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洪烛:恭亲王奕訢为何敢顶撞慈禧?(图)  

2016-06-30 02:03:00|  分类: 杂谈,洪烛,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烛:恭亲王奕訢为何敢顶撞慈禧?(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北京:皇城往事》(《北京:城南旧事》姊妹篇)中国地图出版社

【奕訢的硬骨头,后来体现在敢与慈禧太后相对抗。慈禧有一宠臣,欲从紫禁城正门出去办事,门官不允许,称其违背祖训(此门是皇帝本人进出的御道),双方就争吵起来。慈禧偏袒自己的走狗,要奕訢和刑部处死一点不给面子的门官。奕訢严词拒绝。慈禧很下不来台:“你算老几?敢顶撞我?”奕訢不服软:“我是恭亲王。”慈禧威胁:“我撤了你的王爵!”奕訢不惧:“你撤得了我王爷的称号,可改不了我是先皇六儿子的身份!”言下之意是你算老几,反过来把慈禧给难住了。看来奕訢的本性是不畏权贵的耿直之人,傲气十足。】

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

 洪烛

【“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

   北京的王府多。仅1920年(已是清帝退位后第八年)的《北京实用指南》,就记载了其时有名有姓、建筑尚存或可查的王公府邸合计74所。还不包括那些已废弃、湮灭或失传了的。

   诸王的地位,绝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王府的规模与豪华程度,也就仅次于皇宫。杨东平在《城市季风》一书里赞叹:“曾遍布九城、建制宏大、精美考究的王府宅第是四合院民居样式的珍品,也是北京建筑文化遗产中的无价珍宝。京都自明永乐十九年(1421年)拓城始,修造了多少王府,已不可考。明代的王府今日已不可得,尚存的旧京王府基本是清代的。按清朝规例,皇帝之子成年后封王分府,根据不同的王位品级,按规定形制建府……”清朝因入关有功而“世袭罔替”、荫护子孙的“铁帽子王”,共有八位。这八大亲王是大清创业的台柱子,各霸一方,身后延续着八大家族。而八大王府里又繁殖了多少喜怒哀乐的故事?其中最辉煌的要数什刹海西岸前海西街17号的恭王府。

   说起恭王府,人们往往只知其为王府,不知其曾是和坤的私宅。和坤的名气够大的了——当然,是臭名。“乾隆朝几个宰相,纳亲横;于敏中贪;付恒奢;和坤则集横、贪、奢于一身,宠冠朝列二十余年。”(引自邓之诚《骨董琐记》)这个正红旗下的三等轻骑都尉,平步青云,逐渐由总管仪仗、御前侍卫频升为户部侍郎、军机大臣上行走、总管内务府大臣、大学士,最终戴上了一品朝冠,莫非乾隆看走眼了?乾隆的宠爱无意识地培养了一个大贪官。小人得志,总有原因的,有靠山的。直到乾隆驾崩后,和坤才被革职、抄家、赐自尽,据说查抄充公的财产合银价几万万两。

   前海西街的这处豪宅,不知在和坤资产中占了几分?总之是用贪污受贿的赃款堆砌起来的。被没收后,赐庆郡王永麟为老庆王府。咸丰元年成为恭亲王奕訢的府邸,改名恭王府。奕訢是道光第六子,因而恭亲王府俗称六爷府。

   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作过评语:“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奕訢既是皇弟,又曾任军机大臣,主持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集内政外交大权于一身。晚清的历史,和恭王府的关系较密切。尤其英法联军入侵后,是直接和奕訢谈判,签订《北京条约》的。咸丰去承德避祸,令恭亲王留守京城“主持抚局”。这是一盘很难收拾的残棋,连皇帝都下不了的,只好委托自己的兄弟充当替罪羊,跟兵临城下的英法联军讨价还价,赔笑脸、求情。“这是个置之死地的‘差事’。和谈破裂,背城一战,奕訢只能‘殉社稷’。和谈成功,背上个丧权辱国的罪名,既‘隗对祖宗’,‘亦无颜于人世’。可是奕?居然‘不辱使命’,不佃‘妥善’地处理了‘抚局’,而且利用‘留守’之职和洋人拉上了关系,打开了局面,控制了北京地区。”(引自方彪著《北京简史》)

