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2016-07-10 14:17:00|  分类: 杂谈,洪烛,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

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
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
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

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

微蓝云天:我喜欢上了中央三套播放的一个节目,是电视诗歌散文栏目的一个专题,叫《玉树印象》,一共有四集。我最喜欢的是前面的两集,《沉默的玛尼堆》和《马背上的爱情》。和一般的旅游宣传片不同,它没有采用一般的景点罗列的形式,而是设置了一个玉树姑娘外出十年回乡的感想的方式,带着我们一点一点的回到玉树,这样的方式,消除了外来者的隔阂,让我们更多的以一种归乡游子的视角来感受玉树。说实话,玉树的美景,除了蓝天、青草、野马和玛尼石,和普通的藏地草原没有什么区别,但这样一种诗歌散文的形式,还真的让我们投入了,全身心的把自己投入进去了。(而后来我还特意查了一下,撰稿的是一位诗人,名叫洪烛,是一位为了更纯粹的写诗而拒绝结婚的男人。我敬佩这样的人,我也在网上看了他写的一些诗,真的很不错。)

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
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

CCTV3印象中国节目:《玉树印象》(四集)洪烛 姚雪撰稿

《玉树印象》之2《马背上的爱情[视频]

CCTV.com

玉树印象——马背上的爱情(作者:洪烛 姚雪 配音:褚郡)

玉树,我回来了。
眼前的玉树好像一幅画,一幅在我心中珍藏已久的画。每路过一处熟悉的风景,便有一些记忆在脑海中苏醒。心里,就好像暖流流过一般。
我的目光,也一直在寻找。寻找十年来梦见过的故乡。寻找童年在这草原上许过的愿望。寻找曾经一起长大的朋友。

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我终于又一次看见了你。当我的视线触到你深棕色的身影时,眼眶立刻就湿润了。繁华的都市里,没有你。在我离开家的日子里,没有你。在我渴望与人分享我的快乐悲伤时,没有你。
你只在梦里出现。
我梦到过你奔跑时的嘶鸣,梦到过你高昂的头颅,梦到过你驰骋草原时扬起的烟尘,梦到过你低头饮水时眼里的温柔。
梦里,还有一个叫央金的小女孩。她是我儿时的模样。和我有着一样的名字。在马背上,她第一次体会到,飞翔的感觉。

每年夏天的赛马会,是玉树最热闹的季节。
漂亮的帐篷搭起来了。远远看去,就像朵朵永不凋谢的雪莲,点缀着美丽的玉树草原。那缤纷夺目的帷幔,像是艳丽的彩虹,装点着多姿多采的帐群。
赛马会像玉树的年轮,我就是数着一年又一年的赛马会长大的。眼前飘舞的哈达,像一座柔软婀娜的桥,将十年的记忆连接。

从小到大,我有很多朋友,但,我也总把你看做是好朋友。这个朋友,能让我高高地看玉树的风景。骑在马背上,仿佛离蓝天更近,也离那远处飘动的经幡更近。
我也常常伏在你耳边,和你说话。我们在繁花似锦的草原上散步,沿着玉树看不尽的风景。更难忘的是策马奔腾的时刻。猎猎的风从耳畔掠过,热烈的青春尽情绽放。


赛马会是玉树的节日,也是英雄的节日。
骑在马背上的小伙子们,你们中的谁,有勇气,捎上我吧。
骑上一匹跑得最快的马,追赶史诗里的英雄,直至和他融为一体。我爱英雄,也爱那些想成为英雄的人。

藏族有句谚语:每个人嘴里都有一部《格萨尔》。在雪域高原,几乎每个人都会讲格萨尔的故事。他是英勇智慧的化身,也是我们心中的英雄。他降临人间,降妖除魔,造福百姓。
我们都是倾听着《格萨尔传》长大的。我们的血统能在这部全世界最长的史诗里找到源头。格萨尔的传说永恒。传唱格萨尔王的艺人,也在这一年一年的虔诚里,放慢老去的步伐。

他正在讲的故事,我很熟悉。
那是格萨尔12岁的时候,他在整个部落的赛马会上取的胜利,获得了王位,同事也娶到了美丽的珠姆为妻

我们虔诚地听着这古老的故事,即便每年都听,每一次,也都各不相同。每一位艺人,都在讲述中源源不断地加入新的灵感。
在声情并茂的叙述里,古老的英雄复活了。他复活在我们的血脉里,热血奔涌,那是玉树人与生俱来的激情和勇敢。他复活在我们的记忆里,年年岁岁,格萨尔的传说陪伴每一个玉树人长大。他复活在我们之中。在这苍茫的草原上,在这斑斓的帐篷间,在这飞驰的骏马背上。他的勇气和智慧,奔涌不息。他的威武和坚强,代代相传

