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2016-06-29 11:24:00|  分类: 杂谈,洪烛,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名城记忆》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名城记忆》系列】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我觉得武汉人比上海人更精明。你觉得哪座城市呢?有一句俗话已说滥了: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武汉作为湖北的省会,当地人的精明更是可想而知了。所谓的商业气息是较委婉的说法,准确地讲应该是小市民气息[不带贬意]。要想了解中国真正的市井生活,武汉其实比北京、上海更具代表性。武汉人不如北京人幽默,也不像上海人那样时髦,他们很本色地过着精打细算的小日子。北京人和上海人都是做大买卖的(不管是政治的买卖还是经济的买卖),武汉人,只想发挥个人的智慧踏踏实实做点小生意。在这方面,他们的脑子挺好使的。武汉人太聪明了,心里像有杆秤似的,看什么问题都很清楚。甚至把黄鹤楼也注册成商标了。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

武汉的黄鹤楼

           洪烛

      按道理说,武汉该算我的半个故乡,我在那里度过大学时代。我却很少替它写过文章。这似乎不太公平。自己所受的教育,连这最起码的回报都未能做到。我并不是没有感到内心的疚愧。每每提起笔,却又犹豫了:该写点什么呢?

     难道大名鼎鼎的武汉真没什么可写的吗?似乎也不该如此。

     或许我对自己生活过的武汉有小小的偏见了:这是一座商业气息浓重的城市。有一句俗话已说滥了: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武汉作为湖北的省会,当地人的精明更是可想而知了。所谓的商业气息是较委婉的说法,准确地讲应该是小市民气息[不带贬意]。

     要想了解中国真正的市井生活,武汉其实比北京、上海更具代表性。武汉人不如北京人幽默,也不像上海人那样时髦,他们很本色地过着精打细算的小日子。北京人和上海人都是做大买卖的(不管是政治的买卖还是经济的买卖),武汉人,只想发挥个人的智慧踏踏实实做点小生意。在这方面,他们的脑子挺好使的。说起来不好意思:大武汉尽出些小商人,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它从来就不是时代的宠儿。能混成这样就算不错的了。

    武汉人把自己的地盘经营得挺热闹,却不敢以贵族自居,也很少远眺。

    武汉的大商场肯定不如上海那么多、那么气派。但个体户摊档密布的汉正街,八十年代火爆的时候,一点不比上海的南京路、淮海路逊色。

     这么看来,武汉人是重利益而轻文化的了?或者说得偏激点,武汉自古就是一座没什么文化的城市?

    我敢下这样的结论吗?因为我忽然想起了黄鹤楼。一座黄鹤楼,就把武汉的面子全挽回来了。

    如果分别挑选一首古诗作为各大名城的“市歌”,北京自然有陈子昂的《登古幽州台歌》,杭州有苏东坡的“欲把西湖比西子”… …杜牧更厉害,为扬州写了“二十四桥明月夜”,又为南京写了“夜泊秦淮近酒家”。

    有个叫崔颢的,虽然不算第一流的大诗人,却写过第一流的好诗:“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而这首诗恰恰是属于武汉的。武汉的黄鹤楼可以面无愧色地屹立于中国诗歌之林了。

    崔颢之所以了不起,还在于曾经令李白自叹弗如。李白肯定算第一流的大诗人了,但是登黄鹤楼时读到崔颢之作,也只好罢笔:“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黄鹤楼恐怕是李白游历过而未敢冒然赋诗的惟一的景点。

    李白的叹息,无形中在为崔颢做广告了,正如崔颢的题诗,等于给黄鹤楼做广告了,做了一千多年的广告。

     对于武汉来说,还有比这更深入人心的广告词吗?

     两位诗人的“交锋”,使武汉的黄鹤楼比其他城市的古迹拥有了双倍的光荣。

     我在武汉读大学时,常喝的当地名酒就叫“小黄鹤楼”。我从这酒里面也能喝出诗的味道。这是从唐朝时就窖藏了的诗之酒。生活在黄鹤楼脚下的武汉人,是有福的。沾了唐诗的光。

     武汉其实还有其他名胜,譬如汉阳有座琴台,是纪念伯牙与子期这一对千古知音的。但都不如黄鹤楼的典故确切。黄鹤楼,毕竟有诗为证,白纸黑字地写着呢。客观地说,李白也称得上是崔颢的知音了。虽然他们在黄鹤楼面前并未琴瑟相和。李白的罢笔,既出于某种对难度的敬畏,但也挺有风度的。一个出类拔萃的大诗人,能心平气和地承认别人的胜利,多不容易啊。李白的那两句咏叹,虽然不算一首完整的诗,但也造就了一段佳话。

    只是,诗人的气质,在武汉人性格中似乎并未得到遗传。公众认识的武汉人,有着商人的精明头脑,却没有太明显的艺术细胞。或许,艺术与商业是相矛盾的。做个诗人需要大智若愚,而武汉人太聪明了,心里像有杆秤似的,看什么问题都很清楚。虽然不至于缺斤短两吧,但也承受不了太多的“轻”——他们的心灵似乎天生就很务实。

    务实的九头鸟与务虚的黄鹤,也是相矛盾的。它们毕竟不是同一个种类。黄鹤这个古典的意像,承载着一首唐诗、一个神话而消失,就像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人去楼空,我辈瞻仰的不过是神话的遗址。作为理想主义坐骑的黄鹤,业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白云千载,来去如风。只把一座空洞的楼阁,留给了今天的武汉人。

精明的武汉人,甚至把黄鹤楼也注册成商标了。

    武汉人虽然长期生活在黄鹤楼的影子下,却并未失去自己的光采,反而使黄鹤楼本身,成为影子一样的道具。

黄鹤楼历史上几经毁坏修复(据说有一次还缘于火灾),有一段时间甚至荡然无存。那美好的传说并未因之而泯灭,它在空白与充实之间持续着,像藕断丝连的残梦。在旧址上重建的黄鹤楼,纵然金碧辉煌,也不过是其往日的替身。设若流浪的黄鹤迷途知返,可否辨认出两者的区别?