   恭亲王作了咸丰的“人体盾牌”,抵挡腥风血雨。然而这“小六子”确实有几分指挥才能与外交手腕,总算把一团乱麻理出了头绪。恭亲王本是挽弓当挽强的世袭贵族,有射天狼之豪情。不得不屈尊与豺狼谈判,赔礼道歉,委曲求全。想一想,真是够为难他的。若将奕訢比作中流砥柱,有点夸张了;但他毕竟努力发挥着能屈能伸、能开能合的外交家风度,以应付祸从天降的激变。不容易啊。

   恭亲王参与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及其后(1853-1898年之间)几乎全部重大政治活动。"辛酉政变"时他把慈禧扶上“垂帘听政”的宝座。

 

【中国保存最为完整的王府建筑群】  

   “月牙河绕宅如龙蟠,西山远望如虎踞”,恭王府占地面积超过100亩(与今中山公园大小相当)。王府前面的马厩和草料场,后来成为一个文豪的乐园,即今“郭沫若故居”。恭王府在什刹海西岸,北岸则有醇王府,醇亲王是恭亲王奕訢的弟弟。恭王府和醇王府毗邻而居,属于晚清最著名的两大王府。

   从顺治九年(1652年)开始,允许亲王府:“基高十尺,外周围墙。正门广五间,启门三。正殿广七间,前墀周围石栏。左右翼楼各广九间,后殿广五间。寝室二重,各广五间。后楼一重,上下各广七间。自后殿至楼,左右均列广庑。正门、殿、寝,均绿色琉璃瓦。后楼、翼楼、旁庑,均本色简瓦。正殿上安螭吻,压脊仙人以次凡七种,余屋用五种。凡有正屋、正楼门柱,均红青油饰。每门金钉六十有三。梁栋贴金,绘画五爪云龙及各色花草……凡旁庑楼屋,均丹楹朱户,其府库仓廪厨厩及祗候各持事房屋,随宜建置于左右,门柱黑油,屋均板瓦。”(转引自王道成、吴永兴《肃亲王府话沧桑》一文)还未包括花园部分在内,那属于自由发挥的余地,估计只要别超过御花园就可以了。

   恭王府建筑属于最高规制。分为中、东、西三路,由严格的轴线贯穿着的多进四合院落组成。

   走进立有一对石狮的头宫门,中路最主要的建筑是银安殿和嘉乐堂,殿堂屋顶采用绿琉璃瓦。银安殿俗呼银銮殿,作为王府的正殿,只有逢重大事件、重要节日时方打开,起到礼仪的作用。1898年5月29日,奕訢病逝,停灵于此。第二天,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率文武百官来此祭奠。

   东路曾是公主府,因为和坤的儿子丰绅殷德娶了乾隆皇帝的小女儿固伦和孝公主为妻。前院正房厅前有一架长了两百多年的藤萝。这里原为驸马爷丰绅殷德居所,乾隆皇帝赐名“延禧堂”。恭亲王将其作为客厅兼书房后,改称多福轩。“多福轩”匾额为咸丰皇帝御题,因满室皇帝亲笔斗方的“福”“寿”匾额而得名。东路的后进院落正房名为乐道堂,原为固伦和孝公主寝室,后来成为恭亲王的起居处。

   西路是和坤的住所,主体建筑为葆光室和锡晋斋。锡晋斋作为和坤起居室时叫嘉乐堂,仿照紫禁城宁寿宫乐寿堂式样进行内装修,大厅内修建了雕饰精美的两层金丝楠木仙楼。此为和珅僭侈逾制,是其被赐死的“二十大罪”之一。奕訢入住后,在此收藏晋代陆机手书的《平复帖》,室名改叫锡晋斋。

