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2016-04-07 14:40:00|  分类: 杂谈,洪烛,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1987版《红楼梦》未公开的剧照】【你选择薛宝钗呢还是林黛玉,作为大观园里的花魁?你偏爱山的富丽堂皇还是嗜好水的虚无缥缈?薛宝钗代表着务实的美女,林黛玉代表着务虚的美女。脂砚斋拿袭人与晴雯做过比较,是在晴雯疑忌麝月与宝玉亲近那一段:“观者凡见晴雯诸之则恶之,何愚也!要知自古至今,愈是尤物,其猜忌愈甚。若一味浑厚大量涵养,则有何可令人怜爱护惜哉!然后知宝钗、袭人等行为,并非一味蠢拙古版,以女夫子自居。当绣幕灯前,绿窗月下,亦颇有或调或妒,轻俏艳丽等说。不过一时取乐买笑耳,非切切一味妒才嫉贤也,是以高诸人百倍。不然,宝玉何甘心受屈于二女夫子哉?看过后文则知矣。故观书诸君子不必恶晴雯,正该感晴雯绣阁中生色方是。”脂砚斋把宝钗、袭人当作一路人。就温顺柔和、宽宏大量而言她们确如同类。】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把红楼美女重新洗牌

洪烛

表面上很有个性的美女,譬如以自我为中心的林黛玉,譬如直爽率真,爱憎分明的晴雯,在贾府里呆不住的,呆不久的,呆不痛快的。表面上没有个性的美女,譬如温柔敦厚的薛宝钗,譬如通情达理的袭人,却在勾心斗角的大观园里如履平地,游刃有余,显得人见人爱。若给红楼美女评奖,至少会有两个榜。不同的读者会打出不同的榜。一个榜,最佳女主角是林黛玉,最佳女配角是晴雯。另一个榜,最佳女主角是薛宝钗,最佳女配角是袭人。萝卜青菜,或者说山珍海味,各有所爱,关键看你的喜好了。第一个榜,是浪漫主义评出来的。第二个榜,是现实主义给发的奖。

容易受伤的林黛玉与晴雯,都在《红楼梦》里夭折了。领奖人缺席。颁发的也只能算安慰奖了。确切地说是悲剧奖。而薛宝钗、袭人这种现实主义美女,却能一直演到剧终。中间的诸多波折,没伤着她们。不,根本伤不着她们。她们以没有鲜明个性作为伪装,把自己保护得好好的。她们的演技才是真的高呢。我觉得袭人这个女配角不可或缺,不只因为她与宝玉非同一般的关系(初试云雨情啊什么的),更因为她的形象正如她的心事,简单,而又复杂。看上去很简单,细细一琢磨,还是挺复杂的。她不缺心眼,心眼是有的,又不算多。刚刚好,正够用。该有的心眼都有了,该用的心眼都用了。那些没有的,都是不该有吧?那些没用的,都是用不上吧?在深不可测的贾府,袭人进进退退很会掌握分寸,把自己保护得很好,还没给别人添什么乱儿。

跟袭人相比,晴雯太像缺心眼了,少了一点心机,老是磕磕碰碰的,把自己和别人都搞得很累。很明显,晴雯不如袭人会处理人际关系与人事纠葛。在别人眼中肯定不如袭人懂事,不如袭人通情达理。当然,晴雯是一位很有个性的美女。与之相比,袭人又像太没有个性了。其实,太没个性就是她最大的个性,一般人很难做到的。袭人把棱角全包裹起来,藏得很深,让你偶尔会碰上,即使碰上了,也看不见。她的心计不露痕迹。但细想想,她在每一个细节上都不能说没花心思。你感觉她的用心,但没感觉到她用的是心机。就是高啊。

给大观园里的美女整一个排行榜,又是很困难的。评委当然由读者组成。可男读者与女读者的标准与看法就不大一样,评委组似应分为男读者与女读者两组。男人看女人,与女人看女人,会得出不同的结果。即使同样对于男读者,红学家与普通读者,给同一位美女打的分数可能相差很远。

譬如有人喜欢跟林黛玉类型的谈恋爱,哪怕过把瘾就死;有人更想娶薛宝钗那种女强人,不仅是贤内助,而且可以对外搞公关,处理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游刃有余。

一般情况下,林黛玉被公认为《红楼梦》的女一号,偏偏有人想把薛宝钗推荐为大观园的当家花旦。没准有口味重的偏偏会垂涎于麻辣烫的王熙凤呢。书里面的贾瑞(贾天祥)不就是嘛。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见熙凤贾瑞起淫心》,第十一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凤月鉴》,写到那个好色的男人如何因王熙凤惹得欲火焚身,反误了卿卿性命。
有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林黛玉,薛宝钗,包括王熙凤。岂止是罗卜青菜各有所爱,即使山珍海味,也各有所爱啊。给《红楼》里的女人选美,每个读者心目中都会列出各自的排行榜。谁夺第一名还真说不定呢。别说时代变了,能顶半边天的薛宝钗跟林黛玉有一拼,即使时代没变,也有人会觉得妙玉在静美含蓄方面更胜林黛玉一等。林黛玉心眼小,多愁善感,状态也多变,跟林黛玉相处要会猜谜,时常猜度她内心真正的心思。而妙玉的心深似海,彻底没有谜底的。你再怎么猜也猜不到边儿。她想什么别说你猜不到,连她自己恐怕都不清楚。