    从废墟与灰烬中一次次复活的黄鹤楼确实有几分凤凰的精神。不管怎么说,它已构成武汉的一个文化符号,一个古老的图腾。我们也许无法证明它的存在有多么重要。但只要这么想一想就可以了:假如没有黄鹤楼(包括它的典故),对于武汉的文化来说,将是一笔怎样的损失?

    武汉人,还是不要简单地把黄鹤楼当作一件历史的赘物,以为它跟今天的生活已毫无关系。

     武汉人,还是应该潇洒一些,飘逸一些,浪漫一些。登高才能望远。更上一层楼吧。

    我敢保证:即使再盖一百座豪华的商场,全摞在一起,其价值也抵不上一座黄鹤楼。

    因为在全中国,黄鹤楼只有一座。它是属于武汉的。一笔只能用天文数字来计算的文化遗产。

     我离开武汉已好多年了。但从来没有觉得:离黄鹤楼很远。对于黄鹤楼,我甚至可能比许多当地人更感到亲切。至少,我还保留着当初的感觉,和当初的视野。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作家洪烛做客新浪网

网上大讲堂:洪烛聊历史文化名城(1--3)

新浪博客 官方微博

作家洪烛(洪烛微博 洪烛博客)做客新浪网,介绍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概况、北京等名城的特色与魅力,并对当今如何保护历史名城,传承城市精神等问题,发表了独到的见解。以下为访谈实录。

  访谈视频——洪烛聊历史文化名城


  中国城市的最大财富就是历史

  主持人:各位亲爱的新浪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浪网上大讲堂,我是讲堂主持人尹俊(尹俊微博)。今天要跟大家聊的话题是历史名城,跟城市有关。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请到的嘉宾,今天做客我们新浪网上大讲堂的嘉宾是中国文联出版社编辑室主任,同时也是作家、诗人的洪烛先生,欢迎您。

  洪烛:好的,谢谢大家。

  主持人:洪烛先生很多著作跟城市有关,比如《北京的前世今生》,还有《名城记忆》等等,有数十种相关的作品。今天我们要聊的就是您所了解和擅长的城市的发展,关于名城的一些记忆。

  我知道您去过很多中国的城市。中国数量众多的名城,总体上有怎么样的特点?

  洪烛:中国的城市,最大的财富就是它的历史,尤其咱们说的历史文化名城。比如北京的历史将近三千年,它的历史感给这个城市提供了很大的基座。我们的现实是建立在历史的基础上的。就像说每个人有他的性格,每个城市的性格都和它过去的发展、它的历史是有关系的。

  主持人:历史积淀很深厚,历史感很强。

  洪烛:这是中国城市比较明显的一个特点。

  主持人:说到历史这个特点,其实我去过很多历史名城挺心痛的,历史的东西没了,建起来都是千篇一律的钢筋混凝土的高楼大厦,这个挺可惜的。

  洪烛:对,很多城市物质方面的历史遗迹都破坏了,或者是被时光湮没掉了,但是它真正的历史,在史书里都有好多城市的记载,这是任何物质的形式没法破坏的。所以,可能我们到一个城市去,一方面要关注它的物质方面,它有多少物质文化遗产。同时作为一个城市人,或者热爱城市的人,更应该了解这个城市的历史。就像一个人,你要了解他的人生一样,每个城市就像人的成长似的,要了解它的成年,幼年,他出生是什么样的,这些历史史书上也都在记载。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洪烛认为北京仍是上升状态的城市

  北京是最开放包容的混血城市

  主持人:接下来可能相对花多一点时间,您出版过一部作品叫《北京的前世今生》。您在北京呆的时间也最长,20多年,接下来就聊聊北京的前世今生,您了解的北京的文化、性格?

  洪烛:北京大气,有3千年的历史,北京作为首都的历史有800多年,按道理,中国的中心在更早的时候应该是中原,在河南那边。后来都北移到北京。什么原因?北京正好是农业文明和游牧文明接合部,就像现在城乡接合部,北京在历史上属于游牧文明和农业文明的结合。

  主持人:古代(曾经)叫幽州,游牧民族比较多的地方,蒙古人出没的地方。

  洪烛:这儿的战争比较多,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产生战争。包括明朝的首都本来是在南京,我老在想为什么要迁都到这儿来,可能还是明成祖的一种胸怀,他觉得不能偏安于南方,还是想开疆拓土、建功立业,至少要保住原有的长城这条线。明成祖迁都到北京之后,事实上整个中国的中心就开始向北京倾斜。

  主持人:现在我们能看到北京城的很多古迹,除了元大都的遗址,很多都是明成祖建的,包括台基厂,给故宫造台基的地方,琉璃厂,造琉璃的地方,很多都是明朝留下来的。

  洪烛:明朝和我们的现实产生联络。但是元大都的时候对北京的文化也有影响,比如“胡同”这个词,在元朝的时候就有胡同了,蒙古语把有水井的地方叫做胡同。而且在元大都时候,北京就有一定的规模,街道横平竖直,明朝在元大都的基础上再改建、扩建,但是很多时候元朝的地名到现在都保留着。

  主持人:我过去还觉得很奇怪,因为我老家也是北方人,我们那儿叫巷子,某某巷,来北京都叫胡同,终于知道起源了。我们来到北京,感到北京的人文气息和文化气场和别的城市真的不一样,是不是有很大部分受北方少数民族的影响,或者是不是元朝那个阶段就有所影响,形成它独特文化的氛围?

