你和七弯八拐的文字没缘

妈妈

 

你也在写诗

我用笔

你却用全部赤裸的心

唤醒我的时候

清晨的阳光

是你送给儿的美妙题记

妈妈

 

我入梦的时候

你还蘸着月光

写下最温馨的祝福

妈妈

 

看我长成临风挺立的树

你的笑容在蓝天下灿然发表

让儿做你的诗眼

行吗

妈妈

————————————

(发表于199110月《名城文学》)



[照相馆] 

冯光辉/

 

唐山的新华路

有一家照相馆

那里是我们战士星期天的集合地

没有嘹亮的起床号催促

没有首长点名谁到没到

也没有午饭前激昂的军歌

红色的日历下我们都去集中

 

集中去向爸爸妈妈报到

集中去向初恋的人报到

一寸的两寸的黑白的彩色的

无数的照片像领章帽徽闪烁四方

 

后来,路牌倒塌了

照相馆倒塌了

我们穿着黄色大裤衩

奔波在废墟之上

照相馆里掩埋的相片

谁都没有救出一张

 

那晚,是无数的领章帽徽

重铸的照相馆

————————————

1977.6.28.唐山大地震周年祭

写于唐山黑沿子52830部队65分队



[渔灯]

李静民/

 

我无法让心平静地无视你

华灯下的渔灯像麦种的光

俯首倾向河流  在那里

渔业踏浪而行  擎着内心的光明

寻觅鱼跃的幸福  在那里

夜色盘膝而坐  听你歌唱

光焰的声音轻细坚定

能否打动上苍  走下至高的星座

 

体味你彻夜不息的内心

被光呈现的业的操作和牺牲

和渔夫  渔具  灵魂及帆一起

风雨同舟  互称姐妹与兄弟

双手相握  诉说经过黄昏等候澄明的心情

夜呵  激动时请启动新月之门

安抚踏浪的心灵

安抚灯芯由长而短的心情

————————————

灯罩已碎  划出的血流过我

最初的疼痛到何时

结束最后的隐忍

灯油被浊  像世俗之声响彻夜晚

谁能惊醒月的守门人交出钥匙

让他圆寂月后  让她携光而来

盘膝业的身旁  看看渔夫和灯

是怎样生活与劳作

———————————— 

(原载1991年第10期《诗歌报月刊》)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李静民



[花瓶]

倮倮/

 

我失手打碎了

你最喜欢的那只花瓶

 

从此一朵花的惊叫

常在半夜把我吓醒

 

我千方百计弄来了

一只一模一样的花瓶

 

我看见你眼睛里

掠过的惊喜,像一朵重新绽开的花朵

 

再次见到这只花瓶时

它却蒙上了厚厚的灰尘

————————————

(原载《青年诗人》1996年第4期)1992年学生时代的倮倮

 

 

[偶像]

古岛/

            

从童话到童话

多少次塑起心中的偶像

又多少次将它们一一推倒

未知圆在渐渐扩大

最后只剩下一只白鹭

茕立于那片举世皆羡的风水地

几年几月又几日

只剩下你

站在自己划定的圈子之内

成为一座

偶像

————————————

(1987.3.14)



[寻人启事]

荣荣/

 

他有一睑的忧郁

他有棕黑色的眸子是忧郁的/

    抿紧的嘴唇是忧郁的/他的

    衣襟常常旋起风/旋起旷野

    十一月的气息/他的背影山

     一样沉默

他有最寂寞的年龄

他能看岀树与树/花与花/草与

    草的不同/他能在人群中一

    眼瞅住我不放/他是强有力

    /他的微笑是苦李子味的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

    的名字一定也寂寞/寂寞得

    好听

在另一世界里我们就约好了的

我一直在苦苦寻找他

他也一定在苦苦寻找我

————————————

(原载19873月《文学港》)

 

 

[格尔木以西]

郭建强/

 

格尔木以西

金黄的阳光葡萄般饱满

落地,凝成坚实的沙粒

在眼瞳和脚下滚动

空气极度纯净,身在其中

仿佛是在一面镜子中穿行

人无法穷尽它的深处

但能看到比鸟翅更远的地方

我心绪平静

虽然迈动左腿和右腿

都牵痛长途的疲惫

却并不企望骆驼或雨

 

199110月写于复旦大学南区研究生院,刊于1992年第8期《青年文学》)

 

 

 

 [我是海滩上得砂金]

柳风/

 

我怀有一个光明的期待

我知道真正的幸福是献身

我知道有一天

我也要化作一片淡云

 

许多夜晚的星星

许多白天的阳光

许多夜晚的波峰

许多白天的征帆

使我从幻梦中欠起身子来

在漩涡的阵容里翻滚

在曲折的历程上激进

我感谢海啊,感谢波浪

它使我脱泥而出,光彩照人

大海的咸涩,是我激动的泪

我身上的光亮,是太阳的微笑

留在时间海洋上的红晕

 

我期待一个属于我的梦

让那踌躇的脚步远去

我知道淘金人正带着什么

向我走来,那是

我要让生命庄严地走进

一个全新的地方

————————————

1981年创作,1982年发表)

 

 

[超越阳光] 

阮克强/(美国)

 

我静下心来渴望超越阳光

我从各种方位观察到我的生命曲线很粗糙

这原本不是秘密,下雨时我曾经暴露全身

当然有一种微笑仍很干燥

把想象搁在石头上死亡就异常地美丽

我于是在阳光中躺倒

让它神秘的纤手梳理着往事

我的双足敲响土地

感受一种孤独

或者一种温柔的留恋

这样的时刻很多树木已近疯狂

它们祈求的手掌深入土层

挖掘我膨胀的人生

我的五指穿越丛林随意地握住岁月

把某个世纪的疤痕盯视(那深刻的疤啊)

设想春天,设想青草爱情般泛滥又枯萎

设想流浪的兽群平静且淡漠

设想蓝色风吹落了红果和星球

设想几度的颓败之后

我依然驻在树弯上,用怪诞的钢琴指法

叮叮当当地

——————————

(写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曾在《诗歌报》首届探索诗大奖赛中获奖并被收入获奖诗集《盗火者》)

 

 

[]

赵永红/

           

太阳仿佛就歇在那座山岗

有一双手推了推我

 去吧

 

道路似干涸的河流

蜿蜒着,无终无结

我像小小的航船

颠荡着  有桨无柁

 

走吧,还等什么

一个声音说

似乎来自天上

似乎响自心窝

 

但是谁支配着我

 

声音被天空吞没了

回答只有沉默

道路依旧干涸着

没有波涛却充满诱惑

———————————— 

(原载1989年《宁夏青年报》)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