妙玉是《红楼梦》里最像梦的一个女人,也是最富有朦胧美的一个女人,喜欢雾里看月水中捞月的男人,会对妙玉着迷的。

大观园内也有四大美女。只是选哪四位,以及如何排列名次,这是个问题。每个读者可能会提供不同的答案。若按与男主人公贾宝玉的亲密程度,乃至在全书中的出场率与重要性,前三名似乎约定俗成地应是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她们是贾宝玉心目中的女一号,女二号,女三号,也是比较吻合他择偶条件的,既门当户对又不乏好感的。贾宝玉对林黛玉有激情,对薛宝钗有亲情,对史湘云有温情。
第四大美女最不好选。我本想选妙玉,又觉得妙玉太冷。黛玉虽冷,却外冷内热。妙玉冷到骨子里了,彻底是一位冷美人,眼神冷,表情冷,言语冷,更重要的是心态冷。贾宝玉那样阳光型男孩也难走进她心底。

挑来捡去,我最后选了晴雯。她跟贾宝玉性格可能更相投,都属于热情似火的。晴雯算得上大观园里最有个性,最有棱角的美女,爱憎分明,心口如一,不藏着不掖着,活得无比透明。《撕扇子作千金一笑》那一回,是晴雯最出彩的戏。看来大观园里早就有“野蛮女友”了。
拿我选的这《红楼》四大美女,跟中国古代四大美女还可以比照着来评说。林黛玉体弱多病,神似于病美人西施。西施捧心是因为有先天性心脏病,黛玉心口疼是因为多愁善感,一种形而上的痛苦。可不是在东施效颦。西施与黛玉因为心病而浮现的满面愁容,反而为自己增添了几分悲凄之美、忧伤之美。跟冷艳的西施相比,黛玉更是个悲观主义者,还想到了在葬花的过程中掬一捧同情泪。
西施与黛玉像姐妹,薛宝钗的雍容华贵、丰满大方,则有杨贵妃的劲儿。为人处事也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她应该算大观园最全面发展的标准化美女,既有墨水,又有口才,既知书识礼,又通情达理。如果大观园里实行应试教育,她一定能考上博士,属于高智商、高学历、高水平的知识女性。这样的综合素质若用来治国,当个女部长也没问题。能在大观园里春风得意的女性,原本就没几个,放在社会上也一定能混得好。不信就试试?
史湘云的气质,有点像生于楚地的王昭君。属于比较听话的美女。这类美女在现代尤其普遍:从小听父母的话,上学后听老师的话,在单位里听领导的话,结婚后听老公的话。小鸟依人的美女,其实是最流行也最好相处的。她不像黛玉那么敏感多刺,又没宝钗那么多心机,你既不用操心,又不用设防。

四大美女中还剩下一个貂蝉,就拿晴雯来打比方吧。属于爱折腾的美女,要么折腾别人,要么折腾自己,在折腾中也同时折腾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魅力。有一股狐媚,有一种妖娆,还不乏倔强与狠劲儿。无论貂蝉还是晴雯,在美女中都算比较另类的。她们偏中性一点,不是骨感美女,而是“骨气”美女,敢想敢为,敢作敢当。其实,《红楼》里的尤三姐,也算这一路的。
晴雯终究只算“野蛮女友”,直来直去,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比较而言,跟林黛玉读恋爱,才是最累的。晴雯的爱折腾,只在表面。林黛玉的爱折腾,藏在心里。你若爱她,情绪必将随着她的多愁善感乃至记仇易怒而大起大落,忽而云里雾里,忽而冰天雪地。不过,注定会有喜欢“被折腾“的男人,像贾宝玉那样,被林妹妹的小心眼、小脾气,小个性折磨得哭笑不得,却又带有“轻微受虐倾向”,对这类怪味美女上了瘾,疼就是爱,爱就是疼。
受了林妹妹的罪,吃了晴雯的苦,再来看薛宝钗,她变得更可爱一些了。原先觉得她有点虚伪,后来弄明白了:适度的虚伪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她不仅从里到外不爱折腾别人,还总能巧妙地保护自己不被别人折腾。真是高啊。她的春风满面,不只保证自己在任何复杂环境里都能春风得意,还能使每位跟她相处的人都如沐春风,心里暖洋洋的。

宝钗的宽广胸怀,心明眼亮和镇定自若使大观园里的勾心斗角、暗流旋涡,都对她不起作用。她视而不见、如履平地,不动声色赢得自己需要的好运气,好机会,却又让别人觉得这原本就该属于她的。她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且总能要到自己想要的。