   府邸最后一排,是两层的后罩楼,东西长达156米,后墙共开88扇窗户,内有109个开间,俗称“99间半”,取道教“届满即盈”之意。最西端建成室内花园,上下两层贯通,因堆砌假山,并有瀑布水法,而得名“水法楼”。后罩楼位于主路中轴线的位置建有佛堂,供奉五方佛。后罩楼又叫藏宝楼。和坤被抄家时,楼内的大量财宝被搜缴。恭亲王进驻后仍在此收藏各种古玩珍宝。

 

 【别有洞天的恭王府花园】

   恭王府花园名为朗润园,也叫萃锦园。又因游廊彩画全用蝙蝠图案装饰,加上内有蝠池、蝠厅、福字碑,而称作“万福之园”。

   与府邸相呼应,花园同样分为东中西三路。

   中路以一座西洋建筑风格的汉白玉拱形石门为入口,这花园正门仿圆明园内大法海园门而建。花园前有独乐峰、蝠池,后有绿天小隐即邀月台、蝠厅。太湖石假山下有十几米长的“洞天”,称秘云洞,传说藏有仙云。洞的正中有康熙皇帝为其祖母孝庄皇后祝寿写的“福”字碑,刻有“康熙御笔”之宝印,是恭王府镇府之宝。真是洞天福地。中路最主要的建筑是安善堂,恭亲王奕訢宴请贵宾的场所。

   东路的全封闭式大戏楼悬挂着康熙皇帝御笔所题“怡神所”匾额。厅内装饰着缠枝藤萝紫花彩画,使人仿佛坐在藤萝架下看戏。戏楼南端的明道斋与曲径通幽、垂青樾、吟香醉月、流杯亭等五景构成园中之园。

西路被人工开凿的矩形水塘占满。湖心亭可垂钓观鱼。南岸有秋水山房。西岸立有石柱数根,倒影映入水中,而叫“凌倒景”。

   花园西南角有龙王庙,供奉中国四海龙王之首的东海龙王。

 

【褒光室最能体现奕訢与咸丰皇帝的微妙关系】

   恭王府西路的褒光室,最能体现奕訢与其皇兄咸丰微妙的关系。匾额是咸丰帝临幸时御题的,暗含告诫:作为皇弟要韬光养晦。奕訢特意撰写《葆光室铭》,以示虚心接受指教。

   道光帝晚年时为选择接班人的问题而伤脑筋,颇费踌躇:“欲付大,犹未决,令校猎南苑,诸皇子皆从,恭亲王奕訢获禽最多。文(咸丰)未发一矢,问之,对曰:‘时方春,鸟兽孳育,不忍伤生以干天和。’宣宗大悦,曰:此真帝者之言!”[清史稿·杜受田]以聚猎比武的方式来辨别儿子们之高下,本无可厚非。只不过作为裁判的父亲,暗自拟定的是另一种比赛规划:并非比枪法、比武力、比战利品,而是比人心之善恶。因此,猎物颇丰的恭王奕訢反而落选了,怀抱着一杆道具般的空枪的咸丰却脱颖而出。

   据传道光曾考问这两位势均力敌的竞争者,出了一道题目:何为治国之本?在赵大力著《恭亲王奕訢》一书里,奕訢回答:“当然是国富民强,只有发展经济大业,国家富强,百姓安居乐业,社稷才能安定,大清国才能稳定。” 而咸丰则回答:“治国之本惟仁孝,贤德最为重要,得人心者得天下,若不恩济于民,抚育百姓,取信于民,则人心所向难以驾驭,若人心不轨,则难图大业。”两人说得都不错,但各有偏重。我以为奕訢的态度更务实一些。

