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中国诗歌网特邀洪烛点评每日好诗(4首)  

2016-06-22 22:35:00|  分类: 杂谈,洪烛,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家协会 · 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办 中国诗歌网 特邀洪烛点评每日好诗

沪郊动迁户的幸福感

   杨瑞福

在市中心,排队来访的摩天大楼
已经伸不开脚
昔日的东方明珠,因为仰望
世界第二高楼上海中心的缘故
颈椎骨发生了错位

被压迫最深的是楼下的地基
吱吱直叫的声音,人听不见
房价犹如西昌发射的火箭
抱怨被早晨的风稀释
凝结青草表面,化成城市的泪滴

新闻媒体又开始热情讨论幸福了
最值得采访的群体,当然
非沪郊的动迁户莫属
他们最懂得剩余价值理论的精髓
如今比黄金更贵的金属——
是曾经视作生命的土壤

他们幸福地放弃了
这一片在春天急于试穿油菜花金黄外套的田野
这一片让布谷鸟叫醒酣梦,又在
渔火中醉去的江南哟
不甘心在钢筋水泥的凯旋曲里
渐渐闭上了眼

因为动迁而刹那拿到财富之门钥匙的人群
有人开始畅想,与这座城市死活无关的
遥远马尔代夫旖旎的风光,在牌桌上
设计未来的蓝图,不必再理会
高架上难闻的废气、地铁上的汗味
流水线上的辛劳,以及电视、大报
的屏幕或头版忘命呼唤的创新和开拓


推荐语:
画神鬼容易,画人难。诗也一样,凌空蹈虚容易,脚踏实地难。这首题为《沪郊动迁户的幸福感》,力图接地气,对现实进行正面强攻,建构一种脚踏实地的诗意或创意。且不说是否成功了,是否站稳了,其精神绝对可嘉。因为许多诗人,对这类现实主义的题材,采取的都是绕道而行的策略。他们声称只忠实于诗的美学意义,对社会学意义敬而远之。其实是知难而退。《沪郊动迁户的幸福感》的作者,偏偏想把这难上加难的事进行到底,而不怕吃力不讨好。这样练下去,才可能有扛鼎之力。至少在此诗中,作者已把摩天大楼作为较劲的对象。当代诗歌,浪漫主义仍很发达,现代主义也非常剽悍,唯独现实主义一直很空很假,其实最需要补血补钙,也最可能拉近诗歌与人间的距离。本诗中许多意象、词汇、情感,在高雅派诗人眼中可能是“非诗”的。但一个诗人,若能消化“非诗”为诗,也应该算开疆拓土。更何况,他所写的内容跟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都那么近。干嘛要迷信“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或“距离产生美”,近距离其实有更多的热风景和冷风景,这是真风景而不是假风景。
(特邀点评人:洪烛)



清明节

 云帆2


一个节日

缩小了只有两个字

放大了是两个世界



推荐语:

 新世纪以来,诗歌写作种种可能性的探索无所不用其极,难免遭遇瓶颈。正值这青黄不接的时刻,在诗体上又有往两个极端发展的倾向,要么往长了去写,要么往短了去写。长诗写作异军突起,为中国诗歌的继往开来赢得新的艺术增长点。与此同时,短而又短的短诗,又叫微诗,也特别适合如今微博微信渐占大众阅读主流的手机互联网时代。近期也出过一些具有轰动效应的短诗、微诗,例如施云获“咸宁第二届世界华文诗歌大奖赛”奖金10万元的《故乡》,只有13个字,被媒体赞叹为“一字千金”:“故乡真小/小得只盛得下/两个字”。因中国诗歌网抹去作者姓名让评论家评点,这首《清明节》,我并不知是谁写的,但能看出也是微诗潮流里的一朵浪花。与那首《故乡》相比,这首《清明节》仍然有新发现,发现了阴阳相隔的“两个世界”。

