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人民文学》诗歌大赛获奖名单及洪烛获特等奖作品(组图)  

2016-06-15 18:33:00|  分类: 杂谈,洪烛,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民文学》“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特等奖得主洪烛。《长江日报》记者陈卓摄

《人民文学》诗歌大赛获奖名单及洪烛获特等奖作品(组图) - 洪烛 - 洪烛

      2016518日晚,“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在武汉市琴台大剧院举行,部分获奖代表、评委代表及各界人士近千人参加了此次活动。

汉阳是历史文化名城,既有古琴悠悠、高山流水的故事,又有近代“汉阳造”民族崛起的光荣历史,而现如今汉阳的发展日新月异,琴台文化中心拟打造成世界顶级的文化聚集区,对于作家、诗人,这里有取之不尽的创作素材。

此次诗歌(词)大赛由《人民文学》、美好集团主办,旨在以诗歌(词)的形式,推介武汉、汉阳的自然风光、人文底蕴和发展巨变。“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活动于2013年正式启动,初期邀请了叶舟、洪烛、叶延滨、杨克等二十余名国内著名诗人、作家结伴来汉采风,体验汉阳民间生活和文化,寻找创作素材和灵感。

活动同时面向全国进行征集以武汉及汉阳为题材的诗歌和歌词作品。征文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情参与,除了知名诗人和作家,还有许多普通百姓踊跃参赛,他们中有教师、学生、警察、工人等,共计收到的参赛作品有上千份。

11名国内著名作家、诗人、文学评论家、教授组成的评委会历经数轮评审,确定最终获奖名单。共评出特等奖1名、金奖7名、银奖22名。

                                       获奖名单

特等奖

黄鹤楼与古琴台(组诗)  

 

金奖

致江城(组诗)           

与武汉书(组诗)         

千古知音(歌词)       佟文西

在武汉(组诗)           

武汉放歌(组诗)       丘树宏

为武汉写的三首歌词       

盘龙城文物(组诗)       

 

银奖

汉阳行(组诗)           

武汉记(组诗)           西

汉阳记忆(组诗)         

我的城(组诗)           

在武汉                 梁雷鸣

武汉,我的精神胎记     龙小龙

汉阳随笔                 

走过黄鹤楼             伍永恒

汉阳:一座城的眉批与标题韩簌簌

江城颂                   栾淑娟

汉阳走笔                 熊明修

五种时间里的武汉         邹汉明

走过汉阳                 林隐君

美丽武汉(歌词)         阿穆古浪

知音台放歌               萧通湖

老寺深深深几许           陈于晓

我爱你,汉阳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        丁济民

幸福汉阳(歌词)           

古琴台,信于伯牙           

大美武汉(歌词)           

汉阳辞(歌词)             

 

PS:因征文期间,有部分参赛者作品中没有写明具体联系方式,导致主办方无法联系获奖者,请未收到组委会通知的获奖者与《人民文学》杂志社工作人员联系,确认个人信息后,将会发放奖状及奖金。联系电话65074561

2016年5月19日《长江日报》整版访谈《人民文学》“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
汉阳造·知音情
《人民文学》江城觅知音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举行
《人民文学》诗歌大赛获奖名单及洪烛获特等奖作品(组图) - 洪烛 - 洪烛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现场 记者陈卓

本报讯(记者张延 通讯员郑文)“我用汉水做琴弦,你用长江做琴弦,汉水和长江,在汉阳打一个结……”诗歌让彼此找到知音。昨日,“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圆满举行,国内文学界大腕闪耀琴台大剧院。著名作家洪烛获得大赛特等奖。

2013年4月10日,“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活动正式启幕。此次诗歌(词)大赛由《人民文学》、美好集团主办,旨在以诗歌(词)的形式,推介武汉、汉阳的自然风光、人文底蕴和发展巨变。

活动历时3年,初期邀请了施战军、邱华栋、洪烛、叶延滨、杨克等二十余名国内著名诗人、作家结伴来汉采风,寻找创作素材和灵感。

整个活动历经采风、征稿、评稿、颁奖四个阶段,《人民文学》分四期刊登了推介武汉的专稿,面向全国征集歌颂武汉及汉阳的诗歌和歌词作品,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情参与,除了知名诗人和作家,还有许多普通百姓踊跃参赛,他们中有教师、学生、警察、工人等。