赛马场上那些年轻英俊的骑手,谁有可能成为格萨尔的化身?草原还是一样的草原,人是否还是一样的人?我周围的所有人物,是否都曾经在千百年前那届赛马场上出现过,为了衬托格萨尔横空出世的剽悍身影?
而我是谁呢?被一队奔马亲热地围绕着,被一群多情的骑手赞美着,我多么希望自己是格萨尔的珠姆啊,正在等待想像中的英雄。不,也许他已经到来,只是我暂时还无法分辨:他是骑手中哪一位?

悠扬的情歌,响在辽阔的草原上。它划过我的遐想,又再一次让我激动。
是的,这才是玉树。回到马背上,才是回到了玉树。听到了说唱艺人的格萨尔王传,才是回到了玉树。看到了赛马大会,才是回到了玉树。与这嘹亮的情歌相遇,才是回到了玉树。
那无拘无束的生活,那无拘无束的爱恋。
在这一刻,我才发现,十年的光阴里,忙碌充实了我的生活,心灵却始终渴望这样的无拘无束。

长长的甘珠尔石刻,像一条绵延的城墙。那层层叠叠的石块,是玉树人的虔诚和信仰。站在这经文的城墙前面,我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因为有了先人辛勤的雕刻,我们才拥有和历史对话的机会。
这些文字是如此美丽,就像盛开在石头上的花朵。永不凋谢。

走累了,便在一片歌声中停下来。大家坐在一起,和着弦子唱歌。玉树人会说话便会唱歌,能走路便能跳舞。素昧平生的人们,靠着歌声结下缘份,靠着舞蹈成为知音。而在这悠扬的歌声里,亲爱的玉树,你能听出一个阔别十年的声音吗?不,你听不出来,我的乡音还是那么纯正,歌声还是那么好听。但,在这围坐的人群里,你一定能认出我来,因为,只有我的眼里,含着与你重逢的泪水。

又一次来到这熟悉的池塘边。水波粼粼,像记忆里泛起的层层涟漪。这池塘,在玉树的治多县贡萨寺附近。相传格萨尔的王妃珠姆,就在这里洗脸梳妆。传说,用这水洗脸,姑娘们就会越长越像珠姆。
掬一捧水,仿佛挽起旧日的时光。它清澈宁静,我和水中的倒影互相凝视。那是我的倒影,还是水中的珠姆?也许,不仅仅是我看见她,她,也能看见我。就像看见一个新成长起来的自己。她的幸福,也在我脸上延续。

从离开玉树的那一天起,思念便在心里生根。十年,我像只越飞越远的风筝,终于回到了家。
岁月流逝,无论穿着什么样的服装,思念却是从不停歇的舞步。
无论走在什么样的路上,思念却是没有缰绳的骏马。
无论路过什么样的风景,最想念的,依然是这一望无际的草原,这层层叠叠的玛尼堆,这迎风招展的经幡,这奔驰的骏马。
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爱情,最想要的,依然是那传说中如格萨尔王一般的热血英雄,他在草原上奔驰,守护他的家园和爱人。
十年,思念像这燃烧不尽的篝火,也像这篝火边嘹亮高亢的情歌。
玉树,我回来了。我是十年前离开的小姑娘央金。你一定,一定还认识我。
玉树,我回来了。我还在等那个属于我的英雄。你一定,一定会把他带到我面前。

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

电视诗歌散文 直播 视频 cctv3

《电视诗歌散文》的栏目宗旨是在众多的综艺晚会和娱乐节目中打造一个诗意化的空间,弘扬真善美,满足广大电视观众日益增长的对高品位文化的追求。以达到心灵的净化、精神的启迪和审美的愉悦。
首播时间:CCTV-3每周六09:10

5月热播《印象中国》系列之《玉树印象》

《玉树印象》之一《沉默的玛尼堆》
《玉树印象》之二《马背上的爱情》
《玉树印象》之三《遥远的歌舞之乡》

《玉树印象》之四《玉树有情天》

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

玉树印象【电视散文系列专题片初稿】(四集)

