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烛

 
 
 

日志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2016-08-01 04:46:00|  分类: 杂谈,洪烛,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当代作家采访团走笔柴达木作品 
【西王母的瑶池】
洪烛
我去新疆天山,吉林长白山,以及许多地方,见过形形色色的天池。最感到震撼的,还是青海昆仑山的。天池,其实就是山顶的湖泊,远离尘世,人迹罕至,高处不胜寒,仿佛仙境。唯独青海昆仑山的天池是有主人的,而且是一位女主人。她大名鼎鼎,堪称史前神话中的女明星、女强人:西王母。跟她相比,后来的武则天啊,杨贵妃啊,慈禧太后啊什么的,都算小巫见大巫。因为这位虚拟的女主人,昆仑山的天池还另有一个浪漫的名字:瑶池。即使你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听到这个名称,你也大致能猜测出其性别。昆仑山的天池是女性化的,是属于女人的。更确切地说,是属于女神的,属于女神级的女人。
西王母的瑶池,可能是酒池,酿造着玉液琼浆。每年农历三月初三、六月初六、八月初八,西王母在水边的平台设蟠桃盛会,各路神仙从四面八方来向创世祖先西王母贺寿,怎么可能少了美酒呢?还有什么比美酒更能助兴吗?当年混进来偷吃蟠桃的美猴王,被灌得酩酊大醉,误把异乡当故乡,误把昆仑山当成花果山。
《博物志》称:瑶池有桃树,“三千年一生实”。此刻,我正在瑶池,没看见桃树,却看见水边果然有一座平台。那不就是瑶台吗?西王母的会客厅。
西王母的瑶池即使没有酒精含量,只是水池,那也不是白开水,而是昆仑优质的矿泉水。我掬起一捧喝过,双手的水迹干了,还是感到滑腻。终于明白《长恨歌》描写杨贵妃的华清池,为什么说“温泉水滑洗凝脂”。不远处的纳赤台,进入昆仑山的第一站,还有一眼最大的不冻泉,曾经让饥渴赶路的文成公主热泪盈眶。
西王母的瑶池,也可能是游泳池。夜幕四合,这个寂寞的女人就会在月光下裸泳、洗浴。杨贵妃泡华清池,是为了做给唐明皇看的。西王母裸泳的身影,也只有月亮看见过。
幸好,西王母后来还是遇见了爱情。那是三千多年前的一场艳遇。来自中原的西周天子周穆王,乘坐八匹千里马拉着的车辆,到昆仑山来会见西域著名的女王,两人一见钟情。春秋战国时典籍《列子·周穆王》记载:“遂宾于西王母,觞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王谣,王和之,其辞哀焉。乃观日之所入。一日行万里……”
司马迁似乎也认定周穆王与西王母的会晤实有其事,而非传说,特意在《史记·周本纪》里记了下来,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清楚:“穆王十七年,西巡狩,见西王母。”有东晋学者注释:“西王母者,西方一国君也。”
周穆王率领卫队来昆仑山,进行的是“外事访问”。也许还有商队相随,促进边贸。西王母也以最隆重的外交礼节迎接从东方远道而来的贵客,把周围各部落的酋长都邀来作陪,在瑶台摆开宴席,夜光杯斟满特产奶酒和葡萄酒。瑶池如镜,投下了两位首领举杯相庆的身影。相见欢啊。周穆王暗自赞叹:西王母的美貌果然名不虚传,难怪那么多英雄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西王母也有一份惊喜:想不到邻邦的君主如此英俊潇洒。
当一盘盘蟠桃作为饭后果品端出来,周穆王才知晓:此日恰逢西王母生日。真是个好日子啊。有缘千里来相会。
幸好有备而来,周穆王让随行人员从自己的车驾上取来一箱丝绸衣物和珍珠玛瑙,送给西王母,既作为见面礼,又是生日礼物。西王母一高兴,亲自走下舞池,在乐队的伴奏下跳了一曲迎宾舞。这是她过得最开心的一次生日。
周穆王与西王母在瑶池度过的美好时光,真是“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周穆王简直分不清是来到了仙境,还是留连于梦境,差点忘了自己的身份。
不久,有信使骑乘快马来催促周穆王东归回国,说京城有一系列重要活动需要周穆王拍板,国家不可一日无君。周穆王只得向西王母告别。
