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洪烛2200行诗剧《白蛇传》:古典爱情翻江倒海(组图)  

2016-07-28 21:48:00|  分类: 杂谈,洪烛,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烛2200行诗剧《白蛇传》:古典爱情翻江倒海(组图) - 洪烛 - 洪烛

评诗人作家洪烛长诗新剧《白蛇传》

评论人:木兰小朵

洪烛2200行诗剧《白蛇传》:古典爱情翻江倒海(组图) - 洪烛 - 洪烛

诗人洪烛运用简洁又富有张力的语言,将古典的爱情《白蛇传》翻江倒海推到现代舞台上,一首首叙叙道来,把个现代女子的心都写软了……

随着他一首首新白娘子的诗剧出台,我们眼前同时出现了一个叫洪烛的许仙,他身背青铜剑和长长的经卷,从那座忧伤的城市南京出发,穿越屈原的故里,到达繁华的京都,再游牧于西域,又侧回孔子时期,在杜牧的杏花春雨里,梦红楼,忆江南。

生命是道减法题,由重到轻,由繁到简,这是随着一个人的成长,思想的高度与纯度在修炼中不断提升,当复杂的事物被简化,简单的事物归于零,那么他的思想已接近了禅,他就接近了一尊佛,佛一个字都不讲,却能得到人们的信奉,因为人人都懂佛的意思,佛的意思就是众生的意思。

诗人洪烛的诗就接近了禅,简洁到老少中青都能读懂,并深入人心,他那把远古时代炼造的青铜剑,能够一剑穿过读者的心脏。他的诗看完第一遍,再读第二遍第三遍,又有新的感受新的想法,诗中的文字有很强的张力,即禅意广大。

诗不象小说与散文,大致的体栽相同,诗歌表达形式以前是随着朝代变迁而变更,现在是因人而异,不遵循千篇一律,使得诗歌有了更广阔自由的发挥空间,读者的眼界也跟着活跃起来,有些写作技艺高深的诗人赏诗偏向于高深的艺术效果,而诗人洪烛的诗是要写给广大读者去领悟的,不单单是写给诗人看。诗第一要入心,其二入情,其三入理,讲这三点,语言必须精炼,其次才讲形与巧。诗人洪烛的诗最大的优点就是入心,入情,入理,以攻心为主。把诗写简单,对于一位懂诗歌的诗人来说,其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他需要双向思维,顾此顾彼。如果将洪烛的文章作为现代中小学生的课间读本,我想一定很受欢迎,他将老子孔子的思想简单化地表达出来,且读起来很有趣味,对中小学生的语文学习会有很大的帮助。

我在心中早就为诗人洪烛定了一个名:童话诗人!好象有说顾城是童话诗人,但洪烛这个童话诗人与顾城是有区别的,洪烛是将高深的古典文化运用现代语言通俗易懂地表现出来,象讲童话故事一样,语言简单而不枯燥,想象丰富,也不乏幽默风趣,读后哑然失笑,其中还包含许多意想不到的新思想新观点。

他的近期诗剧《白蛇传》,老幼皆知的故事,诗人从人物心理出发,刻画出多种故事情节和论点:爱是女人的必修课,女孩变成女人就得爱一次哭一回等等,由一部古代传奇爱情故事,打开一层层想象的翅膀,任人飞翔,每首诗连接起来后,古今穿越,千姿百态,柔情万种。

洪烛2200行诗剧《白蛇传》:古典爱情翻江倒海(组图) - 洪烛 - 洪烛

诗人洪烛的诗其实也有他的音乐韵律,请读:昆仑的仙草需要一个世俗的病人/于是你患了相思病/金山寺的钟声需要更多的听众/于是水涨了起来/断桥需要一把伞/于是下起了雨/我需要尽情地哭一次/于是你伤了我的心。(节选《白蛇传》是怎样炼成的。)情节渐渐推进,诗句平仄如微波,一起一伏,仙草和世俗,相思病与金山寺,水涨与断桥,伞和雨,反衬对比,情景交融,意象优美。