无论就人际关系还是口碑而言,薛宝钗都属于大观园里的“和谐号”美女,在《红楼》四大美女中尤其技高一筹。薛宝钗与林黛玉,恰如环肥燕瘦,各有韵味,薛宝钗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出自名门旺族,却不把骄傲写在脸上,而是写在骨子里,充满亲和力,又让你无法忽略她那隐隐约约的尊贵与大气。林黛玉呢,则把江南的小家碧玉之美发挥到了极致,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笼罩着六朝烟水气。

如果你是贾宝玉,是否会把《经楼梦》的故事改写了?给大观园里的美女们重新洗牌,就能罗列出全新的排行榜,就能一遍又一遍地编织出新版《红楼梦》。红楼会拆迁,现实会变旧,而梦永远是新的。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贾宝玉的那块通灵宝玉,靠袭人精心看护的,每天临睡前替他摘下,包好,塞在褥子或枕头下,每天早晨又取出,替他挂在脖子上。那块通灵宝玉与贾宝玉形影不离,袭人既要照顾贾宝玉,又要看护那块宝玉,这种非别人所能代替的责任,让袭人心里很美。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思绵绵静日玉生香》,宝玉私访在家休年假的袭人,袭人一边和宝玉说悄悄话,一边又伸手将通灵宝玉摘下来,给姨表姊妹们展览:“你们见识见识。时常说起来都当希罕,恨不能一见,今儿可尽力瞧了。再瞧什么希罕物儿,也不过是这么个东西。”说毕,递给她们传看了一遍,仍给宝玉挂好。

脂砚斋评点:“按此言固是袭人得意之话,盖言你等所希罕不得一见之宝,我却常守常见,视为平物。”

这是对待通灵宝玉。在母兄姊妹面前,袭人同样在展览贾宝玉,展览自己与贾宝玉亲密无间的关系。当母兄忙着沏菜、摆果桌,袭人笑道:“你们不用忙,我自然知道:果子也不用摆,也不敢乱给东西吃。”一面说,一面“将自己的坐褥拿了,铺在一个炕上,宝玉坐了。用自己的脚炉垫了脚;向荷包内取出两个梅花香饼儿来,又将自己的手炉掀开焚上,仍盖好,放与宝玉怀内;然后将自己的茶杯斟了茶,送与宝玉。”

脂砚斋评点:“叠用四‘自己’字,写得宝、袭二人素日如何亲洽,如何尊荣,此时一盘托出,盖素日身居侯府绮罗锦绣之中,其安富尊荣之宝玉,亲密浃洽勤慎委婉之袭人,是所应当,不必写者也。今于此一补,更见其二人平素之情义……”

当家人齐齐整整摆上一桌子果品,袭人见总无可吃之物,笑道:“既来了,没有空去之理,好歹尝一点儿,也是来我家一趟。”说着,便拈了几个松子穰,吹去细皮,用手帕托着送与宝玉。

脂砚斋从这个细节里看出了袭人的“得意之态”。

袭人的得意,来自于小小的虚荣心,也是挺可爱的。袭人向亲友们展示,贾宝玉那块玉,乃至贾宝玉这个人,都由她照看着的,都与她靠得很近,几乎相当于零距离。她是和贾宝玉零距离的一个女人。这与其说是得意,莫如说是一种值得小小炫耀的幸福感。袭人是宝玉身边幸福指数最高的一个女人。因为她容易满足,懂得满足。懂得了满足就是幸福。她的小小愿望都实现了。她也不想有更大的愿望了。

在袭人的培养下,小丫环麝月也越来越像袭人了。在宝玉眼中,“公然又是一个袭人”。

脂砚斋看出了袭人的远见:“在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敝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可见袭人出嫁,虽去实未去也。”

袭人所想的一切,都做的一切,所预备的一切,都是为了宝玉好。即使她远嫁了,她的爱仍然陪伴着宝玉。不这样,她也不可能放心地离开。袭人走了,宝玉仍然能感受到那份爱像保护伞一样笼罩。这一切,都来自于眼光看得长远的袭人提前做好的安排。客观地说,大观园里,只有袭人一个人对宝玉付出的是无条件的爱、不后悔的爱。宝钗的爱,不如袭人无私。黛玉的爱,不如袭人无怨。

女诗人林黛玉:西施与赵飞燕的化身。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豆芽有点"小儿科",却算一道菜。若干年前,我们常把同伴中身材瘦且弱者,称作豆芽菜。照这么说,林黛玉该算作大观园里的"豆芽菜"。该算作《红楼梦》里的"豆芽菜"。肌肤娇嫩,似乎一掐就能掐出水来(难怪豆芽在清代又叫掐菜)。而且长着盈盈一握的细腰。

