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CCTV电视散文系列专题片《玉树印象》第1集【洪烛 姚雪撰稿】  

2016-07-07 14:08:00|  分类: 杂谈,洪烛,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CTV3印象中国节目:《玉树印象》(四集)洪烛 姚雪 撰稿

电视散文系列专题片《玉树印象》之一《沉默的玛尼堆》

CCTV.com 作者: 洪烛 姚雪

CCTV电视散文系列专题片《玉树印象》第1集【洪烛nbsp;姚雪撰稿】 - 洪烛 - 洪烛

大地上的玛尼堆
使大地显得沉甸甸的
雪山不再摇晃
只有经幡翻卷
风捎去每个人的心事

一块新放上去的石头
代表着我,加入
这贴近众生的星空
你分不清它在匍匐着还是飞翔
雪山很冷,我的心很烫

当我和任何一座玛尼堆
站在一起,就等于
站在大地的中央
只是轻轻放上去一块石头
却获得继续前行的力量

CCTV电视散文系列专题片《玉树印象》第1集【洪烛nbsp;姚雪撰稿】 - 洪烛 - 洪烛

居住在城市里的人,看到石头,往往是没什么感觉的。石头太普遍了,它们或卧在高楼的脚下,成为坚硬的基石;或嵌在如茵的绿草中间,铺出蜿蜒的小路;甚至,沉睡在鱼缸的底层,变做纯粹的装饰。

而我的记忆里,却有着与众不同的石头。

不单是我。但凡从我的家乡走出来的人,都会对那非凡的石头,有着非凡的感情。

那便是玛尼石。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玛尼堆,就在我的家乡,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

我的家乡玉树,素有名山所宗、江河之源、牦牛之地、歌舞之乡的美誉。“玉树”这个名字藏文译音,含义为“遗址”。过去,由于这里海拔高,植物少,人们也称其为“树贵如玉”的地方。从小到大,我一直生活在这个充满灵气的地方。在姹紫嫣红的玉树草原长大,在粗犷繁盛的歌舞声中长大,在圣洁高远的雪山下长大,在宛若星光的酥油灯边长大,而新寨的那片玛尼堆,更是自我有记忆开始,便绵延进生命里的符号。

那片石头是古老的。相传,这座玛尼堆是由藏传佛教高僧第一世嘉那活佛创建的,至今,已经过三百多年的风雨。三百多年的积累,形成了今天这样高四米,占地比一个足球场还大的玛尼堆。那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玛尼石,堆砌着三百年的风霜,三百年的故事,三百年的信仰。

那片石头是斑斓的。镌刻着六字真言,或是神像佛像,或是吉祥语言。一代又一代的石刻艺人,口中一遍遍吟诵着六字真言,虔诚地在石头上刻下一笔一划。灰白的玛尼石,就这样刻进他们虔诚的心,嵌上精美的颜色,变成石刻的图书馆,变成一个又一个祝福,变成独具一格的藏族石刻艺术。

那片石头是有记忆的。在石刻艺人眼里,就算最普通的石头,也是富有灵性的。刻上了文字图像,玛尼石便有了记忆,记住了这一世的风栉雨淋,记住了这一刻的喜怒哀乐,记住了这一代的追求、理想、感情和希望。

这座玛尼堆上,据说已有25亿块玛尼石。没人能真正数得过来,上面究竟有多少块石头,而当你面对这庞大的玛尼堆时,心里,必然会涌起许许多多的感受。每颗石头都是信徒们发自内心的祈愿。每颗石头都是一段祝福。300年,25亿块,数不清的双手抚摸过这些石头,数不清的额头亲吻过这些石头,数不清的目光凝望过这些石头,数不清的心事埋藏进这些石头。

CCTV电视散文系列专题片《玉树印象》第1集【洪烛nbsp;姚雪撰稿】 - 洪烛 - 洪烛

多年前,怀着虔诚的心情,我也曾在这玛尼堆上,放上一块刻满祝福的玛尼石。那一年,我离开家乡,去西宁学舞蹈。对于一个从未走出过玉树的女孩而言,未来于我,是那么茫然。八月的玉树草原,鲜花盛开,灿若云霞,而草原的那一边是什么?在玉树,唱歌跳舞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便会跳舞,而我将要去学的舞蹈,又会改变我多少?在玛尼堆前,我沉默着。玛尼堆也沉默着,她静静地听我的心事。尘世的疑惑,她见得太多。她从不回答,只是静静地收藏。我放上属于我的那块玛尼石,听见她对我的祝福。那一天,我在玛尼堆前从午后站到黄昏,含泪而去。黄昏的风拂过耳畔,仿佛是她在回应我。

