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2016-03-08 18:15:00|  分类: 洪烛,历史,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赫本啊赫本》 新星出版社

【全世界哪部爱情电影最经典?我推荐《罗马假日》。你呢,你推荐哪部爱情电影?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

 赫本为何是好几代中国男人的梦中情人?

     洪烛

有一种爱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但依旧美丽。或许,真正的爱情都是不考虑后果的,是瞬间的事情,具备着花的品质,该凋零就凋零吧,只要开放过就好。然而一旦把它最辉煌的瞬间保留下来(通过记忆抑或艺术作品),我们会诧异地发现:它其实已达到永恒的境界。相反,许多现实中的人们即使巧妙设计、苦心经营,也常常跟永恒相差一步之遥,甚至擦肩而过。

爱情并不仅仅给我们的日常生活制造了浪漫,记忆才是它最大的造化。它在记忆中活着,哪怕当事人早已分手,早已衰老。我们可以断定:这一段爱情并没有死亡,只不过迫于诸多限制换了一种方式存活,生命力依然在回忆中延续着。这样的爱情简直是一件艺术品:虽然遗留有大量空白,其实比许多在现实中维持着、但早已失去了推动力的婚姻还要丰富。

什么才是爱情的结果,仅仅指婚姻吗?仅仅指天长地久相厮守?假若这样的话,诸多经典的爱情将被开除出局,譬如《罗马假日》、《魂断蓝桥》,以及综合了它们的影子的《廊桥遗梦》,直至人鬼情未了的《泰坦尼克号》……在我眼中,能够拥有一段完美的记忆的,已经堪称是终成善果的爱情了。别管它的过程多么短促。

在过程的短促方面,谁能够跟《罗马假日》比呢?它仅仅是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也仅仅是一个男人一生中的24小时。然而当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一生中最宝贵的24小时重合在一起了,却创造了永恒。

对于那些因为爱情而相伴终生的幸运儿,可以按老习惯称之为美满的夫妻。

对于只能相互拥有24小时的这一对男女,我们只能含蓄地称之为情人了。幸好,并没有谁觉得他们真的不幸。羡慕还来不及呢。他们轻而易举达到了令世俗我等望尘莫及的最高境界。

大家已习惯了根据维持时间的长短来命名“金婚”、“银婚”、“钻石婚”;但这一对度假的青年,仅用24小时就打制出钻石质地的爱情,丝毫不显得逊色。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他们同样也是深受爱神佑护的幸运儿。他们的爱情只能在回忆中反复重演,但也将持续得跟分别后的余生一样漫长。

有一种情人是不可能结合的,因为清规戒律、门第观念抑或战争、灾难与死神的重重阻挠,但他们依旧有相爱的权利,回忆的权利。譬如《罗马假日》里的这一对,无力打破现实的制约,只能在内心深处保守这个秘密。秘密的花,有时比公开的果实还要缠绵悱恻。

有一种爱情是为分离而预备的,如同米兰·昆德拉所说“为了告别的聚会”,但依旧美丽!

奥黛丽•赫本是好几代中国男人做过的梦。她是因为那部电影《罗马假日》而被梦见的。必须承认,她也曾经是我的梦中情人。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是高中生的我,在南京新街口的大华电影院看了《罗马假日》,仿佛一下子懂得了什么是爱情。我是按着《罗马假日》的标准来理解并要求爱情的。爱情就该是浪漫的,超凡脱俗的,刻骨铭心,而又无怨无悔。从这个意义上讲,赫本不仅以那张堪称完美的脸蛋成为我的梦中情人,更是我的启蒙老师,教会了我怎样在世俗生活中保持对爱情的想像,甚至把它当作宗教来信仰。前几天,收到蒋一谈新出的小说集《赫本啊赫本》,既觉得突然,又不无熟悉之感。赫本啊赫本,这是一种似曾相识的呼唤。至少,它曾在我内心响起过。