  洪烛:对,北京的文明是一种混合文明,混血型的城市,游牧民族在这里建过首都,农耕民族也在这儿建过首都,每一次改朝换代都会使农业文明和游牧文明产生融合。而且北京是海纳百川的城市,包括现在在北京街头好多老外,他们也都喜欢北京,北京也很有包容性,这在中国的城市里它是最明显的。当然也有特殊性,它是首都。另外,它的历史就是开放型的,比如元大都的时代,北京相当于那个时候的纽约,是那个时候的国际大都会,因为元大都时代,北京街上都是外国的商队、使节,那个时候北京就是属于世界性的大城市,现在的北京又恢复了那种荣耀。

  主持人:今天的北京,经常拥堵的城市,空气不太好的城市,不知道您怎么评价?

  洪烛:北京在生存方面仍然有很多缺点,但是我们整体来看,北京仍然是上升状态的城市,世界那么多大城市里我为什么最喜欢北京?北京永远像个凤凰似的,不管经历过多少灾难都能获得新生。当然也因为它是我们首都。中华文明也是这样,它永远像浴火重生,只要遇到适宜的气候马上就能春风吹又生。北京现在给我这个感觉,虽然空气不太好等方方面面,但我仍然能感觉到它有朝气。

  主持人:最近我看一个电视剧,里边有镜头是北京(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街景,我看完之后那个向往啊,公园、绿树……人虽然穿得很朴实,都是老式的公共汽车,那是我心目中更美的北京,反而觉得今天北京的钢筋混凝土太多了。

  洪烛:你刚才给我的描述给我的印象也很深,那是北京给我的第一印象,我1989年来北京,正好是80年代和90年代的接轨,那个时候北京的节奏比现在要慢,绿地也要多一些。

  主持人:(还有)古墙。

  洪烛:我在这里生活20多年,我回想的时候,那时候的北京是很遥远的风景。客观说它没有办法保留原样,因为时代要向前发展。《北京规划建设》杂志约我我做怎样保护文明名城的访谈,我说毕竟我们要与时俱进,不能现在大家仍然住在胡同里、住在四合院里。现在的北京主要职责就是和世界接轨,甚至要领导世界的潮流。在这一点上,有好多东西要其它城市代替,比如南京、苏州、杭州,因为我们要保存的文化传统的东西很多,我们要在那些城市多保留一些,北京也要保留,但是北京的文化特点是混血,我们必须注入新鲜的血液。

  主持人:无论如何回不过去了。我们知道名城当中有大的名城,北京、南京、武汉是大的名城,也有小城。大城和小城对比,小城的是不是也有它独特的魅力?另外,南方的名城和北方的名城又不一样,又有不同的气质。

  洪烛:小城市好像更有意思。半个月前我刚从山西的长治回来,长治若干年前被评为中国十大最美的小城,那儿的城市非常优美,因为在太行山里,而且漳河从那里流过,山水非常有气势。在这个城市生活饮食非常好,山西的各种面食,我们在那儿品尝,真的觉得非常舒服。

  主持人:南京人也吃得惯?

  洪烛:吃得惯,山西长治可能代表北方特色的一种小城。南方特色小城,端午节我去湖北秭归,秭归也是很古老的小城,两千多年前咱们的大诗人屈原就出生在秭归旁边,那儿还有一条香溪,香溪就是王昭君的故乡,既是屈原的故乡,又是王昭君的故乡。你走在那儿,尤其我们看到屈原的牌坊、屈原的祠堂,看到多少年前的碑刻,在那块土地上你看到这些文物的时候,能使你浮想联翩。所以,我个人感觉中国的好多小城的魅力并不亚于大城。

  主持人:小城的历史印记,希望能尽量多保留一些,别步了大城市的后尘,这也是让我很担忧的一点。

  南方的名城和北方的名城相比,不同的气质在哪儿?

  洪烛:南方的名城比较细腻,一方面包括它的人的性格,比如上海人比较精细,还有是保持着它的文化,它的文化包括饮食文化,南方的饮食非常细致,做得非常讲究色香味,非常精致。北方就保持着一种粗犷,我形容北京的词是大气。

  主持人:不拘小节。

  洪烛:不拘小节,但是有它的优点,就是它很大气,很豪放的感觉。从我的角度,我对南方的城市和北方的城市都挺喜欢的。两种风格,而且这两种风格都代表了我们传统文化里的优点。

  主持人:南方的城市和北方的城市不一样,一个是粗犷大气,还有一个是注重细节,这两个都不错。

  洪烛:另外我们现在社会的发展是南北融合,在北方也能接触到南方文化,就是粗中有细,到南方也能感受到北方文化,很多南方人也很粗犷、豪爽。所以,我个人感觉,中华的文化是一种大融合。

  主持人:说到融合,我又扯回到北京,我发现北京文化很厉害的一点是能把别人给融进来,好多人到北方呆久了都变成北方性格,甚至能把上海人都融了,很奇怪,或者我觉得很意外的一点,很多地方的人来了融不进去,比如到上海,很难融到那个圈子里,北京不一样,北京天南地北的人,我是西北人,您是南方人,都被融进来,想问题、做事的方法都跟北京人一样了,这是很独特的一点。

  洪烛:北京一方面融进外来的文化,同时随着融的过程,自身的文化在不断的扩充,也就是说北京的文化自身也在不断的茁壮成长。北京文化到目前为止已经不仅仅代表一种老北京文化或者一个具体的城市文化,基本上北京文化已经是中国文化的“样板间”。

  主持人:或者融合所在。

  洪烛:整个中华文化都可以在北京文化里找到它的投影。

  主持人:洪烛先生,您生在江苏南京,在湖北武汉学习,在首都北京工作,这三个地方您都长期待过,这三个地方您最喜欢哪个城市?为什么?这三个地方又有哪些特点?

