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黄龙溪,洪烛到此一游(组图)  

2016-05-25 19:36:00|  分类: 杂谈,洪烛,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龙溪,洪烛到此一游(组图) - 洪烛 - 洪烛
应中国田园诗歌资料馆之约,提供在四川黄龙溪古镇采风诗作的手稿。
黄龙溪,洪烛到此一游(组图) - 洪烛 - 洪烛 
 黄龙溪的美景与诗人(组诗)
洪烛

【黄龙溪,洪烛到此一游】

黄龙溪,洪烛到此一游。

我不敢把这句话刻写在你的城砖上

我怕老城墙会伤心的

不敢刻写在桥栏上

怕过往的居民会骂我的

不敢刻写在大佛寺的红门上

怕佛祖会怪我的

也不敢刻写在岸边的果树上

怕未来的果实忘不掉我的

但是,我真想把这句话

刻写在你的水面上

真想,脱掉外衣,跳进水里

痛痛快快地游一场

而不是坐在漂亮的游船上,东张西望

真想把这句话刻写在你的水面上

哪怕刚露出来,又被抹去了

 

【黄龙溪的小桥】

每天从小桥上走过的人

是幸福的。像我这样偶尔走过的

也分享了他们的幸福

从桥上飘过的云,从桥下流过的水

一律是幸福的。水里的云影与人影

也分享了这种幸福

我原本有许多烦恼的。一站在桥上

就忘掉了。看着水里自己的影子

像不认识似的。他的烦恼

已被水带走了

我在桥上站着,桥在水里站着

水啊水,带走了多少烦恼?

小桥问我幸福是什么?

我说你去问流水吧没那么复杂的

幸福就是没有烦恼……关于这一点

流水最知道

【黄龙溪】

我第一次发现:小溪可以当作宠物

环绕着小镇转了一圈又一圈

就是舍不得远走

抬头,低头

总能看见它。晕眩的感觉

使我以为小镇本身在旋转着

或者,是自己在旋转着

我也不想走了。想跟小溪一起

留下来,陪伴着小镇

我要忘掉世界的大事,人间的大词

在这小地方做个小诗人,喝点儿小酒

干点儿种菜捕鱼之类的小事情

当我的生活像地图一样缩小若干倍

幸福却放大了

是啊,你怎么敢肯定:小溪

就不如长江大河幸福呢?

【乘船沿黄龙溪去大佛寺】

和去西天取经的唐僧不同

我走的是水路

乘船,也不像骑马那么辛苦

两岸风景如画,偶有画中人在钓鱼

把我的视线拉直了

也许,明天他就会变成我?

至少这一瞬间,我有个想法

就在这里住下了。每天坐在树荫下

要么垂钓,要么读书

跟一尊大佛做邻居,什么都能想得明白

什么都能看得清楚

人生嘛,也不过就是一个下午

可以快了过,也可以慢了过

钟声笼罩四方,敲醒了的木鱼

可能已游进水里了。跟真的似的

而我,就要上岸

仅仅迈了一步,我原先坐着的位置

已变成对岸。换一个角度

才能看到自已,等于换一种活法

没体验过的活法多着呢

【题黄龙溪的大佛寺】

我在各种各样的地方

见过各种各样的你

实在分不清:哪些是别人,哪个是你?

我见过各种各样的人

为你唱着各种各样的歌

他们是否知道:你只有一个?

走遍千万里,认识了千万个你

我要从千万个中间

找到我的惟一

从你的身上看见别人

从别人身上发现了你

哪个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虽然你只有一个,在这个世界上

为何不止一个你?

只要有千万个人,就可能有千万个你

有了他们的需要,你才有千万个自己

他有千万条路,也可能错过你

我只有一条路,还是和你相遇

即使你的身体,是泥土捏成的

可我仍然相信:你的心是肉长的

【再题黄龙溪的大佛寺】

每朵莲花上都坐着一个佛

我看见了佛,佛看不见我

每个故事里都有着一个我

佛看见了我,我看不见佛

莲花开过了就要凋落

虽然我看不见佛,但是佛看见了我

故事开始了就会结束

虽然佛看不见我,但是我看见了佛

也许莲花不止一朵,佛也不止一个

我眼前的这一个是最美的

也许故事是别人的,泪水是我的

我以空白,去交换人间的喜怒哀乐

走了多远的弯路

我才遇见属于自已的那个佛?

只用了一瞬间

佛就原谅了两手空空的我……

【黄龙溪,原地打转的星星】

我知道星星一直在赶路

只不过放慢了脚步

慢一些,再慢一些,更慢一些……

直到看上去跟一动不动似的

其实,星星仍然在原地打转

忽而发出长一点的光

忽而发出短一点的光

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停下来

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老掉牙

星星用发光来代替行走

光才是它的腿脚啊

发光的时候,星星走得最远

哪怕看上去总是在老地方

原地打转的星星反而被更多的人看见

看见了星星,我心里有一点痒

走得再快有什么用?