林黛玉的先驱,可能是好细腰的汉成帝所宠爱的赵飞燕。据说赵姑娘能作"掌上舞",为防被风吹走,还须腰系一根红绳,拴在伸手作舞台的大力士的拇指上。跟放风筝似的。环肥燕瘦。如果说温泉水滑洗凝脂的杨玉环(乃至《红楼梦》里的薛宝钗),属于一道荤菜,赵飞燕、林黛玉(可能还包括捧心蹙眉的西施),相当中国女性中的"素斋"了。她们的娇巧柔弱,是天生的,绝非减肥的结果。尤其林妹妹,心眼也很小的。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我从十二岁时写第一首诗,到今天,已三十五年了。这三十五年里,有的朋友生离,有的朋友死别,有的朋友疏远,诗是我交往时间最长的朋友了。十二岁时写的第一首诗,已记不清了。我却经常想起写第一首诗时的自己,就像想起一位小朋友。他只有十二岁,他一直是十二岁,仿佛永远长不大。他在离我很近的地方写诗,不时回头看我一下。他可能觉得离我还很远吧。小朋友已变成老朋友了,可他仍然只有十二岁,正在写人生中的第一首诗。这三十五年里,我写了多少首诗啊,似乎都是为了找回写第一首诗时的感觉,都是为了把第一首诗继续写下去。写诗时我才能不让自己长大,才能拒绝衰老。十二岁时我真勇敢啊,仅仅读过一本毛主席诗词,加上一本红楼梦,就大胆地写诗了。那是一个贫穷的年代,连唐诗宋词都买不到,这两本书成了我精神上的教材。

红楼梦讲故事时插入的诗词曲赋,尤其让我领略到古汉语的隔世之美。我最早熟悉的两位诗人,一位男诗人,叫毛泽东,一位女诗人,叫林黛玉。一位是现实的,一位是虚拟的。他们分别使我认识了诗歌中的力与美,浪漫与忧伤。我十二岁时就爱上了浪漫,也爱上了忧伤。到今天,我还在坚持着这份爱,哪怕仅仅为了对得起自己的童年。我的整个少年时代,因为写诗,而比同龄的孩子早熟。在他们还不懂浪漫的时候,我就渴望浪漫了。在他们还不会忧伤的时候,我就感到忧伤了。他们还在做梦的时候,我已经醒了。而当他们醒了,我又开始做梦了。诗人的梦与醒,永远跟常人的人生轨迹打一个时间差。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我之所以把林黛玉视为女诗人,因为她人生的几个经典环节,无论是葬花,还是焚稿,都是与诗相关的。包括她与史湘云在夜色中对出的诗句,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多浪漫啊,多忧伤啊,堪称其精神写照。她的多愁善感,在我眼中成了女诗人的独特禀赋。曹雪芹的文笔,加上书中林黛玉的诗句,烘托出一个美丽哀愁的女诗人形像。其中,也多多少少添加了我阅读时的想像。她在我心目中活了,似乎比我身边的街坊邻居还要真实,还要亲切。这也没错,她已成了我精神世界的女朋友,一个会写诗的小女朋友。黛玉为花写诗,我为黛玉写诗。花读不懂黛玉写的诗。黛玉应该能读懂我为她写的诗。可惜她已化作春风了。春风读不懂我为黛玉写的诗。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据说曹雪芹的家就在通州张家湾。他对运河应该很熟悉的。在《红楼梦》中,江南的小姐林黛玉北上投亲戚,走的是京杭大运河的水路,终点站是通州府张家湾,再换乘车马进城。美女林黛玉是北京的外来妹林妹妹是穿越了一条漫长的大运河才遇见宝哥哥的。运河又有点像是银河。贾宝玉在上游无意识地等着她呢,就像等着一个影子。后来,当黛玉要回家探视身染重病的父亲林如海,贾母派贾琏伴送,登舟回扬州。这一趟趟的来去,运河里该滴有不少林妹妹的热泪吧。谁让她那么爱哭的呢?林妹妹已不在了,如今,又有谁会为运河的命运伤心、流泪?而运河本身,也已无泪可流。

张中行老人回忆二十年代后半期在通县念师范,曾来北京:走的是林黛玉进京那条路,入朝阳门一直往西。更前行,我是穿过东四牌楼的猪市大街,进翠花胡同。人的记忆力真怪——他居然能清晰地记得大半个世纪前初次进京的印象,并且联想到这也是林黛玉投奔大观园的路线,过于清醒的人是无法做红楼梦的。

所以我们不必探讨林黛玉是否确有其人,只管相信曹雪芹书里记载的都是真的:“黛玉自那日弃舟登岸时,便有荣国府打发了轿子并拉行李的车辆久候了……自上了轿,进入城中,从纱窗向外瞧了一瞧,其街市之繁华,人烟多阜盛,自与别处不同。”小城市人初见大都会的心情基本是相同的,那时候南方人(如扬州女学生林黛玉)北上,大多走京杭大运河的水路,通县(时称通州府)是终点站,再换乘车马进城。黛玉进京是投靠亲戚的。江南的小姐后来病死在京城。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黛玉葬花