  洪烛:到目前为止我45岁。45年的人生,基本上被这三个城市所瓜分。18岁之前都在南京,18岁以后到武汉读了4年大学,22岁到北京来,1989年。南京是我的出生地,感情最深,而且南京的历史文化也是我特别热爱的。后来到北京20多年,已经超过我在南京的年头,我对北京的感情越来越深,越来越喜欢北京这个城市。在中国的城市里不仅我最喜欢北京,在全世界来说,与北京和巴黎、伦敦这些伟大的城市相比都一点不逊色。

  主持人:这三个城市有不同的性格,都不太一样。

  洪烛:比如南京、武汉和北京,应该是反差很大的。但是可能我在这三个城市都呆过,发现每个城市都有它的优点。

  主持人:北京待会儿还得细聊,简单概括一下南京和武汉。

  洪烛:南京的历史感特别强,因为南京是六朝古都,它特别怪,这个城市在多少个朝代都把它作为首都,但都是短命王朝,时间都不长。有一个词叫“金陵王气”,南京这块地方本来是最适合做首都的,可能是因为秦始皇怕那儿出现能颠覆他的对手,所以把那儿的风水给破坏了,挖了秦淮河。南京后来又有过三国的吴,和南北朝时代的宋、齐、梁、陈,好多都把它作为首都,但一般时间都不长。正因为这样,使得南京这个城市有一种特殊感。十年前网络刚兴起的时候,好多网友把南京评为“最忧伤的城市”,忧伤比较能代表南京的历史,因为南京的历史有很多伤心的历史。比如南京大屠杀、太平天国时代的天京事变,再往前有一系列。南京发生过很多天灾人祸,这座城市承受了巨大的苦难。我正好在这座城市生长,从小到大。但我发现南京有一种非常乐观的态度,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单眼皮的莫愁湖》,南京有一个湖叫莫愁湖。南京应该是最忧伤、最忧愁的城市,有过那么多灾难,但是它的这个湖南京人把它命名为莫愁,就是不要愁。从这点可以看到南京人的一种乐观态度,在灾难面前能够抗衡,这也是南京的一个品质。

  南京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特点是南京的女人,南京的女人很有特色,说起秦淮八艳,在历史上很有名,包括李香君,还有陈圆圆,都是在南京秦淮河上成长起来,因为她们都是属于歌妓,文化涵养挺高。秦淮八艳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她们虽然是女人,都非常有骨气。比如在清兵南下攻打南京的时候,秦淮河的妓女都坚定地捍卫自己的文化传统、精神上的传统,非常有骨气,对侵略者是不合作的态度。去年有一个电影《金陵十三钗》,为什么写妓女呢?我在新浪博客还写过一篇博文,可能是因为南京的妓女是有传统的,有骨气的:出淤泥而不染,令人刮目相看。

  主持人:我当时和《金陵十三钗》的作者严歌苓聊过,她当时写过妓女和大学生的小的历史事件,写成这样一个作品。还是跟南京有关,说明南京人确实有骨气。

  武汉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人的性格跟吃的口味有点像,有点辣。而且武汉人挺会生活的,早上吃热干面,这方面他们挺享受的。

  洪烛:南京和武汉都是属于非常讲美食的城市,武汉的美食也非常有名,湖北菜在北京有九头鸟餐馆,都很有名。武汉这座城市是南北通衢,南北的口味在那儿集中,它那儿的文化也是混合型的,包括它的饮食文化。另外,武汉人特别有商业头脑,南京是属于文化氛围特别浓的,武汉属于商业头脑非常发达。有一句话叫“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赞美武汉那边的人聪明,会做买卖。

  主持人:主要是指商业上的头脑。

  洪烛:我是作为赞美来看,因为我在武汉大学读过书,肯定要为这座城市多说好话。(笑)

  主持人:您能体会到武汉人特有的精明?

  洪烛:我个人感觉武汉是商业上的精明和文化上的底蕴相结合,是非常有力量的地方。

  主持人:另外武汉这座城市环境不错。

  洪烛:经济上发展非常快,而且武汉也是历史文化名城。比如黄鹤楼,李白到那儿不敢写诗,因为崔颢已经有一首诗写在上面。武汉有琴台,有知音的典故。武汉由于有文化背景,武汉人的精明我个人感觉是一种正能量,包括后来的武昌起义都发生在武汉,武汉这座城市还是非常强大的。

  主持人:它的精明是建立在底蕴之上的精明,不像东南沿海某个刚新兴一两百年的城市,可能是粗浅的商业文明。(笑)

  洪烛:精明人真正做事还是有底线,有原则。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洪烛纵论应当如何保护历史名城

  今天需要为城市增加新的经典

  主持人:还有一个话题是历史名城的保护或者是城市历史的保护。我刚才也提到我很担心的一点,从您的观察来看,您觉得我们的名城保护工作做得怎么样?好多很多名城已经变成现代化的都市。

  洪烛:这跟中国的历史有关系,现代因为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很多遭到破坏。比如半个世纪前或者更早的时候,几个世纪前,那时的战争对城市的文化破坏也挺大的。所以,中国的文化在不断遭受破坏的过程。但是不用担心,就像一开始讲中国的文化分为两种,一种是属于物质的,还有一种是精神的,精神上的文化永远不会受到破坏,甚至我觉得旧的被破坏的同时,新的也加入进来了。所以,我个人感觉我们也没必要抵触,尤其是作为一种领先的大城市,没有必要抵触一些现代文明。因为现代文明本身就是给这个古老的城市灵魂注入一种新生血液,比如北京的发达,做了那么多朝代的京城,每经过一次改朝换代都经过大破、大立,没有办法,这是个人没法左右的事情。但是每个城市都有它的运气和命运,不断有新的文明注入之后,只会使城市的文化传统得到更有力的继承。