这是十年后,我第一次回到玉树。十年,梦里常常出现那一片玛尼堆。那一片斑斓的、古老的、带着记忆的玛尼堆。她用温柔的声音和我交谈,虽然她仍然是静默的。她温暖过我初到异乡的心,她抚慰过我因爱而生的痛楚,她润湿过我望月思乡的双眼,她在我灵动自如的舞步里若隐若现。玉树在我心里,变成一块大大的玛尼石。上面刻着我的民族、我的童年和少年、我的故乡和亲人。

浸在河流里的玛尼石叫水玛尼。潺潺的流水,抚过刻在石头上的经文,仿佛把真经吟诵了一遍又一遍。连水声也变得神圣。在异乡的梦中,我耳畔也会回想起这水声。那是玉树在呼唤。清澈的水面投下的倒影,就像两个我,借助一面时光的镜子重逢。

曾经和石刻艺人聊过天。他们说,就像人长的漂亮一样,刻在玛尼石上的经文必须精致而美观。无穷尽的石头来自上天的恩赐,是有灵性的,能往这种石头上刻经无比荣幸,一定要尽可能做的更完美,因为不仅为自己,也在为别人祈福。

十年前离开玛尼堆的那一刻,我想起了他们说的这段话。他们是我的乡亲,祖祖辈辈生活在玉树,以刻玛尼石为生。他们不曾有机会像我这样走出玉树,见识外面的世界,却在这叮叮当当反反复复的镌刻里,悟到质朴的真理。人生仿佛是一座玛尼堆,每一段经历,就好像是在一块玛尼石上刻字。一笔一划,一定要尽可能更完美,因为人生就像刻玛尼石,刻上便不能更改,刻上便成为历史。所以,每一个现在,都必须用心去写。

这便是玛尼堆对我的庇护。她让我沉静,让我勇敢,让我尽心尽力地刻写我的人生。

结古寺的转经筒,年年月月,不停地转动。昨天今天,过去未来,前世今生,仿佛就在这刻有藏族八宝图像的转经筒里,匆匆轮回。微风拂过,经幡猎猎。这曾在梦中无数次召唤过我的景象,如今近在眼前。远道而来的妇人磕着等身长头,跪拜肉眼看不见的神,祈求幸福。身穿暗红色衣服的喇嘛,在山坡上坐下,吹响法螺。世事变迁,这样的背影与虔诚却依然没变。

我用力推动转经筒,就像推开记忆的门。在这缓缓的转动里,我想与那个十年前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对话。十年前,她是孩子,十年后,我是归人。十年前,她充满幻想,十年后,我懂得生活。十年前,她因要离家而惆怅不已;十年后,我因太久没有回乡而心生愧疚。

我回来了,玉树。

玛尼堆前,结古寺中,我默默地念着这句话。十年前离开家的时候,我只会说几句汉语。如今,我的汉语早已熟稔。余光中的诗里说,乡愁是一张船票。而对我而言,乡愁是一块玛尼石,一座古旧的转经筒,一片迎风飘扬的五彩经幡。乡愁是远处悠长的法螺声,是夕阳西下古寺金色的剪影,是一场永无止尽的等身长头祈福之旅。乡愁是我的歌声,我的舞蹈,也是我的思念,我的沉默,是我在思乡的夜里醒来时,常常想起的描写仓央嘉措的一首诗: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侯你的到来;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听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CCTV电视散文系列专题片《玉树印象》第1集【洪烛nbsp;姚雪撰稿】 - 洪烛 - 洪烛

电视诗歌散文 直播 视频 cctv3

《电视诗歌散文》的栏目宗旨是在众多的综艺晚会和娱乐节目中打造一个诗意化的空间,弘扬真善美,满足广大电视观众日益增长的对高品位文化的追求。以达到心灵的净化、精神的启迪和审美的愉悦。
首播时间:CCTV-3每周六09:10

5月热播《印象中国》系列之《玉树印象》

《玉树印象》之一《沉默的玛尼堆》
《玉树印象》之二《马背上的爱情》
《玉树印象》之三《遥远的歌舞之乡》

《玉树印象》之四《玉树有情天》           

 玉树印像【电视散文系列专题片初稿】(四集)