读到第三句,还是会让人眼睛一亮、心一紧。我想起苏东坡悼亡诗中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大家不妨找来重读一下,会更理解“清明”这两个字在中国人心头的重量。

(特邀点评人:洪烛)



油菜籽

大刀李征


(1)

逮着机会它就开花
不开冬瓜花不开西瓜花不开南瓜花
专开它刻骨在心的那一朵朵油菜花

籽虽小,心里搁的可全都是油菜花
不如就叫它油菜籽好啦

(2)

不让它开花
那就榨它榨它榨干它,榨出它所有的油水
经由你的胃你的肠窜进你的血管你的心
成为你的这一部分成为你的那一部分

最终你也成了油菜籽
逮着机会你依然开花
不开冬瓜花不开西瓜花不开南瓜花
专开它刻骨在心的那一朵朵油菜花


推荐语:
如果这首《油菜籽》只有前半部分,也能独立成篇,但只能算一首平常的诗。有了后半部分,就是好诗了。因为更上一层楼了。所以欲穷千里目的诗人,不应满足于有点小发现就仓促成篇,还要往深处挖掘,往远处眺望,往高处飞翔,往细微处注入情感,就会有大发现。至少,会有更大的发现。山外青山楼外楼外楼,柳暗花明又一村,独具慧眼的发现才是诗的核能。一首诗要想成为精神上小小的核电站,必须有超凡脱俗的新发现、大发现。世上并不缺少大美,缺少的是大发现。大发现甚至堪称作者的“发明”了,可向诗神申请专利。如果这首《油菜籽》只有前半部分,只是油菜籽想开花,有了后半部分,就是人也想开花了,就是人在替油菜籽开它那没开出的花、没开完的花,就是心花怒放。如果这首《油菜籽》只有前半部分,只是油菜籽想说话,有了后半部分,就是人在替油菜籽代言了。替万物说出其想法,说出其想说而说不出的话,是诗人的天职。人类也因为有道破天机的诗人而显得更伟大。
(特邀点评人:洪烛)


在大漠,虚构一场雨

北城1


大漠,柔美的曲线,放牧着夕阳。

一行驼铃,孤烟不再寂寞。

路,只是个方向。远方就在坨峰那边。


一潭水,喂养着一片绿洲。

从《辽史》里裁几声晨钟,让一群群鸟鸣从漂泊的途中返回。

云淡风轻,滴滴朝露,润开了辽阔。

回头,着一池墨,挥一派苍茫,安放一封祥和的家书。


风泛流沙,望不见渡口。

内心的潮汐,沿着记忆的河床流进这片瀚海。

叩问北风,春雨离这儿还有多远?

童话,已出走多年。


虚构一场雨。

木鱼声里莲叶,波光翠色烟霞。

长调,笔墨诉不尽的风景,在合十的双手间,徐徐展开… …



推荐语:


在缺水的大漠,虚构一场雨,就等于虚构了一片绿洲。木鱼声里的莲叶,也是虚构啊,春雨更是子虚乌有。波光与烟霞相仿佛,来自长调,还是来自笔墨?记忆的河床,也许已干枯,但因为有回忆相濡以沫,仍然没有死心,仍然可以活得挺滋润,带着内心的潮汐流进这片瀚海。是水在流,还是泪在流?是时光在流,还是沙在流?分不清了。分不清作者是在纪实还是虚构。但对一场雨的呼唤,是那么情深意长,出自于对大漠更深刻更长远的爱:希望它如诗人所愿获得新生。凤凰可以涅槃,只需要一把火。沙漠又何尝不可以?只需要一场雨。诗人也许改变不了现实,但可以改变想象的世界,此时此刻,他正为自己爱的对象下起了一场心雨。让我们也和他一起祝福吧。祈雨也是一种最原始的祈祷,最古老的诗人——巫师,就是这么干的。最古老的诗篇也是如此这般诞生。诗意源于真善美,有真情有善意,才可能有大美。


(特邀点评人:洪烛)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2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