   十个手指不可能一样长。奕訢与咸丰虽为兄弟,却具有不同个性,从南苑校猎各自的表现就能看出来:咸丰偏重于仁其实是个庸人,奕訢倾向于勇(倒是可造之才)。一山不容二虎,咸丰上台以后,奕訢只好低眉顺眼地跑跑龙套,以免把新帝比下去了。即使这样,咸丰对其仍加以提防与排挤。

   杨义先生曾将这哥俩比作萁豆相煎的曹丕与曹植,可见奕訢日子是很难熬的:“曹植借诗泄愤,成为旷世诗伯。恭亲王却把诗情倾注于林苑,使他的花园成为砖瓦木石堆叠成的沉默的诗了。”这位有经韬伟略而无法施展的王爷,在空旷的花园里采菊、饮酒,也一样备感压抑吧?

   奕訢的硬骨头,后来体现在敢与慈禧太后相对抗。慈禧有一宠臣,欲从紫禁城正门出去办事,门官不允许,称其违背祖训(此门是皇帝本人进出的御道),双方就争吵起来。慈禧偏袒自己的走狗,要奕訢和刑部处死一点不给面子的门官。奕訢严词拒绝。慈禧很下不来台:“你算老几?敢顶撞我?”奕訢不服软:“我是恭亲王。”慈禧威胁:“我撤了你的王爵!”奕訢不惧:“你撤得了我王爷的称号,可改不了我是先皇六儿子的身份!”言下之意是你算老几,反过来把慈禧给难住了。看来奕訢的本性是不畏权贵的耿直之人,傲气十足。

   奕訢病逝第二天,光绪皇帝、慈禧太后携御前、军机、内务府大臣们在褒光室办理了一整天公务。议定恭亲王奕訢的后事与待遇。

 

【被传为《红楼梦》荣国府和大观园的原型】

   清室覆亡后,恭王府的产权曾归属辅仁大学,成为今天北京师范大学的前身。过去的尊贵与繁华,真成了南柯一梦。

   《红楼梦》里贾、史、王、薛四大家族,风光一时:“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薛),珍珠如土金如铁。”这富甲一方的四大家族,不过是跟皇族攀个亲家呀什么的,就沾了这么大的光。而王爷们的物质生活与精神地位,注定比之有过而无不及。曹雪芹粉饰描绘的荣、宁二府,哪能跟血统纯正的亲王府相提并论!大观园里有再多的公子哥儿、淑女名媛、舞榭歌台、奇花异草,也赶不上恭王府的区区后花园。

   恭王府府邸和花园,偏偏被传为《红楼梦》中荣国府和大观园的原型,据说在150多年前的清人笔记中已有记载。红学界为此争议不休。1962年周恩来总理在当时北京市副市长、著名红学家王昆仑等人陪同下到恭王府视察,指示说:“不要轻率地肯定它是,但也不要轻率地否定它就不是。要将恭王府保护好,将来有条件时向社会开放。”1975年周总理病重之时,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谷牧找来,嘱托他务必办好三件事,其中之一就是向社会开放恭王府。

   2008年奥运前夕,恭王府完成了府邸修缮工程,实现了全面对外开放,供游客参观,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大公园。想身临其境地了解清史,恭王府不可不看。那开阔的台基、高大的殿堂、彩绘的梁柱,可以帮助你想像:大清王朝的皇亲国戚们,是怎样在这偌大的庭院里锦衣玉食、生老病死的?