大赛组委会先后收到各类原创诗歌(词)千余篇。由11名国内著名作家、诗人、文学评论家、教授组成的评委会历经数轮评审,确定最终获奖名单。

这是一次全国一流水平的文学盛宴,共评出特等奖1名、金奖7名、银奖22名。昨晚,“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在琴台大剧院举行。部分获奖代表、各界人士近千人参加了此次活动。晚会歌舞、朗诵、书法表演中洋溢着浓郁的楚风汉韵。

《人民文学》杂志社主编施战军:
用诗歌抒写新汉阳变化
《人民文学》诗歌大赛获奖名单及洪烛获特等奖作品(组图) - 洪烛 - 洪烛 《人民文学》杂志社主编施战军

《人民文学》是国家一级文学期刊,被称为“中国第一文学期刊”,此次为何选择在汉阳打造这样一场全国瞩目的赛事?《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表示,“其实我们和武汉、和汉阳很有历史渊源,以前也联合举办过一些文学活动。”

汉阳是历史文化名城,既有古琴悠悠、高山流水的故事,又有近代“汉阳造”民族崛起的光荣历史,对于作家、诗人,这里有取之不尽的创作素材。如今的汉阳区委区政府非常重视文化事业的建设,在这一点上和《人民文学》有许多默契,汉阳的变化日新月异,值得关注,因此选择在此办这样一个活动。

诗歌是文学中最亮的明珠,我国是诗歌大国,许多著名文人首先是一名诗人。此次大赛的评选标准非常高,因为是“命题作文”,限定了主题,对作者的要求更高。大赛在广泛征集诗稿的基础上,以诗歌的艺术、精神价值等为评选标准,并不唯作者身份论,而是以作品说话,挖掘了一批隐藏在民间的诗歌(词)高手。

施战军曾是茅盾、鲁迅等多个多家顶级文学奖的评委,“此次的作品表达出对汉阳、对武汉甚至是我们中华民族史的独特见解,不论是从写作技巧还是思想深度,都达到了一流水平,且各具特色,各有千秋。”


鲁迅文学院副院长邱华栋:
汉阳让我们看到身边处处是诗歌

《人民文学》诗歌大赛获奖名单及洪烛获特等奖作品(组图) - 洪烛 - 洪烛鲁迅文学院副院长邱华栋记者陈卓 摄

邱华栋1988年被保送入武汉大学文学系,从十四五岁就开始写诗,是上世纪80年代有名的校园诗人。在他眼里,汉阳人正再造新汉阳。武汉是大武汉,汉阳是大武汉的一部分,是非常重要的展翅腾飞的翼展的部分。武汉要大起来,汉阳必须新起来。汉阳对文化资源的挖掘很用力,汉阳注定会越来越好。

对于邱华栋来说,他认为写作诗歌是自己保持语言鲜活度的惟一手段,“我总是在早晨起床后和晚上睡觉前读诗,以保持我对语言的警觉。”而今天的确是一个能够写出好诗的年代,因为参照系非常丰富。

这次汉阳的大赛,吸引了国内很多优秀诗人参加。说起来算是一种命题诗词大赛,要求必须写武汉、汉阳,这些诗人在题材的限制里写出了优秀的诗篇,歌咏了汉阳的景物、人物、历史、现实和日常生活。尤其是武汉、汉阳,这样的江河汇聚之地,历史和现实都非常丰富的地方,能够产生好的诗篇和好的诗人,在这里让我们看到身边处处都是诗歌,这次诗词大赛就是一次检验和明证。


《人民文学》诗歌大赛获奖名单及洪烛获特等奖作品(组图) - 洪烛 - 洪烛
作家洪烛记者陈卓摄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特等奖得主、著名作家洪烛:

让汉阳成为中华文化的“知音”

1985年,读中学的洪烛被南京梅园中学推荐给武汉大学,当时他已经写作了一百多首诗。时任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惜才,特别派老师到南京接他来汉面试,同样被成功保送武大。“在武大期间我多次去过汉阳,印象最深的是古琴台,知音的故事给我带来联想,武汉和武大就是我的知音、伯乐。”

洪烛最近一次来武汉,是去年参加首届武汉诗歌节,除了城市的变化,最让他欣喜的是文化的变化,武汉也有了自己的诗歌节。他特意再访古琴台,这次获特等奖的诗歌同样是写琴台。

洪烛说,汉阳是楚文化发源,楚辞代表着早期诗歌的力量,是楚文化的骨头,是充满文人浪漫情怀同时又有社会责任的文化,“惟楚有才”,是中国文化精神的重要侧面。现代诗歌也在转型,诗意是我们这个民族所向往的。就像汉阳古琴台,一直矗立在时光中,等待着我们每一个人,每次去却都有不同感受。

汉阳城承载着楚文化,承载着高山流水的美好传说。洪烛特别赞同“来到汉阳,就是知音”,他希望当代人都能感受发扬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来到汉阳,能够寻找到精神家园,体会高山流水的美好情怀,成为中华文化的知音。(记者张延通讯员郑文)

《人民文学》“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特等奖作品:

黄鹤楼与古琴台(组诗)

    洪烛

【古琴台:知音之歌】

1.