西王母又在瑶池举行了送别的盛宴。席间举杯相敬,用歌声诉说对离别的感伤以及对重逢的期待:“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
周穆王也举酒回敬,即席唱和:“予归东土,和洽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
西王母听后唱道:“徂彼西土,爰居其野。虎豹为群,于鹊与处。嘉命不迁,我惟帝女,彼何世民,又将去子。吹笙鼓簧,中心翔翔。世民之子,唯天之望。”
彼此还有许多要说的话,找不到言辞来表达,都用脉脉含情的眼神来传递了。
以三年为期相约后,周穆王为了纪念,还在瑶池边亲手栽下一棵槐树,立了一块石碑,上刻“西王母之山”五个大字。这在《穆天子传》里有记载:“天子遂驱升于弇山,乃纪丌迹于弇山之石而树之槐。眉曰西王母之山。”他是想让这棵树代替自己,陪伴西王母度过离别后难熬的时光。
走出昆仑山口,周穆王回了一下头,依稀看见那个女人还在树下站着。
不知因为公务难以脱身,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三年期满,周穆王并没有能够再次西行,与西王母重续前缘。只有那几首依依惜别时对唱的情歌,在草原与阡陌之间流行。
许多被这昆仑情歌感动过的诗人,都很关心周穆王与西王母那只进行到一半就没有下文的情史。譬如唐代老是写《无题》朦胧诗的李商隐,也对此事刨根问底:“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应该用问号。这个问号可又点沉重哦。
周穆王食言了。失约了。他是一个优秀的国王,却不见得是称职的情郎。他辜负了西王母的等待。可西王母毕竟不是一般的小女人,其胸怀也像昆仑山的天池一样开阔,包容得下人间的所有悲欢离合。她守望了一个又一个三年,却毫无怨言。
西王母在战国时期就是名人,并成为长生不死的符号,《庄子·大宗师》为之作证:“西王母得之,坐乎少广,莫知其始,莫知其终。”长生不死药,是西王母的专利产品。嫦娥就是偷服了西王母送给后羿的这种灵丹妙药,而飘飘欲仙奔月的。能研制长生不老药的西王母,自己必然永褒青春。她的等待,也比一般人漫长得多。甚至可能是无限的。
《穆天子传》记载王母曾为周天子谣曰“将子无死”,其实是通过唱歌祝福周穆王永远健康:只要生命不息,就能后会有期。周穆王果然是长寿的帝王,五十岁登基,占据帝位达五十多年,也就是说活到了一百多岁。他与西王母相见时,己做了十七年皇帝,分手后又干了三、四十年。我觉得西王母应该给过他灵丹妙药,可他为什么未能做到真的长生不死?莫非是他的食言与失信,折了自己的寿?
西王母比周穆王活得长久。她见过好多朝代的中原帝王。甚至到了汉代,汉武帝还老是向她讨要仙药。西王母推却不过,最终给他几颗蟠桃来代替,总算打发掉了他的奢望。《汉武帝内传》载:“七月初七,王母降,自设天厨,以玉盘盛仙桃七颗,像鹅卵般大,圆形色青,王母赠帝四颗,自食三颗,帝食后留核准备种植,王母说这种桃三千年才能结果,中土地薄,无法种植。”
我沿着周穆王西行的路线,来到昆仑山,来到西王母昔日的领地。向导问我最想看什么,我说还用问吗?肯定是瑶池。必须是瑶池。作为一个男人,我为周穆王的失约感到有点惭愧,不管他有多么高尚的理由。作为从周穆王故乡来的人,我想替他还这份情。怎么还呢?为那个重情重义的伟大女人写一首赞美诗吧。哪怕仅仅是为了对得起她那三年的等待。
如此宽容、如此善解人意的女人,也许辜负了也不要紧,她不会为别人的辜负而生气,她只是守望着自己的守望,相信着自己的相信,内心所有的失落和惆怅,都认定为与任何人无关。可越是这样不计较得失、不记恨辜负的女人,越是不应该辜负啊。
西王母,我替周穆王看你来了。跋山涉水,我只是为了替他说一声:对不起。
或者,你就把我当成他吧。请原谅我的迟到。迟到,也比失约要好啊。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诗人的昆仑】
洪烛
昆仑不是山,不是孤立的山,是群山,是一座山脉。是山的森林,山的村庄,山的集市,或者再往大了说:是山的帝国。每一座山峰,各有各的名字,昆仑,却是它们共同的姓氏,甚至相当于国号。每一座山峰皆以置身于这古老而神圣的国度为荣。仅次于天堂,却高于人间。这是一个大家庭,每一个成员,都是我们仰望的对象。即使我们有幸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也不敢骄傲,因为面对着的是一个又一个更高、更难以超越的巨人。昆仑帝国,其实是巨人的帝国。