《人民文学》江城觅知音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举行
洪烛:恭亲王奕訢为何敢顶撞慈禧?(图) - 洪烛 - 洪烛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现场                      记者陈卓 

本报讯(记者张延 通讯员郑文)“我用汉水做琴弦,你用长江做琴弦,汉水和长江,在汉阳打一个结……”诗歌让彼此找到知音。昨日,“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圆满举行,国内文学界大腕闪耀琴台大剧院。著名作家洪烛获得大赛特等奖。

2013年4月10日,“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活动正式启幕。此次诗歌(词)大赛由《人民文学》、美好集团主办,旨在以诗歌(词)的形式,推介武汉、汉阳的自然风光、人文底蕴和发展巨变。

活动历时3年,初期邀请了施战军、邱华栋、洪烛、叶延滨、杨克等二十余名国内著名诗人、作家结伴来汉采风,寻找创作素材和灵感。

整个活动历经采风、征稿、评稿、颁奖四个阶段,《人民文学》分四期刊登了推介武汉的专稿,面向全国征集歌颂武汉及汉阳的诗歌和歌词作品,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情参与,除了知名诗人和作家,还有许多普通百姓踊跃参赛,他们中有教师、学生、警察、工人等。

大赛组委会先后收到各类原创诗歌(词)千余篇。由11名国内著名作家、诗人、文学评论家、教授组成的评委会历经数轮评审,确定最终获奖名单。

这是一次全国一流水平的文学盛宴,共评出特等奖1名、金奖7名、银奖22名。昨晚,“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在琴台大剧院举行。部分获奖代表、各界人士近千人参加了此次活动。晚会歌舞、朗诵、书法表演中洋溢着浓郁的楚风汉韵。


2016年5月19日《长江日报》整版访谈《人民文学》“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
                                汉阳造·知音情

洪烛:恭亲王奕訢为何敢顶撞慈禧?(图) - 洪烛 - 洪烛
作家洪烛记者陈卓摄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特等奖得主、著名作家洪烛:

让汉阳成为中华文化的“知音”

1985年,读中学的洪烛被南京梅园中学推荐给武汉大学,当时他已经写作了一百多首诗。时任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惜才,特别派老师到南京接他来汉面试,同样被成功保送武大。“在武大期间我多次去过汉阳,印象最深的是古琴台,知音的故事给我带来联想,武汉和武大就是我的知音、伯乐。”

洪烛最近一次来武汉,是去年参加首届武汉诗歌节,除了城市的变化,最让他欣喜的是文化的变化,武汉也有了自己的诗歌节。他特意再访古琴台,这次获特等奖的诗歌同样是写琴台。

洪烛说,汉阳是楚文化发源,楚辞代表着早期诗歌的力量,是楚文化的骨头,是充满文人浪漫情怀同时又有社会责任的文化,“惟楚有才”,是中国文化精神的重要侧面。现代诗歌也在转型,诗意是我们这个民族所向往的。就像汉阳古琴台,一直矗立在时光中,等待着我们每一个人,每次去却都有不同感受。

汉阳城承载着楚文化,承载着高山流水的美好传说。洪烛特别赞同“来到汉阳,就是知音”,他希望当代人都能感受发扬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来到汉阳,能够寻找到精神家园,体会高山流水的美好情怀,成为中华文化的知音。(记者张延通讯员郑文)

《人民文学》“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特等奖作品:

古琴台与黄鹤楼(组诗)

洪烛

【古琴台:知音之歌】

1.

你没听见我弹琴,听见的

是我在喊你,高一声低一声地喊

先是用清脆的声音,后来又用沙哑的嗓子

喊你的名字

我没看见你走来,看见的

是你的倾听。抬起头听,侧过脸听

先是睁着眼睛,后来又闭上眼睛

可就是不答应

你是怕打断我的呼唤吧?

希望我一直喊下去?

明明听见了,却假装没听见

不愿把我从梦中惊醒

那我怕什么呢?我怕你没有走来

我怕走来的不是你

我已习惯了把你的存在

当成自己的回音壁

山花开了落了

我看见的是另一个我

江水忽缓忽急

你听见的是另一个你

2.

琴没有摔碎,心却碎了

琴弦没有弹断,梦却断了

你的影子还在,人却不在了

江水不会倒流,琴声却有回音

无需借助我的手,回音又制造出

新的回音:一圈圈看不见的涟漪

你若没走就好了

一定会奇怪:这是谁弹的?

