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2016-06-09 09:42:00|  分类: 杂谈,洪烛,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海子投奔北戴河,卧轨于山海关,并不是出于对屈原的模仿,更不是因为模仿得成功而进入绵延几千年的中国诗歌史。】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诗歌烈士海子

            洪烛

   20世纪末,或者确切地说是20世纪80年代的末尾,海子以诗成名,以死成名。这是离我们最近的一位大诗人。他所创造的诗歌奇迹并不孤立,和离我们最远的那位大诗人屈原遥相呼应。无需讳言,非正常的死亡方式,既为他们的创作与人生打上一个惊叹号,额外还划出了一个问号。

    屈原天生就是问号型诗人,在《天问》中一口气浪掷了多少个问号啊。甚至他怀石自沉于汨罗江的结局,都不像是结局,更像是开始:由此展开了更多的悬念与疑问。比其任何一篇作品留有更大的想象空间。海子,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当然,海子投奔北戴河,卧轨于山海关,并不是出于对屈原的模仿,更不是因为模仿得成功而进入绵延几千年的中国诗歌史。在他之前和之后,并不缺乏自杀的诗人,但死了也就死了。诗人之死,只是一根导火索,关键还得看其作品是否具备爆炸性,是否能获得读者的口碑。那才是站得住、站得久的惊叹号。

   我不知屈原的命运是否对海子产生过心理暗示?那已和屈原的作品浑然一体,共同构成中国文化的一笔遗产,影响过李白、杜甫,以及历朝历代无数的文人。我一直觉得,中国诗歌有几大传统:烈士的传统,隐士的传统,战士的传统,名士的传统,诸如此类。其中最荡气回肠的烈士传统,无疑是屈原开创的。

   海子的人生是不幸的,但作为诗人又不乏幸运之处:骨子里天生有一份诗歌烈士的精神,使其情感与思想都能达到沸腾的程度。读者几乎无法不为其人其诗而动容。

   他这方面的代表作是《祖国(或以梦为马)》:“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和物质的短暂情人/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尤其该诗结尾,简直是对自我宿命的预言:“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太阳是我的名字/太阳是我的一生/太阳的山顶埋葬诗歌的尸体——千年王国和我/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我必将失败/但诗歌本身以及太阳  必将胜利……”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端午节梦见屈原

                                  洪烛

      我梦见了汨罗江。跟现实中的不一样,它是倒着流的。低处是上游,而高处是下游。它就这样由入海口一直流回了群山之间的源头。咸腥的味道逐渐变淡,变得什么都没有了。水面的龙舟,也以一种古怪的姿式行进。如果你看得仔细点,便会发现:它其实是在倒退。龙头变成了尾巴。所有的水手都朝着相反的方向划桨,动作居然还挺熟练的。是谁教会他们倒着划的?我真担心中这么划下去的话,精雕细刻的龙舟,迟早要变成一根原始的木头,甚至可能重新长出树皮来。年轮在不断缩小。

       喂鱼的粽子,绳结解开(想来系的是活结了),菖蒲的叶子还是那么绿(仿佛可以继续生长),但已松散了;裹在里面的糯米,还没有熟呢,又将返回老乡的粮仓……至于四处觅食的鱼群,发觉自己一直都在追逐着泡影,它们又开始感到饿了。

       这一切很让我吃惊。想不到生活居然可以倒着过的。下面还会有什么怪事发生?我想见的人呢,他在哪里?

       哦,睡在水底的那个人,一点点地醒了。他伸了个懒腰,浮出水面;然后,像逐渐恢复记忆一样,缓慢地游回了岸上……

       不用我提示,我估计你也能猜测到他是谁。

       是端午赛龙舟的锣鼓声把他吵醒了吧?他肯定想像不到,这是专门为他而设立的一个节日。水里冷吗?快上岸歇一会儿。

       那个人依照原路返回,潮湿的脚印留在晒得发烫的滩上。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望了望,树林还在,堆在一旁的衣服还在。在他睡着的时候,有个叫海子的青年曾来水边呼唤:“看见了吗?那两只白鸽子,它是屈原遗落在沙滩上的鞋子。让我们——我们和河流一起,穿上它吧……”唉,后来的诗人,把先驱者的鞋袜都保管得好好的。