在神话中,一位女王,统治着这个帝国高低起伏的山峦。这样的女王,其实已是女神。《山海经》:“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此山万物尽有。”
当我沿青藏公路进入昆仑山口,一瞬间感受到自身的渺小,但又充满加入这一阵营的愿望:虽然无法成为与之比肩的一方神圣,还真找到几分半神的感觉。我是诗人,是另一个王国、一个精神王国派来的使者,勇于以心理上的海拔比试你物理上的海拔。
这并非我个人的专利。在我之前,另一位诗人,就曾用一个字来形容昆仑:“莽”。画龙点睛之笔,点石成金之举。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毛泽东的这一阙《念奴娇·昆仑》写于1935年,却又像是昨天。这位马背诗人率领中央红军刚走完长征最后一段行程,即将到达陕北。他在岷山峰顶宿营,远望青海一带苍茫的昆仑山脉有感而发。必须注明一下:当时他本人尚且是草莽英雄。无意间用一个原生态的形容词,勾勒出昆仑的气势。这种四两拨千斤的功底,是许多文弱书生用浓墨重彩也做不到的。就像摆弄一枚立决胜负的棋子,一个字就使昆仑生龙活虎。他其实是用胸中升腾的豪气、霸气,给昆仑做了一回“人工呼吸”。醒来的昆仑虽鲁莽,但在诗人的把玩中又分明被驯化为案头宠物。得有多大的胸怀、情怀,才能如此包罗万象?
昆仑不是一般的山,是神山、圣山、仙山,更是诗山。最早歌颂昆仑的诗人,估计非屈原莫属。昆仑被誉为中国第一神山、万山之祖,绝对也得益于中国第一位大诗人、中华诗祖的慧眼识别。我此次是乘坐越野车深入昆仑腹地,而两千多年前,老祖宗屈原神游昆仑,交通工具是两条龙拉着的飞车,这种出神入化的想象力,是后辈再张扬自我也追赶不上的。“驾青虬兮骖白螭,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这是屈原的《涉江》。涉江并不是为了自沉,而是为了登山,为了自我升华。登山呢,也不仅仅为了吸风饮露、吃一顿免费的晚餐,而是为了追求永恒,让人生的有限变成无限。总是给人郁郁寡欢印象的屈原,在《九歌》的《河伯》一诗里,难得而又彻底地高兴了一回:“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虽然只是梦中到此一游,可这座空中花园在其《天问》中又跟人间城廓一样真实:“昆仑悬圃,其尻安在?增城九重,其高几里?四旁之门,其谁从焉?西北辟启,何气通焉?”《离骚》里的“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作为目的地的空中花园,即指昆仑。“邅吾道夫昆仑兮,路修远以周流……”屈原把遥远的昆仑视为最理想的归宿,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精神家园。
屈原开了这样一个头,后世赞美昆仑的诗人自然绵延不绝。马上得天下的曹操,也羡慕屈原腾云驾雾的“自驾游”,写了《精列》:“愿螭龙之驾,思想昆仑居。”昆仑代表自由的天国,可遇而不可求。只不过,越是难以实现的,越是让人朝思暮想。在另一首《气出唱》中,曹操又一次重温旧梦:“乘云驾龙,郁何务务。遨游八极,乃到昆仑之山,西王母侧,神仙金止玉亭……”
如此诗情画意的昆仑,李白自然绕不过去的。他写给杨贵妃的“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不只以盛产美玉的昆仑为背景,更渴望在西王母的瑶池重逢。昆仑山顶的瑶台,那可是最早进入神话传说中的贵妇人沙龙。诗人与艺术家,从来就是沙龙里最受女主人欢迎的嘉宾。别说杨贵妃了,即使西王母,也会情不自禁成为诗人的女粉丝。
李白想成为昆仑西王母的座上客,李贺也把为西王母当信使的青鸟,称作《昆仑使者》:“昆仑使者无消息,茂陵烟树生愁色。金盘玉露自淋漓,元气茫茫收不得。麒麟背上石文裂,虬龙鳞下红枝折。何处偏伤万国心?中天夜久高明月。”《山海经》说西王母居昆仑山,有三只青鸟为她取食传信。又据《汉武故事》,西王母遣使见汉武帝,约期相会,武帝曾向西王母求不死之药。令汉武帝望穿秋水的昆仑使者久期不至,他自己却早已死了,希求长生不老的妄想跟征服万国的雄心一起化作泡影。打江山与坐江山的人终归是速朽的,只有江山不朽,江山不变,或者说万变不离其宗。
