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洪烛:写给我80岁的父亲(图)  

2016-06-16 04:34:00|  分类: 杂谈,洪烛,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烛:写给我80岁的父亲(图) - 洪烛 - 洪烛父亲教我懂得了什么是田园
      洪烛

   我的父亲王万茂,是农业经济方面的学者,在他的专业领域里,大家都习惯了尊称他为“王教授”。可我却从未这么叫过。原因很简单,他对于我属于一个更家常的称谓,我一直很轻松很亲密地喊他:“爸爸”。
   所以,在别人眼里的他之外,还有一个我眼里的他。
   这里我就不多说他的事业、他的学术成果,只说说他生活化的一面。而且,只挑选我童年记忆里最深刻的印象。也是最容易被忽略和淡忘的。最不为他后来的同事和学生所知,或所能想象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父母作为南京农学院(现在叫南京农业大学)的教师,从南京城里下派到长江对岸的江浦农场。我和弟弟,也就转入农场的子弟小学。一家四口,相依为命地度过了一段清贫然而其乐融融的时光。至今想起,仍觉得那是一生中含金量极高的记忆。像童话或田园诗一样单纯、自足且不可复得。
   既然说到一家四口,所谓的生活,必然是从四张嘴开始的。饮食所带来的回味,构成记忆中的记忆。农场有养鸡场、猪圈、鱼塘,还有果园、稻田、菜地。食物充足。甚至比城里吃到的还要新鲜。农场也有集体食堂。父亲总是排队从窗口打两菜一汤,装在大小不一的搪瓷碗里,端回宿舍给全家吃。后来父亲逐渐熟悉了环境,吃食堂之余,也想给家里开开小灶。他先是尝试着用煤油炉,下点挂面,拌在调好猪油、酱油的海碗里,洒一撮葱花。嘿,味道不比餐馆里卖的阳春面差。尤其寒冷的冬夜,能吃上这样的夜宵,全身心都暖洋洋的。
    得到家人的夸奖,父亲的积极性更高了。父亲的手艺,在这只煤油炉上越练越棒。蒸蛋饺、炒年糕、炖肉汤,花样越来越多。他是教师,原本手上总端着课本,现在也捧起菜谱来看了。做菜跟做化学实验一样认真。大年夜,父亲亲手做了满满一桌菜,很有成就感。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弟弟醒来,爬起床就去抓碗里的蛋饺吃。父母发现蛋饺少了,赶忙训斥我们:这还是半成品呢,要在汤里烩了才能吃!这种蛋饺,系用搅拌好的蛋清蛋黄在锅里摊成蛋皮,中间包上肉馅,仿佛水饺的。做蔬菜汤或杂烩汤时,加上几只半生不熟的蛋饺,待其煮透后取食,鲜美无比。可我和弟弟馋得已等不及了。
   父亲还偏爱拿当地的野味做试验品。他经常去邻近的村落买一只在山上放养的柴鸡,或村民捕获的野兔。有时还到河边,跟钓鱼爱好者讨价还价,买他们新钓上来的草鱼或鲫鱼。到了后来,村里孩子见到他就推销现捉的黄鳝、泥鳅,他也照单全收。皆大欢喜。
   有一天,有一位猎人敲门,问要不要野鸭,说着从背篓里拎出血淋淋的一只。江浦一带多湖泊,我们常见到野鸭飞,却未想过能吃到嘴,父亲愣了一下,还是掏钱买下了。忙了一下午,拔毛、清洗、切块、红烧,特意从供销社买来各种调料。揭开锅吃时,却遇到一个问题:野鸭是猎人用喷砂枪打下的,肉里面有洗不净的砂粒,一不小心就会咬到,咯得牙齿生疼……最后,只好放弃。
   这是父亲在江浦做得最兴奋的一顿饭,也是最失败的一顿饭。可它却相当于我们全家在江浦的荒天野地间的一次精神会餐。回想起来是那么美好。