       他穿上了鞋子,套上了衣服,在腰间重新佩戴好长剑,把倾斜的峨冠扶正了,像要行一个注目礼,抬头远望:哦,故国还在,人民还在,炊烟还在……他所告别的一切,都还在!还在等着他。

       没人会偷他的东西,没人能偷得走他的东西。哪怕是一针一线,一草一木,都按照原样摆放着,仿佛时间根本就不曾流动,仿佛他根本就不曾离开。

       他很激动,又想写诗了。标题已想好了,叫《离骚》。可他写诗也必须倒着写呀,从倒数第一行开始写起,从最后一个字开始写起……恐怕只有在这一瞬间,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从时光的深处倒退着走来的影子。

       恐怕只有在这一瞬间,我才意识到:那个人并没有真的复活,他只是在我的梦里醒来了。而在现实中,一个死者的醒来是不可能的。

       他梦见自己死了,死于水中。他真的死了,死于梦中。他做了一个有关死亡的梦,无法挣脱。怎么呼喊,怎么翻滚——包括狠狠地掐自己一下,都无法挣脱。梦就像一条倒淌着的河流,他没有未来,只有过去,小到无穷小的过去。他周而复始地做着同一个梦:水草温柔地缠绕住自己的尸体,代替那脱在岸上的外衣;至于游鱼,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听话了,只是亲吻自己而不啄食自己……

       如果他不做这个梦该有多好。如果他做的是另一个梦,或者根本就不会做梦,该有多好。他没有选择这个梦。这个梦,选择了他。

       他梦见自己死了,他再也没有醒来。即使醒来,也仅限于在别人的梦里。这个梦真是太长了。做了该有两千年吧?可能还要多?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或许他并没有死,只是成为被自己的梦挟持的人质。谁能够解救这位著名的溺水者呢?他并没有死,只是在水底睡着了。他并没有死,他在梦中活着。

       除了做梦的人自己,没有谁知道,他还活着。他在梦中呼救,别人听不见。他在水中挣扎,别人看不见。所有这一切,都以梦的形式来表达的。他只是梦见了自己的声音与动作。甚至,他只是梦见了岸上的行人(伸出援助的手)。除了做梦的人自己,没有谁知道:他在何处?

       他梦见自己死了,再也没有醒来。因为他竭尽全力,也无法梦见自己醒来(这恐怕就是死亡与冬眠的区别)。他不可能再做别的梦了。

       他所能梦见的,仅仅是自己的死,以及死后的事情。

       他死了。他在死后,继续做梦。

       其实,在他真正地投水之前,对死亡已不陌生。在强虏压境的时候,在顶撞国王的时候,在为香草美人而感动落泪的时候,在被流放的途中,听渔父唱晚的时候,他多次预感到自己的死。尤其在写诗的时候,他已提前死在纸上。这就是诗人:只需要活一次,就可以死很多次。

       他甚至在死后,都保持着生前的姿态呀:眉头紧锁,星眸圆睁,长发飘逸,嘴唇半开半启作吟唱状……你简直看不见他在做梦,而像是醒着。

       他是在散步的过程中,走着走着,突然就走神了,就做梦了,就梦见了死,就再也走不动了。这使他的最后一次散步彻底地变成了梦游:迷惘的眼神,僵硬的四肢,麻木的表情,以及痉挛的心……他出发了,再也无法回归。他梦见自己在陌生的人群中迷路了。果然就迷路了。他视而不见地一步步走进水里;先是没膝,继而齐肩,最终没顶!

       应该说,在诗人迷失的地方,他的祖国也迷路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就因为没有听从诗人的劝告。

       无法挽留了,那个执意要为祖国作出牺牲的人。

       他周而复始地做着同一个梦。他没有死,只是梦见自己死了。他没有死,他在梦中活着——在自己的梦中,乃至别人的梦中。

       我是后来的诗人中的一个。我梦见了屈原——走在最前面的诗人,同时还梦见了他的河流。或者说,我梦见了屈原没死,屈原只是睡着了,屈原睡在水底做梦……

       我经常假设屈原那艰难的处境,发生在自己身上会怎么样?在精神上的同一种压迫面前,屈原投水了,而我则留在了岸上。这并不妨碍我把自己当作屈原的影子。影子总会逃生的。但我弄不懂:自己是更坚强呢,还是更怯弱?是因为热爱生呢,还是因为畏惧死?写诗时我觉得自己就是屈原:已经死过一回了。死过了的人无法再死。我无力援助水中的屈原,但屈原分明拯救了我:我用他的死,换取了自己的生。因为我通过他而学会规避那片致命的沼泽。我能够健康、强壮地活到今天,欠屈原一份人情。

