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2016-04-16 01:24:00|  分类: 杂谈,洪烛,佛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北京:皇城往事》(《北京:城南旧事》姊妹篇)中国地图出版社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话剧《北京法源寺》海报【怀抱年幼的圣宗参加“辽南京保卫战”的萧太后,同时抵抗两个敌人:联手合围、欲将辽置于死地的宋与金。江河日下的辽,此时已真正是“孤儿寡母”之邦:一位寡妇苦苦坚守着一座摇摇欲坠的孤城。在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时,辽之精锐部队常胜军又集体哗变,反戈一击。其将领郭药师引导宋朝大军打进了南城门,激战于悯忠寺(今法源寺),要求萧太后投降。萧太后拒绝了。萧太后穿着丧服督战,表情冷峻,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北京通州区萧太后桥

法源寺:契丹萧太后的古战场

洪烛

【法源寺在新世纪怎么热起来的?】

2000年,风闻台湾李敖的长篇小说《北京法源寺》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街头巷尾的书肆便争相摆出该书重印的版本。许多人是通过这本书才知道北京有个法源寺的。当时,法源寺每天的游客剧增,而且几乎人手一册《北京法源寺》,按图索骥,一路打听而来。我想,卖门票的管理员感触最深:法源寺的命运,怎么一夜之间就改变了?在此仅以本人为例,虽然长期寓居京城,却一直不知晓法源寺在地图上的哪个角落,更不曾有过振衣踏访的雅兴。看来真应该感谢海峡彼岸的李敖,使法源寺像一般沉船被打捞出记忆的水面。当然,更应该感谢诺贝尔。

法源寺居然跟大名鼎鼎的诺贝尔产生联系,而且很明显沾了他老人家的光。因为李敖的这本《北京法源寺》多年前就在大陆出版过,但读者寥寥。自从获“提名”的消息传出,顿时显得洛阳纸贵,不可同日而语。我那时想对那些排队购书(甚至持书慕名而来)的人们提一个问题:你们是真爱法源寺呢,还是更爱诺贝尔?但愿法源寺重新受到关注,并不是人们爱屋及乌的结果。

作为中国人,必须检讨自己:对法源寺的关心太少了。甚至可说,它一直处于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尘埃满面,默默无闻。外地游客来北京,都是为了看天安门、逛故宫、爬长城的,没有谁想到去法源寺添一炷香火。它算不上一个很吸引眼球的旅游热点。甚至许多本地人都不了解自己拥有法源寺这么个伟大邻居。

我为法源寺的沉寂感到悲哀。又为它的复出感到惊喜。我是急急忙忙打一辆出租车去寻找法源寺的。手捧李敖的书还没来得及细看。但客观地说:这堂课补得还是太迟了。

不知李敖写《北京法源寺》时,是否确实踏上过这方圣土?还是仅仅凭藉史料与想象?他作为岛民,是如何理解遥远的法源寺的?不管怎么说,他写这部书,就等于遥遥地给法源寺点了一炷香。他心理上与法源寺的距离,比我们大多数人都要近。

李敖自称:《北京法源寺》中的史事,都以历史考证做底子,它的精确度,远在历史教授们之上。他描写著名变法维新人物谭嗣同,在刑前也曾到法源寺一游。依据的是谭嗣同孙子谭训聪写《清谭复生先生嗣同年谱》中所说“亲赴法源寺访袁”。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法源寺

【北京城内现存历史最为悠久的著名巨刹】

北京地区寺庙太多,曾供奉过各方神仙,但在无神论的时代成长起来的人们,对此已熟视无睹,很难对哪一座叹为观止。法源寺可不同寻常,它堪称北京城内现存历史最为悠久的著名巨刹,始建于唐贞观十九年(645)年,说起来也有一千三百多岁了——是老人中的老人。据传系唐太宗为悼念东征阵亡将士所建,故原名悯忠寺。

安史之乱时一度改称“顺天寺”,平乱后恢复“悯忠寺”名称。

唐末景福年间(892—893年),幽州卢龙军节度使李匡重加修整,尤其增建了“悯忠阁”,在当时人眼里高耸入云,获得“悯忠高阁,去天一握”的赞美,成为一大标志性建筑。