洪烛2200行诗剧《白蛇传》:古典爱情翻江倒海(组图) - 洪烛 - 洪烛

同时我们又在诗中体会到诗人的寂寞、忧伤、坚定、向前。一个在深夜的孤灯下独自写作的诗人,他的思绪要经过多少遍的伤痛、愈合。他把心掏出来,又装回去呼吸,为诗呕心沥血。西湖的每一夜又像是一千零一夜/我认识你时,又像第一千零一次相见/合欢花开了。开了又谢/花瓣落向水面,也有心跳的感觉/如果你还是看不见,就请闭上双眼/最美的事情,闭上眼才能看清楚 /最长的夜晚莫过于今夜/最长的路,莫过于绕着西湖走了一圈又一圈。 (节选《白蛇传·西湖初夜》)从诗中我们分明看到那一行行的文字是一行行的心泪,诗人,您受苦了。

又如以下这首诗不仅仅是写爱情,同时表达了诗人为了他热爱的诗歌,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白蛇传·白娘子》

没有谁见过我一千年前的样子

用了三十多万个日日夜夜

变成女人

既然选择你,就得放弃自己

只有我体会到了:脱胎换骨

不比改朝换代容易

善意的谎言,是忍住疼痛

蜕去的蛇皮。不,那是

一个女人的废墟

不是为了瞒着你,是为了欺骗自己

和你相遇,试着忘掉过去

终于知道什么是我最想要的

既然获得新生,就不怕死

既然想上天堂,就不怕下地狱

既然爱了,就要豁出去


读罢诗人洪烛博客中的一组组长诗,不禁要问:诗人,您这样苦行僧般长途跋涉,写出长江黄河一样浩长的诗篇为哪般?您看您披星戴月,风餐露宿,饱一餐饿一顿,剥削自己,喂饱诗歌。为什么这样傻呢?诗歌的本意是美好地生活,谁让您不爱惜您了?

洪烛2200行诗剧《白蛇传》:古典爱情翻江倒海(组图) - 洪烛 - 洪烛 

2200行诗剧《白蛇传》(连载之一)

洪烛

白蛇传·变形记

用了五百年,蛇变成妖

再用五百年,妖变成人

至于人变成仙,最少还需要五百年

 

这是在没遇见你的情况下

 

遇见你,我顶多只用了一天

就找到成仙的感觉

飘飘然的感觉,赛过活神仙啊

 

跟你说你是不懂的

你的名字虽然叫许仙

却从未梦想过当神仙

 

神仙有什么好的?让我告诉你吧

两个神仙相爱了,再也不会恨对方

两个神仙相遇了,永远也不会有离别

 

当然,如果你下辈子还选择做人

我可以放弃羽化登仙的机缘:

大不了,把悲欢离合再来一遍

 

宁愿跟你一起堕落,也不愿继续

那黑暗中孤独的修炼

 

白蛇传·白蛇的泪

见过红蜡烛,也见过白蜡烛

受伤的红蜡烛,因为失血过多

而变成白蜡烛吗?唉,没有谁伤害得了我

是我掏空了自己。

 

千万支蜡烛中,总有一支

是白蛇的化身

 

她的身躯因为灸痛绷得笔直

她的表情变得僵硬

你以为这是一具美丽的尸体,可她分明

还在流泪。她流泪时忘了别人的存在

你以为这是痴恋的标本:只有火焰的舌头

不断地跳动。一下又一下

仿佛要把无边的黑暗舔干净?

 

她不会倒下。她一直以祈祷的姿式站立着

忘了自己已血肉模糊

我们借用了她的光,却没有读懂

她在祈祷什么

 

她就这样在不被理解的孤独

和度日如年的煎熬中

把自己一点点地烧成了灰

 

白蛇传·红袖添香

剩下的鳞片屈指可数

就是双手的指甲

不管涂了红色或银色的指甲油

都在提醒:你的前世是一条蛇

哪怕自己已忘记了

 

其余的鳞甲哪里去了?

莫非你真的解甲归田,金盆洗手

转身变作书生家里的娇娘

翘起尖尖的兰花指,为他红袖添香?

 

你的腰比杨柳还要细呢

你的心比头发丝还要细呢

你的眼神,比烟还要细还要柔软呢

缠绕了他的今生还想缠绕来世?

 

此刻,他就是我啊

面对一缕袅娜的青烟,明知其信则有

不信则无,却无力解开

 

索性把我抱得更紧些吧

用交叉相握的纤纤玉指,再系一个结

在天塌下来之前,不要松手

 

读万卷书也不如见你一面

更让人想入非非

你一夜的柔情变成我永远的牵挂

说不清是爱还是被爱?是被缚

还是自缚?