       我没有看见那张隐蔽性极强的蛛网。我只看见了悬空的蛾子僵硬的尸体。它肯定被什么给粘住了!否则为何既不飞走,又不落下?当然,也有可能所有的悬念都是多余的,因为谁也无法编织出无限透明的网。那么只能说明:空气也会杀人!这只无辜的昆虫,被虚无捕获了,并且制作成足以证明其确实存在的标本。我估计屈原是这样,我也是这样,所有的诗人都是这样:不怕死亡,却怕虚无,因为虚无比死亡更难以摆脱。他逆来顺受地承担了命运的任何惩罚,虽然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惩罚就意味着了结。这是他倍感轻松的原因。

       回到汨罗江,回到一个只在梦里来过的地方。景物没变,而我,变成了另一个人。

       也许,不是我梦见屈原,而是睡在水底的屈原,梦见站在岸上的我。我希望自己能代替他继续活着,走完剩下的路。

       我仿佛亲眼目睹了一个人披头散发沉入激流的过程——就像一件在洗衣机里被疯狂甩动的衣服。我希望那不是他。他不在这里!他的灵魂,已妥善地藏起来了。他的灵魂,仍然在岸上……

       那个人走向汨罗江。那个人赤脚走在沙滩上,手上提着怕被溅湿的鞋子。那个人终于停住脚步,开始慢条斯理地脱衣服,一件一件地脱,又仔细叠放在一旁……估计他每天入睡前也是这样。为了第二天早晨来后能够更方便地穿上。这是一个良好的习惯,改不掉也不必改。

       那个人没有回头。不知道我在背后看着他,很多人在背后看着他。

       而我,也只能远远地看着那个人的背影。甚至看不清楚他到底长的什么模样。

       那个人伸展双臂,准备跳入水中。我真想冲上前拦住他呀!我甚至都已经起跑了。我想,即使来不及劝说他,我也能及时地把他从汨罗江水里捞出来,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然而我最终站住了,庆幸自己没有做出什么鲁莽的事情。因为在他跳水的一瞬间,我看清楚了:他其实还穿着一条鲜艳的三角游泳裤。那个人不是屈原,只不过是一位普通的游泳者而已。即使屈原确实是在这个人跳水的地方跳水的,也早已经死了。我这个迟到者,怎么追赶也来不及的。

       但在那一瞬间,我差点误以为自己与屈原置身于同一个时代。错觉也是很美好的:隔着时光的河流,我向两千多年前的一位溺水者伸出援助的手……

       吃粽子的时候我不仅想到屈原,还想到屈原的姐姐。她叫女须。粽子就是她发明的。她用菖蒲的叶子包裹糯米投入江水喂养(“贿赂”?)鱼虾,以防它们出于饥饿啄食诗人的遗体——这是一种令人落泪的祭奠。多么细心的女人啊。

       屈原是孤独的。我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其它亲人。

       屈原的的姐姐是我的姐姐,她养育弟弟,其实是在养育一具未来的尸体。她甚至还要额外喂养那些围绕溺水者转圈的游鱼。所谓的粽子,是姐姐节省下的口粮。

       做诗人的姐姐多么累呀。简直比做诗人的妻子,还要痛苦。因为妻子是可以选择的。做诗人的姐姐,等于做半个母亲,再加上半个妻子。她不关心政治,却间接地成了牺牲品。她不懂历史,照样进入历史之中。她不会写诗,但她与诗人天然有一种血缘关系,比国王更重要。作为诗人,我不仅尊敬屈原,同样尊敬他的姐姐。屈原的姐姐就是我的姐姐。

       国王使屈原伤心了。屈原,使他的姐姐伤心了。我从屈原身上,找到惟一一个不够完美的地方。姐姐在思念着一具尸体,而尸体在远方会作出怎样的反应?我无法预见自己的未来。屈原比我幸福。他有姐姐。生前和死后,都在照顾着他,把他当成长不大的孩子。我的姐姐,在哪里呢。