我忍不住四下张望:谁在倾听?

是你抛弃了我,还是我抛弃了琴?

心碎了,琴就不再是琴了

怎么弹都别扭,怎么听都无情

你走了,我就不再是我了

我只是你的回音

3.

阔别一年的梅花,落在什么地方不好?

偏偏要落在琴台上

让我怎么打扫啊

落在琴台也就罢了,偏偏要落在琴弦上

让我怎么弹怎么唱啊

只好停住手。看它一朵接一朵

抢着去拨弄,情场如战场啊

落在琴弦上也就罢了,挡不住的香气

一个劲往我怀里钻

琴弦没有被拨响,我的心

却有点儿痒。是悄悄挠一挠呢

还是使劲忍住,假装跟没事儿一样?

4.

这是一支多么孤单的曲子

弹给山听,山没有耳朵

弹给水听,水里只有倒影

弹给自己听,自己已悲伤得听不下去

绝唱都是孤独的。孤独的人

弹给自己的孤独听

孤独不长眼睛,却总能看得清

孤独没长耳朵,却总能听得清

弹到一半就弹不下去,我只好摔琴

琴断了,心里的一块石头

还是无法落地

没弹出的另一半,到了哪里?

我只发现:水变绿,山变青

5.

我把琴弦弹断,你还没来

我把琴台的栏杆拍遍,你还没来

通向琴台的路开始长草了,你还没来

今年的草不是去年的草

路仍然是那条路,你还没来

你没走来,路却走来了

路是从你那里走来的吗?

还是来自一块空白?

你是走在半路上,还是根本没有出发

根本不知道有人等待?

6.

用我的白发做琴弦

弹到天黑就断了

用你的青丝做琴弦

弹到天亮就断了

相见时的高山,离别后

变成雪山

重逢时的流水,经历再一次离别

已结了冰

不用怕。时光正在倒流

雪山还会返青

什么叫做知音?就是从沉默里

也能听出最美的声音

我不在了,高山模仿我弹琴

你不在了,流水代替你倾听

弹一遍,就等于弹一千遍

听过一千遍,仍然像第一次听

7.

我用汉水做琴弦

你用长江做琴弦

汉水和长江,在汉阳打一个结

你用长江做琴弦

我用黄河做琴弦

长江和黄河,在东海打一个结

我用黄河做琴弦

你用银河做琴弦

黄河和银河,在你指尖打一个结

你用银河做琴弦

我用眼泪做琴弦

银河里流着泪水,把星星泡软了

8.

渡过长江去看你

只需要一艘小小舴艋舟

渡过汉水去看你

只需要一片落叶,随波逐流

渡过泪水去看你,只需要眨一下眼睛

渡过银河去看你,到了对岸

却辨认不出:你已变成哪一颗星星?

我不知道你是否在等我

你却知道我在找你

明明知道,为什么不答应?

莫非哑了的嗓子,再也发不出声音?

噢,我看见了:有一颗哑巴星星

使劲眨眼睛,显得比我还着急

9.

你来琴台是等人

等一个懂你的人。你不知道谁会成为知己

我来琴台是找人

找一个我懂的人。我不知道会成为谁的知己

你来琴台是等人

随身带了一把琴,打发寂寞

我来琴台是找人

什么也没带。只带了两只耳朵

你在的时候我还没来

我来的时候你已不在

琴声还在,还在等待

长江还在,还在琴台下面徘徊

你在等知己。我则是在找自己

找那个千年以前来过的自己

10.

我是武昌鱼,你就是长江水

没有你的滋润,哪有我的漫游?