洪烛

你的泪水快要流成河了。河上快要能划船了。河面漂满落花,明明是半路上掉进水里的,可看上去,像是跟泪水一起,从你眼睛里流出来的。只有你自己知道眼泪正是为这些落花而流的。你无法忍住哭。忍得住的,那能叫哭吗?为了托举起更多的落花,泪水想流多久就流多久吧。

用土葬花,用水葬花,用花葬花。用流不完的眼泪葬开不够的花。开不够,才落不尽啊。花落到地上,梦见自己还在开着呢。今天在枝头开着的花,并不知道明天就要落了。花开得没心没肺的,仿佛还准备一千遍一万遍地开下去……花没老,看花的人却老了。

花还在开着,还在落着,根本不知道看花的人已经不在了。它开给谁看啊?花还在开着,还在落着,根本不知道葬花的人也不在了。它落了,谁来给收场啊?

黛玉葬花,一边葬落了的花,一边问开着的花。花从来不回答。花弄不懂:为什么偏偏只有这一个人,问这样的傻话呢难道别人真的就比她聪明吗 开着的花像假的,做过的梦像真的。做梦的人反而使那些不会做梦的人,显得有点假。

没人碰她,她的心还是碎了。花瓶一样的女人,被插在瓶中的花打碎了。遍地落花,都是她的碎片?

是葬花,还是葬自己?每一朵花都是一个你。数一数吧,你有千万个自己。送走了一个,又来一个……数不清的花,看不够的你。

是你葬花,还是让花葬你?花落在你的双肩,落在胸前,落在头发里,像黑夜的星星。只要一伸手,就有花落在你的掌心。然而你就是没有一点力气,把身上的花掸去。

花落在你捧读的书里。是该看花呢,还是看书?书里是否写到:哪一天,哪一朵花会来找你?你不认识它,它只能以这种方式引起你的注意。

去年有人陪你看花,你眼中不仅有花,还有他。今年你就不在了。他还在,还在独自看花。越看越伤心。弄不懂:花还在,为什么你却不在了?其实你也还在啊。你躲在花丛里看他。看他找不到你,究竟会急成什么样?

每一朵花,都有一个小裁缝伺候。它穿上量身订制的新衣裳。不,也许是同一个裁缝,照料着千万朵花。想尽办法让这朵花与那朵花不一样。再新的款式也会变旧的。花什么时候开始老的?当它的新衣裳变成旧衣裳了……你也是花呀,你还同时是自己的裁缝,尽可能使自己的心事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很纳闷:她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呀,可哪来那么多想法?累不累啊?她为何躲在没人的地方,对着花哭?唉,只有花才能理解她呀。要叫旁人撞见了,没准以为这是一个疯子呢。除了疯子,还有谁能在心里开出完全不一样的花?除了你再没有人能做到了。

岸上的树有多美,水里的树就有多美。树上的花缓缓坠落,离水里的倒影越来越近。它终于与自己的影子合在一起。你也曾如此满怀激情地拥抱着空虚。不知道那是空虚,还以为它是真的。不,似乎比真的具备着更大的诱惑力。

花一落下,就变成尸体。那是人间最美的尸体。一点没变啊,生前的表情……临终的笑容仍然很有活力。你根本想不到:自己看见的不是一朵花,而是一朵花的遗照。

花四处飘飞,在找自己的墓地?不在乎多大面积,只需要方寸之地。惟一的要求:它应该跟自己一样干净。不管生前还是死后,一捧泥土,才是最好的伴侣。其余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眨一下眼,就变成了假的。不是别人在骗你,是你需要骗一骗自己。否则你哪来生活的勇气?否则你如何让做完了的梦安全着陆?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花没有白活一场,它被那最爱花的人看见了。花死了,也没多少遗憾,最爱花的人流泪为它送葬,亲手捧着它,埋下它。她的手染上了花香,落花的身上也沾着她的体香?花的美丽,谁忘不掉啊?看花的人就是纪念碑,过目不忘。花的名字,谁记得呢?葬花的人就是墓碑,一笔一划全刻在心里。除了她,还有谁会把花认作久别重逢的亲戚?还有谁会把花的凋谢视为再次的别离,越看越伤心?