唐朝还有个不太著名的诗人程贺,借很著名的昆仑来写《君山》,比之为昆仑山顶的一块滚石:“曾游方外见麻姑,说道君山此本无。云是昆仑山顶石,海风吹落洞庭湖。”昆仑山脚下有青海湖,君山作为昆仑一角,或昆仑的缩微景观,也有洞庭湖烘托。虽然与原型相比有点像盆景,但也别开生面,令人浮想联翩。青海湖(古称西海)一带多大的风啊,能把石头吹这么远。
与屈原乘龙遨游不同,陆游《昆仑行》反其道而行之,谢绝龙凤为车驾,直接借助袅袅青烟:“阴云解駮朝暾红,黄河直与昆仑通。不驾鸾凤骖虯龙,径蹑香烟上空中。吾行忽过日月宫,下视积气青蒙蒙,寒暑不分昼夜同。嵯峨九关常烈风,凛然萧森变冲融,不悸不眩身如空。尘沙浩劫环无穷,讵须更觅安期翁!”
历代诗人咏叹昆仑的篇章太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大家不妨自己百度去。
但我还是想说,谭嗣同绝命诗《狱中题壁》,里面写到的昆仑,真正是热血淋漓的昆仑,与新中国国歌里“血肉筑起的长城”在气象上相伯仲:“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据说他在菜市口被砍头前,高诵此诗仰天大笑。有两座昆仑为他撑腰,那就是加倍的给力。昆仑不只属于诗人,也属于壮士、属于烈士。集诗人与烈士于一身,光靠一座昆仑已压不住,还得再添上一座,才能旗鼓相当。读到这首诗,我相信昆仑是有体温的。甚至,是滚烫的。
昆仑啊昆仑,带给古今诗人的,不只是一种存在,也是一种理想。不只是地理的名词,也是历史的气场。天地有真气,真气出肺腑,出昆仑。
我是带着朝圣的心情拜访昆仑的。在拜访昆仑之前,已读过无数描写昆仑的诗篇。所以,它对于我一点也不陌生。我带着阅读的印象与想象而来,只会使它更丰富、更完整。这世间也只有诗歌,使梦想与现实骨肉相连,严丝合缝。
和汉武帝一样,我没等到青鸟,没等到昆仑使者。可我还是来了。因为等不及了,我主动地来迎接青鸟、寻找青鸟。我也是使者啊,是诗国的使者,我们的老国王叫屈原,我带着他的旨意来的,带着他的心愿来的。我也是青鸟啊,只不过从另一个方向飞来,但我一样能唱出或缠绵或激越的歌声。我要到万物有神的昆仑帝国投递信简。西王母,今安在?请看一看诗国的子民们为你的帝国谱写的情书。那也是一个巨人的王国。诗人,都是精神的巨人。我只是他们中个头最小的。我只是个小诗人,但我也在努力唱出高音区、高海拔的歌声。正如昆仑不只是一座山,是一个山脉,诗人也不只是一个人,是一个群体。我以为他们通风报信为荣。汉武帝没从你这儿求得长生不死药,诗人们无师自通就做到了:屈原是永生的,李白是永生的,谭嗣同也是永生的,他们把灵魂嫁接在诗篇里,而诗篇就是他们的最大靠山。每一位诗人,都有着自成一体的昆仑。
白娘子千里迢迢来昆仑,是为了盗仙草,救活重病的爱人许仙。和奥林匹斯山上盗天火的普罗米修斯一样勇敢。诗人寻找昆仑,是为了激发灵感。灵感对于诗人,也相当于仙草和天火啊。西王母啊,和汉武帝不同,我不是向你索取长生不死药的,只是希望你赐予我点滴的灵感。有了灵感,诗人就再没什么可怕的了。
                   (待续)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文成公主的不冻泉】
洪烛
“泉水为什么不会结冰?”
“因为那是大地的泪水。”
“泪水为什么不会结冰?”
“因为那是从心里流出来的。”
“大地覆盖积雪,为什么道路不结冰?”
“因为每天每夜都有赶路的人。”
“道路也冻僵了,为什么路上的脚印还是滚烫的?”
“因为那是一行走向远方的脚印,它还期待着——
遇见还乡的脚印……”
“她走到哪里了?是否仍然热泪盈眶?”
“只要想起故乡,她的眼睛就是不冻泉。”
“她没忘掉故乡,可故乡是否已忘掉她了?”
“怎么会呢。实话告诉你吧
我就是她的故乡派来的……”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三江源】
洪烛
我看见三个孩子,从同一个摇篮里
跌跌撞撞地爬出来
因为失去依靠,而学会了走路