历经辽、金、元、明、清各代,法源寺屡遭劫难。最严重的一次是辽代清宁三年的大地震,使这艘佛海中的巨轮墙倾楫毁。但它还是从废墟中站立起来了。我们今天所见法源寺的规模,基本上是辽代道宗时重修的布局建筑,只不过周边范围有所收缩。

明朝正统二年 (1437年),寺僧相熔法师募资进行了修葺,易名为“崇福寺”。

清朝,朝廷崇戒律,在此设戒坛,宣扬“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的律宗教义,对人民进行“治心”。雍正十二年(1734年),该寺被定为律宗寺庙,传戒法事。悯忠寺也是在清雍正年间正式改名为法源寺的。
《御制法源寺碑文》称:“人以为戒在是即法在是,未知其法之源也;即谓摄心明戒,亦只知心之说,而源仍未及知也。”“源不可不达矣,(必须)识心达本源”,“达源”乃“巨而忠国孝亲,制行立事;细而饮食起居,日用常行”。还说“本皇祖劝善至意,书‘存诚’之颜,揭示万古达源之要”,点明了崇尚律宗的要旨。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法源寺应诏再次整修。爱写诗的乾隆皇帝,还亲自来到寺内,写下“最古燕京寺,由来称悯忠”的诗句。大雄宝殿内至今高悬有乾隆皇帝御书“法海真源”匾额。“法海真源”什么意思呢?其实很明确:千条万条戒律、刑律,都是“流”,内心存诚才是“源”。

宋钦宗赵桓被金兵俘虏北上,曾囚居在这里。

元二十六年(1289年),宋遗臣榭枋得抗元失败,遁隐建宁(今福建省建瓯县)唐石山中,后被元军所俘,押至大都(北京),拒不降元,在此寺绝食身亡。

净业堂里原供奉有唐僧玄奘法师头顶骨,可惜后来失盗了,不知沦落入何人之手。

法源寺占地面积6700平方米,建筑规模宏大,结构严谨,采用中轴对称格局,由南王北依次有山门、钟鼓楼、天王殿,大雄宝殿,悯忠台、净业堂、无量殿、大悲坛、藏经阁,大遍觉堂、东西廊庑等,共七进六院。

天王殿内正中供奉著明代制作的弥勒菩萨化身布袋和尚铜像,高1.12米,袒胸露怀,欢天喜地。弥勒佛背后是勇猛威严的护法神韦驮坐像,明代铜铸,高1.70米。两侧是明代铜铸四大天王像,十分珍贵,皆高1.20米。

大雄宝殿正中供奉“华严三圣”,既毗卢遮那佛。文殊和普贤菩萨像。为明代制作,木胎贴金罩漆。

法源寺是中国佛学院院址,“文革”后又增设了中国佛教图书馆。1983年,法源寺被国务院确定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寺庙内佛像、文物颇多,很值得去烧烧香的。确切的地址是:宣武区教子胡同南头东侧。

法源寺的紫丁香很有名。每年春天,院中的丁香准时开放,带给人们好心情。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北京法源寺》剧照

【契丹萧太后如何在法源寺与宋朝大军决战?】

我一直以为契丹的萧太后是绝无仅有的。后来读《辽史》,发现在不同时期,都晃动着萧太后的影子。莫非她像王母娘娘一样长生不雹?彼此的生卒年月相差太远,很明显不是同一个人。只不过都叫做萧太后罢了。但在刚烈的性格与执政的魄力方面,又仿佛同一个人的不同化身。只能说,契丹是一个产生过众多的女英雄的民族。就像西方传说里的诗神缪斯是由九位司掌各门艺术的女神组成的,萧太后的名称,已成诸多女强人的共同体。

其实这个谜团很容易解开:契丹皇族皆以耶律为姓,后族皆以萧为姓。难怪有那么多的萧太后呢。所有的皇后都姓萧。其中又不乏力挽狂澜的巾帼英豪。

怀抱年幼的圣宗参加“辽南京保卫战”的是萧太后,指挥南征而有澶渊之盟的是萧太后,挖运河的是萧太后——而百余年后困守辽南京、抵抗宋金两军合围的,还是萧太后。简直让人分不清:到底谁是谁呀?谁才真正是传说中的那个萧太后呢?