       今年的端午节,一个孤独的诗人在旅途上吃粽子。他想象着:这是他面容模糊、失散多年的姐姐,给做的。所以,他必须好好活着。

       在山海关卧轨自杀的当代诗人海子,写过一首《姐姐》:“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青海的一座小城),今夜我不想人类,我只想你!”我稍加修改,转赠给屈原的姐姐(同时也是全体诗人的姐姐):“姐姐,今夜我在汨罗江,今夜我不想人类,我只想你!”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李勤与诗人王家新,洪烛,姚勇参观屈原祠在“山鬼”诗文石刻版画前合影】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2800行长诗《屈原》连载

【题记】这是一部由一百多个片断组成的2800行长诗。每个片断都可独立成篇。彼此之间尽可任意排列,相互衔接。就像洗扑克牌一样,每一个片断都是一张牌,每一次排列组合都会产生新的秩序。这是一部可随意组装的长诗,每个片断都可作为供读者调遣的零件。如果你希望它产生变化,那么就打破其结构,再读一遍吧。诗中人物屈原的形象,注定是千变万化的。

【行吟与呻吟】

别人觉得你在行吟,只有你知道

自己在呻吟。压低了声音

也减轻不了疼痛

洞庭湖,多么大的一只药罐子,热气腾腾

你采集了白芷、石兰、薜荔、芙蓉……

天底下所有的香草

也治不好你的病

“伤口在哪里?”

“在我的心里面……心里面装着的

那个楚国受伤了。”

你一边走,一边呻吟

紧紧地捂住胸口,捂住想像中的郢都

别人赞美你是最伟大的行吟诗人

只有你知道:自己是一个病人

只不过在想念祖国的时候

下意识地以歌唱代替了呻吟

又有几个人听得懂

你用伤口唱出的歌声呢?

“他得了什么病?”

“相思病。难治就难在:

那是他对祖国的单相思……

他的呻吟得不到一点回应。”

“也许,当祖国生病的时候

就会想起他了?”

【强者与弱者】

屈原,读来读去

我还是有点读不懂你

我经常想,你是强者还是弱者?

如果说你是弱者,可你

是楚国最不怕强秦的一个人

骨头很硬

如果说你是强者,可你

太在乎别人的看法(尤其是楚王的态度)

那最后一根稻草轻而易举地把你压垮

即使一个乞丐、一个渔父

似乎也比你这三闾大夫坚强啊

我不该忘记,你还是诗人

诗人可能都这样:比弱者更弱

比强者更强

诗人的骨头很硬,可心太软

你恨强敌,恨小人,恨只会

使你充满力量。你最怕的是爱呀

你爱楚王,你爱祖国,你爱的对象

才可能带来最大的伤害,爱使你遍体鳞伤

可惜这是一种无法转变成恨的爱

所以,你没救了

那个写了《国殇》的人,也为国捐躯了

那个最热爱生命的人,活不下去了

【纸钱】

在你之后,所有写在纸上的诗

都是为你烧的纸钱

你什么都没有,又什么都有

在你之后,所有走在路上的诗人

都不由自主地寻找你

即使没把自己当成你

却把你当成了另一个自己

你离他们越来越远

他们却离你越来越近

在你之后,所有读诗的人

都在读你。读懂了诗

等于读懂了你

在你之后,江水依然在流

忧愁变成永恒的诗

诗变成千古的忧愁

在你之后,写诗成为一件壮烈的事情

诗可以解忧,也可以使忧愁更加忧愁

在你之后,还会有更多的人来

还会有更多的人走

因为你的缘故,他们没有白来

也不会空着手走

【冷宫】

月亮是最大的冷宫

你仿佛流放到月亮上,周围没有一个熟人

山绿得有点假,像画出来的?

水也失真,水里的天空比天空还寂寞

岸芷汀兰编织一层又一层的花边

楚歌悠悠,弄得你心乱了

这能怪它们吗?怪自己吧:看什么

什么都是忧伤的

刚从郢都走出来

又陷入云梦泽。刚从迷宫走出来

又被打入冷宫。冷宫才是最大的迷宫啊

你找不到自己的王

找不到王的臣民与军队

最终,找不到自己了……

“我是谁?从哪里来?怎么来到这里?”

“谁是我,谁是我的前世或来生?”

“这原本是湘夫人的宫殿啊

她在哪里呢?把无边的寂寞留给了我。”

郢都远得不能再远了

相比而言,月亮似乎还近一些

召唤着这个找不到家的陌生人

月亮是天上的云梦泽

云梦泽是人间的广寒宫

天上的冷宫住着嫦娥

水里的冷宫住着屈原

唉,今天我给你送一件纸做的寒衣

你能收得到吗?