看来,与我属于同一代人的蒋一谈,也做过这个梦的,甚至可能做着这个梦长大的。不,他还把这个梦给做大了,写了一部以赫本的名字作为书名的小说集。而且添加了巨大的感叹——赫本啊赫本,就像呼唤久别的情人。《赫本啊赫本》的出版日期是2011年5月4日,这一天是奥黛丽•赫本的生日。蒋一谈《赫本啊赫本》特意选择在奥黛丽•赫本生日当天出版。不仅如此,他还选择了赫本饰演《罗马假日》安妮公主的照片作为封面。那简直是蒙娜丽莎的现代版。沉浸于罗马假日浪漫爱情的赫本,用嘴唇抿住笑意,可微笑还是从眼睛里流露出来了。这跟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耐人寻味。似乎还隐藏着更多与青春相关的秘密。既有对爱的回忆,又有对爱的憧憬。

通过蒋一谈新书封面重读赫本的微笑,远去的罗马假日又回到我眼前,那一对邂逅的青年男女似乎仍在广场与街道上漫步,就像在云中漫步一样潇洒,根本不知道离别就要到来,离别已经到来,甚至连离别已成了往事。我不禁一声长叹。既是为他们一日长于百年的故事而叹息,更是为自己的青春无故事而叹息。赫本啊赫本,这个世界上,爱不是万能的,可没有爱是万万不能的。光有爱是不够的,可没有爱是远远不够的。

蒋一谈用新书封面上的赫本头像,为自己的梦做了广告。不,为我们这一代人的爱情梦做了广告。虽然这个广告做得有点晚了,因为我们都不年轻了,但毕竟证明我们曾经年轻过。

更重要的是,它还证明赫本依然很年轻,依然在微笑。我们忘掉赫本已于1993年死去。忘掉赫本即使还活着,也该82岁了。她仿佛还活在遇见美国记者派克的那一年,活在饰演《罗马假日》时的年龄,刚刚二十岁出头。她永远只有二十多岁,想老也老不了。看着她那年轻的微笑,我们也不禁微笑了。既然蒋一谈和我仍然承认赫本是心中的偶像,说明我们还是相信她的,还是相信爱情的。相信她的存在就是相信爱情的存在。相信爱情的存在,罗马假日才充满无限的可能。虽然我们并不年轻了,可相信爱情的人,老又能老到哪里去呢。

我不知道现在的80后,90后,怎么看待爱情?他们爱不爱看《罗马假日》这部老电影?是否相信罗马假日会变成真的?也许,爱情这个词在他们眼中就跟那部黑白电影一样老掉牙了?可像蒋一谈和我这一代人,即所谓60后,经历过八十年代理想主义的洗礼,追求人生的辉煌,此心屡遭挫败,却不肯泯灭。年轻时中过爱情的“毒”,不甘于平庸与世俗,认定天上一日胜过人间一年,虽然罗马假日可遇不可求,却难以抑制向往之情。恐怕正是由于内心深处对伟大,浪漫,光荣,成功等大概念旧概念残存着向往,即使已步入老男人行列,心理上仍是个老男孩,骨子里仍是理想主义者。赫本啊赫本,无形中成为我们爱情理想的形像代言人。爱情就该是放假,就该是光荣日,就该是亲手打造的神话。就该是天上一对人间一双,“东边我的美人西边黄河流”。

当然,《罗马假日》的伟大在于超越了私奔,赫本的微笑灿烂之余不无沉重,因为重新扛起了公主的责任。《罗马假日》不是甜品,而是五味俱全,尤其揭示了爱情可能遇到的残酷,可能带来的残酷。蒋一谈真正读懂了《罗马假日》看透了《罗马假日》,他在《赫本啊赫本》这篇小说中,展现的是比《罗马假日》更加残酷的爱情,或者说他想把爱情的残酷挖掘到极致。为了烘托两个人的爱情,背景是两个国家的战争,中国与越南的战争,乃至更遥远的美国与越南的战争。而线索是刊登着赫本照片的1950、1960年代的美国杂志,被从大洋彼岸带到战场上,从一个战场到另一个战场,又从战场带到后方,把两场战争给串联起来,乃至把爱与恨,生与死给串联起来……赫本依然在杂志的封面无辜地微笑着。岁月变了,环境变了,只有她的微笑不变。