公元1122年产生的,恐怕是最后一个萧太后了。

为避穷追猛打的金兵之锋芒,天祚帝收拾了金银细软,在保镖、后妃拥护下,一溜烟儿地逃出居庸关,去漠北草原流浪。他抛弃了燕京的臣民。留守的文武百官感到寒心了,于是推选南京军政长官耶律淳(兴宗之孙)为新君,号天锡帝。内忧外患,使天锡帝继位不久,即一命呜呼。治国抗敌的重担便落在其妻萧后肩上。

恐怕所有的萧太后,都是在成为寡妇后变得无比坚强。有什么办法呢,既要哺育尚无生存能力的孤儿,又要接替新丧的丈夫收拾河山。她们力挽狂澜于既倒的膂力,并不见得就比宋朝的穆桂英等杨门女将逊色。在杨家将纷纷战死沙场之后,穆桂英挂帅,而有“十二寡妇征西”之悲怆故事。其实,敌国的萧太后所承担的责任,则要重得多。

最后一个萧太后,正面临着双重不幸:自己家庭的悲剧和整个国家的悲剧。还必须在南北两条战线上,同时抵抗两个敌人:联手合围、欲将辽置于死地的宋与金。江河日下的辽,此时已真正是“孤儿寡母”之邦:一位寡妇苦苦坚守着一座摇摇欲坠的孤城。腹背受敌。天仿佛就要塌下来了。

命运简直要把所有的苦难都强加在一个女人身上。在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时,辽之精锐部队常胜军又集体哗变,反戈一击。其将领郭药师引导宋朝大军打进了南城门,激战于悯忠寺(今法源寺),要求萧太后投降。萧太后拒绝了。萧太后穿着丧服督战,表情冷峻,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她手下的士兵纷纷流泪了。一群流泪的士兵居然比一群怒吼的士兵更有威力。他们不仅流泪,而且流血。他们要以泪与血来保卫一座城市,和一个女人。他们挺身而出,心甘情愿地为这个女人而牺牲。

就这样,一个绝望的女人,和一群绝望的士兵,把破门而入的敌人又赶了出去。每一寸夺回的土地都浸透了泪与血,爱与恨。

童贯率领的十五万宋军,被一直赶回了白沟(宋辽界河)。杀红了眼的契丹勇士,才停止追击。

同样是为了夺回自己的土地,宋朝的将士为何在整整143年里,都不曾有过这种决死肉搏的勇气?惜命者最终将丧失一切。

童贯被疯狂的抵抗者吓坏了,再也不敢轻易地越过界河一步。他想了一个歪点子:乞请金军帮忙攻城。此举不仅体现了宋军之怯懦无能,而且留下严重的后患:燕云十六州又要改姓了.既不姓宋,又不姓辽,而是姓金了。

萧太后手下的兵力伤亡很大,击退宋军之后,已不可能再扛得住金军的重击。当居庸关失守,萧太后不忍再让士卒白白地送死,只好放弃燕京,出古北口而西去。我估计,她在建有杨令公庙的古北口,肯定回了一下头,最后看了一眼长城脚下楼影幢幢的燕京城。那是她本人以及她的民族与一座城市的永别。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法源寺收藏云居寺石经全部拓片】

北京的内外城及郊区寺庙林立,若逐一抄录,足可以排列成长长的一卷花名册。只是不知该以何为顺序,以名气大小呢,抑或以年代远近?俗谚“八刹三山”,就是其中较有代表性的。基本上属于论资排辈吧。三山指位于太行山余脉宝珠峰南麓的潭柘寺,位于门头沟马鞍山麓的戒台寺,以及位于房山区石经山的云居寺(亦称西峪寺)。绝对算顶级元老。