【湘夫人的泪水】

我说过:“屈原的脸上有两行泪

一行叫女英,一行叫娥皇……”

湘夫人啊,你脸上也有泪两行

一行是沅江,一行是湘江

今年端午节,沿着沅江去常德

他们说这是屈原流放的路线

我觉得自己在湘夫人的泪水上划船

楚辞已凝固成两岸青山

爱哭的湘夫人,你的泪流个没完

是为屈原哭呢,还是为自己哭?

他们说斑竹留有湘妃的泪痕

我真想折一根作为竹篙,把这条船

撑到你眼泪的尽头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我要痛痛快快哭一场

【凤凰】

凤兮凤兮,火已经灭了

你为何还不醒来?香木烧成灰了

你的眼睛为何还不睁开?

看一看新世界吧,看一看新生的自我

灰烬变冷了,可你的头脑高烧不退

还做着别人无法梦见的梦

你梦见什么什么就变成真的

风兮凤兮,水就要淹过来了

你为何还不飞起?不怕溅湿了翅膀吗?

云梦泽已经决堤,淤泥会把你的羽毛弄脏

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难道找不到一处干净的地方吗?

唉,银河也已经决堤

飞到哪里都一样。躲得过人间的浩劫

躲不过天上的灾难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可我怎么追也追不上你

你藏在火中,火藏在水中,水藏在土中

一把泥土,可以捏制出无数个你

和无数个追赶着你的我

凤兮凤兮,我就要来了

你为何还不回头?

回头看看我吧,我就会变成真的

变成又一个你

【河伯】

河伯老了,你变成河伯了

河伯老了,你也老了

变得像河伯一样老了

河水滔滔,好长好长的白头发啊

河伯老而又老了,你也老了

老得比河伯还要快一些

河伯变成老了的你,在大地上东奔西走

河水滔滔,好长好长的白胡子啊

东方有河伯,西方有河伯

北方有河伯,南方有河伯

河伯无所不在。有时候脾气好

有时候脾气坏

自从你老了,越来越把握不住

自己的脾气了

流浪的路上,每遇见一条河

你都想上前打听一番

问它到哪里去,问它从哪里来

真希望它用家乡话回答你啊

如果不是从家乡流来

最好也能向家乡流去

代替你把两岸的村寨重新爱一遍

因为你想回也回不去了

河伯老了,你也老了

河伯变成你了,你变成河伯了

河伯把楚辞唱个没完没了

边唱边叹气。你为什么沉默呢?

不知道河伯在想你吗?

河伯还在,你却不在了

【天问】

老天爷啊,你的眼睛瞎了吗?

东方闹地震,南方发洪水

北方的蝗虫密集得像下雨一样

西方的沙尘暴还没停,又开始打仗……

你为什么就是不管?难道你愿意天下大乱?

越乱你就越高兴吗?

你可以假装没看见,我看见了却没法忘掉呀

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感到疼啊

难道天真要塌下来了吗?

老天爷啊,你的耳朵聋了吗?

失去母亲的婴儿,饿得直哭啊

失去儿女的老人,在旷野上喊亡灵回家

可战场上的士兵还在击鼓鸣金拼命厮杀

他们明明不相识,为何愤怒得跟仇人一样?

难道没听见有人求你下一场雨吗?

还有人在求你:让他们的国王别再铁石心肠……

你为什么不救救这些可怜的人呢?

他们从来没有对不起你啊

你可以捂住耳朵,我却没法不伤心

只要有人哭,我也想哭了

老天爷啊,是你的心太硬

还是我的心太软?该怪你啥都不管

还是怪我管得太宽?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听不下去了

我都有些恨你了,掏出你的心来看一看吧

到底有没有啊?长的什么模样?

唉,我们真是白爱了你一场!

凭着一颗肉长的心,我都想骂你了

如果说的有什么不对,你就拿雷电劈我吧

拿冰雹砸我吧

可是如果我说对了,你就再不能这么下去了

再不能觉得人间的悲欢离合,与你无关……

老天爷啊,快睁开眼睛看一看吧

唉,如果我不骂你,还有谁敢骂你呢?

如果我不骂你,不替别人喊一喊

那我活着是干什么呢?