  主持人:城市的人不能沉迷于怀念过去的辉煌,不能完全这样做。

  洪烛:我们也要怀念,也要重点保护一些能保护的。但是对于一些已经无能为力的,我们要做哪种补救工作呢?更多是要把它精神上的层面传承下来。免得把一个城市保留下来一大堆古董,但是生活在里面的人都没有一点文化传统的传承,那可能是最大的破坏。我们在一个很现代化的城市,但是每个人都保留了很多古朴优良的传统,这比那种损失小一点。

  主持人:硬件虽然破坏了,软件精神层面的东西在,伦理、思想、生活习惯……

  洪烛:包括我们对这个城市历史的熟悉程度,免得好多古董大家看不出所以然。

  主持人:现在很多城市把真古董拆了,修一个假的一模一样的,这就挺没意思,包括黄鹤楼里边还有电梯,我当年去过。当然黄鹤楼现在也有价值,因为也几十年过去了,但是北京让我挺可惜的一点就是大前门那个地方。我最早来北京第一印象就是前门,给我感觉印象太深了,那个牌楼。我去年再去看新修的前门,我觉得这是中国吗?另外那个牌楼拆了又修一个,修完之后,石狮子做成四不像,不像狮子,不像豹子,不像狗,又像兔子,不知道是什么动物,做得那个糙啊,挺可惜的。这种情况您怎么看待?

  洪烛:这些肯定是一些问题,像错别字似的,我们在改革过程中写下一些错别字,能更正的要赶紧更正。像你提的黄鹤楼,即使装了电梯了,但是我们每个人都能记住崔颢那首写黄鹤楼的诗,包括李白到黄鹤楼的典故。崔颢那首诗谁也拆不掉,谁也别想改一个字,除非中国人都不喜欢诗歌了,都忘掉那首诗了。在这点上,我们要把我们好多非物质的文化遗产继承下来,免得老是说继承物质的,但是非物质的丢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比如到黄鹤楼的人,至少能了解崔颢那首诗,能背得出来或者能念得出来。我就觉得,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能记得那首诗,黄鹤楼即使不存在了,黄鹤楼依然很伟大,它的灵魂仍然在。

  主持人:很多城市把古建筑都拆了,盖成仿古一条街,这是干吗?这种情况其实挺普遍的,我知道好多城市都出现这样的情况。

  洪烛:一个是现代化和城市化进程,还有一个是商业化,商业化对好多我们文化传统的侵蚀非常大的。但是我们作为个人,怎么抵制呢?我们也不能反商业化,我们只能加倍注重我们的一些非物质的精神上的文化遗产,我们更注重它,多少能弥补一点在那些方面遭受的损失。

  主持人:洪烛先生,您觉得一座城市的力量或者真正能代表这个城市的最要紧的一点是什么?它的建筑、GDP、历史文化,还是产生多少名人,比如像莫言这样的名人?哪个最重要?

  洪烛:还是它的历史,包括名人,名人也是属于历史的一部分,因为名人都是属于进入历史的人物。所以,一个城市最大的实力,也许可能就是软实力。所有的硬实力都会过期作废,就像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提到,比如到西安,秦砖汉瓦能找到几块?阿房宫都被火烧了。但是唐诗宋词谁能烧得掉,谁能拆得掉?这一点上来说,中国很多伟大的精神财富通过代代传承所继承下来。

  主持人:传承到近几十年来出了点问题,现在很多人对老祖宗的东西知道得越来越少。

  洪烛:我们更需要呼吁,一种是保护物质上的文化遗产,那些文物尽量不要拆,该保护的多保护下来。同时还有一点,大家忽略的,大家老注意保护文物,保护一块门、一个牌坊、一块石头,忘掉了好多唐诗宋词也都遇到了危机。我们这些文化传统反而有可能在传承的过程中出现问题。因为以前在传统的教育中,国学非常重视这些国粹的东西,现在不重视了。我也担心好多文物、古董,但同时最担心的还是精神的东西。

  主持人:因为中华文明不是靠文物维系,是靠精神维系,把中华文化遗产丢了就不是这个民族。太可怕了。

  洪烛:现在大家都重视商业了,有时可能就忘掉文化的东西,因为顾此失彼。

  主持人:国际上有人说没有信仰的中国人真可怕,这话就说到这儿。我们刚才说的都是国内的城市,国际或者国外的名城您跟我们说一两个,值得我们去学习的或者让您很向往的。

  洪烛:我随便举个例子,罗马。可能很多人看过《罗马假日》电影,那个电影本身也是给这个城市做了广告,当然罗马的历史肯定要更伟大得多。从它的诞生之日起就是在神话传说中。这个电影我提一下,为了说明当代的艺术创作也需要给城市增光添彩。《罗马假日》这个电影使罗马这个城市获得一种青春,因为大家相信罗马是跟爱情有关的城市,为什么?因为它产生了一部爱情经典电影。比如赫本演的公主,那么多记者采访她最喜欢哪座城市,她说都喜欢,当然最喜欢的还是罗马。这部电影本身也是给那个城市的文化传统增加了一个传奇。我们也谈了那么多继承,继承它的文物,继承它的历史,最好的继承是我们还不断的往里面加分,并不是保分,减分肯定更不行。光保住它也不行,我们要给它增加一些内涵,增加一些文化,甚至我们在继承中要创新。罗马的历史,一直听到的是罗马帝国,但是突然变成两个人的假日,很小的一个情节,忽然使这个城市被全世界人所刮目相看。当代的艺术家们也需要为我们的城市做些事情。比如说到南京,我们不能老在演《桃花扇》、秦淮八艳。严歌苓很有意义,写《金陵十三钗》,给南京这座城市增加了新的经典。我们当代的文学家、艺术家,应该给我们的城市多增加一些艺术作品,不然谈到黄鹤楼老谈到崔颢、李白,为什么当代的诗人不能写一写有创新的名诗、名句、名篇?当代艺术家需要重视这一点。同样当代的文学艺术某些方面为什么有时反而不受到大众买账?有时凌空蹈虚,和本土资源是没有关系的。莫言获诺贝尔奖最大的好处是,告诉我们一个作家要有自己的故乡,故乡是大师的基座,比如莫言的故乡就是高密,高密从此也会成为一个历史文化名城。