我把《赫本啊赫本》当作小说家蒋一谈所做的一个白日梦。为了替故事中主人公掩埋一段柏拉图式爱情,作者打造了何其昂贵的牺牲品,甚至让赫本的笑容为之殉葬。蒋一谈的这个与爱情有关似乎又无关的白日梦,做得可真够大方的。这天才般的想像力与巨匠般的创造力,我宁愿相信是由赫本的微笑所点燃的。难怪有人读完《赫本啊赫本》,把作者蒋一谈称为“四十二岁少年”。蒋一谈心中有一个赫本,正如达芬奇心中有一个蒙娜丽莎。尽情地翱翔吧,美神会借给你一双翅膀。只是,在梦醒之前,一定要及时归还。毕竟,现实与梦大不一样,彻底是两个世界。在两个世界之间游刃有余地穿梭,何其困难,又何其令人向往。赫本啊赫本,请为我停留,请对我笑一下。

我已记不清看过多少遍《罗马假日》了,四遍、五遍抑或更多?对于经典的爱情,人是不会感到厌倦的,哪怕永远只是局外人。每个人心里都有类似的渴望、类似的梦想,只不过难以实现罢了。正是这种难度,反而使我们乐意相信:它是真的。这是现实之外的现实,这是平庸的日常生活之外的浪漫假日,这是梦,这是诗。

欣赏别人的爱情,同样能帮助我们超越现实。我们只比他们少了一点运气,少了一点勇气。仅仅因此,就只能永远滞留在他们的彼岸。生命中若连这种彼岸的风景都不存在,将显得何其苍白?那还能信任什么呢?

奇怪的是,我总是记不住男女主人公的真实姓名。他们像两个无名氏,我在反复观看无名氏的爱情。为方便起见,我把他们一个叫做记者,一个叫做公主,可见其身份给人的印象之深。后来又索性以扮演者的名字来代替:一个叫派克,一个叫赫本。赫本在罗马(而不是好莱坞)巧遇派克,各自隐瞒身份相聚一昼夜之后又翩然离开……

因为《罗马假日》的缘故,我觉得这两位演员此生也再不应该有合作机会了。两张面孔摆在一起,只能使人联想到《罗马假日》,会失真的,除非给《罗马假日》拍个续集,抑或老年版。

我经常胡思乱想:记者和公主若老了之后,还有缘相会该怎么办?记者或许已升任报社总编,公主说不定已是皇太后了。他们是否还能透过被岁月摧残的容颜辨认出对方?该如何面对年轻的一段情史(虽然只有24小时),尤其是和现实加以对照的时候?如果索性过了离退休的年龄也好,至少可以摆脱折磨了他们一生的那种忌讳,他们的秘密,纯粹是因为忌讳(包括自身的责任)而造就的。

他们是否会遗憾:要是年轻时不那么负责就好了?记者可以辞职,公主可以私奔,倒也不失为反封建的壮举。但那已是另一种风格的故事了。

既然已经选择了,还是索性别再见面为好。所以《罗马假日》的结尾,安排的并不是悬念,而是一个画得很圆满的句号。

公主临别的那次记者招待会,注定是他们此生的最后一面。多感人啊。遗憾也是一种美感。弥补遗憾极容易不小心损伤了美感。

许多爱情都是因为遗憾而长生不老的,《罗马假日》也不例外。爱情是没有工作日的,永远是放假的感觉。真正的情人必须具备艺术家的素质,把彼此的关系当作艺术品来对待:知道什么时候该戛然而止,什么地方该精致,什么地方该粗砺,什么地方该留有必要的空白。

爱情总是一次性完成的,是拒绝修补的(那只能画蛇添足)。

像稍纵即逝的《罗马假日》,似乎只是爱情的半成品(他们只是在离别的钟声中才吻了一下,但这或许比肌肤相亲还要刻骨铭心),其实使事物的发展停顿在高潮。

《罗马假日》没有“床上戏”,是柏拉图式的经典,剔除了肉欲的成分,迫使我们把注意力全集中在爱情属于精神的那一面。只有精神才会恋爱,当精神恋爱比肉体狂欢还要重要,则说明它打下的烙印将更为深刻。正因为这样,它才会“保鲜”(不仅指这部电影,还指这部电影里的爱情)。