如果不会发光的话……

【黄龙溪的彼岸】

在雾中,在纸上,在梦里

下一站,红绿灯闪烁

绿灯那么的短

变成现实的可能性

微乎其微

红灯那么的长

我被梦想拒绝,却不忍拒绝梦想

雕塑一样站在马路的这边

红灯的对面

河水流淌。对于红绿灯来说

我闪烁的双眼,也是它

猜不透的彼岸

【当路灯亮起来的时候】

当路灯亮起来的时候

我觉得走上了另一条路

当一下子想不起你的名字的时候

我仍然没忘掉你的样子

即使你的名字跟太阳一起落山

你的脸像路灯一样亮起来了

安慰着我。路还远着呢

该开始的没有开始,不该结束的已经结束

奇怪的是在灯光下面,我没有感到失落

即使这条路上没有你了,不是还有我嘛

即使路上无人,只要灯还亮着

路就不是空的。无人走路

路就自己走着

黄龙溪,洪烛到此一游(组图) - 洪烛 - 洪烛

四川杨然 与王国平合影

黄龙溪笔会

四川杨然

9月23日上午10点一刻,我正在党校学习,接王国平电话,说是9月底有个笔会,在黄龙溪举行,问我可否参加,我说“应该没有问题”,他说“那我就替你报名啦”,我说“好”。事情就这样定了。如果市上没有会议活动安排,我会成行的。

9月25日近午时,得王国平短信:“黄龙溪报到时间地点:29号上午11:30前黄龙溪武阳客栈,请带两本你的作品集,签名后到时送给黄龙溪中学图书室。”27号下午,从书柜中找出四本书:我的两本诗集《千年之后》和《麦色青青》,《凤求凰》和《元写作》,题字皆为“送给黄龙溪中学”,前两本签名皆为杨然,后两本分别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上“本书策划”和“本书作者之一”字样,一齐赠送吧。现在诗歌是这样边缘,能够多送出去几本,也是好事。

黄龙溪离冉义大概60公里路程,路都好走,出校门是水泥路,之后上铺了柏油的羊付路,再后,上新邛公路,318线老路,水泥路面,至新津,再上成雅高速,出双流收费站,一条大道直通黄龙溪古镇,一路顺风。我曾数次前往,路熟,所以期待着,只要周四周五没有校外公务,定当前往不提。

9月29日,未接到校外公务电话,安排妥校内事务,9点出发,10点半到达,停好车,入古镇。豁然开朗,眼前的黄龙溪真有了今非昔比模样,原有的水泥路面的街市全被流水小桥所取代,酒旗商铺全都呈现在柳荫翠影中,增添了诸多老家故园的温馨意趣,我有了“浸入古意”的感觉,真好。

沿“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流水小桥景区前行,步行半小时,11点在古镇核心景区找到武阳客栈,环境很好,这就是我要首先到达的报到地点,店铺老板热情,泡了杯茶要我稍事休息,“他们已安排在这里午餐和晚餐”。抽了支烟,得王国平短信:“报到地点改在:古蜀茗阁,演义中心旁。”即起身前往,问了问路,不远,仅三座石桥距离,不时即到。在《报到薄》上签了名,入住8213房间,客栈典雅,安静,好。没想到太阳出来了,热得一身汗,浴之,即得轻松。清风雅静,出客栈。已午时,肚饿,在溪边吃凉面一碗。返客栈,《报到薄》仍只有我一个人的签名,我又当了一回头一个报到者。回房,拿出本子做笔记,清闲。

客栈小楼,栏外有景。依栏抽烟,惬意自得。忽见隔壁有人,一看,是聂作平,他已到了。“张新泉他们已经下车了,”他说,“等他们一到,就可以吃午饭了。”两人在楼道边木椅上坐下,唠叨起省市作协近年来一些渣渣洼洼事,同感多多,不写也罢。片刻,张新泉上得楼来,在找他的房间,恰好与我们相邻,哈哈不得。梁平、龚学敏至,呼至楼下树荫里喝茶。兴趣所致,诗意漫谈。几支烟功夫下来,会务人员唤去午餐,步行前往武阳客栈,不时即到。

我们一伙人是先行者,凑够一桌人,梁平说:“都饿了,动筷子吧。”时间已是下午一点半,大家确实都饿了,所以先行先吃。同桌者,叶延滨,梁上泉,梁平,晓雪,洪烛,李少君,龚学敏,张新泉,聂作平,来自天南地北的诗人。其中梁上泉、晓雪、洪烛、李少君四位,我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敬酒先敬他们。喝红花郎,满桌诗人我皆敬酒。酒话连诗,诗话连酒。诗人兴会真是诗歌之缘。邻桌牛放、杨景民、祁人前来敬酒,回敬不提。