你是古琴台,我就是黄鹤楼

隔水相望,眉眼间凝聚千年的忧愁

我是俞伯牙,你就是钟子期

胸中的沟壑、怀里的流水,被你逐一识破

不,是你把我重新打开

你是李白,我就是崔灏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灏题诗在上头”

李白才是崔灏最大的知音啊

以难得的谦虚,为一个无名诗人做了软广告

其实李白还是为黄鹤楼写过诗

譬如“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譬如“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一点也不差啊

11.

没有琴台,有一把琴就可以

没有琴,有一根弦就可以

没有琴弦,有一双空空如也的手就可以

就可以举起高山的重,捧住流水的轻

只是现在,我再也无力伸出手去

没有琴台,怎么弹怎么唱都可以

没有故乡,走到哪里都可以

没有回忆,怎么想怎么做都可以

回忆里如果没有你,我是变重了呢还是变轻?

唉,我是有过你,可又没有了你

没有琴台,我就不会遇见你

没有遇见你,我就没有那么多欢喜

没有昨天的欢喜,今天就没有更多的悲伤

这是一次最悲伤的别离:我还是在琴台上弹琴

可你只能在地下倾听

再也不想弹琴,越弹心里越紧

我再也不想登上琴台,看不见风景

看见的是天地的无情

遇见知音是多么的幸运

可一旦失去,又是多么的不幸


【你是我的黄鹤楼】

黄鹤飞走,是否回了一下头?

长江流过,拐一个弯就是回一次头

我离开你,想忍

也忍不住回头

只看见江边有一个小小的影子

是你吗还是别人?在送我还是等我?

我也忘掉自己是谁了

该走还是该留?

你不是你,你是我的黄鹤楼

我不是我,我的名字叫回头

长江不是长江,是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

回一次头就疼一次啊

我能够忍住疼,却忍不住

一次又一次回头

 

【黄鹤楼】

黄鹤已飞走,白云还在

云变成雨了,人还在

那流泪的人也消失了,楼还在


楼还在,被雨水冲洗了一千遍

被泪水冲洗了一千遍

被江水冲洗了一千遍

看上去还跟新的一样

崔颢已走了,李白还在

李白也走了,杜甫还在

杜甫老得不能再老了,我想说:我还在!


可是黄鹤楼,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也在问自己:谁是我呢?


我只想作为李白的替身

在淋湿的台阶上站一会儿

并不企望替他写出那没法写出的诗

纯粹为了在古迹面前,做一回古人


让我成为古人中

最年轻的一位吧:长着现代的面孔

却意外地获得一颗古老的心

诗人骑着黄鹤飞走,诗篇还在


诗篇会有被遗忘的时候,诗意还在

即使在没有诗意的日子

我也安慰自己:往事还在!

还在继续生长。往事也有漫长的未来……


黄鹤楼还在,还在证明:

人可以飞起来的


翻开诗歌史,就能看见:

他们是怎么一个接一个飞来

又一个接一个飞走


我把诗篇当成遗落的羽毛来对待

不,它比羽毛还轻,又比黄鹤楼还重


【李白在黄鹤楼为何写不出诗来?】

黄鹤楼使我沉默无言

想说的,崔颢都已替我说了

狂歌一生,公认的大嗓门

只有这一个时辰患了失语症

“你怎么了?准备绕过去吗?”


不,我在把机会匀给别人

总不能好处全让我一个人得了


黄鹤楼的尖顶卡住我的喉咙

下去吧,风景等于白看了

爬这么高,只为读一首别人的诗?


你们以为我空手而返

不那么一回事。惟独这一次

心里有诗,却不说出来

感觉也挺好。“诗是一种秘密

干嘛总要告诉别人?”