在现代人眼中,这种恋爱的方式可能太古典了。这是一对不需做爱的情人,一对假日结束就各就各位重新“上班”的情人,一对永远生活在离别中的情人……

或许正是这诸多因素,才导致他们的爱情永褒青春?他们的灵魂仅仅在现实中会合了一天,却完成了可供一生享用的盛宴,而不是一顿即食的快餐。

赫本在照片上风韵犹存。我前些年还从电视上见到白发苍苍的老派克。《罗马假日》里的男女主人公,老了的话也该是这番模样吧?但他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为好。

只要记忆力还保持着,宴席不会结束。所有的观众也不会提前退场。还有比这更好的结局吗?存活在各自心目中,都是对方最年轻、最完美的形象。打破了它才会更加遗憾。

没有什么爱情,能比《罗马假日》更遗憾的了。也没有比它更完美的了。

没有什么爱情,能比《罗马假日》更短暂的了。也没有比它更长久的了。

在我们周围几乎找不到这样的。没有比它更古典的,也没有比它更年轻、更富有生命力的了。

赫本会老,派克会老。《罗马假日》里的那一对情人,却是不会老的。

“你喜欢哪部电影? 很多人常常这样问我。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如果非说不可的话,我就借用公主会见记者时赫本说的那段著名的台词作答:许多电影都令人难忘,要说喜欢哪一部一时也很难……不,《罗马假日》!当然是《罗马假日》。”

这段话不是我说的,是拍有《远山的呼唤》、《幸福的黄手帕》的日本导演山田洋次说的。但也是我想说的。看来《罗马假日》吸引着的、影响着的远远不只我一人。

因为这部电影,我甚至对罗马这座城市产生了更多的好感。在此之前我最向往巴黎,后来却崇拜罗马了。我不关心那儿的历史传统或假日经济什么的,只知道那儿有爱情的遗址,在许多人都已不相信爱情的时代。巴黎的艳遇与罗马的邂逅是有区别的。

但是,我今生即使有周游世界的条件,也不会去罗马的。我怕自己的梦会被打碎。这已是我的最后一个梦了。

只有这样,才能对一座城市(包括在城市里逗留过的那两个虚构的人物)保持着充沛的想象力。

雅典与罗马,都是人类的古老文明照耀过的名城。雅典的保护神是女战神雅典娜,这我知道。罗马的保护神是谁呢?我希望它是爱神维纳斯,尤其在我看过电影《罗马假日》之后。

情人这个概念,在现代社会越来越模糊了。要么变得宽泛了,要么变得狭隘了。看了《罗马假日》,我对情人的理解反而明朗了。

情人也是需要负责任的:对自己的责任,对对方的责任,乃至对社会的责任。当这诸多责任产生矛盾的时候,就必须作出牺牲。譬如《罗马假日》里的那一对情人,作出的选择,是牺牲他们爱情的未来。

《罗马假日》结尾有公主与记者无声的对视(在招待会上),山田洋次曾想象着公主的语气加以注释:“对了,你原打算给我拍照,写独家报道来着,后来又变卦了。那是因为爱上我了吧。我也爱你呀!我要永远珍藏这份爱。见到了你使我得到了人生最大的幸福……”

派克当时说了一句有声的台词:“恐怕无人会背弃公主的信赖吧。”他不仅牺牲了爱情,还自愿地额外牺牲作为职业记者本已到手的一次赚钱或晋升的机会。

爱的牺牲肯定是一种损失,会造成缺憾。但爱情正是因为作出了牺牲而显得伟大。懂得牺牲的情人才是合格的情人,才配拥有伟大的情感。他们是以牺牲的方式向爱情敬礼呢。

《罗马假日》礼赞的是一种无私的境界,一种“大爱”。

看完之后我在想:有自私的爱情吗?自私的爱情算得上爱情吗?自私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懂得去爱呢?爱的牺牲几乎无处不在,是无法逃避的问题,只有当情感上升到无私的程度,才会心甘情愿,并且视为奉献。但说实话,这其实挺难的。

我特意选择新世纪的一个节日,来重温《罗马假日》。但愿这不是一份太古旧的礼物。但愿天籁般的爱情永远不会过时。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

2016第二届中国诗歌春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开幕。图为节目表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雷鹏朗诵洪烛获诗歌春晚金奖的《中国人的乡愁永远与母亲有关》——读余光中《乡愁》有感。 张斌 摄