餐后,诗人乘船游览鹿溪河,观赏两岸风景。黄龙溪位于成都双流境内,我不知道“双流”指哪双流,因为双流境内的河流有金马河、江安河、杨柳河、清水河、白河等河流。而眼前,在黄龙溪古码头旁边,有两条河流汇合,一条是府河,另一条是鹿溪河,它们正好形成了古镇的“魂魄景观”。千年水码头,令人想起当年川西平原黄金水道的繁荣和富庶。行船一刻钟,上岸朝拜一寺庙,依山傍水而建,最高处有巨大的玉白色大佛座像,神的香火在这里四季不断。85岁高年的老诗人王尔碑徒步登上,精神之好,令人赞叹。令人起敬的还有80高龄的诗人梁上泉,同样白发苍苍,但同样气色很好。晓雪个高,身板朗朗。与远方来的桑恒昌相招呼,其乐融融。诗人在神与大自然之间各得其所,趁兴而返。

上岸,游古镇。水是黄龙溪的魂,龙是黄龙溪的名,而古镇则是黄龙溪的身。古代的黄金水道,风韵犹存。南方丝绸之路的水陆两运集散地,繁华更新。最引我兴趣的是它的“庙街”,也可以叫“街庙”,依稀觉得这里有些东西是可以入梦的。最近,我一直在思考“可以入梦的东西”,觉得它们可能只能是那些属于“元”属于“本”的东西。现代饮食五花八门,各种星级五彩缤纷,但一直入我梦者,仅冉义老街的卤肉摊而已,其它光鲜花样的酒店饭庄,没一个在我梦中现身。黄龙溪的“街中有庙,庙中有街”奇景,某些场面曾经在我梦中确有浮现。沿水码头环游南北两条古街,三个古寺在这里错落有致,别样呈现,它们是古龙寺、镇江寺和潮音寺。它们与古街互为邻居,融为一体,给人以“街就是庙,庙就是街”的印记。我特别在意“潮音寺”这个名字,我感到它的含太深了,折射出当年黄龙溪与府河、鹿溪河“同命运,共依存”的深刻内涵。

在“庙街”区域内的“三县衙门”同样叫我在意。据介绍,它建于清代,最初的民间称呼叫“总爷衙门”。民国以来,是华阳、仁寿、彭山三县的“联合办事处”,衙门外对联曰:“黄龙钻山伸出龙爪抱鸡翅,白马临江勒转马头望虎岩”,概括了“三县衙门”当年管辖的地理范围。“三县衙门”遇事升堂,按照“谁主管,谁负责”的属地管理原则,哪县县民有事,哪县县官坐堂,所谓中国过去年代“县衙门”历史上的一道奇观。从中可以想象当年黄龙溪水码头上是如何舟揖如林,商旅云集,一派繁荣景象。

古镇清代风格的房舍建筑保存完好,行走在青石板路上,多了古朴宁静的感觉。行进之中,与洪烛谈起了中国的现代新诗,我们在“多元、自由、平等”的诗人存在观念上取得了共识,对拥有统治者面孔的卫道诗人和拥有唯我独诗主张的极端诗人都不敢认同,甚至也可以说是不屑一顾。

在古街上见一古屋挂有《凤求凰》匾额,驻足观之,原是当年峨嵋电影制片厂在这里拍摄过历史故事片《卓文君与司马相如》,所以黄龙溪的现代居民将它保留了下来,作为新时期的新景观,却带着浓厚的古意,令我意外,也有些伤感。本来,这样的古屋,只应该在临邛古城出现的。

游览古镇,从黄龙溪的龙尾开始,逆流而上,直到龙头。美丽的龙身就是古镇境内的溪流,溪流两边是游兴无尽的仿古街铺,各种旅游情趣尽在其中。

晚餐仍安排在武阳客栈进行。可惜,我在这时接到了两个会议通知,邛崃市委郑书记提拔调任,市里为此明天要召开班子会和近期工作安排会,我请不得假,只得抽身回返。就餐时,自然不敢沾酒。同桌者,叶延滨、梁平、洪烛、雷康、龚学敏等。张新泉说:“杨然怎么总是这样,每次诗会都半途而废。”他指的是两次“罗江诗歌节”和其他几次诗歌活动,我都因公务在身中途退场。很不乐意呵,但又身不由己。

凸凹从邻桌前来敬酒,口口干,海量。他是下午赶来的。我以饮料回敬他。

王国平是这次笔会的组织者。我的四本签名诗书不能亲自送给黄龙溪中学了,只得委托他转赠。

餐后,与众诗人道别。返程。6点出发,8点回到冉义。

这次笔会的主办者是黄龙溪镇党委和镇政府,承办者是四川集雅轩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笔会的名称是“2011中国当代著名诗人走进黄龙溪大型笔会”。嘉宾名单如下:吉狄马加、叶延滨、王尔碑、晓雪、高樱、意西泽仁、梁上泉、张新泉、潘洗尘、李少君、桑恒昌、梁平、洪烛、祁人、聂作平、杨然、凸凹、龚学敏、蒋蓝、王国平、牛放、高艳国、杨景民。吉狄马加于29号晚上到达,可惜我已回冉义。要不然,我要当面向他致谢,感谢他邀请我前不久参加了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杨然2011-09-30记于斜江村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