你没听见我弹琴,听见的

是我在喊你,高一声低一声地喊

先是用清脆的声音,后来又用沙哑的嗓子

喊你的名字

我没看见你走来,看见的

是你的倾听。抬起头听,侧过脸听

先是睁着眼睛,后来又闭上眼睛

可就是不答应

你是怕打断我的呼唤吧?

希望我一直喊下去?

明明听见了,却假装没听见

不愿把我从梦中惊醒

那我怕什么呢?我怕你没有走来

我怕走来的不是你

我已习惯了把你的存在

当成自己的回音壁

山花开了落了

我看见的是另一个我

江水忽缓忽急

你听见的是另一个你

2.

琴没有摔碎,心却碎了

琴弦没有弹断,梦却断了

你的影子还在,人却不在了

江水不会倒流,琴声却有回音

无需借助我的手,回音又制造出

新的回音:一圈圈看不见的涟漪

你若没走就好了

一定会奇怪:这是谁弹的?

我忍不住四下张望:谁在倾听?

是你抛弃了我,还是我抛弃了琴?

心碎了,琴就不再是琴了

怎么弹都别扭,怎么听都无情

你走了,我就不再是我了

我只是你的回音

3.

阔别一年的梅花,落在什么地方不好?

偏偏要落在琴台上

让我怎么打扫啊

落在琴台也就罢了,偏偏要落在琴弦上

让我怎么弹怎么唱啊

只好停住手。看它一朵接一朵

抢着去拨弄,情场如战场啊

落在琴弦上也就罢了,挡不住的香气

一个劲往我怀里钻

琴弦没有被拨响,我的心

却有点儿痒。是悄悄挠一挠呢

还是使劲忍住,假装跟没事儿一样?

4.

这是一支多么孤单的曲子

弹给山听,山没有耳朵

弹给水听,水里只有倒影

弹给自己听,自己已悲伤得听不下去

绝唱都是孤独的。孤独的人

弹给自己的孤独听

孤独不长眼睛,却总能看得清

孤独没长耳朵,却总能听得清

弹到一半就弹不下去,我只好摔琴

琴断了,心里的一块石头

还是无法落地

没弹出的另一半,到了哪里?

我只发现:水变绿,山变青

5.

我把琴弦弹断,你还没来

我把琴台的栏杆拍遍,你还没来

通向琴台的路开始长草了,你还没来

今年的草不是去年的草

路仍然是那条路,你还没来

你没走来,路却走来了

路是从你那里走来的吗?

还是来自一块空白?

你是走在半路上,还是根本没有出发

根本不知道有人等待?

6.

用我的白发做琴弦

弹到天黑就断了

用你的青丝做琴弦

弹到天亮就断了

相见时的高山,离别后

变成雪山

重逢时的流水,经历再一次离别

已结了冰

不用怕。时光正在倒流

雪山还会返青

什么叫做知音?就是从沉默里

也能听出最美的声音

我不在了,高山模仿我弹琴

你不在了,流水代替你倾听

弹一遍,就等于弹一千遍

听过一千遍,仍然像第一次听

7.

我用汉水做琴弦

你用长江做琴弦

汉水和长江,在汉阳打一个结

你用长江做琴弦

我用黄河做琴弦

长江和黄河,在东海打一个结

我用黄河做琴弦

你用银河做琴弦

黄河和银河,在你指尖打一个结

你用银河做琴弦

我用眼泪做琴弦

银河里流着泪水,把星星泡软了

8.

渡过长江去看你

只需要一膄小小舴艋舟

渡过汉水去看你

只需要一片落叶,随波逐流

渡过泪水去看你,只需要眨一下眼睛

渡过银河去看你,到了对岸

却辨认不出:你已变成哪一颗星星?

我不知道你是否在等我

你却知道我在找你

明明知道,为什么不答应?