中国人的乡愁永远与母亲有关

——读余光中《乡愁》有感

作者:洪烛

朗诵:雷鹏

很多年前,故乡是不可代替的

那里有我的母亲

一个人只有一个母亲,母亲是不可代替的

母亲生我的地方是不可代替的

 

很多年后,故乡仍然不可代替

那里有我母亲的坟

我在坟前哭过。哭过的地方是无法忘记的

母亲安睡的地方是不可代替的

 

当母亲生活在故乡,我即使在异乡

也会不断地长大,既作为母亲的儿子

又作为故乡的儿子。如果非要给故乡

找一个替身,那么只有母亲

只有母亲可以代替故乡

 

当母亲变成心头的一座坟

我就开始老了

故乡,也因为多了一座坟

变得沉甸甸的

 

春天了,故乡的花全开了吧?

一定要多开一朵啊

替我献给爱花的母亲

母亲虽然没离开故乡,却跟我一样

看不见故乡的花了

她走得比我更远

唉,我不仅看不见故乡的花

也看不见母亲了

央视报道2016第二届中国诗歌春晚_滚动读报光明网

本报讯 记者张德卿报道 1月30日在北京比邻鸟巢的国家会议中心举行的2016第二届中国诗歌春晚,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2月25日上午,cctv4报道了2016第二届中国诗歌春晚盛况。

2016第二届中国诗歌春晚,吸引了国内外近500名诗人和诗歌爱好者参加。著名诗人余光中、席慕蓉、绿蒂、洪烛、北塔、谭五昌等担纲文学顾问,著名朗诵艺术家曹灿、瞿弦和、虹云担纲朗诵顾问。

中国诗歌春晚是由屈原后裔、著名文化策划人、诗赋家、汴梁晚报文化顾问屈金星等人联合发起的。开封籍著名工艺美术专家肖红为诗歌春晚设计了徽标。曾在河南大学工作过的著名书法家、博士孟云飞担任诗歌春晚书画艺术顾问。开封籍播音主持专家詹泽出任本届诗歌春晚导演。晚会通过诗歌彰显中国文化尊严,讴歌中国精神,歌唱中国梦,凝聚中国心,传递中国情。晚会在开封设立了分会场,通过网络连线的方式呈现两岸间“诗意的呼应”。

2016第二届中国诗歌春晚在北京举办的同时,开封与北京遥相呼应——开封分会场活动暨开封市第二届诗歌春晚在开封文化客厅举办。古城诗诵、最美汴京、丝路恋歌、诗人星空四个篇章,彰显了开封绚丽的诗歌文化。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获2016年中国诗歌春晚征文金奖

本报讯 (记者 税金龙) 2016年诗歌春晚征文颁奖盛典日前在河北保定市举行,洪烛荣获金奖。
  这次由中国诗歌春晚组委会主办的中国诗歌春晚征文活动,自2015年11月15日发起征稿,至2016年1月20日截止,共征集到3300多篇诗歌作品,通过公开公正透明的评选方式,共评选出金奖1名、银奖2名、铜奖3名以及诗歌奖15名,特别奖1名。其中,洪烛凭借作品《中国人的乡愁永远与母亲有关》荣获金奖。
(《华语诗刊》2016年2月26日第一版)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洪烛新书《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东方出版社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2015年3月7日《广州日报》:《仓央嘉措情史》挖掘“情圣”内心

广州日报讯(记者吴波)日前,《仓央嘉措情史》由人民东方出版社推出。仓央嘉措去世时只有23岁,可他遗留的诗歌有着非凡的生命力,至今还在传唱。这本书是著名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这是部关于爱的书,是洪烛从青藏高原采风带回来的作品,献给心中充满爱的人们。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优美优雅、大气磅礴。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

评知名诗人作家洪烛长诗新剧《白蛇传》

评论人:木兰小朵


诗人洪烛运用简洁又富有张力的语言,将古典爱情《白蛇传》翻江倒海推到现代舞台上,一首首叙叙道来,把个现代女子的心都写软了……

随着他一首首新白娘子的诗剧出台,我们眼前同时出现了一个叫洪烛的许仙,他身背青铜剑和长长的经卷,从那座忧伤的城市南京出发,穿越屈原的故里,到达繁华的京都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再游牧于西域,又侧回孔子时期,在杜牧的杏花春雨里,梦红楼,忆江南。