 洪烛

——应央视电视诗歌散文之约,采访中央民族大学藏族舞蹈演员央金(更松永措)而写。

这里,是江河的源头

这里,是文成公主走过的地方

这里有沉默的玛尼堆

和喧闹的赛马会

这里还有围绕篝火的康巴歌舞

让你分不清它是故乡还是异乡

第1集 解读沉默的玛尼堆

青海的玉树藏族自治州,古称西羌地,对于你们来说也许是远方,它却是我的故乡。虽然十年前我也远远地离开了它,先去西宁学舞蹈,接着又去北京读大学,但一直记得:自己是一个从玉树走出来的藏族姑娘。

玉树是三江源,长江、黄河、澜沧江发源地。我只是一条小得不起眼的溪流,怎么也忘不掉,玉树是自己的源头。一个想起来就想流泪的地方。

在高楼林立的北京,在相对于故乡而言的远方,经常梦见的,还是玉树。梦见玉树的时候,总会出现新寨的玛尼堆。玛尼石是藏民在普通的白石头上刻写经文、律法以及各种佛像和吉祥图案,饰以五彩制成,用来向神明祈祷。各地的玛尼堆会随着时间推移,众多僧侣、信徒不断推放石经,规模逐渐扩大。而新寨的玛尼堆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相传由藏传佛教高僧第一世嘉那活佛多德松却帕旺创建,历经三百多年历史,形成这座高四米、占地面积比一座足球场还大的巨大玛尼堆。我出生在新寨,在这座玛尼堆守护下长大的。对于我,它相当于村子里最老的老人,是故乡里的故乡。

带着寻根的心情,我又回到它身边。它一点没变啊,还是那么古朴、庄重,代表着一种与天地同在的秩序。绕了一大圈,又回来,我变了吗?故乡的玛尼堆,你能告诉我吗?虽然你一如既往沉默着,你的沉默,我也能听懂。毕竟,我听着你的沉默长大的。

你的沉默不仅意味着一种沧桑,更流露出沧桑背后的坚强。

我千里迢迢赶回来,似乎只是为了看一眼,看一眼玛尼堆是否还在老地方。当然,这只是个给自己找的借口,真正的原因是:我实在克制不住对故乡的思念。

围绕玛尼石墙走一圈,寻找自己多年前放上去的那一块。它在哪里?还记得用它来祈祷的那个小姑娘吗?

亲手抚摸一块刻有六字真言的玛尼石,感受到它的坚硬与冰凉。告诉自己:我回来了。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美丽的六字真言,村民一笔一划刻上去的。刻得那么用力,把自己的虔诚也倾注进去了。往石头上刻字之时,也一定在自己心里留下同样的痕迹。生命在一遍又一遍镌刻经文的过程中变得有意义了,更有意义了。

和石刻艺人聊天。他们说:就像人长的漂亮一样,刻在玛尼石上的经文必须精致而美观。无穷尽的石头来自上天的恩赐,是有灵性的,不仅地层表面有,地底下也有,可以挖掘。能往这种石头上刻经无比荣幸,一定要尽可能做的更完美,因为不仅为自己,也在为别人祈福。对得起自己也要对得起别人。如果只是为赚钱,不用心刻写,等于对佛不敬。

我记住了他们告诉我的一句话:“村子里没有谁富得像国王一样,也没有谁穷得像乞丐一样。”也就记住了他们因为知足而感受到的幸福。

以刻写玛尼石为生,是这个村子的传统。一代又一代村民,从事这项单调而又神圣的劳动。一点不觉得枯燥,也没觉得辛苦,却体会到无法言传的满足。重复的刻经之时,也在不断修炼自己吧?在对幸福的祈求中,也已提前感受到朦胧的幸福。不,获得的是双倍的幸福:不仅自己获得幸福,还知道自己在为别人获得幸福提供帮助。

每一块玛尼石都蕴含一个祝福。在玉树,玛尼堆无处不见。仅仅新寨的玛尼堆就有25亿块石头,等于拥有25亿个祝福。这么多的祝福,令天地为之动容。

其中有一块玛尼石,是我放上去的。其中有一个祝福,属于我的。那是我对玉树,对故乡的祝福。玉树,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你也不会忘记我吧?你的爱使我相信自己是有根的。无论走到哪儿,我的根都完好无损保存在那雪山下的玛尼堆里,感到温暖而亲密无间。

行路人,经过沿途每一座玛尼堆,每一块依在山边或浸入水中的玛尼石,都请你保持虔敬。要知道,有一颗心正因为牵挂着它而变得沉甸甸的。刻写在石头上的经文,同时也在那颗心上面留有投影。