   吃中饭的时候,父亲总要打开半导体收音机,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长篇小说联播节目。《万山红遍》、《新来的小石柱》、《夜幕下的哈尔滨》之类。这是最好的调味品。饭快吃完时,半小时的节目挺吊人胃口地中止了,“且听下回分解”。于是盼望着第二天早点到来。晚饭的钟点,可以听到重播。日子就这么一环套一环地飞快流逝。虽然朴素,却并不觉得乏味。
   然而就是这只半导体,也是父亲学英语、学日语的工具。他年轻时是公派留苏生,俄语很好,可还不满足,利用业余时间学新的语种。
   除了补习外语,父亲忙完晚饭和全家一起吃后,就埋头在写字台前翻译论文,然后认真誊写在方格稿纸上,投寄给相关报刊。我们都入睡了,他的小台灯还亮着。父亲的许多翻译稿件都发表了,变成汇款单飞回来。又变成全家的伙食费。那个清贫的年代,我们家在农场能活得比较滋润,除了因为父母拿着大学教师的工资,还跟父亲能“挣”稿费补贴生活有很大关系。
在这方面,父亲绝对是我的榜样。深深影响了我。我也养成了好学好写的习惯。当然,我写的是诗歌散文。和父亲属于不同的专业,就像是另一种“精神农作物”。可我继承了父亲身上那种“精神农民”的优良品质:勤劳、坚持、忍耐,日出而作日落而栖,永远在努力永远很乐观。
  正是在江浦农场的那段日子,父亲也鼓励我像他那样给报刊投稿。只不过给的是《少年文艺》《儿童文学》《中国少年报》之类报刊。虽然一开始收到的都是退稿信,但父亲毕竟帮我找到了方向,我知道哪里可能有一个为我打开的世界。
   后来,我也收到稿费了。后来,我因为发表作品较多而被武汉大学免试录取。后来的后来,我靠写作这门“手艺”也能自食其力,获得了许多想要或没想过要的东西。我就像一个拥有自己物质田园和精神田园的双重农民一样踏实、充实,而又有盼头。活得有滋有味。而最初,正是父亲有意无意把我引上这条路上。我至今还在这条“凭手艺吃饭”的路上走着。虽然这是一条和父亲有距离的路,但两条路是平行的,方向是一致的,我和父亲走路的姿势和心态是那么相像,我知道他是怎么做的,他也知道我是怎么想的。父亲自己也经常感叹:我的所思所想、所做所为,怎么那么像他啊。
   没有谁真是无师自通的。父亲教我懂得了什么是田园,什么是劳动。我又把自己的田园写成了诗,把劳动当成了享受。
   我的弟弟王群,一直生活在父亲身边,受父亲影响更深。他后来也改学了父亲的专业,和父亲在同一所大学当教师。现在是副教授,也被师友们亲切地喊作“小王教授”。如果说我只是精神上在学习父亲的吃苦耐劳、勤奋好学,而事业上毕竟是反差很大的两种行业,那么我弟弟算得上是父亲全方位的“接班人”。他陪伴着父亲走在同一条路上。这也是我走南闯北但对家里一直很放心的原因。父亲和弟弟,是有伴的。他们在同一个专业道路上相伴而行,我是很羡慕的,更是很欣慰的。
  父亲给我取的名字叫王军,我读中学时觉得同名同姓人太多而且缺乏诗意,因为写诗,就自作主张给自己起了个笔名“洪烛”。果然,现在即使“百度”,也找不到第二个叫这个名字的人。这就是我年轻时追求的“另类”?我好像应该满意了。但父亲潜意识里没准希望我像芸芸众生一样生活。他为我所起名字所蕴含的朴素,其实已潜移默化进我的性格。虽然以诗人自命这么多年,我性格的另一面,或者说我真正的性格,仍然以朴素、简单为美。阅历越多,对自己的认识越来越清楚了。而父亲对我的认识可能更清楚,所以不管我怎么过,他都对我很放心。
 