  主持人:非常赞成您说的大家需要一个故乡,席慕容跟我说过,她的故乡是在内蒙,隔几年就要去过一次,那是她精神的家园。

  洪烛:席慕容也为她的故乡写过很多诗篇,比如《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这样的文学艺术家我是非常钦佩的。当代文学艺术家应该多做点这些事,可以给我们的故乡,不仅是第一故乡——北京是我的第二故乡,甚至好多人还会有第三故乡、第四故乡。什么叫故乡?第一故乡是出生地,第二、第三故乡可能只要我们喜爱那个地方,它就是我们的故乡——希望当代的文学艺术家们能够多一点这样的故乡,同时多为自己各种各样的故乡留下一些艺术作品,这样一方面是给故乡增光添彩,同时对读者来说,读者实际上更希望看这样的文学艺术作品,能够跟他的生活有关系的。

  主持人:不光是作家,所有的文艺工作者,王全安就说,我拍《白鹿原》就是拍给我故乡的,那是我的故乡,我就要拍这个东西。

  洪烛:比如陈忠实写的《白鹿原》,就把陕西的文化写出来。在这一点上我刚才讲了,我们城市的意义是什么呢?我们谈论文学艺术的时候也离不开城市,城市文明和我们的文学史、艺术史是相关的。

  主持人:今天聊天非常开心,很受启发,我听一个老先生说过,中国人为啥拜祖先?真的让你拜鬼了吗?不是,是要认识你从哪儿来,你要为哪儿做些贡献,你要为你出生的这个地方,或者是为养育你的人、这片热土有所皈依感,有所贡献,这是它的真实意义所在,或者说给你未来的后代留下点什么,让他们生活在这个地方更好。

  洪烛:你说得非常好。中国的文化和世界其它国家的文化哪点不一样?它是特别重感情的文化,中国也是非常重感情的,比如我们对城市有感情,对乡村有感情,对我们的历史有感情,我们对现实也会有感情。

  主持人:我们今天时间关系只能聊到这儿,谢谢洪烛先生做客新浪网上大讲堂,下回咱们单找一个城市细聊。

  洪烛:好的。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大家收看本期的新浪网上大讲堂,再见!

《人民文学》江城觅知音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举行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现场                      记者陈卓 

本报讯(记者张延 通讯员郑文)“我用汉水做琴弦,你用长江做琴弦,汉水和长江,在汉阳打一个结……”诗歌让彼此找到知音。昨日,“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圆满举行,国内文学界大腕闪耀琴台大剧院。著名作家洪烛获得大赛特等奖。

2013年4月10日,“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活动正式启幕。此次诗歌(词)大赛由《人民文学》、美好集团主办,旨在以诗歌(词)的形式,推介武汉、汉阳的自然风光、人文底蕴和发展巨变。

活动历时3年,初期邀请了施战军、邱华栋、洪烛、叶延滨、杨克等二十余名国内著名诗人、作家结伴来汉采风,寻找创作素材和灵感。

整个活动历经采风、征稿、评稿、颁奖四个阶段,《人民文学》分四期刊登了推介武汉的专稿,面向全国征集歌颂武汉及汉阳的诗歌和歌词作品,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情参与,除了知名诗人和作家,还有许多普通百姓踊跃参赛,他们中有教师、学生、警察、工人等。

大赛组委会先后收到各类原创诗歌(词)千余篇。由11名国内著名作家、诗人、文学评论家、教授组成的评委会历经数轮评审,确定最终获奖名单。

这是一次全国一流水平的文学盛宴,共评出特等奖1名、金奖7名、银奖22名。昨晚,“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在琴台大剧院举行。部分获奖代表、各界人士近千人参加了此次活动。晚会歌舞、朗诵、书法表演中洋溢着浓郁的楚风汉韵。


2016年5月19日《长江日报》整版访谈《人民文学》“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
                                汉阳造·知音情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
作家洪烛记者陈卓摄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特等奖得主、著名作家洪烛:

让汉阳成为中华文化的“知音”

1985年,读中学的洪烛被南京梅园中学推荐给武汉大学,当时他已经写作了一百多首诗。时任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惜才,特别派老师到南京接他来汉面试,同样被成功保送武大。“在武大期间我多次去过汉阳,印象最深的是古琴台,知音的故事给我带来联想,武汉和武大就是我的知音、伯乐。”

洪烛最近一次来武汉,是去年参加首届武汉诗歌节,除了城市的变化,最让他欣喜的是文化的变化,武汉也有了自己的诗歌节。他特意再访古琴台,这次获特等奖的诗歌同样是写琴台。

洪烛说,汉阳是楚文化发源,楚辞代表着早期诗歌的力量,是楚文化的骨头,是充满文人浪漫情怀同时又有社会责任的文化,“惟楚有才”,是中国文化精神的重要侧面。现代诗歌也在转型,诗意是我们这个民族所向往的。就像汉阳古琴台,一直矗立在时光中,等待着我们每一个人,每次去却都有不同感受。

汉阳城承载着楚文化,承载着高山流水的美好传说。洪烛特别赞同“来到汉阳,就是知音”,他希望当代人都能感受发扬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来到汉阳,能够寻找到精神家园,体会高山流水的美好情怀,成为中华文化的知音。(记者张延通讯员郑文)

《人民文学》“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特等奖作品:

古琴台与黄鹤楼(组诗)

洪烛

【古琴台:知音之歌】

1.

你没听见我弹琴,听见的

是我在喊你,高一声低一声地喊

先是用清脆的声音,后来又用沙哑的嗓子

喊你的名字

我没看见你走来,看见的

是你的倾听。抬起头听,侧过脸听

先是睁着眼睛,后来又闭上眼睛

可就是不答应

你是怕打断我的呼唤吧?