洪烛:恭亲王奕訢为何敢顶撞慈禧?(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洪烛:恭亲王奕訢为何敢顶撞慈禧?(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新书《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东方出版社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2015年3月7日《广州日报》:《仓央嘉措情史》挖掘“情圣”内心

广州日报讯(记者吴波)日前,《仓央嘉措情史》由人民东方出版社推出。仓央嘉措去世时只有23岁,可他遗留的诗歌有着非凡的生命力,至今还在传唱。这本书是著名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这是部关于爱的书,是洪烛从青藏高原采风带回来的作品,献给心中充满爱的人们。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优美优雅、大气磅礴。

洪烛:恭亲王奕訢为何敢顶撞慈禧?(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北京:皇城往事》(《北京:城南旧事》姊妹篇)中国地图出版社@京东 ¥22.60http://item.jd.com/11598671.html

洪烛:恭亲王奕訢为何敢顶撞慈禧?(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北京:城南旧事》中国地图出版社
@京东 :京东价¥ 22.6 http://t.cn/RvITrzd

当当网:http://t.cn/RvkKjSJ

后记节选:地图上的北京

洪烛

2003年,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筹建北京市规划展览馆,我受聘为文案顾问,使自己多年来研究北京历史文化所做的知识积累得到发挥,同时又更全面地接触到有关北京的图文资料。位于北京前门东大街(老北京火车站东侧)的北京市规划展览馆,于2004年9月24日正式对外开放。展馆共分4层,分别以展板、灯箱、模型、图片、雕塑、立体电影等形式介绍、展示了北京悠久的历史和首都城市规划建设的伟大成就。
我荣幸地参予进这项工程,其原因又很偶然。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新华书店见到我的《游牧北京》、《北京的梦影星尘》、《北京的前世今生》等专著,很喜欢我的研究角度和抒情风格,想方设法通过出版社联系上我。一拍即合。那一年里,我不得不暂时中断诗歌创作,参加了一系列专题会议和项目研讨,撰写并不断修改着策划方案和各种文稿,周末经常带着几位助手加班,一直忙碌到第二年春天。虽然辛苦,但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武功”大增。我在此基础上酝酿升华,尝试用文化散文的笔法来重新审视、勾勒北京的轮廓及细节,便于当代读者了解北京的古迹与往事。
后来,我还连续几年为《北京规划建设》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开设个人专栏发表了一系列新作。每一期都有编辑的推荐语,譬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作者的眼中也有一千个北京。不同的是角度各异,互有倚重,相同的是老北京的沧桑厚重辉煌。规划、建筑界人士从专业视角对北京的精读细研,我们早已不再陌生,但作家眼中的北京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我们似乎并未熟稔。为此,我刊特刊登洪烛的系列篇章,以便让我们跟随作家洪烛一道走近北京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灵魂。”
北京旅游一直是世界热点,为展示人文北京,我还与李阳泉合写了畅销书《北京AtoZ》,一部北京文化词典,在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出版后,被新加坡出版公司购买英文版权,翻译成英文于2006年出版,全球发行。我的《北京的金粉遗事》由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推出后,台湾知本家出版公司购买了该书繁体竖排版权,2005年易名为《千年一梦紫禁城》在海外出版发行。

洪烛:恭亲王奕訢为何敢顶撞慈禧?(图) - 洪烛 - 洪烛
【内容提要】洪烛《名城记忆》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选取中国的十座名城和十座小城,层层铺开,娓娓道来。《名城记忆》旨在为中国的名城画像,为读者铭刻那些值得人回味与存留的诸多名城记忆,继承城市的内在精神,为城市的发展指引美好的方向。作品并不单纯地沉湎于怀念过去的辉煌,而是呈现出这些城市各种交错的画面,来体现在岁月的沉淀和历史的积累中所蕴藏的一种刻骨铭心的文化力量。在旧与新、过去与现在的对比碰撞中,引领读者穿梭于历史与现实之间,其深沉的笔调不仅浸染着这些古老名城历史的沧桑和沉重,而且渗透着作者对现实的思考和追求。

洪烛:恭亲王奕訢为何敢顶撞慈禧?(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5年农家书屋重点图书”。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京东 :京东价22.60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

 

我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