附录:我的弟弟王群为父亲写的文章

父亲是我生命中的领路人

——写在父亲王万茂教授八十华诞之际

王群

 南京农业大学土地管理学院

高尔基说过父爱同母爱一样的无私,他不求回报;父爱是一种默默无闻,寓于无形之中的一种感情,只有用心的人才能体会。在我成长经历中,父亲为我付出了伟大的爱,一件件,都令我难以忘怀,令我感动,令我敬佩。母爱如海,父爱如山!

人生是路,是一条漫长而悠远的路。有平坦大道,也有曲折小径,正如著名作家柳青所说,人生最关键的只有几步,一步走错,将贻误终生;没有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没有岔道的。有些岔道口,譬如政治上的岔道口,事业上的岔道口,个人生活上的岔道口,你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这也是路遥作品《人生》的开篇题记,对于我的人生来说的确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注脚。

人生就是选择,每个人的选择不同,便有了不同的人生,选择决定了你的人生。人的一生,就是由无数个选择组成的,每次选择的结果布成点,连在一起,就是人生的线路。选择,无处不在。选择就像是人位于一个岔路口,走哪条路都要靠他自己的决策。有些人能够明智地作出决定,但也有些人在犹豫间错过了青春,甚至付出了更大的代价。无论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都是一种选择。人生难免会遭逢重大的决策选择;难免会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前到底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而迷茫。你有什么样的选择,也就有了什么样的人生。而如何选择,却是最大的困难。

人的生活大体可分为三块,5%的快乐,5%的痛苦,还有90%的平淡。漫漫人生路,看起来是漫长的,但关键处就那么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一个人的一生其实大部分日子都是平凡和普通的,人生只有几个重大的阶段,而在重大阶段也就是你人生十字路口的决择,就需要智慧和经验了。特别年轻人,在这个关键时刻,最需要一位长者、一位智者的帮助。

而我前半生和后半生两次决定我一生命运的重大选择,都是得益于父亲的指引。父亲是我生命中的领路人。

我的人生可以分为两大阶段,别人的人生都是连续的,而我的人生前半生与后半生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是没有联系的。2000年考博那年,是我人生的分水岭。我的前半生,是属于艺术的,而我的后半生是属于学术的,这两次人生决择都是由于父亲的指引而让我的人生虽然暗流涌动,但也好在无惊亦无险。

我人生的第一次重大决择,是父亲给我指引了道路,把我领入了艺术殿堂。在家庭经济不富裕的情况下,对我学习美术的需求有求必应;购买绘画工具、材料、图书资料、看画展,周末接送我去金陵少儿书画学校学习等,至今回忆起来,还历历在目。记得那年中考刚结束,我的心就早已飞到了千里之外的朋友的家乡,我们几个小伙伴就相约乘船去南通朋友家玩。在我玩得不知回来的时候,父亲却一直默默地为我的未来而担忧。正好父亲在南京日报上看到了宁海中学招收第二届美术班的广告,而毅然代我报了名。我从小就贪玩,不爱学习,只有美术是我一直坚持下来的并且能引以为傲的,那不是自己意志力有多强,而完全是因为热爱。父亲为我报了名,为我选择了一条适合我发展的人生道路。我也通过考试选拔顺利地进入了与南艺合办的宁海中学美术班。我的前半生就由于父亲这次为我的报名,让我从此走上艺术设计这条路。

而真正决定我一生的方向和高度的选择是在大学毕业之后,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

那时大学生还不像现在这几年扩招而变得普遍,当时大学生还是“天之骄子”,千人走独木桥。大学毕业后我通过朋友介绍找着一家当时全国有名的服装外企做设计。在厂里,那时我们还能感受到别人对我们这批新来大学生们的羡慕和向往。真是所谓风华正茂,风流倜傥,无限风光。老板和公司里的人都非常器重我们这批来自五湖四海大学生。

然而,不甘寂寞和平凡的我们,不满足当时的生活状况,就商量一起下海创业。90年代初期,正是我国私营企业蓬勃发展之际,我们也就走入了这条经商的洪流,开始了办厂经商的生涯。由于年轻,没有经验,并且也没处理好和原公司的关系,刚办的服装厂在运营了不到一年之际就倒闭,工人讨债,法院制裁,一起创业的朋友各自劳雁纷飞,各人找各人的出路,如树倒猢狲散。这是我人生最低迷、最无助、最迷茫的时期。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应该怎样走,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在水里窒息一样,渴望着生命中的一根救命稻草。当条条道路都向我关闭的时候,上苍为了我开了一扇窗,是读博让我的人生开始了全新的一页。这次又是父亲不忍看到我这样低迷的精神状态,用强大的父爱帮助了我,替我做了一个影响我一生的重大决定,就是让我下定决心改行考博,攻读土地资源管理专业的博士。记得那时我决心考博之后,为了一改饱受身心打击的瘦弱的身子板,于是决定坚持风雨无阻骑车一个多小时到五台山体育馆去游泳,这一坚持就是两年多,甚至在博士考试的那几天都没有中断。