我看见三个蹒跚学步的孩子
走向不同的方向
因为没人商量,而变得独立

我看见三个迷路的孩子
一边想家一边哭。“光是哭有什么用?”
因为回不去了,而变得豁出去

我看见三个过早断奶的孩子
因为饥渴,而不得不自己哺乳自己

我分不清谁是老大、老二或老三
只觉得他们一样的孤独
又一样的坚强

三兄弟啊也搞不清自己是谁。总有一天
路人会以敬仰的眼神告诉他们:
谁是长江,谁是黄河,谁是澜沧江

他们还以为自己是孤儿,想不到
来自一个伟大的家庭,终将大名鼎鼎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昆仑山上一棵草】
洪烛
我来,为了寻找
传说中的昆仑山上一棵草
不是别的草,是灵芝草

压在心头的昆仑山,沉甸甸
只有按捺不住的一个念头,轻飘飘:
诗人寻找灵感,就像病人寻找药

顶峰的顶峰,什么都没有呀
我没发现任何奇迹
只看见一串模糊的脚印

万能的灵芝草啊
请原谅我的无能。我的迟到

“找到了吗?”
“没有找到。
不,我找到了别人的寻找……”

那是一个和我一样不幸的人
还是一个幸运儿?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青海海西州委与《大昆仑》联合发起组织“2016全国作家采访团走笔柴达木活动”,翼人、韩庆成、汪剑钊、洪烛、中岛、海啸、向以鲜、雁西、南鸥、胡茗茗、李成恩、马启代等32位诗人作家。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当代著名作家诗人媒体记者采访团走笔柴达木”

大型活动正式拉开帷幕

普希金艺术公社报道

   《大昆仑》杂志自创刊以来,以其大气深厚的文化内涵的追求与独具视角的栏目设置赢得了广泛的影响力。近年来,海西州委、州政府大力发展区域特色文化产业,倾力打造文化旅游深度融合的文化产业品牌,推动文化产业转型升级,努力成为全省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示范区和先兴区。为了进一步发挥《大昆仑》杂志在文化建设中的引领作用,由中共海西州委、海西州政府,州委宣传部、青海民族文化促进会、《大昆仑》杂志社共同主办的“中国“当代著名作家诗人走笔柴达木”大型采访活动”于2016年7月11日在德令哈正式拉开帷幕。中共海西州委常委宣传部长牛军,常务副部长李金兰以及州各单位负责同志和来自国内十九个省的三十位著名作家、诗人在海西会议中心召开了座谈会,州各相关单位向作家诗人们介绍了海西州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和历史文化人文风情。中共州委常委、宣传部长牛军在致辞中介绍了海西州的基本情况,并诚恳地希望大家用手中的笔和心中的情抒写柴达木,讴歌柴达木,弘扬柴达木,深入体会海西风情魅力,聚焦,挖掘,海西亮点和热点。著名作家、诗人石厉、汪剑钊、洪烛、南鸥等也谈了自己的深刻感受,纷纷表示要用心感悟海西,用最真诚的情感抒写海西,用多文体跨界的大视野,以开放性思维宣传海西。

        近年来,海西州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方向,深入挖掘历史文化内涵,夯实文化软实力,加大改革力度,强化政策扶持,注重推介交流,以高占位,大视野,新角度策划和举行了海子诗歌节、昆仑旅游文化艺术节、激情穿越柴达木系列赛、柴达木文化艺术节等在国内外产生巨大影响的活动;与此同时,还编辑出版了《柴达木历史与文化》《昆仑山与西王母》《吐古浑古国史话》等系列丛书;另外还有《红柳》《岩缝里盛开的花》《德都蒙古汗青格勒》《昆仑神话》等一大批反映柴达木精神,具有海西地域特点的优秀文化艺术精品陆续呈现,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较大反响。
       本次采风活动旨在深入挖掘历史文化内涵,以作家、诗人的敏锐性和深度思考为海西文化旅游事业发展提供新思路,凝聚新力量,展现新亮点,让柴达木这个资源的“聚宝盆”和文化的“聚宝盆”在全世界绽放更耀眼的光芒。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洪烛:西周天子周穆王与西王母的神秘情史(组图) - 洪烛 - 洪烛
  评论这张
 
阅读(164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