【错觉】

认识屈原的时候他已是老年

我忘掉他也有过童年、青年

他似乎一出生就比别人要成熟

认识屈原的时候他已是老诗人,

我忘掉他也写过爱情诗、朦胧诗

他似乎走到哪里都想着国家大事

认识屈原的时候他已是三闾大夫

我忘掉他也曾一无所有

他丢了官似乎都比帝王将相站得更高。

认识屈原的时候他已走在江边

我忘掉他从哪里来、怎么来的

他活了一辈子,就为了和那条河会合?

认识屈原的时候他总是愁眉苦脸

我忘掉他心里也有过甜

我产生了错觉:诗人都是苦水泡大的

有的还可能在苦水里淹死?

认识屈原的时候我已喜欢写诗了

同时喜欢每一个写诗的人

我忘掉屈原是第一个,是遥远的人物

总觉得只要还有谁写诗

谁就可能是屈原的替身

认识屈原的时候我有很多错觉

我并不认为这些错觉是真的

却相信错也错得那么美丽

屈原一开始就生活在错觉里

没有错觉,他就根本成不了屈原

诗人的错觉反而使世界变得真实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端午主题诗歌 亮相北京地铁

北京青年报

  本报讯 端午节到来之际,一组以“端午和屈原”为主题的诗歌日前在地铁4号线的诗歌坊内亮相。

  据了解,本组“4号诗歌坊”主题诗歌将展示在京港地铁4号线第12号和第39号两列列车的车厢内和马家堡、动物园、西单、人大等地铁沿线的车站里,活动将持续至今年7月12日。这也是继京港地铁4号线“4号美术馆”之后,北京地铁线上又一道亮丽的艺术风景线。郭沫若、余光中、洪烛、伊甸和屈金星等10位诗人的作品入选其中。

  身为屈原后裔,本期“4号诗歌坊”公益活动策划人、诗人屈金星表示,屈原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之一,其精神光照日月,其道德泽被千秋,是中华民族精神的杰出代表。他同时透露,将在端午前夕推出一场他本人创作的《屈原颂》大型诗歌朗诵会,以此讴歌屈原精神,传承端午文化,弘扬民族精神。

  据介绍,“4号诗歌坊”旨在利用北京地铁4号线地铁列车、车站展示空间,定期以不同主题展示国内外优秀诗歌,从而为乘客提供更为丰富的车旅体验。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谁说我的祖国没有史诗?

-----长诗《屈原》节选

洪烛

谁说我的祖国没有荷马?

屈原的湘夫人比海伦还美

奥林匹斯山的诸神太远,我有我的 云中君

他心中的神山叫昆仑:“登昆仑兮食玉英……”

郢都,玉碎宫倾的城市,和特洛伊一样蒙受耻辱

和荷马不一样的是,屈原

自始至终都站在失败者一边

作为战败国的诗人,身边没有一兵一卒

只剩下一柄佩剑:宁愿让它为自己陪葬

也不能留给敌人,当作炫耀的战利品

不,是他本人在殉葬啊

为了保住楚国最后的武器

谁说我的祖国没有史诗?

《离骚》是用血写下的

虽然我的诗人不是胜利者,他投身于水国

也拒绝向强敌屈膝。一个人的抵抗

比一个国家的命运还要持久

如今己两千多年了

他还没有放下手中的



2016年5月19日《长江日报》整版访谈《人民文学》“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
汉阳造·知音情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作家洪烛   记者陈卓 摄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特等奖得主、著名作家洪烛:

让汉阳成为中华文化的“知音”

        1985年,读中学的洪烛被南京梅园中学推荐给武汉大学,当时他已经写作了一百多首诗。时任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惜才,特别派老师到南京接他来汉面试,同样被成功保送武大。“在武大期间我多次去过汉阳,印象最深的是古琴台,知音的故事给我带来联想,武汉和武大就是我的知音、伯乐。”

    洪烛最近一次来武汉,是去年参加首届武汉诗歌节,除了城市的变化,最让他欣喜的是文化的变化,武汉也有了自己的诗歌节。他特意再访古琴台,这次获特等奖的诗歌同样是写琴台。

    洪烛说,汉阳是楚文化发源,楚辞代表着早期诗歌的力量,是楚文化的骨头,是充满文人浪漫情怀同时又有社会责任的文化,“惟楚有才”,是中国文化精神的重要侧面。现代诗歌也在转型,诗意是我们这个民族所向往的。就像汉阳古琴台,一直矗立在时光中,等待着我们每一个人,每次去却都有不同感受。