八刹可分为内八刹与外八刹。内八刹位于内城,包括柏林寺——创建于元代至正七年(1347年),嘉兴寺——始建于明弘治十六年(1503年),广济寺——创建于金代,法源寺——唐贞观十九年(645年),太宗李世民敕建,龙泉寺——创建年代无法考证(明代重建),贤良寺——创建于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广化寺——创建于元代,拈花寺——始建于明万历九年(1581年)。法源寺不仅在内八刹榜上有名,而且是资历最老的。

今法源寺方丈院辟为“房山石刻展室”,藏有房山云居寺石经全部拓片。

作为内八刹之一的法源寺,由此和作为三山之一的云居寺产生了联系。

按道理云居寺比法源寺还要古老,始建于隋朝(时日智泉寺),只不过隋时房山属涿县,离北京(时称幽州城)约七十多公里——今天已划入北京西南郊,叫房山区。

云居寺因藏有成千上万块佛教石刻经板而令世人瞩目。1956年,国家开始进行发掘,历时三年就从压经塔下地穴和石经山九洞中清理出自隋朝的刻经石板14000多块。而其中的第五藏经洞(称雷音洞)四根石柱雕有小佛像1056尊,四壁还嵌有云居寺创始人静琬法师早期所刻经板146块。这一项目隋至明历经千载、被称为我国继万里长城、大运河之后的又一浩大工程,便由此发端了。这奇特的工程不仅需要锤、凿、膂力与血汗,更需要世代相传的诚心与恒心。浏览着深刻进石头里的那恒河沙数般的细密字迹,才知道什么叫做“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如今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石刻图书馆。又有人誉之为“北京敦煌”。

除了法源寺、云居寺之外,北京著名的古刹还有天宁寺、潭柘寺、崇效寺、报国寺、碧云寺、隆福寺、万寿寺、黄寺、大钟寺、雍和宫,等等。我们应该重新将其一一认识。它们对于我们今日的生活而言,既熟悉,又陌生。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洪烛畅销书《仓央嘉措心史》《仓央嘉措情史》,参加中央民族歌舞团《仓央嘉措》舞剧展览。2015年12月19-29日在民族剧院二层进行题为《寻找仓央嘉措》展览。12月27-29日在民族剧院首演《仓央嘉措》舞剧。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东方出版社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2015年3月7日《广州日报》:《仓央嘉措情史》挖掘“情圣”内心

广州日报讯(记者吴波)日前,《仓央嘉措情史》由人民东方出版社推出。仓央嘉措去世时只有23岁,可他遗留的诗歌有着非凡的生命力,至今还在传唱。这本书是著名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这是部关于爱的书,是洪烛从青藏高原采风带回来的作品,献给心中充满爱的人们。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优美优雅、大气磅礴。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10月17日,著名诗人洪烛应邀来陕参加“新丝路新诗路”长安场畔诗会(何双/摄)

你可能去过北京,到过故宫,但你不一定听说过他笔下皇城的那些往事段子。你可能唱过汪峰的《北京北京》,你可能读过老舍笔下的北京,但你不一定触摸过他对北京的拳拳深情。你可能被他书中那些历经沧桑的皇宫王府、古墓名陵所吸引,你也可能沉湎于他文字中再现的众多王公贵胄、才子佳人的幽谧往事。本期新华社客户端《书香》栏目特荐著名作家、诗人洪烛新作《北京皇城往事》,带您一起穿越时空,寻根帝都。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北京在世界名城中排名第几?

“我曾经是长安街上诗歌的浪子。杜牧有他的扬州梦(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我则有我的北京梦。我的北京梦做了不止十年。北京是我的梦乡,我诗化的乌托邦。”

在《北京皇城往事》的后记中,作者洪烛将自己形容为“长安街上诗歌的浪子”,他深爱北京,深情地称北京为自己“诗化的乌托邦”。正是由于诗人坚定的精神立场,才有了畅销书《北京城南旧事》,继而又有了现在的新书《北京皇城往事》。

作为姊妹篇,《北京皇城往事》的问世,为读者探寻尘封于历史中的老北京提供了浪漫的注释。北京,作为燕辽金、元明清的都城,三千年来处处都弥漫着神秘、优雅的皇都气派。它的历史地位,不言而喻。

北京在世界文化名城中排名第几?青铜时代的北京、黑铁时代的北京、白银时代的北京、黄金时代的北京又各自诉说着怎样的历史?跟随洪烛的脚步,徘徊在历史现实间,你一定会在阅读中找到答案。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乾隆为何把香妃金屋藏娇?