花不会替别人哭,你却在替花哭。把眼泪哭干了为止。花看不见你,你却不仅能看见花,还能看见对花落泪的自己。你比花更不容易。

你没看出花是你的影子,你还以为自己是花变成的。在春风里葬花,你一点没意识到:这是一场提前开始的自己的葬礼。

你也会开花呀。可你从不愿开给别人看,甚至不愿开给别的花看。你是最孤独的花了。没人知道你会开啊。更没人知道你是花中的花。明明你也会开花,可你就像不知道自己会开花一样。你是最孤独的花了。最终忘掉了自己前世是一枝花。

要么写诗,要么作画。要么喝酒,要么沏茶……昨天有那么多人赞花,想出各种花样,赞美这美得不得了的花。你只在一旁,悄悄地坐着,静静地看着。今天花谢了,人也散了。那些赏花的人全散了,那些赞花的人全散了。只剩下你。只剩下你一个人,一边哭着,一边葬花。这才是真正的赞美呢,不仅赞美开着的花,更要赞美谢了的花。你要给那些谢了的花找一个好地方。你用眼泪,为落花陪葬。一朵花就是一滴泪啊。花还没落尽,你的泪已经流完了。你葬花,谁来葬你呢?你用眼泪葬花,谁会用眼泪葬你呢?傻姑娘,为什么就不懂得留一点泪水给自己呢?也许,你相信这世界至少还有一个跟你一样傻的人?他的眼泪是为你而预备的?

花没了,你肩扛的小锄头,还是迟迟不愿放下。叶子全掉光了,你的挽歌还没有唱完。开了一年又一年的花,却没结一颗果实啊,是忘了结果,还是怕果实是苦的,而拒绝长大?秋风扫落叶,动作很粗鲁的,哪像你那样温文尔雅?在无花的世界,葬花人该失业了?不,可做的事情多着呢,葬完了鲜花葬雪花。雪花跟你一样爱流泪啊。捧在手心一会儿就要化了的。

为了让落花停留在半空,你不敢眨眼睛。为了让一缕烟停留在半空,你忍住呼吸。烟比花还轻。你是烟做的。花的面容,掩盖不了烟的身躯。有一种凋谢在上升中进行。你没照亮黑暗。可你照亮了自己。有一种释放,想忍也忍不住的。葬花的人,稍不留神,变成一朵天葬的花。

花不知道什么叫老。花还没老就殒落了。你也不知道什么叫老。你还没老就凋谢了。花只比你先走了一步。你只比花多活了半年。老是别人的事情,与你无关。而忧伤,是你与花的共同语言。年轻的忧伤也是忧伤啊。甚至,是忧伤中最无知也最难熬的一种。你还没熬到头,就坐化于无边的哀愁。

写在纸上的诗,迟早要揉成一团。写在手帕上的诗,迟早要付之一炬。写在空气中的诗,混淆于花香。写在脑海里的诗更不可靠,一觉醒来已被潮水抹去。没完没了的是写在你脸上的诗,不多不少,只有两行。没见过你哭的人永远不敢说读懂了你。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花为媒,你认识蝴蝶了。蝴蝶为媒,你认识庄子了。庄子为媒,你认识诗了。诗为媒,你认识酒了。酒为媒,你认识忧愁了。忧愁为媒,你才算真正认识自己了。在此之前,所谓的自己,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照那么多次镜子,从来没有看清楚过。你只记住自己的样子,很少想她是怎么想的。当你对花落泪,镜子里的那个人却在为你流泪。看上去比你还要伤心啊。

这朵你一看她就脸红的花,分明在火上烤着。被心里的火烤着,她热啊。她心里装着另一朵花,就像着火了。可那朵花并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成为别人的秘密。这朵单相思的花,脸红得不能再红了,就要被无名的火烧成骨灰。你看见的是她的葬礼,可她梦见的是自己的婚礼。明明想嫁给另一朵花,却身不由己地被火迎娶。什么都是一场空啊。不,她把火当成了另一朵花,把另一朵花当成了火。不,不,没有谁招惹她,是她在自燃,她要燃烧自己。如果不发光不散热,怎么能证明自己开着呢。怎么能证明自己开过呢。不痛不痒不冷不热不死不活地开一百年,又有什么意思?

花没有故乡,根就是它的故乡,走到哪算哪,站在哪算哪。花开的时候没有故乡,花落了,故乡才诞生,那是刚刚离开的地方。花的故乡只有巴掌大。离开了,才会去想。你跟花一样:有根的时候,没有故乡。等到有了故乡,根却没有了。花没有了,残留的香气就是花的故乡。你没有了,我只好把若有若无的花香当成你的故乡。

在头发上簪过的花,和别的花还是不一样,它跟你的脸越来越像。在上衣的钮扣眼里插过的花,和别的花还是不一样,好像也带有你的体温。被你看见的花,和没见过的花还是不一样,学会了用眼睛说话。你摘下的花,和别人摘下的还是不一样,枯萎的速度稍微有点慢。舍不得离开啊。被你忘掉的花,和别的花还是不一样,看上去就是有点忧伤:你忘掉它了,它却怎么也忘不掉你呀。被你嗅过的花,才知道自己是香的。你真的忘掉它的香了吗?