    汉阳城承载着楚文化,承载着高山流水的美好传说。洪烛特别赞同“来到汉阳,就是知音”,他希望当代人都能感受发扬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来到汉阳,能够寻找到精神家园,体会高山流水的美好情怀,成为中华文化的知音。

    (记者张延 通讯员郑文)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
全国诗歌(词)精选

黄鹤楼与古琴台(组诗节选)

              洪烛

    没有琴台,有一把琴就可以

    没有琴,有一根弦就可以

    没有琴弦,有一双空空如也的手就可以

    就可以举起高山的重,捧住流水的轻

    只是现在,我再也无力伸出手去

    

    没有琴台,怎么弹怎么唱都可以

    没有故乡,走到哪里都可以

    没有回忆,怎么想怎么做都可以

    回忆里如果没有你,我是变重了呢还是变轻?

    唉,我是有过你,可又没有了你

    

    没有琴台,我就不会遇见你

    没有遇见你,我就没有那么多欢喜

    没有昨天的欢喜,今天就没有更多的悲伤

    这是一次最悲伤的别离:我还是在琴台上弹琴

    可你只能在地下倾听

    

    再也不想弹琴,越弹心里越紧

    我再也不想登上琴台,看不见风景

    看见的是天地的无情

    遇见知音是多么的幸运

    可一旦失去,又是多么的不幸

    

    我用汉水做琴弦

    你用长江做琴弦

    汉水和长江,在汉阳打一个结

    你用长江做琴弦

    我用黄河做琴弦

    长江和黄河,在东海打一个结

    我用黄河做琴弦

    你用银河做琴弦

    黄河和银河,在你指尖打一个结

    你用银河做琴弦

    我用眼泪做琴弦

    银河里流着泪水,把星星泡软了

《人民文学》江城觅知音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举行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本报讯(记者张延 通讯员郑文)“我用汉水做琴弦,你用长江做琴弦,汉水和长江,在汉阳打一个结……”诗歌让彼此找到知音。昨日,“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圆满举行,国内文学界大腕闪耀琴台大剧院。著名作家洪烛获得大赛特等奖。

    2013年4月10日,“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活动正式启幕。此次诗歌(词)大赛由《人民文学》、美好集团主办,旨在以诗歌(词)的形式,推介武汉、汉阳的自然风光、人文底蕴和发展巨变。

    活动历时3年,初期邀请了施战军、邱华栋、洪烛、叶延滨、杨克等二十余名国内著名诗人、作家结伴来汉采风,寻找创作素材和灵感。

    整个活动历经采风、征稿、评稿、颁奖四个阶段,《人民文学》分四期刊登了推介武汉的专稿,面向全国征集歌颂武汉及汉阳的诗歌和歌词作品,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情参与,除了知名诗人和作家,还有许多普通百姓踊跃参赛,他们中有教师、学生、警察、工人等。

    大赛组委会先后收到各类原创诗歌(词)千余篇。由11名国内著名作家、诗人、文学评论家、教授组成的评委会历经数轮评审,确定最终获奖名单。

    这是一次全国一流水平的文学盛宴,共评出特等奖1名、金奖7名、银奖22名。昨晚,“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在琴台大剧院举行。部分获奖代表、各界人士近千人参加了此次活动。晚会歌舞、朗诵、书法表演中洋溢着浓郁的楚风汉韵。

    “美丽武汉·幸福汉阳”全国诗歌(词)大赛汇报朗诵会现场   

               记者陈卓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著《仓央嘉措心史》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东方出版社推荐语:《仓央嘉措心史》作者从仓央嘉措角度出发,写仓央嘉措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和作为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执着与向往之间的矛盾。文字优美,感情表达深入。此书深受藏区文化爱好者、旅游爱好者、对仓央嘉措感兴趣的读者喜爱。

@京东 :京东价19.40 http://item.jd.com/11300301.html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新书《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东方出版社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2015年3月7日《广州日报》:《仓央嘉措情史》挖掘“情圣”内心