“香妃是乾隆的爱妃。乾隆一生,先后封有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常在,共41人,仅次于康熙的后妃人数(55人)。香妃在其中地位不算是最高的,却是最受宠的,至少是最出名的。乾隆50岁以后选进的12位妃嫔,大都是13岁左右,最大的也不超过19岁,惟独香妃入宫时已是26岁,属于特例吧。”

相信看过电视剧《还珠格格》的人,对香妃印象一定很深。剧情发展到香妃病殁时,她在红木雕花的床塌下合拢眼帘,身体散发出一种异香,吸引了成千上万只蝴蝶联袂飞来,蜂拥进绣房,在半垂的纱帐里翩翩起舞,仿佛为她举办了一场既凄婉又华丽的告别仪式。

历史中的香妃又有着怎样的命运呢?作者洪烛通过圆明园中的一处建筑,联想到因民族战败而被掳入深宫的香妃。乾隆对这位女子可谓宠爱有加,还特意为她盖了座“望乡楼”,供她在这座豪华的高塔里居住并眺望远方。因担心她思乡心切,乾隆还特意在楼对面建成了一座既有清真寺、又有密集的突厥人帐篷的穆斯林村寨。这样香妃就能听见窗外熟悉的乡音。

然而,用心良苦的乾隆并没有获得美人芳心。最后,香妃还是寻找机会自杀了,以保持对故国与爱情的贞操。故事讲到此,未免让人叹息。作者最后总结道:“美,在那个时代,也是件很残酷的事情。”

作为著名的古都,无数的王公贵胄、才子佳人曾在北京驻留过,历经沧桑的皇宫王府、寺庙碑塔、城楼戏园、古墓名陵,星罗棋布,构成一笔令人抚今追昔的文化遗产。在《北京皇城往事》一书中,洪烛在描摹众多名胜古迹、历史人文的同时,捕捞起很多被历史尘封的脚印和遗落在民间的故事,读起来趣味横生,同时发人深思。

“京华风物迷人眼,皇家往事惹人醉。”对洪烛而言,北京并不是他的第一故乡。然而,这个生在南京,学成在武汉,工作在北京的“诗歌浪子”,却用自己诗化的想象,描绘出一个老北京的形象,写出了“老舍没见过的另一半”。他说:“我比王朔年轻,可我偏偏对自己没见过的东西也感兴趣。我是作为年轻的‘外来户’写老北京的,写比老舍写的还要老的老北京。老舍笔下的只是清末民初的北京,我最远的写到了燕都,写到辽代开挖出‘三里河’的萧太后。”

事实上,写北京的作者很多,尤其是以小说和散文的形式。然而,以“写诗出身”的洪烛,却用“理想主义来写”,写出了一个既浪又古典的北京。从而为读者做了一回地理历史与人文文化的双重导游。(栏目主持人:何双)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为新华社客户端《书香》栏目题词

 

 

作者简介

洪烛:原名王军,现任中国文联出版社编辑室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被《女友》杂志评为“全国十佳青年作家”;曾获徐志摩诗歌奖、老舍文学奖散文奖,央视电视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萌芽》文学奖及《中国青年》《诗刊》《星星》等奖项;2012年入选博客十年“影响中国百名博客”。

出版作品有:《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北京:城南旧事》《名城记忆》《仓央嘉措心史》《闲说中国美食》等数十部。《中国美味礼赞》《千年一梦紫禁城》《北京A to Z》等,在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分别有日文版、韩文版、英文版及繁体中文版出版。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来源:新华社客户端(陕西)

契丹萧太后如何惨胜围城的宋朝大军?(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

@京东 :京东价22.60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洪烛

我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