往事原本是一只花瓶,被打翻了,满地的碎玻璃。我再也不敢赤脚走过记忆。花瓶原本是一个女人,屏住呼吸,摆出睡着了的造型。我不知该假装没看见,还是索性把她唤醒女人原本是一个幻影,想抱也抱不住,她总能脱身而去。我刚认定是假的,转瞬间,就变成真的。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去年上街,看见一个长得像你的人,以为你又回到这里。今年上街,又看见一个人长得像你,以为你并没有离去。你恐怕想不到吧,在你之外,有另一个你,甚至更多的你。如果不是被我看见,你跟她们没有一点关系。是生活在欺骗我呢,还是我在欺骗自己?就当看花眼了。一边看花,一边看花变成的你。管她是真的还是假的。世界很小,你那里刮风,我这里就下雨。世界很大,我碰到的都是别人,无法再遇见你。

都说人淡如菊,你的忧郁比菊花的香还是要浓一些。你的叹息比菊花的影子还是要重一些。哪怕你尽量放轻脚步,睡着了的花还是被惊醒。唉,开过的花无法再开,做过的梦无法再做第二遍。落花被秋风扫地出门,只有你一个人赶来送行。没有长亭,你就是长亭。没有短亭,你就是短亭。情绪忽高忽低。你的多情,再多,再多一些,也抵销不了秋风的无情。今天你送花,明天花送你。更大的秋风,还在后面呢。你准备好了吗?和花互换一下位置,把它没做完的梦继续做下去……

在我与你之间,隔着一朵花。我是多余的,或者花是多余的?在你与他之间,隔着一个她。你是多余的,或者她是多余的?她使他离你更远,花使你离我更远。无辜的只有花香,把所有的缝隙填满。距离没有因之而缩短,可也没有拉得更长。他忘掉你,你忘掉我,我却忘不掉花香。多余的花香,想忘也忘不掉啊。

别人爱你的美丽,我爱你的哀愁。哀愁比美丽更让人看不够。别人爱你的花开,我爱你的花落。开了那么久,为了瞬间的落?落到我的心坎里去了。别人爱你柔若无骨,我只知绕指柔不是一天两天炼成的。被爱也是一种折磨。别人爱你的春水,我爱你的秋波。秋波是老了的春水,哪怕仅仅老了一点点,也使胸怀与视野同时变得开阔。别人爱你,是把你当成了自己。我爱你有什么两样吗?我呀,把自己当成了你。

断了再接上,接上了又断。把一次爱分成两半,一半是前世,另一半是今生。不,它已变成两次爱了,就像爱了两次。不是爱上两个人,而是把同一个人,整整爱了两遍。爱了一遍又一遍,还是觉得不够啊。接上了又断,断了再接上。总是记得第一次相见时你的模样,却忘掉自己是谁,心里怎么想。断了再接上,接上了又断。把一条路分成两半,可惜啊可惜,我走这一半,你走那一半。我走的是这个方向,你走的是那个方向。接上了又断,断了再接上。在梦里刚刚走近了,醒来却发现彼此走得更远了。走得再远,我梦见的还是你的那一半,你梦见的还是我的这一半。合在一起,仍然是完整的。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花呀,别开了,看到你我就觉得烦。你开得再灿烂,最后不是还要落嘛。你开得再灿烂,也没办法让我高兴起来啊。放到别人身上,都是好事,落到自己身上,怎么就高兴不起来呢?是花出了问题,还是我出了问题?花呀,别开了。至少,开得慢一点吧。开得慢,落得也慢啊。免得我紧张得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没心没肺的你,牵肠挂肚的我。怎么老是碰到一块呢?到底是你有点傻,还是我有点傻?花呀,到别的地方开去吧,你看不见我,我也就看不见你了。看不见你,也就少了几分牵挂。我不是怕看见你开,怕的是看见你落啊。我怕的不是你,是自己的牵挂。遇见花可以绕开,心里的牵挂却想躲也躲不掉呀。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洪烛畅销书《仓央嘉措心史》《仓央嘉措情史》,参加中央民族歌舞团《仓央嘉措》舞剧展览。2015年12月19-29日在民族剧院二层进行题为《寻找仓央嘉措》展览。12月27-29日在民族剧院首演《仓央嘉措》舞剧。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东方出版社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2015年3月7日《广州日报》:《仓央嘉措情史》挖掘“情圣”内心

广州日报讯(记者吴波)日前,《仓央嘉措情史》由人民东方出版社推出。仓央嘉措去世时只有23岁,可他遗留的诗歌有着非凡的生命力,至今还在传唱。这本书是著名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这是部关于爱的书,是洪烛从青藏高原采风带回来的作品,献给心中充满爱的人们。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优美优雅、大气磅礴。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10月17日,著名诗人洪烛应邀来陕参加“新丝路新诗路”长安场畔诗会(何双/摄)

你可能去过北京,到过故宫,但你不一定听说过他笔下皇城的那些往事段子。你可能唱过汪峰的《北京北京》,你可能读过老舍笔下的北京,但你不一定触摸过他对北京的拳拳深情。你可能被他书中那些历经沧桑的皇宫王府、古墓名陵所吸引,你也可能沉湎于他文字中再现的众多王公贵胄、才子佳人的幽谧往事。本期新华社客户端《书香》栏目特荐著名作家、诗人洪烛新作《北京皇城往事》,带您一起穿越时空,寻根帝都。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北京在世界名城中排名第几?