 

白蛇传·游湖

岸上的人比水里的鱼多

人在游湖,游大名鼎鼎的西湖

鱼在人的倒影里游。游来游去

也记不住他们的名字

 

岸上比水里更拥挤

我走在不认识的人群中

体会到漏网之鱼的快乐

他们,也全都不认识我

 

此刻,即使我觉得自己就是许仙

除了白娘子,没有谁能把我识破

可白娘子,在哪里呢?

是否乔装打扮,与我擦肩而过?

 

岸上比水里有更多的错过

每一次错过,都是一次过错

水里的鱼哟,原谅我的一错再错

 

好轻松啊。在大名鼎鼎的西湖边

做一个匿名的游客

不,我真的忘掉自己是谁了:

岸上有一个我,水里还有另一个我

 

岸上的游人换了一拨又一拨

我明明已离开了,却好像仍然在湖边走着

我是在水里吗?我怎么看见自己

旁若无人地在岸上走着?莫非我真的进入了角色?

 

白蛇传·分身术

祖传的分身术,你可以在瞬间

变成两个人:白素贞和小青

一会儿是贤妻良母,一会儿是淘气的少女

让人分不清哪一个才是你

我爱你的明眸善睐,就得接受

你六亲不认时的暴烈

 

淡妆浓抹,让我看花了眼

唉,更舍不得你的哪一面?

 

我不也如此吗?我不是许仙

或者说,我不仅仅是许仙

骨子里也有法海的影子

一边自我批判,一边又原谅了自己

带着犯罪感爱一个人,是真正的不能自拔?

爱不是犯罪,想爱却不敢爱

才是受罪呢

 

昨天卿卿我我,今天就可能

变成冤家对头。一半是情人

一半是天敌。一半是前世

一半是今生。我总是找不到准确的位置

 

爱与恨搅和到一起

才叫难舍难分:相聚时的争吵

最终败给分手后的想念。水面的月亮

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个自称已忘掉你的人

还是管不住自己的梦

醒来的时候,难受得一塌糊涂

他明明躲着西湖走,可西湖

一次又一次挡住他的路

 

白蛇传·前世相约

她远远地看见西湖,似曾相识

她不知西湖是否能认出她来?

不容易啊,这前世来过的地方

人全换了,风景也有些变样

 

她想去湖水里照照自己:脸有点胖了

还是身体有点瘦了?

新画的眉毛,深浅还合适吗?

 

她走上白堤。游客真多啊

可惜都是陌生人

她走向断桥。把放慢的脚步再放慢

放得更慢。因为心跳得太快了

她终于在桥中央站住了。忍不住东张西望

像是在找人?知道有人在等她?

看来上辈子约好的时间与地点

她并没有遗忘

 

我正在桥的另一端呢

拉低了帽沿,假装打电话

从墨镜后面偷偷看她,却没有喊她

我是在拨电话,却不是拨给她

因为压根不知道她的手机号码

 

并不是怕她猜不出

我这辈子长什么样了。只是想多等一会儿

看看她失望的模样。失望的时候

西湖的波光会变得黯淡

 

没关系,黯淡了的西湖

还会被重新点亮

 

白蛇传·西湖边

西湖边的长椅,坐两个人很宽松

坐三个人有点挤

那是我和你的第一次约会

眼睛看着西湖,不好意思看对方

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你好像问过我:许仙真的爱白娘子吗?

对于男人的爱,女人最初的反应都是怀疑

 

西湖边的长椅,今夜只有我坐在上面

我还是坐在这一头,和想像中的你

隔着大约十年的距离

这不妨碍你说话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西湖还在,一点没显老

长椅还在,又刷了一层绿漆

我还在,还在听你说话

一转眼,你怎么不在了?

 

分明又在。今夜,湖光与塔影忽远忽近

我与西湖之间,隔着一个你

 

白蛇传·放生池

如果你不愿把我还给大海

请将我放进钱塘江

趁着退潮,我会自己向大海游去

 

如果你不愿把钱塘江还给我

请将我放进西湖

趁着下雨,我不会让别人看出我在哭

 

如果你不愿把西湖借我一用

能否借我一把荷叶的伞?

