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汉诗榜】后工业时代的蚂蚁  

2016-06-14 18:28:00|  分类: 杂谈,洪烛,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诗榜后工业时代的蚂蚁55首)

         李霞品荐 

 

性感的词 

  祁国

 

 

水深

火热

三大

战役

闹翻身

促生产

又红

又专

开放

承包

借鸡下蛋

翻两番

盘活

三角债

入股

套牢

历史性决议

社会主义特色

 

言外之意,意味深长,陌生而亲近。反讽,荒诞,复制或拿来,叫人把玩流连,并非易事。

 

 

我们还在

老巢

 

以前我们狼狈为奸

狼还在 狈没了

 

以前我们衣冠禽兽

衣冠还在 禽兽没了

 

以前我们酒肉朋友

酒肉还在 朋友没了

 

以前我们寻欢作乐

我们还在 欢乐没了

 

据说这首诗,老巢写于2005年春节,他从北京回安徽老家过年的火车上,手机短信发给朋友时,安琪就说“老巢的经典出来了”。这首诗的确把我们写绝了,说透了,读一偏就感受到了,再说什么,就成了多余。再烦人一句:诗智,情,趣,泪,深,真,融为一体,击中了也击疼了读它的心。要命的其实还是真呀。写出真,才有一切,写出真真的太难了。

 

 

后工业时代的蚂蚁

丛小桦

 

远足蚂蚁的细腿

迈进后工业时代

蚂蚁的家园

开始由土地向水泥和黑铁转移

 

闻风而动蚂蚁小心翼翼

一路遇见铁锈的花朵

油渍的旋涡

 

黑铁的音乐跌落

黑铁的缝隙不是巢穴

蚂蚁在黑铁上奔忙

沿求生的路标织一张隐形的蛛网

 

冷热无常

在强硬的黑铁上张望

蚂蚁心地荒凉

 

水泥和黑铁瓦解

哲学凋零

蚂蚁漫步于金属的尘埃

如同找到了新的褐色的泥土

 

丛小桦前些年因行走而写的“看见诗歌”让许多人看见了诗歌还有这样的面目。《后工业时代的蚂蚁》让我们看见了诗歌的轻与重竟如此悬殊:蚂蚁的细腿与强硬的黑铁。整首诗重重击倒我们的,是第三只眼睛的发现:蚂蚁的家变摧毁了一个时代。

 

 

自我

李亚伟 

 

我是一只弄肮了天空的鸟

是云的缺点

我被天空说出来

伙计,天上什么也没有啊,神仙们搬了家

我成了社会混不下去的零花钱

我是我自己活下去的假车票

 

我是一个叛变的字,出卖了文章中的同伙

……

我是一条不紧不慢的路,去捅远方的老底

……

我是大地的凸部,被飘来飘去的空气视为笑柄

又被自己捏在手中,并且交了差

伙计,人民是被开除的神仙!

我是人民的零头!

 

这是后现代作品的标本之一。怪誕?荒唐?自己成了反讽的对象,嘲弄的对象,但读者没有一点被戏弄的感觉,反而被这种超现实的真实震撼了。

 

 

桃花扇

洪烛

 

这把祖传的扇子

注定是属于秦淮河的。秦淮河畔的桃花

开得比别处要鲜艳一些

你咳在扇面上的血迹

是额外的一朵

风是没有骨头的,而你摇动的扇子

使风也有了骨头

这条河流的传说

注定与一个女人有关。扇子的正面与背面

分别是夜与昼、生与死、爱与恨

是此岸与彼岸。你的手却不得不

承担起这一切,于是夜色般低垂的长发

成了秦淮河的支流

水是没有骨头的,而你留下的影子

使水也有了骨头

你的扇子是风的骨头

你的影子是水的骨头,至于你的名字

是那一段历史的骨头

别人的花朵轻飘飘

你的花朵沉甸甸

 

洪烛从扇子发现了风骨风流和人的命运的软与硬,关键是最后几句,虽然有点绕口,但是一点也不牵强,“骨头”升华了,变得异常新鲜而又深刻。


李霞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