洪烛

——应央视电视诗歌散文之约,采访中央民族大学藏族舞蹈演员央金(更松永措)而写。

这里,是江河的源头

这里,是文成公主走过的地方

这里有沉默的玛尼堆

和喧闹的赛马会

这里还有围绕篝火的康巴歌舞

让你分不清它是故乡还是异乡

 

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

第2集 格萨尔王的后裔

 洪烛

在我脑海里,玉树呈现为一张地图的形状。一张以粗犷的笔触画在牛皮纸上或刻在岩石上的地图。我借助它的指引梦游。

玉树藏族自治州辖6个县:玉树,囊谦,称多,杂多,曲麻莱,治多。这些地名像牧歌一样动听。

自治州首府驻玉树县结古镇。结古镇意为“货物集散的地方”,自古即为青川藏之地的交通枢纽和重要贸易集散地,往来客商云集。仅以茶叶为例:历史上川西雅州每年都要发出9万驮至结古,再由结古发5万驮至拉萨,剩下4万驮在青海南部各蒙藏聚居地销售。那时候货物大都由骡马或骆驼驮运。

我假设自己是跋山涉水的商旅,古道西风,断肠人在天涯。在高寒地带,这是一座多么温馨的驿站,总在流浪者倍感孤单时出现。

不妨换一个角度,把自己当成外来者,把故乡当成异乡来看待,会有更多的发现。因之而知晓结古镇不仅对我,而且对别人所具有的意义。它是一个暂时的家,可以为再次出发汲取力量。不管回西宁,还是去拉萨,都不会忘掉结古镇的一碗酥油茶。

结古镇附近草甸草场面积广大,去走走吧,感受玉树草原的充沛活力。每年夏天,7月25日至8月1日,草原上都举行赛马会,这是青海规模最大的藏民族盛会。

赛马会相当于玉树草原的年轮。我小时候数着一年又一年的赛马会长大的。阔别十年之后,再看,血一点点热起来。我要用眼前飘舞的哈达,续接中断了的记忆。毕竟,我的身体里流着高原游牧民族的血。

脱下从北京穿过来的休闲服,换上藏袍,我又回到从前的我。骑在马背上的小伙子们,这下你们该认出我了吧?我是十年前离开的小姑娘央金啊。

你们中的谁,有勇气,捎上我吧。

跨上马背,才可以确认自己回到玉树了。

赛马会是选拔英雄的仪式。小伙子们,加把劲吧。你们中的谁,会成为我心目中的英雄?会成为别人心目中的英雄?

首先,要成为自己的心目中的英雄。

心中必须有一个英雄存在,才可能无限地向他靠拢。

骑上一匹跑得最快的马,追赶史诗里的英雄,直至和他融为一体。你成为英雄了。不,那是英雄因为你而复活了。

我爱英雄,也爱那些想成为英雄的人。

我们都倾听着《格萨尔传》长大的。我们的血统能在这部全世界最长的史诗里找到源头。

《格萨尔王传》是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英雄史诗,把古代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民歌和谚语熔于一炉,有100多万行,2000多万字,字数远远超过世界几大著名史诗的总和。它自公元前后诞生,通过世世代代说唱艺人的继承和传播而愈加丰满,被称为“活的史诗”。

《格萨尔王传》讲述格萨尔作为半人半神的英雄降临人间,做黑发藏人的君王,降妖仗魔,造福百姓,体现出藏族奋发向上的进取精神。

藏族有句谚语:“每个人嘴里都有一部《格萨尔》。”雪域高原,每位藏民都会讲述格萨尔的故事,在倾听和演绎的过程中又不断把自己的情感添加进去。

我小时候参加赛马会,最感兴趣的就是听艺人说唱《格萨尔王传》。说唱艺人藏语里叫“仲堪”,说唱前要举行焚香请神或对镜而歌等各种仪式,还要头戴插有形形色色羽毛或其它饰物的高帽子作为道具,手拉牛角琴或手摇小铃鼓为自己伴奏。他们中有的人甚至不识字,完全凭记忆说唱漫长的史诗,可见格萨尔活在每位艺人的脑海里,伟大的偶像会源源不断地给崇拜者提供灵感。艺人们认为说唱史诗的本领无法通过师徒或父子相传承,要靠神灵启迪,借助神力使自身成为史诗的载体。必须有诗神附体,才能使古老的英雄在自己声情并茂的追述中复活。