我在伞下想了些什么,你是猜不到的

还给你的时候,多了一朵湿漉漉的花

 

如果你没有多余的伞,如果你也被淋湿了

这小小的放生池,就是为我预备的

我比一滴雨更轻。你不知道怎么开始

我却知道怎么结束

 

天晴了。如果你不愿把我抱紧

请松开你的手

趁着你稍有犹豫,我从你指缝间溜走

把苦海交给我吧。只要你留在岸上

 

让我再照一回镜子吧

请你再看我一眼

再想看,就看不到了:一眨眼的工夫

我已消失在镜子深处

 

在今天以前,都属于前世

你拥有过一个幻影。你甚至依稀记得她的体温

 

白蛇传·龙泉宝剑

我就是那个杀死自己影子的人

因为,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经历冰与火的冶炼

大功即将告成。还缺点什么吗?

我只需要:你的一个眼神

 

形单影只地走了那么长的夜路

却经不起:你轻轻的一握

我觉得我是你的了

 

就像一条蜕皮的蛇

宝剑缓缓出鞘,忘掉了前世的折磨

却记住见你的第一面:你脸上有惊艳的表情

 

你说我不穿衣服时比穿衣服更美

更有杀伤力。我的身材真那么好吗?

我的笑容真那么锋利?所向披靡?

别哄我哟。但是,我喜欢你的甜言蜜语

 

我就是为你而打造的

我只想征服你一个人

 

白蛇传·龙井茶

雪水沏的茶乍暖还寒

雨水沏的茶有不可捉摸的忧伤

湖水沏的茶唇齿留香。我吻过你吗?

潮水沏的茶拿不定主意:该退还是该涨?

井水沏的茶深不可测。别来无恙?

露水沏的茶告诉我:幸福多么短暂

 

幸好,今夜有虎跑的泉水

刚刚浸泡过私奔的月亮

月亮的羽毛,湿漉漉的

 

清明节的龙井茶,让我飘飘欲仙

端午节的雄黄酒,又把我打回原形

腋下长出的翅膀原来是假的?

可就是忘不了:与你擦肩而过时的凉风习习

 

在别人够不着的高空,两个想变成神仙的人

用看不见的羽翼相互抚慰

为了留住一刹那的闪电

我宁愿承担莫须有的罪名

 

唉,我喜欢的东西都是易碎品

 

白蛇传·舴艋舟

这就是传说中的舴艋舟?

有人说它载着诗,有人说它载着酒

有人说:那上面有超载的忧愁

 

这就是传说中的西湖?

有人在水面划船,有人在岸上行走

你像刚睡醒似的,而我分明还在梦游

 

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

相遇时点点头,离别时招招手

中间的一切,都是可以省略的

 

我把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

安在了自己身上。我比他们还要悲伤

除了你,我找不到别的方向

 

你呢,是否学会用那拆散了的双桨

左一下,右一下,把不着调的往事

全拨拉到脑后?留着它们有什么用啊?

 

下一站还远吗?不远了

下一个码头叫遗忘

 

越想忘得快,船却划得越慢

它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转?

 

白蛇传·相思病

在垮掉之前,终于拥有了她

你的相思病还是没有痊愈

这不是最好的药吗?怎么还不管用?

你爱着她的全部:对她的影子

也有一种单相思,这注定得不到回应

 

她在你身边,你还是想她

想她遇见你之前的样子

想她在想些什么?伤口不再痛了

却变成了痒。痒似乎比痛更难忍耐

 

美酒啊,越喝越渴

美人啊,爱多少遍也觉得不够

时光原本是无限的

相聚却有或长或短的期限

从相聚的那一刻起,你就开始担心离别

 

面对梦寐以求的幸福

难免喜忧参半:断桥上的雨停了

可不知什么时候还会下起来

 

起码现在,你的一切都是让人嫉妒的

甚至觉得自己不配拥有

就像一个完美的幻像:老天爷

如果梦真要醒,最好让我晚一点醒来吧

 

白蛇传·美人痣

这是前世做的记号吗?

为了让我不要忘掉你

 

这是今生准备的暗号吗?

为了让我从人海里认出你

 

会有来世吗?来世会有你吗?

你的额头,会有一粒同样的美人痣吗?

来世还会有来世吗?

 

断桥没有断,来世没有来

但我想像出自己,一如既往地

靠在桥栏干上,打量过往的行人

谁像你却不是你?谁是你却不像你?