生命是道减法题,由重到轻,由繁到简,这是随着一个人的成长,思想的高度与纯度在修炼中不断提升,当复杂的事物被简化,简单的事物归于零,那么他的思想已接近了禅,他就接近了一尊佛,佛一个字都不讲,却能得到人们的信奉,因为人人都懂佛的意思,佛的意思就是众生的意思。

诗人洪烛的诗就接近了禅,简洁到老少中青都能读懂,并深入人心,他那把远古时代炼造的青铜剑,能够一剑穿过读者的心脏。他的诗看完第一遍,再读第二遍第三遍,又有新的感受新的想法,诗中的文字有很强的张力,即禅意广大。

诗不象小说与散文,大致的体栽相同,诗歌表达形式以前是随着朝代变迁而变更,现在是因人而异,不遵循千篇一律,使得诗歌有了更广阔自由的发挥空间,读者的眼界也跟着活跃起来,有些写作技艺高深的诗人赏诗偏向于高深的艺术效果,而诗人洪烛的诗是要写给广大读者去领悟的,不单单是写给诗人看。诗第一要入心,其二入情,其三入理,讲这三点,语言必须精炼,其次才讲形与巧。诗人洪烛的诗最大的优点就是入心,入情,入理,以攻心为主。把诗写简单,对于一位懂诗歌的诗人来说,其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他需要双向思维,顾此顾彼。如果将洪烛的文章作为现代中小学生的课间读本,我想一定很受欢迎,他将老子孔子的思想简单化地表达出来,且读起来很有趣味,对中小学生的语文学习会有很大的帮助。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
我在心中早就为诗人洪烛定了一个名:童话诗人!好象有说顾城是童话诗人,但洪烛这个童话诗人与顾城是有区别的,洪烛是将高深的古典文化运用现代语言通俗易懂地表现出来,象讲童话故事一样,语言简单而不枯燥,想象丰富,也不乏幽默风趣,读后哑然失笑,其中还包含许多意想不到的新思想新观点。

他的近期诗剧《白蛇传》,老幼皆知的故事,诗人从人物心理出发,刻画出多种故事情节和论点:爱是女人的必修课,女孩变成女人就得爱一次哭一回等等,由一部古代传奇爱情故事,打开一层层想象的翅膀,任人飞翔,每首诗连接起来后,古今穿越,千姿百态,柔情万种。

诗人洪烛的诗其实也有他的音乐韵律,请读:昆仑的仙草需要一个世俗的病人/于是你患了相思病/金山寺的钟声需要更多的听众/于是水涨了起来/断桥需要一把伞/于是下起了雨/我需要尽情地哭一次/于是你伤了我的心。(节选《白蛇传》是怎样炼成的。)情节渐渐推进,诗句平仄如微波,一起一伏,仙草和世俗,相思病与金山寺,水涨与断桥,伞和雨,反衬对比,情景交融,意象优美。

同时我们又在诗中体会到诗人的寂寞、忧伤、坚定、向前。一个在深夜的孤灯下独自写作的诗人,他的思绪要经过多少遍的伤痛、愈合。他把心掏出来,又装回去呼吸,为诗呕心沥血。西湖的每一夜又像是一千零一夜/我认识你时,又像第一千零一次相见/合欢花开了。开了又谢/花瓣落向水面,也有心跳的感觉/如果你还是看不见,就请闭上双眼/最美的事情,闭上眼才能看清楚 /最长的夜晚莫过于今夜/最长的路,莫过于绕着西湖走了一圈又一圈。 (节选《白蛇传·西湖初夜》)从诗中我们分明看到那一行行的文字是一行行的心泪,诗人,您受苦了。

又如以下这首诗不仅仅是写爱情,同时表达了诗人为了他热爱的诗歌,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白蛇传·白娘子》