童年时,奶奶告诉我:一代又一代说唱艺人出现,是与格萨尔王有关系的某个人物的转世。

说唱艺人知道自己从事的劳动是神圣的,是否还知道:他们在听众眼中也是神圣的。随着格萨尔征战或历险的故事在空气中凸现,听众变得越来越虔诚,相信这就是发生在昨天的事情,甚至还在今天延续。

今年赛马会,我又见到十年前见过的邻村那位艺人。他稍微老了一点,脸上多了几道皱纹。可格萨尔在他的说唱中永褒青春。

赛马会上的艺人,正在讲述格萨尔参加过的千百年前的赛马会:格萨尔十二岁时,在整个部落赛马大会上取得胜利,获得王位,同时娶美丽的森姜珠牡为妃……英雄抱得美人归。

听到精彩处,我下意识地瞧瞧周围:伟大的格萨尔,是否可能在今年赛马会上出现?已置身于天国的英雄,一定也很想再来属于他的草原赛马,哪怕仅仅是微服私访。

赛马场上那些年轻英俊的骑手,谁有可能成为格萨尔的化身?至少,应该能体会到少年格萨尔在江山与美人面前跃跃欲试的那份豪迈。

草原还是一样的草原,人是否还是一样的人?我周围的所有人物,是否都曾经在千百年前那届赛马会上出现过,为了衬托格萨尔横空出世的剽悍身影?给英雄做配角,也是一种荣幸。

那么我是谁呢?被一队奔马亲热地围绕着,被一群多情的骑手赞美着,多么希望自己是格萨尔的王妃珠牡啊,正在等待想像中的英雄。不,也许他已经到来,只是我暂时还无法分辨:他是骑手中哪一位?

行吟诗人,请讲得快一点,再快一点……我想早点知道:格萨尔与珠牡怎么会合的?谁先认出了对方?

竞技的骑手,请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我同样想早点知道:你们中谁将成为今年的英雄?

你们从格萨尔那儿继承了勇敢,我从珠牡那儿遗传了美丽——我们都是史诗的孩子,都是格萨尔王的后裔。

年复一年的赛马会,是玉树草原最激动的日子:它等来了英雄的儿女,也就等来了新的英雄。

史诗将永远地传唱。英雄将不断地延续。

回到我出生的新寨村,遇见两位在草坡嬉戏的儿童,天真得像永远不会长大似的,自由得像天地间的精灵。我仿佛看见自己的童年。仿佛邂逅童年的自己。

继续联想,甚至觉得童年的格萨尔也可能这般模样,也可能在同一片草坡上玩耍。史诗里说,格萨尔五岁时随母亲迁徒到黄河源头的村庄。玉树草原没准也留下过他稚嫩的脚印。

低头啃草的老牦牛,你有多么老?你见过格萨尔吗?你知道他怎么长大的吗?

每次回玉树,我都要去一趟治多县贡萨寺附近的池塘,传说那是格萨尔王妃珠牡洗脸梳妆的地方。传说用这水洗脸,姑娘们会越长越像珠牡。难怪治多的女孩漂亮,远近闻名。

我坐在池塘边,用这水洗脸,看见一个美丽的人影。我凝视着她,她也凝视着我,似乎都对对方充满好奇。

不知道我看见的是水中的珠牡,还是水中的我自己?

多么希望看见的,是千百年前那位属于格萨尔的美女。

我同样希望:不仅仅是我看见她,她,也能看见我呢。

她看见我,就像看见一个新成长起来的自己。她的幸福,也在我脸上延续。

中央电视台根据洪烛散文拍摄的专题片《马背上的爱情》(组图) - 洪烛 - 洪烛

                      格萨尔的赛马会

                洪烛

整座草原,等待一位不在场的英雄

原地站立的马,等待尚未到来的骑手

正在书写的诗篇,忘掉自己的作者

只牢牢记住:那个使历史成为配角的人物

他的名字叫格萨尔……

年复一年的赛马会,把史诗

吟唱一遍又一遍:草绿了又枯,枯了还绿

英雄不会死去,总在你需要的时候复活

哪怕换乘另一匹马,改用另一个名字

我认得出他来:跑在最前面的是格萨尔

他挥动鞭子,我拨动琴弦

他跑得更远,我的心跳得更快

他夺得原本属于他的王冠

我夺得属于无数诗人的桂冠——

今年赛马会上,格萨尔将亲手给我戴上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