希望我一直喊下去?

明明听见了,却假装没听见

不愿把我从梦中惊醒

那我怕什么呢?我怕你没有走来

我怕走来的不是你

我已习惯了把你的存在

当成自己的回音壁

山花开了落了

我看见的是另一个我

江水忽缓忽急

你听见的是另一个你

2.

琴没有摔碎,心却碎了

琴弦没有弹断,梦却断了

你的影子还在,人却不在了

江水不会倒流,琴声却有回音

无需借助我的手,回音又制造出

新的回音:一圈圈看不见的涟漪

你若没走就好了

一定会奇怪:这是谁弹的?

我忍不住四下张望:谁在倾听?

是你抛弃了我,还是我抛弃了琴?

心碎了,琴就不再是琴了

怎么弹都别扭,怎么听都无情

你走了,我就不再是我了

我只是你的回音

3.

阔别一年的梅花,落在什么地方不好?

偏偏要落在琴台上

让我怎么打扫啊

落在琴台也就罢了,偏偏要落在琴弦上

让我怎么弹怎么唱啊

只好停住手。看它一朵接一朵

抢着去拨弄,情场如战场啊

落在琴弦上也就罢了,挡不住的香气

一个劲往我怀里钻

琴弦没有被拨响,我的心

却有点儿痒。是悄悄挠一挠呢

还是使劲忍住,假装跟没事儿一样?

4.

这是一支多么孤单的曲子

弹给山听,山没有耳朵

弹给水听,水里只有倒影

弹给自己听,自己已悲伤得听不下去

绝唱都是孤独的。孤独的人

弹给自己的孤独听

孤独不长眼睛,却总能看得清

孤独没长耳朵,却总能听得清

弹到一半就弹不下去,我只好摔琴

琴断了,心里的一块石头

还是无法落地

没弹出的另一半,到了哪里?

我只发现:水变绿,山变青

5.

我把琴弦弹断,你还没来

我把琴台的栏杆拍遍,你还没来

通向琴台的路开始长草了,你还没来

今年的草不是去年的草

路仍然是那条路,你还没来

你没走来,路却走来了

路是从你那里走来的吗?

还是来自一块空白?

你是走在半路上,还是根本没有出发

根本不知道有人等待?

6.

用我的白发做琴弦

弹到天黑就断了

用你的青丝做琴弦

弹到天亮就断了

相见时的高山,离别后

变成雪山

重逢时的流水,经历再一次离别

已结了冰

不用怕。时光正在倒流

雪山还会返青

什么叫做知音?就是从沉默里

也能听出最美的声音

我不在了,高山模仿我弹琴

你不在了,流水代替你倾听

弹一遍,就等于弹一千遍

听过一千遍,仍然像第一次听

7.

我用汉水做琴弦

你用长江做琴弦

汉水和长江,在汉阳打一个结

你用长江做琴弦

我用黄河做琴弦

长江和黄河,在东海打一个结

我用黄河做琴弦

你用银河做琴弦

黄河和银河,在你指尖打一个结

你用银河做琴弦

我用眼泪做琴弦

银河里流着泪水,把星星泡软了

8.

渡过长江去看你

只需要一艘小小舴艋舟

渡过汉水去看你

只需要一片落叶,随波逐流

渡过泪水去看你,只需要眨一下眼睛

渡过银河去看你,到了对岸

却辨认不出:你已变成哪一颗星星?

我不知道你是否在等我

你却知道我在找你

明明知道,为什么不答应?

莫非哑了的嗓子,再也发不出声音?

噢,我看见了:有一颗哑巴星星

使劲眨眼睛,显得比我还着急

9.

你来琴台是等人

等一个懂你的人。你不知道谁会成为知己

我来琴台是找人

找一个我懂的人。我不知道会成为谁的知己

你来琴台是等人

随身带了一把琴,打发寂寞

我来琴台是找人

什么也没带。只带了两只耳朵

你在的时候我还没来

我来的时候你已不在

琴声还在,还在等待

长江还在,还在琴台下面徘徊

你在等知己。我则是在找自己

找那个千年以前来过的自己

10.

我是武昌鱼,你就是长江水

没有你的滋润,哪有我的漫游?

你是古琴台,我就是黄鹤楼

隔水相望,眉眼间凝聚千年的忧愁

我是俞伯牙,你就是钟子期

胸中的沟壑、怀里的流水,被你逐一识破

不,是你把我重新打开

你是李白,我就是崔灏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灏题诗在上头”

李白才是崔灏最大的知音啊

以难得的谦虚,为一个无名诗人做了软广告

其实李白还是为黄鹤楼写过诗

譬如“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譬如“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一点也不差啊

11.

没有琴台,有一把琴就可以

没有琴,有一根弦就可以

没有琴弦,有一双空空如也的手就可以

就可以举起高山的重,捧住流水的轻

只是现在,我再也无力伸出手去

没有琴台,怎么弹怎么唱都可以

没有故乡,走到哪里都可以

没有回忆,怎么想怎么做都可以

回忆里如果没有你,我是变重了呢还是变轻?

唉,我是有过你,可又没有了你

没有琴台,我就不会遇见你

没有遇见你,我就没有那么多欢喜

没有昨天的欢喜,今天就没有更多的悲伤

这是一次最悲伤的别离:我还是在琴台上弹琴

可你只能在地下倾听

再也不想弹琴,越弹心里越紧

我再也不想登上琴台,看不见风景

看见的是天地的无情

遇见知音是多么的幸运

可一旦失去,又是多么的不幸


【你是我的黄鹤楼】

黄鹤飞走,是否回了一下头?

长江流过,拐一个弯就是回一次头

我离开你,想忍

也忍不住回头

只看见江边有一个小小的影子

是你吗还是别人?在送我还是等我?