纵然时光易逝,人的灵魂却渴望成为石头的伴侣,共同抵达不朽的境界。至少,会借助石头为自己的存在留下证明。

浸在河流里的玛尼石又叫水玛尼。石头因为刻有佛教经文而变得神圣。不绝的圣水,流过刻在石头上的经文,等于在诵经,把真经吟诵一遍又一遍。水声也变得神圣。

聆听水声的我,还有周围的人们,又怎能不变得虔诚呢?虔诚,就是向这神山圣水致敬的方式。难怪在远方,在异乡的梦中,我耳畔也会回想起这神圣的水声。那是玉树在呼唤。呼唤我早日回到它身边,在清澈的水面投下自己的倒影。这证明玉树看见我了,同时也看见我的倒影。就像两个我,借助一面时光的镜子重逢。

是否同样也证明:我看见自己了。看见自己眼中的玉树,还看见玉树眼中的自己。

离新寨不远,是作为自治州首府的玉树县结古镇。十年前离开玉树,特意去结古寺转过经。我现在最想的,就是把绘有藏族八宝图像的转经筒再转一回。

用力推动,一扇记忆的门如此这般打开。似乎看见十年前的自己,向故乡告别,同时也从故乡那儿获得飞翔的勇气。

结古寺的转经筒,在我离开之后一直不曾停,它在我脑海里继续旋转着……

它在原地,一边旋转着,一边等待我,等待我回来,再一次推动它。

转经筒转一圈,相当于经文被吟诵一遍……如此推演,直至无限。

对于我而言,相当于思念被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我的心围绕着故乡,就像月亮围绕地球,转了一圈又一圈。一直不曾停止。

远道而来,磕等身长头的妇女,不会对我说出她的心事,也不会对别人说。心事最好只有自己知道,最好连自己都不知道。放下人的架子,一步一磕头,跪拜肉眼看不见的神。什么都不想,头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说,前额和膝盖磨出血来,没觉得疼。你看着她,感叹“何必这样苦了自个呢?”她没看你,却看见远处的神。可以肯定她并没觉得苦。她在祈求着你根本无法想象的幸福。

我应该最能了解她的。她在以艰苦为代价,投奔自己的精神故乡。没准我心里,也埋藏着和她相类似的秘密。

玉树,不管我离开还是归来,抬头还是低头,心里总有一个你。

玛尼堆上的经幡,寺庙里的经幡,家门前的经幡,就像一只只手,向我召动着。我听见的不是风声,而是玉树的呼唤。

五颜六色的经幡又叫风马旗,上面印着的文字,有不同的喻意。风每吹动一下,就象征着向上天传送一遍经文。不管我归来,还是再离开,风都不会平息。我的思绪也无法平静啊,因为故乡的经幡一直在我心里飘动着。

太阳每天升起,那位穿着暗红色袍服的喇嘛,又准时出现在结古寺的山坡上,盘腿坐下,吹响法螺。这是他的功课,似乎一天也不曾中断。

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是我童年时见过的那一位。眼前的情景,对于我再熟悉不过了,我似乎不曾长大。似乎不曾离开。一直在原地,守望着这一年又一年传承的画面。仿佛只要它存在,我就不会衰老,不会消失。

我愿意与我的玉树同在。

玛尼堆是沉默的,转经筒是沉默的,磕头去天堂的妇女是沉默的,路是沉默的,在路边或山口雪片般撒出的印有经文的彩色风马是沉默的……然而萦绕天地间的水声、风声、法螺声,无时无刻不在解读着所有沉默的人与事物。

我说过了,我能听懂这沉默。

听着听着,自己也不禁变得有些沉默了。

玉树,我沉默着,陪伴你的沉默。

请石刻艺人在一块玛尼石上替我用藏文刻下你的名字。玉树,你一定也听见了,听见我沉默中对你的呼唤。

 

大地上的玛尼堆

 洪烛

大地上的玛尼堆

使大地显得沉甸甸的

雪山不再摇晃

只有经幡翻卷

风捎去每个人的心事

 

一块新放上去的石头

代表着我,加入

这贴近众生的星空

你分不清它在匍匐着还是飞翔

雪山很冷,我的心很烫

 

当我和任何一座玛尼堆

站在一起,就等于

站在大地的中央

只是轻轻放上去一块石头

却获得继续前行的力量

石头很硬,我的心很软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