没有谁见过我一千年前的样子

用了三十多万个日日夜夜

变成女人

既然选择你,就得放弃自己

只有我体会到了:脱胎换骨

不比改朝换代容易

善意的谎言,是忍住疼痛

蜕去的蛇皮。不,那是

一个女人的废墟

不是为了瞒着你,是为了欺骗自己

和你相遇,试着忘掉过去

终于知道什么是我最想要的

既然获得新生,就不怕死

既然想上天堂,就不怕下地狱

既然爱了,就要豁出去


读罢诗人洪烛博客中的一组组长诗,不禁要问:诗人,您这样苦行僧般长途跋涉,写出长江黄河一样浩长的诗篇为哪般?您看您披星戴月,风餐露宿,饱一餐饿一顿,剥削自己,喂饱诗歌。为什么这样傻呢?诗歌的本意是美好地生活,谁让您不爱惜您了?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

新浪微博,请大家关注我吧!http://weibo.com/hongzhublog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5年农家书屋重点图书”。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

@京东 :京东价22.60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

洪烛

我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
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北京:皇城往事》(《北京:城南旧事》姊妹篇)中国地图出版社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北京:城南旧事》中国地图出版社
@京东 :京东价¥ 22.6 http://t.cn/RvITrzd

当当网:http://t.cn/RvkKjSJ

后记节选:地图上的北京

洪烛

2003年,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筹建北京市规划展览馆,我受聘为文案顾问,使自己多年来研究北京历史文化所做的知识积累得到发挥,同时又更全面地接触到有关北京的图文资料。位于北京前门东大街(老北京火车站东侧)的北京市规划展览馆,于2004年9月24日正式对外开放。展馆共分4层,分别以展板、灯箱、模型、图片、雕塑、立体电影等形式介绍、展示了北京悠久的历史和首都城市规划建设的伟大成就。
我荣幸地参予进这项工程,其原因又很偶然。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新华书店见到我的《游牧北京》、《北京的梦影星尘》、《北京的前世今生》等专著,很喜欢我的研究角度和抒情风格,想方设法通过出版社联系上我。一拍即合。那一年里,我不得不暂时中断诗歌创作,参加了一系列专题会议和项目研讨,撰写并不断修改着策划方案和各种文稿,周末经常带着几位助手加班,一直忙碌到第二年春天。虽然辛苦,但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武功”大增。我在此基础上酝酿升华,尝试用文化散文的笔法来重新审视、勾勒北京的轮廓及细节,便于当代读者了解北京的古迹与往事。
后来,我还连续几年为《北京规划建设》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开设个人专栏发表了一系列新作。每一期都有编辑的推荐语,譬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作者的眼中也有一千个北京。不同的是角度各异,互有倚重,相同的是老北京的沧桑厚重辉煌。规划、建筑界人士从专业视角对北京的精读细研,我们早已不再陌生,但作家眼中的北京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我们似乎并未熟稔。为此,我刊特刊登洪烛的系列篇章,以便让我们跟随作家洪烛一道走近北京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灵魂。”
北京旅游一直是世界热点,为展示人文北京,我还与李阳泉合写了畅销书《北京AtoZ》,一部北京文化词典,在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出版后,被新加坡出版公司购买英文版权,翻译成英文于2006年出版,全球发行。我的《北京的金粉遗事》由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推出后,台湾知本家出版公司购买了该书繁体竖排版权,2005年易名为《千年一梦紫禁城》在海外出版发行。

洪烛:全世界男人为何都喜欢赫本那样的浪漫女神?【图】 - 洪烛 - 洪烛
【内容提要】洪烛《名城记忆》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选取中国的十座名城和十座小城,层层铺开,娓娓道来。《名城记忆》旨在为中国的名城画像,为读者铭刻那些值得人回味与存留的诸多名城记忆,继承城市的内在精神,为城市的发展指引美好的方向。作品并不单纯地沉湎于怀念过去的辉煌,而是呈现出这些城市各种交错的画面,来体现在岁月的沉淀和历史的积累中所蕴藏的一种刻骨铭心的文化力量。在旧与新、过去与现在的对比碰撞中,引领读者穿梭于历史与现实之间,其深沉的笔调不仅浸染着这些古老名城历史的沧桑和沉重,而且渗透着作者对现实的思考和追求。

  评论这张
 
阅读(732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