我也忘掉自己是谁了

该走还是该留?

你不是你,你是我的黄鹤楼

我不是我,我的名字叫回头

长江不是长江,是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

回一次头就疼一次啊

我能够忍住疼,却忍不住

一次又一次回头

 

【黄鹤楼】

黄鹤已飞走,白云还在

云变成雨了,人还在

那流泪的人也消失了,楼还在


楼还在,被雨水冲洗了一千遍

被泪水冲洗了一千遍

被江水冲洗了一千遍

看上去还跟新的一样

崔颢已走了,李白还在

李白也走了,杜甫还在

杜甫老得不能再老了,我想说:我还在!


可是黄鹤楼,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也在问自己:谁是我呢?


我只想作为李白的替身

在淋湿的台阶上站一会儿

并不企望替他写出那没法写出的诗

纯粹为了在古迹面前,做一回古人


让我成为古人中

最年轻的一位吧:长着现代的面孔

却意外地获得一颗古老的心

诗人骑着黄鹤飞走,诗篇还在


诗篇会有被遗忘的时候,诗意还在

即使在没有诗意的日子

我也安慰自己:往事还在!

还在继续生长。往事也有漫长的未来……


黄鹤楼还在,还在证明:

人可以飞起来的


翻开诗歌史,就能看见:

他们是怎么一个接一个飞来

又一个接一个飞走


我把诗篇当成遗落的羽毛来对待

不,它比羽毛还轻,又比黄鹤楼还重


【李白在黄鹤楼为何写不出诗来?】

黄鹤楼使我沉默无言

想说的,崔颢都已替我说了

狂歌一生,公认的大嗓门

只有这一个时辰患了失语症

“你怎么了?准备绕过去吗?”


不,我在把机会匀给别人

总不能好处全让我一个人得了


黄鹤楼的尖顶卡住我的喉咙

下去吧,风景等于白看了

爬这么高,只为读一首别人的诗?


你们以为我空手而返

不那么一回事。惟独这一次

心里有诗,却不说出来

感觉也挺好。“诗是一种秘密

干嘛总要告诉别人?”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新书《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东方出版社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2015年3月7日《广州日报》:《仓央嘉措情史》挖掘“情圣”内心

广州日报讯(记者吴波)日前,《仓央嘉措情史》由人民东方出版社推出。仓央嘉措去世时只有23岁,可他遗留的诗歌有着非凡的生命力,至今还在传唱。这本书是著名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这是部关于爱的书,是洪烛从青藏高原采风带回来的作品,献给心中充满爱的人们。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优美优雅、大气磅礴。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北京:皇城往事》(《北京:城南旧事》姊妹篇)中国地图出版社@京东 ¥22.60http://item.jd.com/11598671.html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北京:城南旧事》中国地图出版社
@京东 :京东价¥ 22.6 http://t.cn/RvITrzd

当当网:http://t.cn/RvkKjSJ

后记节选:地图上的北京

洪烛

2003年,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筹建北京市规划展览馆,我受聘为文案顾问,使自己多年来研究北京历史文化所做的知识积累得到发挥,同时又更全面地接触到有关北京的图文资料。位于北京前门东大街(老北京火车站东侧)的北京市规划展览馆,于2004年9月24日正式对外开放。展馆共分4层,分别以展板、灯箱、模型、图片、雕塑、立体电影等形式介绍、展示了北京悠久的历史和首都城市规划建设的伟大成就。
我荣幸地参予进这项工程,其原因又很偶然。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新华书店见到我的《游牧北京》、《北京的梦影星尘》、《北京的前世今生》等专著,很喜欢我的研究角度和抒情风格,想方设法通过出版社联系上我。一拍即合。那一年里,我不得不暂时中断诗歌创作,参加了一系列专题会议和项目研讨,撰写并不断修改着策划方案和各种文稿,周末经常带着几位助手加班,一直忙碌到第二年春天。虽然辛苦,但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武功”大增。我在此基础上酝酿升华,尝试用文化散文的笔法来重新审视、勾勒北京的轮廓及细节,便于当代读者了解北京的古迹与往事。
后来,我还连续几年为《北京规划建设》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开设个人专栏发表了一系列新作。每一期都有编辑的推荐语,譬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作者的眼中也有一千个北京。不同的是角度各异,互有倚重,相同的是老北京的沧桑厚重辉煌。规划、建筑界人士从专业视角对北京的精读细研,我们早已不再陌生,但作家眼中的北京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我们似乎并未熟稔。为此,我刊特刊登洪烛的系列篇章,以便让我们跟随作家洪烛一道走近北京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灵魂。”
北京旅游一直是世界热点,为展示人文北京,我还与李阳泉合写了畅销书《北京AtoZ》,一部北京文化词典,在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出版后,被新加坡出版公司购买英文版权,翻译成英文于2006年出版,全球发行。我的《北京的金粉遗事》由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推出后,台湾知本家出版公司购买了该书繁体竖排版权,2005年易名为《千年一梦紫禁城》在海外出版发行。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
【内容提要】洪烛《名城记忆》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选取中国的十座名城和十座小城,层层铺开,娓娓道来。《名城记忆》旨在为中国的名城画像,为读者铭刻那些值得人回味与存留的诸多名城记忆,继承城市的内在精神,为城市的发展指引美好的方向。作品并不单纯地沉湎于怀念过去的辉煌,而是呈现出这些城市各种交错的画面,来体现在岁月的沉淀和历史的积累中所蕴藏的一种刻骨铭心的文化力量。在旧与新、过去与现在的对比碰撞中,引领读者穿梭于历史与现实之间,其深沉的笔调不仅浸染着这些古老名城历史的沧桑和沉重,而且渗透着作者对现实的思考和追求。

洪烛: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5年农家书屋重点图书”。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京东 :京东价22.60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

我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