 

那时我恐怕几百岁了,弓起了背

老眼昏花,可还是能以最快的速度

辨别出你。灿烂夜空

只有一颗星让我一见倾心

 

除非,你小心地绕道而行:

来世来了,你却没来

 

为了避免未来的闪失

我提前在这里等待:把今天

就当作下辈子吧。你是否承受得了加倍的爱?

 

白蛇传·致白娘子的一封信

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女人

水漫金山,你做好跟这个世界同归于尽的准备

你不怕和尚,也不怕他身后的靠山吗?

即使佛惹了你,你也会翻脸的

 

他们说你是疯子,疯女人,黑寡妇一样的恐怖分子

我没见过还有谁比你更清醒:

上阵厮杀之前,对着镜子化了点淡妆

你不想让别人看出你的愤怒

一个已经成为妻子的女人是不好惹的

一个将要成为母亲的女人是不能惹的

 

今天,我绕着西湖走了一大圈

没看见你,也没看见一个比你更像女人的女人

他们都说你铁石心肠,可是否知道:

你为许仙煲汤的时候,心有多么软吗?

 

我看见雷峰塔,它是在废墟上重盖的

原先的那一座,早就跟你一起粉身碎骨

你的最后一个愿望,随着它的崩溃而获得满足

 

你对旧世界摊牌了:遍地残砖断瓦

你留下西湖,一锅至今仍在沸腾的汤

 

白蛇传·西湖的藕

你的手臂用来拥抱的

却找不到拥抱的对象

常常怕冷一样抱紧了自己?

不,我的胸怀自有一尊虚构的神像。

 

你的心眼比别人多得多

不是用来算计,是用来思念的

在怎么思念也够不着的时候

结满了扯不断的丝

 

即使西湖干了,石头烂了

你眼中仍然有一片不会枯的海

湖水是甜的,海水却像泪水一样咸

没有谁能拦住你的哭。别管我

就让我一个人哭到天黑

就让我自暴自弃地沉沦到底

你们爱湖面的荷花,我爱湖底的淤泥。

 

你的梦是真的,你的现实才是伪装

你的家地址不详,你好像根本就没有家?

只有热爱光明的人,才能做到不怕黑暗

我就是在泥沼中挣扎一辈子,心里

不也还是干干净净的吗?

 

白蛇传·红菱艳

你真轻啊,轻得可以在水面站立

比影子重不了多少

往前走了几步,顶多漾起一圈圈波纹

 

你踩着荷叶跳舞

找到了步步莲花的感觉

脚上穿的鞋袜,一点没被打湿

 

你还想在我掌心跳一曲的

只是,我没敢伸出双手

跟西湖相比,我不配做你的舞台

 

你旋转起来,面容模糊

身体变得飘忽。我只能看清

两只踮起的脚尖

 

在舞蹈中你不断减轻着体重

直至彻底消失

一双粉红的绣花鞋,遗弃在岸边

 

这我能理解。对于忘我的舞者

连舞鞋都是累赘

纤尘不染的你,不会连我也一块忘了吧?

  

白蛇传·放鹤亭

放走的鹤又飞回来了

不,它不是原先的那一只

你辨认我的表情,好像有点陌生

我也不是原先放鹤的人

 

错过的花又开了

是我最想要的梅花吗?

你身上洒的香水还是熟悉的味道

我却不是去年的那个赏花人

 

你是一个错误吗?那我就是更大的错误

是我看花了眼,还是花认错了人?

梅不是我的妻子,鹤也不是我的干儿子

甚至连我,也只是自己的影子

 

找到我和你分手的亭子,在原先的地点

只是,这已是新盖的一座亭子

四面都有穿堂风,我不管面对着你

还是背对着你,都会被席卷一空

 

白蛇传·青蛇

别人既爱白玫瑰,又爱红玫瑰

白蛇与青蛇,对于我也是选择

 

我希望你有两张面孔

我希望获得一个并不是对另一个的放弃

 

可另一个终将放弃我

因为我没有挽留的权利

 

青蛇变成了青烟

留下一个过期作废的名字:小青

 

青烟绕着我转了三两圈

就散了。我知道那是她的告别

 

她其实还在我头脑中留下瞬间的空白

这一小块空白,装不进别的内容

 

除了她的名字,还是她的名字

即使遗忘,也是属于她的

 

有人说爱不是选择,爱是别无选择

当你面临选择,就不是爱了

 

一个人有再多的爱呀,也无法拥有整个世界

拥有,就意味着残缺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