莫非哑了的嗓子,再也发不出声音?

噢,我看见了:有一颗哑巴星星

使劲眨眼睛,显得比我还着急

9.

你来琴台是等人

等一个懂你的人。你不知道谁会成为知己

我来琴台是找人

找一个我懂的人。我不知道会成为谁的知己

你来琴台是等人

随身带了一把琴,打发寂寞

我来琴台是找人

什么也没带。只带了两只耳朵

你在的时候我还没来

我来的时候你已不在

琴声还在,还在等待

长江还在,还在琴台下面徘徊

你在等知己。我则是在找自己

找那个千年以前来过的自己

10.

我是武昌鱼,你就是长江水

没有你的滋润,哪有我的漫游?

你是古琴台,我就是黄鹤楼

隔水相望,眉眼间凝聚千年的忧愁

我是俞伯牙,你就是钟子期

胸中的沟壑、怀里的流水,被你逐一识破

不,是你把我重新打开

你是李白,我就是崔灏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灏题诗在上头”

李白才是崔灏最大的知音啊

以难得的谦虚,为一个无名诗人做了软广告

其实李白还是为黄鹤楼写过诗

譬如“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譬如“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一点也不差啊

11.

没有琴台,有一把琴就可以

没有琴,有一根弦就可以

没有琴弦,有一双空空如也的手就可以

就可以举起高山的重,捧住流水的轻

只是现在,我再也无力伸出手去

没有琴台,怎么弹怎么唱都可以

没有故乡,走到哪里都可以

没有回忆,怎么想怎么做都可以

回忆里如果没有你,我是变重了呢还是变轻?

唉,我是有过你,可又没有了你

没有琴台,我就不会遇见你

没有遇见你,我就没有那么多欢喜

没有昨天的欢喜,今天就没有更多的悲伤

这是一次最悲伤的别离:我还是在琴台上弹琴

可你只能在地下倾听

再也不想弹琴,越弹心里越紧

我再也不想登上琴台,看不见风景

看见的是天地的无情

遇见知音是多么的幸运

可一旦失去,又是多么的不幸


【你是我的黄鹤楼】

黄鹤飞走,是否回了一下头?

长江流过,拐一个弯就是回一次头

我离开你,想忍

也忍不住回头

只看见江边有一个小小的影子

是你吗还是别人?在送我还是等我?

我也忘掉自己是谁了

该走还是该留?

你不是你,你是我的黄鹤楼

我不是我,我的名字叫回头

长江不是长江,是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

回一次头就疼一次啊

我能够忍住疼,却忍不住

一次又一次回头

 

【黄鹤楼】

黄鹤已飞走,白云还在

云变成雨了,人还在

那流泪的人也消失了,楼还在


楼还在,被雨水冲洗了一千遍

被泪水冲洗了一千遍

被江水冲洗了一千遍

看上去还跟新的一样

崔颢已走了,李白还在

李白也走了,杜甫还在

杜甫老得不能再老了,我想说:我还在!


可是黄鹤楼,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也在问自己:谁是我呢?


我只想作为李白的替身

在淋湿的台阶上站一会儿

并不企望替他写出那没法写出的诗

纯粹为了在古迹面前,做一回古人


让我成为古人中

最年轻的一位吧:长着现代的面孔

却意外地获得一颗古老的心

诗人骑着黄鹤飞走,诗篇还在


诗篇会有被遗忘的时候,诗意还在

即使在没有诗意的日子

我也安慰自己:往事还在!

还在继续生长。往事也有漫长的未来……


黄鹤楼还在,还在证明:

人可以飞起来的


翻开诗歌史,就能看见:

他们是怎么一个接一个飞来

又一个接一个飞走


我把诗篇当成遗落的羽毛来对待

不,它比羽毛还轻,又比黄鹤楼还重


【李白在黄鹤楼为何写不出诗来?】

黄鹤楼使我沉默无言

想说的,崔颢都已替我说了

狂歌一生,公认的大嗓门

只有这一个时辰患了失语症

“你怎么了?准备绕过去吗?”


不,我在把机会匀给别人

总不能好处全让我一个人得了


黄鹤楼的尖顶卡住我的喉咙

下去吧,风景等于白看了

爬这么高,只为读一首别人的诗?


你们以为我空手而返

不那么一回事。惟独这一次


心里有诗,却不说出来

感觉也挺好。“诗是一种秘密

干嘛总要告诉别人?”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