“我曾经是长安街上诗歌的浪子。杜牧有他的扬州梦(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我则有我的北京梦。我的北京梦做了不止十年。北京是我的梦乡,我诗化的乌托邦。”

在《北京皇城往事》的后记中,作者洪烛将自己形容为“长安街上诗歌的浪子”,他深爱北京,深情地称北京为自己“诗化的乌托邦”。正是由于诗人坚定的精神立场,才有了畅销书《北京城南旧事》,继而又有了现在的新书《北京皇城往事》。

作为姊妹篇,《北京皇城往事》的问世,为读者探寻尘封于历史中的老北京提供了浪漫的注释。北京,作为燕辽金、元明清的都城,三千年来处处都弥漫着神秘、优雅的皇都气派。它的历史地位,不言而喻。

北京在世界文化名城中排名第几?青铜时代的北京、黑铁时代的北京、白银时代的北京、黄金时代的北京又各自诉说着怎样的历史?跟随洪烛的脚步,徘徊在历史现实间,你一定会在阅读中找到答案。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乾隆为何把香妃金屋藏娇?

“香妃是乾隆的爱妃。乾隆一生,先后封有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常在,共41人,仅次于康熙的后妃人数(55人)。香妃在其中地位不算是最高的,却是最受宠的,至少是最出名的。乾隆50岁以后选进的12位妃嫔,大都是13岁左右,最大的也不超过19岁,惟独香妃入宫时已是26岁,属于特例吧。”

相信看过电视剧《还珠格格》的人,对香妃印象一定很深。剧情发展到香妃病殁时,她在红木雕花的床塌下合拢眼帘,身体散发出一种异香,吸引了成千上万只蝴蝶联袂飞来,蜂拥进绣房,在半垂的纱帐里翩翩起舞,仿佛为她举办了一场既凄婉又华丽的告别仪式。

历史中的香妃又有着怎样的命运呢?作者洪烛通过圆明园中的一处建筑,联想到因民族战败而被掳入深宫的香妃。乾隆对这位女子可谓宠爱有加,还特意为她盖了座“望乡楼”,供她在这座豪华的高塔里居住并眺望远方。因担心她思乡心切,乾隆还特意在楼对面建成了一座既有清真寺、又有密集的突厥人帐篷的穆斯林村寨。这样香妃就能听见窗外熟悉的乡音。

然而,用心良苦的乾隆并没有获得美人芳心。最后,香妃还是寻找机会自杀了,以保持对故国与爱情的贞操。故事讲到此,未免让人叹息。作者最后总结道:“美,在那个时代,也是件很残酷的事情。”

作为著名的古都,无数的王公贵胄、才子佳人曾在北京驻留过,历经沧桑的皇宫王府、寺庙碑塔、城楼戏园、古墓名陵,星罗棋布,构成一笔令人抚今追昔的文化遗产。在《北京皇城往事》一书中,洪烛在描摹众多名胜古迹、历史人文的同时,捕捞起很多被历史尘封的脚印和遗落在民间的故事,读起来趣味横生,同时发人深思。

“京华风物迷人眼,皇家往事惹人醉。”对洪烛而言,北京并不是他的第一故乡。然而,这个生在南京,学成在武汉,工作在北京的“诗歌浪子”,却用自己诗化的想象,描绘出一个老北京的形象,写出了“老舍没见过的另一半”。他说:“我比王朔年轻,可我偏偏对自己没见过的东西也感兴趣。我是作为年轻的‘外来户’写老北京的,写比老舍写的还要老的老北京。老舍笔下的只是清末民初的北京,我最远的写到了燕都,写到辽代开挖出‘三里河’的萧太后。”

事实上,写北京的作者很多,尤其是以小说和散文的形式。然而,以“写诗出身”的洪烛,却用“理想主义来写”,写出了一个既浪又古典的北京。从而为读者做了一回地理历史与人文文化的双重导游。(栏目主持人:何双)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为新华社客户端《书香》栏目题词

 

 

作者简介

洪烛:原名王军,现任中国文联出版社编辑室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被《女友》杂志评为“全国十佳青年作家”;曾获徐志摩诗歌奖、老舍文学奖散文奖,央视电视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萌芽》文学奖及《中国青年》《诗刊》《星星》等奖项;2012年入选博客十年“影响中国百名博客”。

出版作品有:《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北京:城南旧事》《名城记忆》《仓央嘉措心史》《闲说中国美食》等数十部。《中国美味礼赞》《千年一梦紫禁城》《北京A to Z》等,在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分别有日文版、韩文版、英文版及繁体中文版出版。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来源:新华社客户端(陕西)

 

洪烛:《红楼梦》把中国美女分为哪两类?(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

@京东 :京东价22.60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洪烛

我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