广州日报讯(记者吴波)日前,《仓央嘉措情史》由人民东方出版社推出。仓央嘉措去世时只有23岁,可他遗留的诗歌有着非凡的生命力,至今还在传唱。这本书是著名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这是部关于爱的书,是洪烛从青藏高原采风带回来的作品,献给心中充满爱的人们。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优美优雅、大气磅礴。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北京:皇城往事》(《北京:城南旧事》姊妹篇)中国地图出版社@京东 ¥22.60http://item.jd.com/11598671.html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
《北京:城南旧事》中国地图出版社
 @京东 :京东价¥ 22.6 http://t.cn/RvITrzd

当当网:http://t.cn/RvkKjSJ

后记节选:地图上的北京

洪烛

2003年,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筹建北京市规划展览馆,我受聘为文案顾问,使自己多年来研究北京历史文化所做的知识积累得到发挥,同时又更全面地接触到有关北京的图文资料。位于北京前门东大街(老北京火车站东侧)的北京市规划展览馆,于2004年9月24日正式对外开放。展馆共分4层,分别以展板、灯箱、模型、图片、雕塑、立体电影等形式介绍、展示了北京悠久的历史和首都城市规划建设的伟大成就。
我荣幸地参予进这项工程,其原因又很偶然。北京市规划建设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新华书店见到我的《游牧北京》、《北京的梦影星尘》、《北京的前世今生》等专著,很喜欢我的研究角度和抒情风格,想方设法通过出版社联系上我。一拍即合。那一年里,我不得不暂时中断诗歌创作,参加了一系列专题会议和项目研讨,撰写并不断修改着策划方案和各种文稿,周末经常带着几位助手加班,一直忙碌到第二年春天。虽然辛苦,但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武功”大增。我在此基础上酝酿升华,尝试用文化散文的笔法来重新审视、勾勒北京的轮廓及细节,便于当代读者了解北京的古迹与往事。
后来,我还连续几年为《北京规划建设》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开设个人专栏发表了一系列新作。每一期都有编辑的推荐语,譬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作者的眼中也有一千个北京。不同的是角度各异,互有倚重,相同的是老北京的沧桑厚重辉煌。规划、建筑界人士从专业视角对北京的精读细研,我们早已不再陌生,但作家眼中的北京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我们似乎并未熟稔。为此,我刊特刊登洪烛的系列篇章,以便让我们跟随作家洪烛一道走近北京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灵魂。”
北京旅游一直是世界热点,为展示人文北京,我还与李阳泉合写了畅销书《北京AtoZ》,一部北京文化词典,在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出版后,被新加坡出版公司购买英文版权,翻译成英文于2006年出版,全球发行。我的《北京的金粉遗事》由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推出后,台湾知本家出版公司购买了该书繁体竖排版权,2005年易名为《千年一梦紫禁城》在海外出版发行。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内容提要】洪烛《名城记忆》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选取中国的十座名城和十座小城,层层铺开,娓娓道来。《名城记忆》旨在为中国的名城画像,为读者铭刻那些值得人回味与存留的诸多名城记忆,继承城市的内在精神,为城市的发展指引美好的方向。作品并不单纯地沉湎于怀念过去的辉煌,而是呈现出这些城市各种交错的画面,来体现在岁月的沉淀和历史的积累中所蕴藏的一种刻骨铭心的文化力量。在旧与新、过去与现在的对比碰撞中,引领读者穿梭于历史与现实之间,其深沉的笔调不仅浸染着这些古老名城历史的沧桑和沉重,而且渗透着作者对现实的思考和追求。

洪烛:海子因模仿屈原而成为诗歌烈士?(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中国地图出版社),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5年农家书屋重点图书”。洪烛美食书由日本青土社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京东 :京东价22.60 http://item.jd.com/11564012.html

《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自序(节选)

我写过美食书《中国美味礼赞》,2003年被日本青土社购买去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又推出我的《舌尖上的狂欢》。那时候,出版者还预料不到几年后会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红遍天下,“舌尖”会像灯塔一样吸引眼球。2012年,新华出版社推出我《舌尖上的狂欢》续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还记得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连续做几期春节食谱,邀我去主讲。我有言在先:我可不擅长从营养学的角度去剖析,要谈也谈的是这些食物跟传统文化的关系,甚至用文化来“解构”这些食物,说到底就是侃,侃晕了算!不管是把观念侃晕了,还是把自己侃晕了。主持人洪涛很惊喜,说正需要这种新风格。2006年春节,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做两期跟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相关的美食节目,又是邀我主讲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