读博期间,是我恶补专业知识的时期。土地资源管理专业,它既有社会科学的知识,也有自然科学的知识,这个专业是一个综合性很强的学科。对于一个全新的领域,对于我来说完全陌生,由于我自己的基础薄弱,我完全不知如何入手。父亲决定每周给我上一次课。我的入门就是从听父亲为我讲授《土地利用规划学》开始的。父亲的小课,成为我在专业领域求知的航标。父亲和我一起分享他得自于书中的知识,还和我分析做人做事的道理。在我失落和不自信时,他更是我的心灵支柱,是我知心的朋友。

博士毕业后,我顺利进入了南京农业大学土地管理学院,成为一名大学教师。初夏清晨刚拿到学校宿舍钥匙的我走在南农校园被梧桐树覆盖的林荫道上,望着这宁静而安逸的早上,心情无比舒畅,仿佛一个游子终于回到了家乡,自己一颗颠簸的心好像终于找到了港湾。心里不由得情不自禁地生起对父亲的感恩之情。是的,父亲为我指明了我的人生道路,引领我走上了一条无限成长学习之路,一条安身立命的道路,也确立了我下半生教书育人的人生目标。

我从此开始了做学问的生涯。而我治学的榜样就是与我朝夕相处的父亲。父亲治学,给我最大的感受,还是执着、勤奋和热爱。

父亲的人生哲学那么朴素,却字字珠矶,一直陪伴在我的左右。记得父亲给我说过他的人生理念“做你能做的事,做你想做的事”,父亲的人生也是一直遵循这样的人生理念。他给我举他在文革期间做学问的例子。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不能看专业书,父亲就利用阅读和翻译俄文版毛主席语录,来做学问。这样一是让别人看到没有非议,同时也没丢了专业。

八十年代时,由于母亲生病的原因,我那时还不懂事,哥哥又远离故乡在武汉大学求学,这样,家里的重担就完全由父亲一人担当。那时,父亲的事业正如日中天,每天时间都不够用。所以,父亲经常都是一边在烧饭一边拿着书在读。因为读的专注,我们家的奶锅都烧坏好几个了,都是由于父亲读书读得过于认真而忘了炉上正在烧着的牛奶。

父亲对于学术,不只是做学问、为求功求名那么简单的了。学问已经完全融入他的骨子里,融入了他的生活,如一日三餐一样,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父亲在退休之后,也不忘治学,每天在书房中还要待上几个小时,并且他总是时刻关注专业领域中最新动向和最新资讯,看到一篇好文章,或是个好的研究方法,父亲就像吃了蜜一样的高兴和满足。父亲经常跟我说,一进入书房,把头埋进书堆里,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了,身心完全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人生再大的烦恼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在这浮躁的社会里,父亲就像一盏明灯,是我的榜样,告诉我“做学问”就是“坐学问”,需要有“板凳需坐十年暖,文章不写一句空”的精神和定力。

古语人生三大目标:立德、立功、立言,也就是所谓古人的三不朽。我的人生已度过刚开始的对于一个全新领域的摸索彷徨阶段,在我人生即将进入知天命的年头,我确立了追求“立言”将是我此生为之奋斗的方向,成为一个像父亲那样的人,传道授业解惑,成为一个能给学生传授知识,能给他人带来智慧和力量的人,一个受学生欢迎和爱戴的人民教师。

父亲是我人生的贵人和大恩人。父亲对我的爱是全面的,是无微不至的。感谢上苍赐予我如此慈善和伟大的爸爸,感谢爸爸传授给我的人生哲理。我常常觉得,爸爸给予我的,我用尽这一辈子也无法还尽!我深深地明白爸爸的爱无处不在,我只能无时无刻在心底提醒自己要发愤图强,报答父亲。内心对父亲的感激之情,无以为报,大恩不言谢,但对父亲说声谢谢一直埋藏在我的心底,挥之不去,因为男人的羞涩,不好意思对父亲当面说,值此父亲80华诞之际,在这里我要深情地对父亲说一句:“爸爸,谢谢你! 我爱你!”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